孫思邈唐朝名醫 藥王

孫思邈唐朝名醫 藥王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7 日訊】孫思邈是古雍州華原人。七歲上學,每天能誦讀一千多字。二十歲左右時,他喜歡談論莊、老及百家學說,也喜歡佛經。洛陽的總管獨孤信,在見了他之後感嘆地說:“這是一個聖童,只怕他器大識小,很難被任用。”後周宣帝的時候,孫思邈以王室多變故的原因,隱居到太白山裡去了。隋文帝輔政的時候,讓他做國子博士。他稱病不起,沒有接受此職。他常常對周圍親近的人說:“再過五十年,應當有一個聖人出世,那時候我將助他濟世救人。”

五十年後,唐太宗即位,把他召到京城,感嘆他的容貌之年輕,對他說:“看見你,我因此懂得有道的人實在應當受到尊重,羨門、廣成等神仙確實不是虛傳。”太宗要授給他爵位,他堅辭不受。唐顯慶四年,唐高宗召見他,請他做諫議大夫,他又堅辭不受。上元元年時,他托病請求還鄉,高宗特賜良馬給他,並把鄱陽公主的城邑賜給他居住。當時的名士,如宋之問、孟詵、盧照鄰等,都以師弟的禮節待他。

盧照鄰病了,住在孫思邈的住宅裡,當時庭院前有一棵大梨樹,盧照鄰就為那梨樹作了一篇辭賦。他在賦的序言中寫道:“癸酉這年,我因病住在長安光德坊的官捨裡,這裡的老人說,這是鄱陽公主的城邑。從前鄱陽公主未嫁前就死了,所以她的城邑一直荒廢著。當時的一位處士叫孫思邈,他通曉古今,學盡各種數術。他深諳道家的理論,他的學問深入不二,就像當今的維摩詰;至於推算天文曆法,度量乾坤,則可以與洛下閎、安期先生相提並論。他自稱生於開皇辛酉年,已經九十三歲了。到鄉間去打聽他,人們都說他已經幾百歲了。另外,他和人們一起談論起周、齊的事來,清清楚楚,就像親眼見過一樣。以此為參照,就知他不止是一百歲的人了。然而他耳不聾,眼不花,神採奕奕。可以說是古代聰明博達長生不老之人。

當時盧照鄰負有盛名,不幸得了重病,他嗟嘆每個人遭遇的不同,人的壽命竟如此的懸殊。於是他問孫思邈:“名醫治病,其道理何在呢?”孫思邈回答說:“我聽說善於論天的人,必定由這個人的本質而定;善於談論人的人,一定要以天的道理為依據。天有四時的變化,五行的運轉,寒暑交替。它運轉時,和而為雨,怒而為風,凝而為霜雪,張而為虹霓。這是天地的規律。人有四肢和五臟,一醒一睡,呼吸吐納,循環往復。流而為榮衛,彰而為氣色,發而為音聲。這是人體的規律。陽用其精,陰用其形,這是天和人相同的地方。等到失去這種正常現象,蒸則生熱,否則生寒,結而為疣贅,陷而為癰疽,奔而為喘乏,竭而為焦枯。病情呈現在表面,病變卻在形體內。這種道理同樣可推及到天地,也是這樣的。所以五緯盈縮,星辰失度,日月錯行,彗孛流飛,這是天地的危病。寒暑不時,此天地之蒸否也。石立土踴,此天地之疣贅也。山崩地陷,此天地之癰疽也。奔風暴雨,此天地之喘乏也。雨澤不時,川源涸竭,此天地之焦枯也。良醫治病,用藥石疏導,救人時才用針劑;聖人用道德來調和,用政事來輔助。所以,故身體有可治愈之疾,天地有可消之災。”他又說:“膽欲大而心欲小,智欲圓而行欲方。《詩經》上說,‘如臨深淵,如履薄冰’,說的是小心;‘赳赳武夫,公侯幹城’,說的是大膽;‘不為利回,不為義疚’,說的是行為的方正;‘見機而作,不俟終日’,這是心智的圓融。”他的文學造詣,如此超拔出群;他的道術也不可勝紀。

當初魏徵等人受詔編修齊、樑、周、隋等五代史,恐怕有遺漏,就曾多次向孫思邈請教。他用口傳授,像曾親眼目睹一樣。東台侍郎孫處約,曾經帶著五個兒子孫□、孫儆、孫俊、孫侑、孫□去拜見孫思邈。孫思邈說:“孫俊應當首先顯貴;孫侑應當顯達得較晚;孫□的地位最高,災禍出在執掌兵權上。”後來都像他說的一樣應驗了。太子詹事盧齊卿,小時候向孫思邈請教人倫的事情,孫思邈說:“五十年後,你的官職可達一方諸侯之長,我的孫子會成為你的部下,你應當自己保重才是。”盧齊卿後來做了徐州刺史,孫思邈的孫子孫溥,果然是徐州蕭縣的縣令。孫思邈當初對盧齊卿說這話的時候,孫溥賞未出生,而他已預先知道了孫溥的事情。在孫思邈身上發生了許多這樣奇異的事情。永淳元年,孫思邈逝去,死前留下話要薄葬,不准在墓中放任何殉葬品,不准用活著的牛羊祭奠。一個多月過去了,他的顏貌不改。舉起他的屍體往棺材裡裝的時候,只剩下空空的衣服而已,他已屍解而去,當時的人都驚嘆不已。

他撰寫了《千金方》三十卷、《福祿論》三十卷、《攝生真□》、《枕中素書》、《會三教論》各一卷。開元年間,又有人發現他隱居在終南山。曾經有一個神仙從天而降,對孫思邈說:“你所著的《千金方》,濟人的功德也很廣了。而用動物做藥,殘害的生命也太多了。你會成為一個屍解的神仙,但不能白日升天成仙了。”此後孫思邈以草木代替虻虫、水蛭做藥,他作《千金方翼》三十篇,每篇有龍宮仙方一首。

從此,孫思邈時隱時現。咸通末年,山下一家村民,有一個十幾歲的男孩,不食葷血,父母認為他喜歡善行,讓他到白水僧院做了童子。忽然有一位自稱孫處士的遊客,在院中游了一周之後,從袖中取出一包湯藥末交給童子說:“為我像烹茶那樣煎這藥。”藥煎好之後,處士飲了一些,把余下的湯汁給了童子。童子覺得湯汁味道極美,希望再給他一碗。處士說:“這湯就是為你而煎的!”就把方寸這樣大的
一匙藥沫再給他煎著吃。他向同伴們說了此事後,出門一看,發現處士已離去了。童子也乘空飛了起來。眾人正在驚異之間,一看那煎湯的鍋子,已變成金了。這以後也時常有人見到孫思邈。

 

(文章來源:正見網)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