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出大事了 今日點擊(229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我做這集節目的幾個小時之前,尉健行病逝走了。在他之前張勁夫病逝走了,我們知道在更往前說萬里也走了。

北戴河會議現在通常說這個時候,會不會這個週末結束,應該是在這個時間。而北戴河會議叫老人干政。 對吧!

實際它就是各自串門,那在這個背景之下,那這些老人,能夠干政的老人,原來政治局委員以上的這些官,陸陸續續叫駕鶴西去。還有的人能不能駕上鶴?就不知道了。

駕鶴西去是個好詞,那有人如果去地獄的話,那駕不了鶴。我們是泛指的跟大家說這意思,沒指具體人。那給我的感覺就是說:了斷,結帳了。因為集中在今年北戴河會議之前,老人紛紛而去,這不就結帳了嗎。

因為應對的是北戴河本身的性質,老人而去這是一種時代的背景,這是影射,這是一種隱喻,這是一種天象的概念。

今年的北戴河會議談什麼?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今年的北戴河會議談什麼?

所以大家都在注重,今年的北戴河會議當中,有一個傳言就是:習近平今年不想開北戴河會議。因為他不想給老同志,提供參與政事的機會,這裡說的老同志就是江澤民,和他的支持者。

習近平從2012年上來反腐鬥爭,觸及到的就是中共政治的核心,而這核心本身就是江澤民。前二天媒體就講說:江澤民到了北戴河,已經去了北戴河,人說的挺親切叫老爺子,每天下水游二次,老爺子很喜歡水。

那蛤蟆能不喜歡水嗎?但提醒注意那是海水,不是淡水。對吧!

1998年江澤民上台的時候很應景,是江發水。 對不對!那他是在淡水裡頭。

江澤民1998年上台的時候,天京沒淹、海沒上來,海水沒上來,你跑海水那兒你給人拍什麼馬屁,你不給他呼死了。對不對!甭管是癩蛤蟆大了小了,進海水會呼死的,那東西有鹽還有碘。對不對!

你說曾慶紅到了北戴河每天游二回,甭管是鴛鴦戲水,還是螃蟹進水那個東西你不害它,你這不害老江嗎?你不是,拍馬屁都瞎拍。

出於這個原因大家很想知道,江澤民和胡錦濤是否在北戴河出現。它說胡錦濤被認為,是更傾向於支持習近平,那也就變成了胡錦濤、習近平聯手,來打擊江澤民,那你可以這麼理解。

然後它就提到說,到底北戴河召開沒召開?它介紹了一堆,但是他也沒有確定到底是開還是沒開。但是他就提到說:開不開今天中國遇到了二個問題,第一個是經濟領域,那我覺得這問題都不用講了,對吧,不用講了。

習近平用了3年間時破,這裡破的意思就是,引用了中國人的話,不破不立。

反腐打擊特殊利益集團,那造成高低級官員遭到抓捕解職,那這個時候習近平是否需要,開展立的工作。

我個人覺得呢不好說,經濟本身今天還是在破的過程中,就是人家在搏殺的過程中。它說第二個領域就是人事,目前的政治風險特別高,習近平要想取得實效,就需要把更多的支持者,安插在實權的位置上。

它也提到包括北京、 上海的班子,包括下屆政治局常委,還包括這一切的東西。

那也提到了劉源軍隊裡面,我個人認為可能不用那麼多細節,不用那麼多細節,現在的問題他已經按照時間表在做。

所以我個人覺得無論發生什麼事情,他都在嚴格執行自己的時間表。根本不是這些政治問題,根本都不是。

他真正的是真正的問題,可能會出現讓太多的人,驟然掉眼鏡和不敢,但是又不得不面對的中國未來。

中國GDP是7%還是2.8%?

面對的首要問題是經濟問題,自由亞洲電台,它說:中國的GDP不是7% 而是2.8%,這個說法來自於總部設在倫敦的,探測諮詢公司。

它說中共官方公布的增長速度,與實際的狀況相差50%。然後它講說:路透社報導,中國說前半年的經濟增長是7%,但是在這段時間裡,中國的經濟發展離不開商品的期貨,而商品的期貨價格卻大幅度下降。

而另外提到質疑的是,最大的問題,中國有14億人口,這是一個龐大的國家,但是當一個季度結束的時候,3個月;1月到3月;4月到6月。

一個季度結束的時候,中國可以很快的時間裡,公布它這一個季度的GDP增長數據,而這個數據永遠是大家知道的,7%、 7.2%、 7.3%、 7.6%,只要它設定不低於7%的時候,它永遠會在這個數字上做手腳。

永遠會很快公布這個數字,它作為對比,像美國、 歐盟這樣的國家,它都需要幾個星期的時間,才進行公布上一個季度的GDP的指數,而在公布之後,在未來的時間裡它還會行調整。

中國從來不會調整,而且公布數字非常快,所以這是它質疑的理由。我的話其實挺簡單的,GDP是用來宣傳的,在中國的所有的事情都是用來忽悠的。

最真實的東西,就像上一集節目說的,被拿下的1千400多個廳局級官員,有1千200多人是有性病,我為什麼說那是最真實的,是因為把他們抓了之後,這個數才出來。

在他們被抓之前,這個東西都不是個東西,這個東西都能代表成國家領導人,身體很健康、生活很豐富、家庭很美滿,你說GDP還算個什麼東西呀?

維權律師的被迫害,在這段時間裡特別在社交網絡當中,依然是有爭執的。就是什麼人在抓他,什麼人在迫害他,作為一般的朋友就認為,直接的認為:這是今天中共上層,從上到下的統一的政策。

在不同的人的眼睛裡,這件事情因為影響非常大,反響非常大。我跟大家講的就是說:這些維權律師實際在國內,影響力沒有那麼高,他都是涉及到具體的案子,具體的事情,而當大規模的抓捕,這200多維權律師時,它在國際社會上的引起的反響巨大。

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在我的眼睛裡覺得很奇怪,抓維權律師,第一個被抓的是王宇,她真正涉及到的案子卻跟法輪功有關,可是在網絡上討論的時候,卻偏偏把這個問題給忽視掉,很多人忽視掉。

而王宇律師被抓的時間,恰恰是股市經歷了波瀾壯闊的時候。一句話:擁有9千萬股民的股市,在中國內部,在中國境內,引起了軒然大波,這是玩真的,錢真沒了。

而抓捕律師,在海外的人權的概念當中,人的尊嚴的概念當中,受到屈辱的這樣的實際行為中,引起了軒然大波,海內外兩件事情,在同一個時間發生,它造成的波動,就是所有的人,所有的輿論,都會把矛頭衝到今天主政的人。到底為什麼?

結果這件事情在持續,又一個維權律師被抓,余文生。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在微信上發布消息講:北京警方在晚上11點多,強行撬開門,抓走了余文生,在沒有出示搜查證的情況下,多名警員和便衣,當著余文生律師孩子的面,進行抄家。

我說的意思就是:為什麼不認清共產黨的品質?他們本身只要戴上國徽,戴上共產黨的國徽,他立刻就成高級動物,他不想成都很難。

所以我一直聲明了一個概念:你今天退黨、退團、退隊,是還給你人的尊嚴。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