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時 高層在濱海開密會? 今日點擊(2299-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天津大爆炸之後今天算頭七,在這段時間裡其實我在節目裡,幾次跟大家說:心情不是很好、一種很無奈,說8月分要出大事,那事情出了算不算大事?

其實我個人的感情上來講,從生命的角度來講是不喜歡出事的。那至於我說的對錯,我跟你說一點用都沒有。昨天跟前天都有朋友說:濤哥快出節目啊!我今天在股市到底是賣啊還是買啊?這我都沒想到的事,我根本沒想到的事。

有個朋友說聽我的說法,然後買陸家嘴掙了18%,他大概錢到星期一掙了18%。就是弄得我有點哭笑不得啦,說心裡話,弄得我有點哭笑不得了。

我們在節目當中勸導大家的,其實不希望出事。但是呢那是我們的希望,希望出事和不出事是希望。拋開希望,拋開人的利益和情感,有些事情該發生它就發生了,誰也無力阻擋。

東方之星出事之後我們跟大家解釋的,以後出的大事情就是瞬間,你連逃都逃不了。天津大爆炸,能說我說的對嗎?沒用的,我不知道天津要爆炸。但我只能跟大家說:以後會出很大的事情。

出的這樣的事情能夠躲開這樣災難的,就是跟魔鬼說不,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

但今天是頭七,很多人你說這叫不叫迷信,有人說那是一種安慰,那是安慰活著的人,還是安慰死去的人。

頭七, 向在苦難中死去的人,他的靈魂表示敬意。那他是存在的,那他要不存在,那你就是傻瓜;那他要不存在,你今天這麼做,是你的虛情假意,你在騙人。因為他根本不存在,你為什麼要做?

所以在黨的體制之下,普通人的某些行為是很對立的,是不順利的、 是衝突的。

你做頭七,你相信那死去的亡靈存在,你相信他的冤死有著他不公的一面,你希望他在另外空間得到一種安慰。

那如果你承認這個,那我今天把共產黨描繪的叫做鬼魔,我們今天面對的一切,就是斬妖除魔。作為個體的人,就是退黨、退團、退隊,跟魔鬼說不。

它不是政治,它是真正的生命的關係,每一個人要靠自己去選擇,跟這做頭七的概念是一樣的。你說我是迷信,但出了事的時候,你說你向誰申訴吧!

天津爆炸受損的民戶 超過了1萬7千多戶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天津爆炸受損的民戶,超過了1萬7千多戶。

文章介紹:星期二在第八次新聞發布會上,是由天津市常委濱海新區的,區委書記宗國英主持。他講說受損的住戶超過1萬7千多戶,商家將近800戶,這是官方首次公布的,市民財產損失的數據。

而星期一超過上百名住戶,上街遊行抗議,那抗議呢政府,提供給他們6000塊錢的暫時的補助。就到別的家去住啦,這不能住啦,每個月2000塊,提供3個月。

那商家很多住戶不接受,那他怕接受之後呢後面就麻煩了。因為如果700噸的氰化鈉已經煙灰雲散,炸散了,遍布了整個地區。而濱海新區,我們知道那是花了幾千億建起來的,被稱為曼哈頓,天津的曼哈頓。

那就可想而知,那房子一坪米多少錢。相對而言大多數住戶,恐怕還在背著房貸,這房子怎麼辦?因為沒人去住了,濱海新區恐怕就成為了,死海一般的鬼城,人都會陸續搬出去。

那香港的東方日報,大火之後官方首次公布數據。在頭七前一天的晚上和頭七這一天,天津下了大雨。一直擔心的就是氰化鈉遇到大雨,遇到雨就完蛋。

現場的東西是被沙土掩埋的,我記得是這麼處理的。被沙土掩埋能解決大雨的滲透嗎?環保局的總工程師這個人姓包,在記者會上講:警戒區內三個地表水的,監測站的氰化物超標27.4倍,那它將附著在所有能夠附著的,這個物品上。

習近平主政千日天津爆炸 當時高層在哪兒

其實包括空氣本身,那這就是我們看到的現實的場面,但事情發生的根本原因是什麼?今天依然是謎。法廣有篇報導這麼說的:爆炸那一天恰恰是習近平主政1千天,而當時中共的高層就是7個常委,到底在哪裡?

動向雜誌講:北戴河會議有可能取消或者改地。而動向雜誌7月號講說,北戴河會議一些高規格的保密級的會議,可能在天津濱海新區召開。

而紐約時報10日的報導講:中共高層的曝光率突然下降,顯示北戴河會議正在召開,那也有媒體講說,應該是3日開始會期13天。

我覺得這些問題都不大,最大的問題是下面它說的這一段話,它說在這段文章裡推測,天津大爆炸時,也許高規格會議正在天津濱海新區舉行。

因為在8月6日,天津的市領導主管安全的市領導,曾經有過新聞說:要求深入貫徹學習,習近平總書記精神,嚴密布防,要求各級安監部門,做好防範工作。這是天津市副市長何樹山,當時主持會議當中的說法。

我個人的角度認為不是沒有可能的。因為天津新區是溫家寶投的資,當年投的資。裡面牽扯到的人,我們看到的是李瑞環,而這個整個區被稱為天津的曼哈頓。而它的位置是到北戴河中間的位置,它的環境好,它的設施好,它的一切東西都好。

好就好在就在這瞬間的時候,一下可以炸毀它。時間發生在什麼時候?時間發生在8月10日,人民日報劍指江澤民、砍死谷俊山,8月11日突然人民幣匯率出現暴跌,控制性暴跌。對吧!

江澤民在上海的大管家王宗南,被砍殺18年,12日股市繼續下跌,那原旅遊局副局長霍克被雙規;原一汽董事長,徐建一被雙規,江澤民稱自己是一汽的人。

12日晚上11點半爆炸,而這爆炸的起因,是有一輛汽車著火。而今天的媒體和網上的宣傳,都不提這輛汽車。我曾經跟大家講過:法海在斬掉青蛇白蛇時,那青蛇白蛇要水漫金山寺,這就有著類似的涵義。

那於此同時,王安龍出任中央軍委辦公廳副主任。而王安龍長時間是在南京軍區任職,他在南京軍區任職時,習近平曾經擔任,南京軍區國防委員會的副主任,以及浙江省軍區黨委第一書記。

我們完全可以看作王安龍,進入軍委辦公廳,軍委辦公廳相當於中共中央辦公廳。也就是說他在持續的完成,對軍隊的掌控,他只相信南京軍區,只相信31集團軍的人。

同時間原蘭州軍區內勤部的部長被拿下,蘭州軍區是郭伯雄的。所以現在的操手作法基本都是非常明確的,這種明確它反應出:像天津這樣大的事情的出現,完全是中南海上層打鬥的過程,而不是生產安全問題。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