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重大現象顯示中共趨向土崩瓦解 今日點擊(229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在上個星期最後一集節目的時候,我們提到了余文生律師被抓,在那個自由亞洲電台的報導當中提到,余文生是在當時深夜11時多,警察闖進了家,當著他孩子的面,把他抓走,那對他家進行搜查。

我當時跟大家解釋的我能記住的就是,當共產黨的體制之下,這些人戴上國徽的時候,替黨工作玩命的時候,他立刻就成為了高級動物。

當著孩子的面做這些事情,這是一種這樣的描繪,就是指這些人沒有人性,我們在正常的社會環境當中都會意識到,這樣的描寫就是一種沒有人性的概念,這些行為是沒有人性的行為。

我個人只是說為什麼不能夠清晰地認識出共產黨,人共產黨說得很清楚它是高級動物,共產黨在統治過程中把人作為高級動物,是放在課本裡講的。

是從小教育今天中國人說,你不是人你是高級動物,那你為什麼讓它有人性呢?

你為什麼提出不幹了呢!很多朋友很自私地認為,我家裡的事我自己的事,這些事跟我沒關係。那麼狹隘、那麼短視、那麼自私!

人家把你當成高級動物玩,汙辱你的靈魂、強姦你的人性,你卻毫無抵抗能力。

因為你沒有認識到,它是對你人的汙辱的這一點,你只覺得不關我的事,你只覺得你老婆出門給你買頂綠帽子,是關我的事。

而你想過沒有你老婆出門,給你買頂綠帽子的原因,是因為她在小時候6歲7歲的時候,就被教育成是高級動物,而造成了今天給你買帽子的原因。

有的朋友可能覺得石濤有時候,你說得很激動,我覺得真笨啊!真笨!

打壓維權律師對中國有害無利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打壓維權律師是對中國有害而無利。

肖國珍,這肖國珍是個律師,國內比較有名的律師。

這篇文章是一種觀點性文章,那闡述的事情是從7月初開始發生的事情,文章寫得非常長。她說直到2年前我一直住在北京,我是一個法律專業人士,組成的鬆散團體的一員,普通中國人稱我們為維權律師;而中共當局稱我們是犯罪團夥。

因為我們公開挑戰了,共產黨控制的中國法律體系的方式,說得非常直接。

大多數得到我們幫助的人被當官的,被中共的官看作鬧事者,它是中共的官,它要不把你看作鬧事者,它就不是高級動物,它就變成人了。

而擺脫了高級動物的控制的,那些官會能夠接受的,她說比如房屋被強拆的上訪者;持不同政見者;基督教的成員、法輪功學員,以及那些受到城裡雇主欺負的農民工,這是維權律師幫助的對象。

然後她也提到說2013年,以訪問學者的身分來到了美國。但是她的很多朋友,為了爭取社會的公正,而選擇留在了中國。

在過去時間裡過去這2年,包括你像滕彪,這樣曾經比較有名的維權律師都出來了,我相信是因為國內的殘酷的現狀。

7月初維權律師當中,超過200人被拘留審查,或陷於監視居住之下,這是我們所見過的對法律界的最嚴厲的打壓。

被拘留的律師中有許多人被關在祕密地點,在他們被關押期間,有些人已經被迫承認自己的犯罪活動,人的活動在高級動物的眼睛裡是犯罪的。

但如果有人觸及到這些問題的時候,就我說過直接打擊律師行業本身,是這個政體的崩潰的一個絕對的標誌。

她也提到說這一次鎮壓的氛圍,讓人們看到現實的嚴峻,那所有今天中共內部的概念,在現實發生的股票的暴跌、經濟放緩,特別是習近平的反腐鬥爭,已經在中共內部引起了深刻分歧的背景之下,維權律師在社會上的價值和影響力越來越高。

那也就造成了中共領導人的恐懼,他們覺得黨可能失去控制,而其合法性土崩瓦解,合法性本身已經不存在,那懼怕失去控制這是肯定的。

但這裡有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上面說的,反腐已經造成中共體制內部的徹底的分裂,分崩。

在分崩的背景之下,誰懼怕共產黨失去控制,這已經不是單純的政治鬥爭,已經不是單純的內鬥了,因為已經把共產黨撕了。

我剛才這集節目講了,為什麼高級動物,在人的最淫蕩齷齪的一面這麼感興趣?

而我的形容說,一條拽著左腿一條拽著共產黨的右腿,把共產黨從卡布襠劈了。
直接應對它的品質。

那文章結論,今天主政的人和中共領導層沒有意識到,這種對律師的鎮壓,最終會導致其共產黨的政治破產。

在中國維權律師充當了壓力的控制閥,引導著民眾透過適當的合法途徑,表達憤怒和不滿,幫助他們表達意見。

那中國各地每天都爆發數以百計的抗議行動,那中國人民在對腐敗、徵地,國家迅速發展帶來的其他不公,表達著自己的不滿。

在這種極其不穩定的社會中,壓制溫和意義損害了,中國向民主社會和平轉型的機會,可能會引爆大規模的暴力的社會動盪,甚至引發政變。

那今天主政的人,如果在政變中失去權力的話,他和他的朋友們會發現自己,沒有獨立的辯護律師,那確實是這麼回事。

其實那肖國珍律師就看出了這一點,這樣的概念就是故意引起社會動盪,對吧!

而這種社會動盪當中,引起的政變的說法,也是引述了她前面講過的,共產黨內部的分裂。

而我的看法其實挺簡單,這是拋棄共產黨的過程。

大家一定認清,今天現實的場面到底是什麼人在做,或者什麼動物,什麼高級動物在做著這樣的事情?

如果中共上層因為反腐,已經完全裂變了,完全分裂了,你就不好一竿子打掉所有的人,因為有些人想在從中過程中,拋棄高級動物恢復自己人。

那有些高級動物要一根子扎到底,因為他根本就不是人,是我說的斬妖除魔當中的妖魔。

那就在肖國珍律師的那篇文章,在紐約時報登出來之後不久1 2天吧,法廣報導講,律師在內的200多人聯署控告中共公安部,抗議警方大規模抓捕和威脅律師。

那這個事情也是在余文生律師被抓之後出現的,所以我們看到的是一種抗爭,對吧!看到的是一種抗爭,在我的眼睛裡,抓律師的那些高級動物,是很希望這種抗爭出現。

所以這是我也跟大家講,因為這集節目,是我們提前做的節目,那我們不知道這1 2天,在我做節目和播出的這段時間裡,會發生什麼。

但是我個人很相信會發生一些事情,一來一去,有來無往非禮也。在中共的體制打鬥當中,這也是一個鐵律。

那隨著周本順被抓,有關周本順的故事就出來了,在週末前有篇報導提到說,周本順之子被查,涉及到與令計劃家族經濟上的瓜葛。


周本順的兒子和原來湖南省政協副主席的領導的兒子胡雄傑,在上個月底在長沙保時捷中心被公安部帶走,調查原因涉及到經濟犯罪,可能涉及到與令計劃妻子,
谷麗萍之間的經濟往來。

那周本順在此之前據說,跟湖南是有著很深的瓜葛的,那人家的兒子你一塊賺錢,利用老爹,那是生活,對不對!

那我想用這集用這個內容,只是跟大家說,你記住反腐他一直沒改變的,一個方式叫滿門抄斬。

所以這我一再跟大家調一點,對曾經的大官都是採取了滿門抄斬的故事,而對他們的判刑,我們到現在也沒有看到一家被判死刑,沒有一家被判死刑的,也就是這人還活著。

那朋友就可能說了,那30年河東30年河西,很正常咧,對吧!

如果按照你的說法,共產黨會沒了,那你那個30年河東河西怎麼說呢?

你讓我說呢,你就把河扒了口子,讓河改道就完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