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擊中共網攻 美要瓦解其防火牆? 熱點互動(1343)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17 日訊】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美國《紐約時報》披露奧巴馬政府召開秘密會議商討如何反擊中共持續大範圍的網絡攻擊,特別是7月初,美國人事管理局2,000多萬雇員資料被竊一案。其中最有創意的一種反擊方式是打破中共的防火牆。

那麼美國政府會幫助中國人「翻牆」嗎?中共竊取美國公民的個人信息想做什麼?今晚我們請來二位嘉賓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解讀和分析,一位是在現場的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您好,各位觀眾好。

主持人:還有一位是在Skype上的知名媒體人溫雲超先生,雲超先生您好。

溫雲超:您好,大家好。

主持人:好,謝謝二位,還是按照慣例,節目的開始我們先來看一個相關的新聞短片。

最近,美國全國廣播公司(NBC)報導說,他們獲得的美國國家安全局(NSA)繪製的一份秘密地圖顯示,過去5年來,中國駭客入侵美國網絡達700次,入侵對象包括美國政府、軍事機構,以及包括谷歌在內的600多家美國企業。相關情報部門的消息人士還對NBC說,每一個紅點都代表中共成功竊取了美國企業和軍方的秘密資料或資料,既有藥品配方,也有美國軍用和民用航空控制系統的資訊。

旅美中國社會問題研究人士張健認為,中共對美國進行網絡攻擊,來源於他們並沒有放棄的冷戰思維。

7月31日,《紐約時報》英文版發表題為《美國決定報復中國網絡攻擊》的長文。報導稱,奧巴馬政府召開了一系列秘密會議,決定報復中共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但由於來自中共的網絡攻擊範圍之廣,勢頭之大,是不能用傳統的反間諜手段對付的。

報導說,美國也擔心報復行動會導致網戰升級,所以目前面對各種擬訂方案仍舉棋不定。

報導還提到,美國以前對付中共網絡攻擊的做法,包括高層會談、用法律手段起訴駭客、經濟懲罰等,似乎都無效。目前情報界提出了一個最有創意的報復手段,就是想辦法打破中共用來壓制不同聲音的防火牆,並藉此向中共領導人顯示,如果不收斂對美國的網絡攻擊,他們對國內政治話語權的絕對控制就會被打破。

張健指出,如果美國能推倒中共的防火牆,這不僅是對中國民主的一個巨大貢獻,也是遏制中共網絡攻擊的最有效方法。但這需要調動比較大的資源。

張健還表示,在美國沒有打破中共防火牆之前,目前流行的破網三劍客:自由門、無界和花園,對打破中共的謊言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主持人:好,觀眾朋友,我們今天是熱線直播節目,如果您對中共的網絡攻擊,或者網絡封鎖有任何觀點,歡迎您隨時打電話,或者向我們嘉賓提問。

我們一開始先請問溫雲超先生一個問題,我們剛才看到新聞中講到NBC報導說,美國的NSA它有一個地圖顯示過去5年中有700多次攻擊,這個攻擊範圍非常廣,不單是說美國的軍事或者企業,甚至包括醫療保險業和民用企業。那麼為什麼中共的網絡攻擊範圍這麼廣?它們到底要獲取什麼樣的信息呢?

溫雲超:我想這個地圖也展現了中國發動網絡攻擊很有意思的一面,它們一般會採取針對特定目標的有針對性的攻擊,還有就是廣眾保守式的,例如像用釣魚郵件這種普遍式的攻擊。從這次披露出來的目標涵蓋了美國公司、私人和政府目標,我們也可以看得出來,它其實攻擊的量是非常大的。

我們同時也看到披露的這份地圖裡頭,加州目標最多,為什麼呢?因為加州新科技最多。所以我們也看得出來,它們這種攻擊是有非常強的針對性,然後又是一種普遍式的攻擊。

主持人:好,破空,我想請問您類似的問題。這次美國政府開這些秘密會議,直接的導火索其實是最近的個人信息洩露,美國人事管理局2,000多萬雇員的信息被竊。在您看來,它竊取這些信息到底想做什麼?

陳破空:2,150萬美國聯邦政府的雇員,這是個驚人的數字,美國的人口才3億,2千多萬給政府工作的人的資料被中共竊取了,這可以反映中共網絡攻擊猖獗的程度。

中共究竟要拿這些數據做什麼呢?我想起中共在上個世紀40年代對付國民政府的一招,中共當時對國民政府的情報工作非常的有效、非常的徹底,全面滲透國軍、國民政府和國民黨的各種機構、黨政軍機構,它不僅竊取國軍的軍事機密,也竊取政府機密。

尤其它針對個人信息大量的收集,它收集了之後,它可以對比發現,國民政府裡面有哪些人立場不夠堅定,哪些人立場很堅定;忠誠度,這些人對國民政府和蔣介石本人的忠誠度有多大?哪些忠於最高統帥、哪些不忠於?甚至互相之間有什麼矛盾?或這些人有什麼缺點,或甚至他的家庭狀況怎麼樣,它都掌握。

可以看出它對瓦解國民政府、瓦解國軍一個重要的方法就是把一些人拉過來變成自己的特務,或者把一些人滲透過去在一些比較動搖的國軍將領,所以後來中共打所謂三年解放戰爭說是摧枯拉朽,實際上很多不是在軍事上取得了勝利,實際上它很多是情報工作的勝利,是所謂統戰工作的勝利。它去瓦解,將那些動搖的人瓦解成為所謂投誠的一部分,而且將那些有矛盾的挑撥離間,讓他們孤立無援,最後知道蔣介石他有嫡系、非嫡系、廣西各政府領導人,地方領導人的一些矛盾,來離間他們,所以中共達到了一個綜合性的目的。

今天只不過把它這一套手法拿來對付美國,把它國內戰爭的手法,這種情報手段、間諜手段現在推廣到國際上,從上個世紀跨到這個世紀,中共的本性一點都沒有改變!

主持人:那您的意思就是說它收集這些美國公民的資料,也是想從中發覺某些人的弱點,可以拉來為自己做事?

陳破空:它收集的資料不僅有聯邦雇員個人的信息,而且包括他們父母的信息、子女的信息,進而收集他們的醫療信息,因為它透過綜合系統,一個人的信息可能在不同的系統裡面出現,比如醫療公司出現、政府裡面出現,或在工作中出現,它綜合對比之後,美國政府也指出來,它的弱點很多,它可以看到某個人的父母生病了,可能經濟上出現困難,它就以財政上的幫助為由,可能拉攏這個人來幫中共做間諜。

或者某個人在找工作中或者有什麼不滿,或者有什麼牢騷,它可能利用這個人來為它效勞、服務。甚至它發現這些之間有什麼矛盾,它去利用。所以這些手法都是中共超限戰,不計一切手段的程度。

主持人:溫雲超先生,在這方面您有什麼補充嗎?您覺得它想做什麼?它能做什麼?

溫雲超:我覺得倒沒有必要這麼高估中共當局這些情報的處理能力。對於網絡攻擊來講,它們除了針對特定的軍事或者商業目標之外,我想這些數據庫的入侵或下載對於入侵的那些駭客來講,它們都是一種廣眾保守式的撿到籃裡都是菜的行為。

我們知道此前美國通緝的5名解放軍駭客,他們的程級其實非常之低,他們本身在一個單位的人,活躍在一個騰訊公司的QQ群裡頭,並且他們個人的信息、家庭的信息基本上也在網上很容易被人肉搜索到。

你可以想像一下,他們對自己的防備能力那麼差的話,他們有多少的技術能力去處理這些他們能夠獲取到,或者已經獲取到的資料?其實我們並沒有像破空老師估計的那麼糟糕,因為我覺得中共未必有這麼強的資料的處理能力。

但無論如何,這2,150萬人的資料被中共竊取之後確實是留下了巨大的風險。因為假如中共它發現某個人有定點的發展,或培養對象的時候,它有可能再從這些數據庫裡頭去找這個人周邊的資料,我覺得這種可能性要遠大於它們先分析資料再去找某個人,但是無論如何都是一個很脆弱的命門。

主持人:這件事情對美國政府來說也相當重視,雖然過去一直有網路攻擊的行為,現在個人資料失竊,所以它開這個秘密會議,《紐約時報》報導,秘密會議中,美國官員商討各種各樣不同的反擊手法,從象徵性到實質性。破空您跟我們談一下,它們商討什麼樣的手法?另外,您覺得會有怎麼樣的效果?

陳破空:它的商討手法從最軟的到最硬的。比如最軟的,外交抗議,實際上這沒有多少用,對中共來說根本不起作用,中共是臉皮厚、心腸黑,外交手段它不起作用。另外還有法律制裁、經濟制裁,像經濟制裁,這是針對一些公司或者個人的行為,是比較有限。另外,採取法律行動,比如對中共的5個解放軍官參與網攻的進行起訴,這法律手段。這幾個解放軍他如果不出國,不到美國相關的盟國的話,就很難逮捕他們。所以這些手段都顯得比較弱。

但是我覺得現在美國提出來一個最好的手段,那就是攻破中共的防火牆,瓦解中共的防火牆。其實在2年前我就出版了一本書叫《假如中美開戰》,這本書現在在台灣出版,去年又在日本出版。

其實我有一個重要的篇章寫了中美開戰是怎麼開戰的,而且我寫了一個模擬的場景,結果我現在發現,美國政府現在的想法跟我當初的想法是不謀而合。因為網絡、防火牆是中共最大的軟肋和唯一的軟肋,而美國沒有這個軟勒。因為美國不存在害怕人民知道信息,也不設置什麼封鎖人民信息的防火牆,而中共設置了這一點。也就是說如果美國攻破它的防火牆,讓中國那邊中心開花,人民抗議、人民起義的方式來瓦解中共的話,中共就有恐慌。

所以我在這個書中就寫了這麼一個場景,就是說美國對中共的網絡攻擊忍無可忍,就發起了一個代號叫「自由翱翔」的網絡行動,那麼它的第一步就是突然瓦解了中共的防火牆,通過高階的手段,結果中國的網民一夜之間就可以看到境外所有的這些媒體,包括新唐人,所有的都看見了,網民都奔走相告、歡欣鼓舞,他們開始猜測是不是中共要搞政治改革啦、後來又猜測什麼,他們都不知道什麼原因。

結果後來馬上又發現第二個階段,互聯網什麼也看不見了,原來中共乾脆就切斷了互聯網,它無法回應美國的這種瓦解,中共非常恐慌,深怕老百姓看到境外網站知道真相,乾脆就切斷互聯網。這第二個動作。所以老百姓突然沒有互聯網了,非常憤怒。

但是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美國又來了一個動作,就利用太空武器,太空衛星、輸送機無線輸送,只要中國人有電腦的地方就可以無線上網,享受美國的高科技,無線上網。結果中國人又可以上網了,只是看不到國內網站,只能看到國外網站,因為中國的國內網站停擺了,它切斷了,它不上。所以中國人看到國外網站。

這個階段,中共乾脆就採取極端手段,它就乾脆下令不准使用電腦、禁止使用互聯網,而且挨家挨戶盤查,誰要用電腦怎麼怎麼樣,買電腦要實名制登記等等,結果就導致了民眾的抗議和示威,民眾就上街去抗議。結果中共就製造所謂的反抗議,就製造民眾到美國大使館、領事館,去製造打砸搶,燒殺公安、便衣,去攻擊美國領事館,結果製造打砸搶事件,結果造成美國人員傷亡,大使也被打死了。在這樣的情況下,美國就派出了7個混合艦隊,聯合航空母艦的戰鬥群駛近中國近海。就從這個角度出發,中美戰爭爆發,就從網絡攻擊到全面開戰。

2年前我寫了這個場景,沒想到今天我看了《紐約時報》,美國政府提出了一個想法,其中一個大膽的想法就是瓦解中共的防火牆,瓦解了之後,對中共要掌握它的絕對話語權是個重大的打擊,而中共這方面確實就心虛了。

主持人:是,跟您模擬場景的第一步不謀而合。但是我想正是因為美國可能擔心衝突會不斷升級,所以雖然它現在提出了這個有創意的方式,但是對於美國的官員來說,他很多時候還是在猶豫不決,所以這個報導也說美國還是舉棋不定。那我想問一下溫雲超先生,在您看來為什麼美國政府會如此多的顧慮?他們到底在顧慮什麼?

溫雲超:我想對於美國政府來講,他們毫無疑問就是說他們要注重現在兩國之間這種很微妙的平衡,因為不管在國際反恐,還是在其它的領域,包括在經濟各個層面,還有很多的議題需要合作,所以在美國政府方面他們不願意在這個事情上徹底激怒中共,我想是可以了解的。這也是反過來可以說為什麼到現在為止,美國還是不願意公開的指名說這些駭客攻擊就是來自於中國。

最後它們會採取什麼樣層級的反應?剛才破空老師已經給我們描繪了一個很激動人心的一種場景,激動人心好像用得不大對。但是我們可以看得出來,中國確實是有很薄弱的命門,如果美國真的有辦法通過幫助中國網民翻牆,或者說把中國的國家防火牆打爛的話,我想這是非常有殺傷力的一個反擊,但是我覺得技術上當然不大容易做得到。

主持人:好,那我們現在線上已經有幾位觀眾,我們先接一下觀眾的電話,首先是LA洛杉磯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洛杉磯丁先生:主播好,陳破空教授好,溫雲超嘉賓好。關於它說要反擊防火牆,網攻,它就是因為它自己對美國、對英國、對法國、對很多國家的網站也進行滲透、也做駭客,就算美國真的要打擊它的防火牆,也不能怪美國。而且主要基本觀念很多人都忽略掉了,就是因為它有「共產黨」這三個字,它把「共產黨」三個字去掉,它不要當共產黨,人家就不會找它麻煩。東海、南海到處亂找它麻煩,就是因為它是共產黨。

主持人:謝謝丁先生,知道您的意思,您這個跟前一陣子一位教授建議共產黨改名倒是不謀而合。加州的包女士,包女士您好。

加州包女士:主持人好,專家學者們好。美國做這個事情好像太晚了一點,不過它應該要做。另外就是說我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中國大陸的網聯的事情好像是掌握在江澤民的手裡的,所有的資料如果在他手裡的話,也許不是一件好事。破空先生,您寫的書我在我們學校都沒有辦法找到,所以我不知道去哪裡買?新唐人有沒有一個專門賣書的地方?。

主持人:好的,謝謝包女士您的建議。剛才我們有一些觀眾掉線,歡迎您隨時打電話過來,因為在嘉賓的談論中間,我們請他們把一些主要的觀點講完之後就回來接您的電話,好,謝謝。破空,您回應一下包女士提的。

陳破空:對,包女士提的我簡短回應一下。我這本書是在台灣允晨文化公司出版,可以直接向台灣郵購;另外,香港一些書店也可以買得到,像田園書屋、二樓書店。另外,在我的網站上有一些片段,有書的片段,可以點一下,《假如中美開戰》的模擬場景都有,還有圖文並茂的都有。

另外就是剛才丁先生提到說共產黨製造了麻煩,的確是這樣。共產黨不僅是現實禍害中國人民,它現在通過網絡,互聯網本來發展是一個文明的標誌、是人民前進的標誌、全球化的標誌。結果共產黨利用互聯網來禍害全球,也就是共產黨之禍從中國走到了全世界。的確,我們有必要跟世界聯手來防止這個紅禍。

主持人:好的,我想下面問一下溫雲超先生,因為我們剛才談到了打破中共的網絡封鎖,大家都認為是一個好事,但是確實也不少人在看美國政府到底能不能這麼做?會做到什麼程度?在您看來,它是真的要做一些什麼,還是說它主要是先釋放出一種警告的信息?

溫雲超:包括它這麼高級別的秘密會議都會被《紐約時報》報導,我想這種先放風這個意圖其實是非常明顯。當然,迫於國內的政治壓力,對於美國政府來講,他們需要有一些實質性的行動來安撫一下民心,或者安撫一下政府裡頭的另一派,我想這也是非常合理的。我想在這個方面來講,我們可以觀察究竟是說、還是做,其實大家都可以繼續觀察。

主持人:我想如果它真的要做的話,破空,我們知道現在民間有一些破網軟件,比如自由門、無界,中國民眾都在廣泛的使用這種破網軟件。是不是美國政府可以從支持民間的努力開始呢?

陳破空:美國現在提出可能瓦解中共的防火牆,我們第一步的理解是一個心理鎮懾作用,就警告中共,就如果你這樣做的話,那我就直攻你的命門,瓦解你的防火牆。讓你在中國國內的絕對政治話語權受到削弱,那麼你面臨自己民眾的抗議或者起義,那麼中共你自己考慮是不是還要攻打美國?所以那是起心理作用。

但是我覺得美國政府要採取實際行動的話,首先事半功倍的事就是支持現在中國國內外華人、民間所做的這種瓦解中共防火牆的行動,就像法輪功學員所開創的那些包括自由門、無界,還有動態網這些,這些方面應該受到很大的支持,因為這個就是民間在積極做的事情,而且做得非常有效。

但是就是說在支援上、在人力上應該說還顯得沒有那麼大規模,完全可以做得更大規模、更加高端,讓美國政府可以在這方面去投放它的資金、投放人員、投放技術手段來支持。這樣的支持可以說是達到一個中間效果,就協助中國的民間人士、協助中國人自己去突破這種防火牆,因為這種防火牆本身就是違法的,而且是違反基本的普世價值、人文理念、基本的道德、人類的一些底線,是反人類、反人性的、反人權的,所以這樣的東西誰都可以去做,誰都可以去反對,人人得而誅之。所以這樣做的話,我覺得對於美國來說是一個得心應手的事情,應該從這個方向做起。

主持人:好的,那我們現在線上又有一位觀眾,我們先接一下觀眾電話,紐約的嚴先生您好

紐約嚴先生:主持人好,嘉賓好,陳破空先生好。我是大陸上海來旅遊的,所以我是特別喜歡你們的節目,是你們節目的粉絲,也是陳破空先生的上海地下粉絲。我感到你們把中共當成一個政黨來評論,真的太抬舉它們了,真的太抬舉它們了。中共它們是中國的末代土匪,政治流氓,所以它們不讓人民講話,也不讓人民知道事情,所以封鎖網絡,所以我們在大陸要看你們新唐人電視台,確實是比較困難,但還是有不少你們的粉絲,尤其陳破空的粉絲不少。

主持人:謝謝嚴先生,因為時間的關係,但是非常感謝您收看我們的節目,也希望您持續關注。那我想問一下溫雲超先生,就是剛才你們談到網絡封鎖,我知道您個人也甚至被它的軟件騷擾過,能不能稍微跟我們講一下?簡短講一下您的經歷。

溫雲超:我個人在「六四」期間也是受到來自不知何方的攻擊,就是壓制我個人的家庭網絡,並且我已經通過推特在網上披露得非常詳實的證據,我受到了這種攻擊。當然我們可以合理猜測攻擊來自何方。

我想回頭補充一下破空先生剛才提到的翻牆方面的事情。我覺得美國政府必須在戰略的高度重視這個問題,例如它把這種網絡攻擊要定義成恐怖分子行為,因為它們是無差別的針對平民的、普通的商業公司進行攻擊,並不單純的是針對政府和軍事的目標。

具體的技術層面其實我有一些建議,例如在儘可能扶持民間的破網翻牆軟件開發的時候,在方向上要往點對點的這種思路上調整,另一個就是要大力發展,剛才破空先生在書裡頭也描述過的,就是手持式的衛星的上網終端。

另一點,我還針對新唐人電視台過往的經歷,我要重點提出來,美國政府應該資助一些ku衛星的直播,不要像新唐人為了找一顆能夠覆蓋中國大陸的衛星都找得那麼辛苦,不斷的受到各方的這種阻撓,我想在這個方面,包括一些傳統的措施,其實都是正可以發揮作用的時候,只要把這些自由的信息,讓自由的媒體更多的能夠輸入到中國,我想這個方向在摧毀土共的統治都有一個非常直接的效益。

主持人:好的,謝謝您的建議,溫先生。那麼我知道現在網上有位觀眾,但是我想先問破空一個問題,對於現在美國方面的放風,中共方面到底有什麼反應?您覺得中共會不會更收斂一點?

陳破空:中共在新華網和《環球時報》都做出一系列回應,從它們的回應可以看出其實它們很心慌,比如它們回應美國說揚言要攻破中國的網絡封鎖牆,說這個後果嚴重,如果這樣做後果嚴重,所以意思就是中共會報復。另外又說是奉勸美國謹慎從事,說網絡戰爭可能會升級。

還有一個說法,在文章中它說純粹從技術手段而言,它說美國攻破中共的防火牆是完全做得到,也承認了它的弱點。但是它文章中是一方面威脅美國,另一方面勸告美國,但勸的口氣更多,勸告美國不要這樣做,實際上就是暗中求你不要這麼做,這麼做我可不得了。

主持人:也許是擊中了命門。

陳破空:因為這個是雙重木馬,中共對美國進行木馬計,是去安裝病毒軟件,去網絡攻擊、網絡竊密,這是一種木馬戰術。但是美國的木馬戰術更高,如果美國這麼做就叫戰略木馬,那不是戰術木馬,在戰略上去瓦解中共,所以中共對此很恐慌。中共甚至在中間用了終極手段來威脅美國,它說如果美國這樣做的話,其實中共有很多反制手段,它其中有很多極端,它說破壞交通系統,破壞通訊系統,破壞水電的系統,意思就是說它可以採取這個動作,這個動作就是大規模的戰爭。

剛才溫雲超先生講說中共的行為是恐怖行為,我要說的是不僅是恐怖行為,是戰爭行為,網絡戰爭,是一種無形空間的一種戰爭行為,它顛覆了傳統戰爭,海陸空的實體戰爭,網絡戰爭是一種新的概念,所以人類將來的戰爭很可能從網絡行為出發,發生戰爭。所以我寫這本書有這樣講,我從網絡攻擊的全面開戰。

另外,上海剛才那位嚴先生我非常感謝他,我想跟他說一下,還有包女士也有問到,如果來到了紐約,我知道紐約哥倫比亞大學圖書館、東亞圖書館,還有法拉盛的中文圖書館,都可以看到我這本書《假如中美開戰》,希望大家可以去看一下。

主持人:好的,謝謝破空。我們現在線上有一位紐約的王先生,我們先接一下王先生電話,王先生您好。

紐約王先生:主持人方菲好,破空先生好。十分感謝你們對中國人民的貢獻。我有一點觀點,從歷史角度來看,中共和西方打交道,中共深深知道西方政治家的軟弱一面,而總是顯示強硬的姿態,而這一招也確實起作用,我們應當建議美國政府應該採取強硬的立場,其中以瓦解中共的防火牆最為有效,因為一旦老百姓知道事實的真相,中共就會瓦解崩潰。我的發言完了。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王先生。最後兩分鐘想請二位各用一分鐘時間回答一下這個問題,現在在網絡的戰中,中共似乎是處於攻方,美國處於守方,在將來網絡攻守關係會如何演變?我想先請溫雲超先生講一分鐘。

溫雲超:我想在中國的這種肆無忌憚的公開化的攻擊之前,如果美國不採取立即的有力的反擊措施的話,這種攻擊一定會變本加厲,我想這個攻擊可能會波及到美國普通民眾的每一個人生活的層面,所以在這個角度來講,反擊中國政府的黑客攻擊,其實就是保護自己的人民,這個跟美國憲法的精神是吻合的,我想美國政府應該拿出果斷的有力的措施去打擊這種網絡的恐怖主義行為。

主持人:好的,破空。

陳破空:現在中共是大幅的對美國網絡攻擊,美國是處於守勢,因為這是文明的國家,就是一直在網絡上採取開放的態度,所以讓中共找到很多弱點。但是美國要轉守為攻,我在多年前就建議美國,我說中共的這種網絡攻擊是一種戰爭行為,應該用戰爭動作去反制。

比如說幾年前,美國發現在上海有一棟12層的白色大樓,就是中共的網絡部隊,對美國發動網絡攻擊。那麼我在我的書中就建議,美國完全可以發射精確導彈直接摧毀這棟大樓,因為它是戰爭行為,我們有鐵證,我們也就來一個戰爭行為的回應。當然這個事情有後續的部署,後續中共可能會升級來攻擊,美國也可以部署,看是道高一尺,還是魔高一丈,可以去比賽,最後可能是一個太空博奕。

但是在高科技領域,我認為中共在美國面前完全是小兒科,雕蟲小技,因為它根本沒有創新能力,而美國只要發揮它的創新能力和它的技術優勢,尤其現在掌握了太空絕對優勢,這種絕對優勢中共還沒有趕上。那麼在海陸空傳統上,中共正在所謂的迎頭趕上,但在太空優勢上,中共完全沒有!美國完全可以發動它的太空優勢,就是居高臨下,勢如破竹,完全讓中共措手無策,這是可以做得到的。

主持人:好的,非常感謝二位的評論,我想你們都建議美國不要步步退讓。我們也非常感謝觀眾朋友的參與和收看,希望和您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