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戴河會議前中南海發生不尋常的事今日點擊(229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3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我們做了兩集今日點擊,一集石濤評述,談到的都是蛤蟆上街的事,癩蛤蟆上街。

幾個朋友在那個節目下了留言。他說濤哥我很少留言,但是今天的節目必須留言。因為可以預見的說,今天的節目成為劃時代的內容,因為我們早就講過。對吧!

從薄熙來死定了、周永康死定了、曾慶紅死定了、江澤民死定了、共產黨死定了。

那星期一非常直白的,直接了當地把蛤蟆上街了。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大概3個月前我就說,我說如果我是今天主政的人,我就把曾慶紅跟江澤民一塊兒煮了,一塊兒幹了。

那在節目當中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那今天只能看誰能順天意,一點兒辦法都沒有。那我在節目當中也說過:我說江澤民就是個蛤蟆,蛤蟆出街了。有朋友說:濤哥你真絕,這話說的就不是人,他真不是人,真的不是人。

當有一天過後,很快的一天,當我們人的另外一面,就像我說如果空氣,意識到空氣都是生命的話,意識到時間是個神的話,當這一面展現給我們今天,有機會看到那輝煌的一幕的時候,你就看到了今天的過程,真的是妖魔鬼怪被斬殺的過程。

而過去中共統治的時期,就是魔鬼統治的時期,你會看到那一面的,真的會看到,這是我自己的認識和理解。而壓倒中共的最後一張牌,就是江澤民在過去主政時間,我們看到的活摘器官,我們將會看到那一幕。

黨媒批評老幹部戀棧權位 分析認為已經屬於攤牌,今天法廣登了一篇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黨媒批評老幹部戀棧權位,分析認為已經屬於攤牌。

北京政論分析家章立凡認為呢:早前當局宣布今年不開北戴河會議了,而在這個敏感時期發表了這篇文章,事態屬於非同尋常,甚至應該叫攤牌。

那章立凡先生原來認為呢,我記得他在紐約美國之音的時候就講:不可能再打了,也不可能打老江了,這是他,我們節目當中分析過,跟大家分享過章立凡先生的觀點。

那現在看來,章立凡先生又講是攤牌,那也就是說跟他原來的觀點,我表面上理解,可能我理解得不到位,我看是改變了。

所以章立凡認為呢:對於這篇文章而言,他說這是20到30年來,一直存在的問題,就是老人干政。北戴河會議就認為是,老人干政的一個例子。因為過去不成文的習慣,都會邀請退休老人參加。

有關北戴河會議的時候,那在7月分的時候,我們當時就跟大家講過:我說北戴河沒會,因為拉幫結派就是北戴河會議。

所以習近平砍的就是這個,砍的就是重新樹立政治規矩,為什麼還要北戴河會議呢?

那北戴河要開會,那就是砍老人的會,絕不是談判妥協的會。這你看看7月份6月份的節目,石濤的節目,我們講的很清楚,這禮拜一,喀! 蛤蟆上街,對不對!

章立凡在接受香港有線電視採訪時說:至於說現在如何,因為他們現在封鎖得密不透風,大家只是猜測,但這個時候出了這篇東西,肯定是非同尋常的,它總是有它的用意。

那章立凡先生這句話表明了什麼?今天主政的人的四周,把江澤民的嫡系全都幹掉了,所以才密不透風。那同時他為了穩定社會,他有所指的一步一步來。

那章立凡又說:今年北戴河不開會肯定是出狀況了,不然不會這個樣子,這本身就說明了問題。圍繞著北戴河開會,已經出現了一系列,可能不太好控制的情況,
才會有這些措施。

為什麼一下子上來了10個上將,政治局開了兩次會,這都不是尋常的事情,應該叫做攤牌,但是只是對外公眾看不到。

我個人認為,我記得在節目當中我講過:我說在今天的環境下,被共產黨黨文化教育的朋友,有些對共產黨非常有看法,不接受共產黨的人。

但是卻潛意識中,他相信自己是高級動物;潛意識中相信是無神論的人,他一定沒結果,他一定看不懂。

那章立凡先生後面這一段話的描述,我個人認為超出了他的預知,就現實的狀況,已經超出了章立凡先生預知的情況,就是他能夠判斷到的東西。因為在一個星期之前,他在美國之音的節目當中已經提到,不可能再打下去了,就這樣了,但是蛤蟆出街了。

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講過的:在中共的體制當中,我也是在那個體制當中被教育的。我上了20多年學,從小學、 從幼兒園,府右街幼兒園,六歲的孩子就說自己是高級動物,老師教育的,要向毛澤東匯報的,要向毛主席匯報,在12月26日,這事我都被逼著幹過。

所以我是一個被洗腦的過程,洗到今天,在過程中重新恢復人的尊嚴。就像有些朋友說:濤哥講東西那都是他經歷過,很多事情他一說,明白的人、經歷過的人都知道,他肯定經歷過。對!經歷過。

很多事情我自己知道都走過,都走過這麼一條路,知道當人是高級動物時,自己的言行是怎麼做的。也懂得當人的自己的尊嚴,自己的靈魂被喚醒之後,那一份珍重。

那與此同時呢,大家知道在全國範圍內,在蛤蟆被中共上街之前,已經對江澤民提議提出公訴的概念,起訴江澤民。其實我一再說一再說:我說聖經啟示錄當中的大審判,人們當成一種預言在看待,但沒人知道到底大審判是什麼概念?

其實大審判在我的眼睛裡,不就是重新恢復人的靈魂的尊嚴,恢復生命的概念,而不僅僅是人的概念。人是每一個人的生命當中的一部分,一部分, 不是他的全部。

那日前歐洲議會的議員呢,也提出了同樣的內容:歐洲議會的議員聯署致信最高檢察院,敦促起訴江澤民。

它說7月20日歐洲議員叫做恩斯特博士,和克勞斯教授以及麥荷娜女士,以刑事控告迫害法輪功的元凶,江澤民為信由,致信給中共最高檢察院檢察長曹建明,敦促他和中國政府,立即對法輪功學員遭受的迫害,和系統性國家性強摘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罪行,公開起訴迫害元凶江澤民。

內容它寫得很多,那我只不過跟大家,來分享現實的一個整體的概念,大家能夠看到這個整體畫面。所以這就是歐洲議會的議員,在響應這件事情,這件事情就變成了一個全球的事情。

大家想想一個全球的概念,所有的人站起來,從尊重自我人的角度,要求起訴江澤民。我的話叫斬妖除魔,那難道不是大審判嗎?

實地報導揭開中國器官買賣的黑市

結果就在我做這集節目的15分鐘之前,BBC登了一篇專訪的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實地報導揭開中國器官買賣的黑市。

BBC的採訪文章提到說:中國人都認為身體是神聖的,死後必需是全屍,以示對先輩的尊敬。那如果都承認這一點,那從2001年2002年到2010年2012年,那個時候全國範圍內,大規模的器官移植,哪來的?

這麼大的一個國家,這麼大的一個政體,這麼多人有錢,沒人敢回答這個問題,沒人敢回答這個問題本身就是答案,這就是共產黨的罪惡。

中國當局說:今年將有1萬2千宗器官移植,比使用囚犯器官時增加了不少,但是30萬人需要器官,巨大的需求引發了黑市。買賣腎臟,買賣器官。

所以我說的話、我說的意思,黑市的買賣,是無法滿足一個國家正常的器官需要。

當時是當成買賣在做,在電視裡、在廣播中、在互聯網上、在報紙上,大規模登廣告,說你到我這來進行腎臟移植,我保證你10天就有一個。

那是做廣告、花錢做廣告買賣,黑市能做買賣嗎? 能做廣告嗎?

所以在BBC的這篇報導當中,它直接提到說:一個腎可以賣掉的話,可以賣掉7千美元,這樣的話去滿足,來保證黑市的器官的運作。

所以這篇文章裡,它主要揭示器官黑市的買賣。我剛才提出的質疑,就說得很簡單,黑市買賣器官能做廣告嗎?不可能的。

但是這篇文章的價值就在於:它再次揭示觸及到江澤民統治時期,掌握實權時期,郭伯雄、 徐才厚掌控了全軍的軍隊,醫院當中到底有多少醫院?在過去10年裡面殺了多少人?進行器官移植,這是關鍵。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