陸股市再震盪 散戶應汲取什麼教訓? 熱點互動(13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09 日訊】【新唐人2015年07月30日訊】【熱點互動】(1341)中國股市再震盪:政府救市該不該?:本週一,中國股市暴跌近8.5%,再創記錄。在監管機構表態及政府救市資金注入後,經歷週二的下滑,股市週三回升,大起大落更是重創散戶股民。那麼,政府該不該「救市」?中國股市是否有「先天不足」?散戶股民應該汲取什麼樣的教訓?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本週一,中國股市暴跌近8.5%,再創紀錄,在監管機構表態和政府救市資金注入後,歷經週二的下滑,股市週三回升,歷經震盪。

外界對於中共政府的救市舉措頗多質疑,而股市的大起大落更是重創中國的散戶股民。那麼政府該不該救市?中國股市是否有先天的不足?中國的散戶股民應該如何自保?今天我們請兩位嘉賓就這些熱點問題評論和解析,一位是在Skype線上的政論家曹長青先生,曹長青您好!

曹長青:你好!大家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在電話線上的香港《亞洲財經》特約記者黃金秋先生,黃金秋先生您好!按照節目慣例先看一段新聞短片。

「漲了半個月,一天跌到位!」這是大陸股民對於A股反彈後暴跌的描敘。

在中共當局的系列救市政策刺激下,A股市場7月9日開始企穩反彈,並在上週五前,呈現「六連漲」的態勢。不過,在本週一,A股市場突然「大變臉」,深圳股指下跌了7%,上海股指更是以8.48%的單日跌幅,創下8年來的歷史新紀錄。

就連中共媒體新華社也在推特上發帖,大呼「崩潰再現!」

週二,雖然「國家隊」開盤就出手,阻止大盤繼續恐慌性下跌,但最終兩市仍有三百多支股票跌停。這讓不少市場投資者摸不著頭腦,大跌的原因到底是什麼?

澎湃新聞網引述分析,列出「惹禍」的六大利空消息,包括:IMF敦促中國退出救市措施;豬肉價格走高引貨幣政策擔憂等。

香港京華山一證券研究部主管彭偉新認為,除了經濟因素,最主要原因還是股民的信心不足。

週一暴跌中,「國家隊」並沒有出手護盤,這個異常現象,引發了股民們對於「國家隊是否已經撤出,不再救市」的憂慮。

對此,證監會當天深夜緊急通報,說「國家隊」撤出救市不屬實,「國家隊」不僅沒退出,並且將擇機增持。證監會還說「不排除存在惡意做空的可能」。週二,證監會再次強調,已組織稽查執法力量,對27日集中拋售股票等線索進場核查。

此外,對於大陸股市和中共高層權鬥關係的猜測也一直存在。

香港媒體刊文認為,有跡象顯示,中共北戴河會議正在進行。雖然無法肯定A股27日的暴瀉,是否與北戴河會議有關,但文章認為,北戴河會議掀動大陸政、經走向卻是不爭的事實。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我們談論的是中國股市,歡迎您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或者向嘉賓提問;在大陸的觀眾,也歡迎您打電話跟我們分享您或者您朋友近期在股市的經歷。

我先請問曹長青先生,剛才新聞中說,股市暴跌的原因眾說紛紜,有說「國家隊撤出」,也有說「惡意做空」,也有說「是股民沒有信心」。在您看來,週一暴跌的原因是什麼呢?

曹長青:我覺得這個原因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中國政府救市不靈,證明股民的信心根本沒有、不足。為什麼中國政府這麼全力救股市怎麼不靈了呢?我覺得起碼有兩個原因。第一,中國股市的資金規模非常大,中國政府難以操作;第二,中國的股民數量非常大,心理一旦產生恐慌,就是政府再極權、中央再極權也難以控制、難以左右。

為什麼說中國股市資金比較大呢?我們看中國主要的股市,深圳和上海二市股市平台的資金,專家估算是六十多萬億人民幣,按照現在1美元等於6人民幣,相當於10萬億美元。10萬億美元是多大的數字呢?中國過去經濟發展,國民生產總值一直增加,去年達到高峰,2014年中國全年的國民生產總值第一次突破10萬億美元,也就是整個上海、深圳二市股市資金是整個國家一年的國民生產總值。中國的外匯存底多少呢?4萬億美元,那兩個股市就10萬億美元,4萬億怎麼能救10萬億呢?彭博社報導,中國投資5,000億美元救股市。5,000億在10萬億中占多大比重?占5%。5塊錢救100塊錢的股市,這很難操作。

第二,中國股民太多了。中國人口全世界第一,中國的股市人口可能也是全世界第一,有多少?根據今年、2015年5月底的統計,中國有效的股民的帳號是多少呢?1.8億。如果1.8億個家庭,一個家庭是三口人,3乘1.8是多少?5.4億,中國有5.4億人在炒股市。中國14億人口,5.4億占38%,接近40%,四成。這麼大群體的股民產生恐慌,而且以往各方面的經驗都導致對政府不信任,一旦有人說「國家隊要撤市了,要退出了」會產生恐慌。

根據報導,7月16日、17日、23日這三天,中國政府投入的資金是一千一百多億元,結果呢?27日大跌8.48%,一天就逃走了1,800億元。投入1,100億,一天就逃走了1,800億。

所以我覺得它救市起碼有這兩個技術性的問題:資金過於龐大,股民人數過於龐大。這兩個都導致中國政府救市不僅救不成,很可能會越來越糟糕。

主持人:謝謝。我想,您是說週一的暴跌,主要是股民的信心,當然您也談到因為救市抵不過股民信心的下滑。我想請問黃金秋先生,您怎麼看週一中國股市的暴跌?

黃金秋:中國股市的暴跌我覺得有兩個因素。第一,就像我收到的一張圖片上面說,在週一的前一天,就已經有人說:「本週一,10點之前就要全部清盤,之後就會大搬風,封單,然後就全股跌停一直到週五。」那麼我們可以想,有人發出這樣的消息,其實就是在製造跌停的恐慌情緒,而且切切實實是有人在利用做空謀利。這是第一個方面,有人惡意做空,肯定的。

第二,除此之外,證監會調查上海銘創軟件公司和同花順軟件公司,可能也造成這一次千股跌停的奇觀。其實上一次股災很大的構成因素,一方面是有人惡意做空,另一方面也和證監會查恆生系統HOMS有關係,這兩次查恆生系統也好、同花順也好,都在查場外的配資接口。這一次查同花順查得特別嚴,同花順就通知所有的金融公司要收回子帳號,導致金融公司通知配資客戶要全部清盤,不然的話以後就沒辦法自己去操作。這樣的情況可能很多人不清楚,其實技術上就會造成不管到沒到平倉線,所有的股票就要賣出,這些籌碼就成為了惡意做空者的籌碼。

主持人:這似乎是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也就是說,這家公司居然要求股民在特定時間之前把股票全部賣掉是嗎?

黃金秋:是的。比如說,我本人是在658金融網配資的,658是中國最出名的一家合法配資網站,當然它也接到同花順通知收回子帳號,包括我在內的很多客戶就接到金融網的客服打來電話:在週三、昨天之前,必須把全部子帳號收回,今天開始就不能操作了。

那麼要想方便的話,就肯定要自己把股票全部清倉賣出,然後再通過658客服(風控客服)去買賣,變得非常不方便,客觀上就逼得很多客戶賣掉自己的股票,這樣就造成大跌。週一的時候他們會又專門打一次電話。

如果像658這種金融公司,客戶都被要求清盤的話,那我想可能同花順公司或很多配資公司都會有同樣的情況,所有的配資客戶都會有同樣的拋售行為。

主持人:謝謝黃金秋先生。我想請問曹長青,這樣聽來中國股市確實是有一些非常奇怪的規矩,可能是正常市場上沒有的,所以外界經常這樣分析,在歷經震盪之後,認為中國股市由於人為的干預,妨礙了市場機制的運作和調整。您怎麼看?

曹長青:首先回應一下剛才黃先生說的情況,我在公開媒體上沒有看到報導,而且從常識來判斷,現在中國政府已經動用了公安部,不僅是財政部、不僅是管金融的部門、證券部門,動用了公安部來抓可能做空的人。在這種情況下,你剛才提到有中國著名的公司,指導它的網民、股民要清空、把股票賣掉,那不等於送入虎口嗎?等於進了看守所、進了公安局嗎?這可能性很令人質疑。

第二,今天我們看不是哪一個公司的問題,是整體的問題。今天中國的股市中國這麼救,怎麼起反作用呢?主要是出了信心問題,主要是暴漲不合理。

剛才黃先生也說了,中國政府要追究誰惡意做空。什麼叫「惡意」?今天炒股票「炒」這個詞本身就不是正向的詞、高級的詞、正面的詞。今天說「做空」,大家就問了,去年6月份中國股市2,100點,到今年7月份5,100點,一年之內增加了3,000點,增加了150%。現在政府要來追究做空,那原來股票暴漲的時候怎麼不追究呢?誰把股市炒得泡沫化了?誰來坐實、坐大、增高了?

今天在美國、全世界買股票,都不是買國家股,國家、習近平或江澤民誰也不是股票;是買公司,是看企業效益。美國的蘋果(Apple)、谷歌(Google)、亞馬遜公司(Amazon.com)經營好,買的股票股價上升;阿里巴巴經營不好就連續下降,現在看的是公司效益、企業效益。

中國的股票一年之內漲了150%,那麼我們就要問中國任何一位經濟學家包括政府官員,中國的企業在過去一年增加了150%嗎?沒有嘛!增加了100%嗎?沒有嘛!增加了50%嗎?平均也沒有。而且中國經濟在2014年整個跟過去相比是發展緩慢、增長數據降低,甚至2014年中國的國民生產總值增長速度低於印度。

在這種情況下股市暴漲是不合理,誰帶來?是政策、政府,普通的股民怎麼可能炒起來?今天追究做空首先要追究中國政府,有意把股票炒上來,給那些權貴子弟、有權力交易的人圈錢的機會,把老百姓的錢坑掉,這才是問題。

主持人:黃金秋先生,曹長青先生剛才提到中國股市是圈錢的場所,和自由市場不相同。您怎麼評論?

黃金秋:第一點,剛才曹先生講到股票價格,和國外比較,我覺得這裡有一個小誤區,其實股票價格是由供需雙方的關係所決定,所以我倒不完全贊同中國股市一定要像香港或像美國一樣,達到多少多少。因為第一,是供需關係問題;第二是發展中市場和成熟市場的區別。這第一點我要先說的。剛才還說到哪一點?沒聽清楚!

主持人:中國股市跟自由市場不同,很大程度上是權貴階層圈錢的場所。

黃金秋:這一點其實我比較認同,目前中國股市確實體現權貴階層互相勾結,魚肉中國散戶的現象。我們知道,現在中國證監會也澄清「國家隊」並沒有退出,外匯市場對中國肯定有很多的批評,說它干預股市。但是我要說一點,其實中國股市需不需要政策護盤呢?我認為目前需要,這就像是一個孩子,成長的時候肯定走路是走不穩的,需要扶持。這第一點。

另外一點,中國的股市是不是要一直這樣做政策面?我覺得也不需要。目前中國需要政策的原因,是因為中國的股市本來就是一個不公平的遊戲平台,有兩項對散民來講非常不公平,第一個不公平的是,小散戶沒有融資、融券的權利,證監會定的門檻是50萬以上才能夠融資、融券。

融資這一塊,因為需要50萬以上,很多散戶達不到,只好去場外非法配資,配資的話可能槓桿就會很高,一旦有什麼風險,一個跌停板就會被強平,損失相當慘重;不到50萬也不能融券、不能做空,這樣就沒有形成對沖的機制。這一點對於散戶來講,有的時候只能等著「上漲」賺錢,但是股票跌的時候,那些大戶、機構反而可以賺錢。所以這是一個不公平的遊戲。第一點。

第二點,證監會還有一條非常不利的政策,股票不能夠隨時買賣,不能夠「T+0」的。現在是「T+1」,假如你今天買了股票,哪怕今天漲停你也不能賣出去,到明天要是跌停了,你也跑不掉。這樣對散戶來講,一旦發現錯誤,回頭根本就來不及,直接就會導致損失。如果對沖機制能夠存在,「T+2」「T+0」隨時可以買賣的話,將來往上拉我就賣,你往下軋我就買,這種造成莊家根本沒有辦法抵禦散戶的游擊戰,那散戶就不會造成那麼大的損失。

主持人:我的理解,您說政府救市,因為股市本身就是不公平的遊戲場所,政府其實是對散戶有保護,不然散戶就更慘了!對於這一點,曹長青先生您怎麼看?

曹長青:我首先跟黃先生唱一點反調。剛才他提的關鍵其實很重要,這也是東、西方,中國、美國和西方市場的主要分歧。剛才黃先生說,中國的市場像孩子,他有時候走不穩了,需要政府來幫他扶正一下,政府好像是父母。今天在西方,沒有人認為政府和股市的關係、和市場的關係是爹跟兒子的關係、父母和孩子的關係,市場是獨立的。今天人類2000年走過一個重要的歷程,就是政、教分離,政治和宗教不在一起了,這是人類巨大的進步。包括美國政、教完全分離,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就確定了不可以把任何宗教立為國教。

第二,人類要走的是政治和經濟要分離,政府不可以來管理經濟。從哈耶克以來到現在,重要的市場經濟思想家都提出來,經濟應該由市場規律來管。什麼管?不是政府的黑手,而是市場規律,即是看不見的手來指導。今天中國發生的一切經濟災難,都跟政府要做人民的父母、要管人民,從政治到經濟、到文化、到司法什麼都管。今天股市,正常政府是不管的,股市應該根據經濟效益、根據公司的效益,效益不好,股票就跌,跌到底自然就反彈,這是由經濟規律主導的。你說政府像父母來扶一下,扶到什麼地步、幫助到什麼地步?政府的盤要進到什麼地步?國家隊什麼時候撤出?只要國家隊一天在中國股市,中國股市就不會有平穩。

我們看今天,中國的時間跟紐約正好差12小時,現在中國股市開盤了,一上來就跌了0.9%,差不多1個百分點,剛才幾分鐘之內又回來了,增加了0.8%,就這麼上下跌動,跌動說明人民沒有信心。沒有信心全是中國政府像父母似的包辦股市、包辦個人生活,整個專制的控制有直接關係。

主持人:黃金秋先生,我對剛才您二位講的理解,您是指中國股市有先天的不足,因為是遊戲規則不公平,甚至經常變化的一個場所。是不是也可以這麼說,一開始就是政府人為的干預造成的呢?

黃金秋:剛才曹先生的觀點,認同市場無形的手管股市最好,當然我認為成熟、公平的市場這是沒有錯,但是中國的股市,我剛才說了是一個不公平的平台。坦白說,因為現行制度對散戶非常不利,是魚肉散戶的工具,所以目前政府出台一些扶助政策,對散戶來講還是必要的。如果遊戲規則公平,平台的交易是公平、公開、公正的,我認為中國股市就不需要政府來護盤了。

所以我們可以下一個結論,如果中國的股市是一個公開、公平的遊戲平台,就不需要政府出台各種措施。因為目前還不是,各種規定對散戶還是非常不利,所以我認為政府來護盤、制定一個邊界還是有必要的。特別是我們看到的證據,有很多惡意做空的組織、機構,我認為還是有必要通過政府的手來矯正一下。

當然,下一步我認為中國政府要做的,像我剛才說的,首先要建立一個更加公平、公開的股市政策,把它變成一個儘可能公開、公平、公正的平台,以後中國政府越來越減少行政干預,讓它回歸市場。這是最好。

主持人:謝謝。現在我們線上有一位加州的李先生。

加州李先生:大家好。我剛才聽了以後感覺很難理解,談得好像讓一般老百姓不容易清楚。我的理解是,能夠操縱股市的這些有錢人,不管是炒股也好、推泡也好、做空股市也好,政府已經是控制不了他們了;政府要是能控制他們就不可能走到這一步。

如果早期就是政府做成這樣的,它為什麼現在還來救市呢?那就說明政府內部有矛盾,就是有錢的人、權和貴,有一部分人掌了權,和貴族階層不是一回事了。說明白點,就是那些大亨、那些竊取了國家大部分金錢的人在搞股市,把它做空、做亂。就像放火一樣,他放了火,你來救火,救火肯定比放火要難多了。放火容易,救火當然難,何況一個國家,它也不行。

主持人:謝謝李先生。我想李先生認為是有人惡意做空。曹先生,請您簡單評論之後我們談散戶的問題。

曹長青:當然,說有人做空、公司要做空,完全可能性,但是問題是誰能有做空的機會?主要是能懂得國家政策、知道內線交易嘛。第一,內線交易;第二,你要知道國家政策。

包括現在,比如今天開盤,一上來跌了0.9%,幾分鐘之後又增加0.8%。如果知道中國政府今天動用了多少美元資金,準備今天救市,知道的人完全就可以發大財呀,他知道今天跌或漲。所以今天中國股市的問題,剛才那位先生打電話進來說,別那麼複雜;簡單說,就是中國政府操縱,人為的想提升股市來維穩。

政府把經濟做為政治槓桿來維穩,增加老百姓對政府、共產黨統治的支持。所以從去年6月份的2,100點漲到今年7月份,1年增加了300點,增加了150%,是政府導致的,想用政策提升股市,導致這些散戶把錢拿進去了,進去以後大跌。政府現在拿出錢來救市,能救多久呀?所以是誰在做空?我覺得根本的原因是中南海在做空。

主持人:請黃金秋先生評論幾句之後,我們談中國的散戶股民在這個過程中如何自保?現在已經有大陸的財經傳媒人建議散戶遠離股市。黃金秋先生,請您對剛才觀眾回應幾句,另外,對於「遠離股市」的建議您怎麼看?

黃金秋:剛才那位股民先生打的電話,他的心情我能理解,因為我和他一樣是股民,我們大家在中國股市承受了很多不公平,我們不能夠融券、不能夠融資,我們只能靠做多、靠股價的上漲賺錢,這樣的話我們就成為權貴不管是惡意做空、還是做期指等謀利的犧牲品。從這個角度來講,我們肯定還是希望政府在目前規則不公平的情況下,能夠出台更多的護盤政策;如果股市崩盤,中國的經濟不管是實體經濟還是金融經濟都會一片慘澹,可能對中國的改革也是非常不利的。

至於有一位中國財經記者勸中國的股民遠離股市。我覺得他這種說法,當然他比較了解權貴操縱市場的機密,說這話是希望中國的股民不再抱有幻想,也不要遭受損失,這一點我是贊成的。

但是另外一點,咱們要從長遠來看,股市是企業融資的管道、個人理財的平台,是不是就要關閉呢?我覺得也不能因噎廢食。中國股市需要的是公平的遊戲規則,也需要中國股民包括海外資金投資,然後從企業的發展之中分紅。

我覺得中國的股市今後有兩個方向,一個方向就像我剛才說的,制定更加公平的規則;調查惡意做空、操縱股市的黑手。

更重要的一點,要讓更多的人士對中國股市有信心外,股市需要制定業績向導政策,比如說,今天可以要求上市公司每年的分紅不能低於利潤。

主持人:黃先生,因為時間的關係,我知道您建議中國股民也要看股票的業績。我請問曹長青先生,對於中國股民您有什麼建議?另外,確實像您剛才說的,5億多人炒股是全民炒股的現象,您覺得在這個過程中,對散戶股民來說應該吸取什麼教訓?

曹長青:當然要吸取教訓哪,不然就輸得傾家蕩產了!你根本什麼信息沒有,你不能內線交易,政府的政策第一時間你也不知道,那你整個是兩眼一抹黑,把錢都圈進去變成權貴的錢了。中國現在全民炒股是非常可怕的、瘋狂的現象,股市現在有1.8億個帳號,1.8億個家庭乘3是5.4億人。

根據中國官方媒體《新華每日電訊》的調查,現在中國大學生都在炒股,多少大學生在炒股啊?中國的大學生31%在炒股,3個大學生就有1個在炒股,其中還有一項統計,中國大學生投資股市超過5萬人民幣的占26%。這多高的比例呀!非常大的比例。

中國今年的第一季度,有800萬股民開了新帳戶,55歲以上的只占5%,老年人是有經驗的;那80後占多少?60%以上,這些是年輕人,不知道這個國家,沒有受過「文革」、政府的控制、迫害,沒有教訓。今天你說散戶怎麼辦?必須要思考呀!剛才黃先生說了,中國股市不正常呀,甚至被西方稱為「賭博資本主義」,你在這個賭場,而且是不正常的賭場,老闆可以隨便動老虎機的,所以你基本是有輸無贏。

主持人:謝謝曹長青先生。現在電話上有一位觀眾,我們接聽紐約王先生的電話。

紐約王先生:中國股市做空完全是國有公司的行為,因為每一個國有公司都有股市專家和專業人員建議公司怎麼做。公司已經賺了絕大的資金,自然就吹起來了。國有公司做空股市,散民是不可能的。

第二個觀點,政府救市不是為了救民,是為了安撫民心,不讓民反,說到底是為了救中共自己。

主持人:非常感謝王先生的參與,我們也非常感謝二位嘉賓的精采評論,感謝各位觀眾的收看,我知道中國股市對於很多人都是很關心的話題,我們也會持續關注。謝謝您,我們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