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大爆炸:陰謀論越來越像真的 今日點擊(230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我們提到泰國曼谷四面佛,在那個地方爆炸,那今天我看到泰國警方很快地把那個,主要的嫌疑犯的照片圖像已經畫出來了。

四面佛我昨天看了看,我才意識到周邊那麼繁華,都是很有名的商店和大的商場。

20年前我去看四面佛的時候,周圍沒什麼東西,我印象中就有一個樓,其他都很破舊的,很破舊的,不像現在看起來那麼繁華。

而且當時那四面佛就中間那個小亭子,別的什麼都沒有,隨著時間的推移,香火越來越旺盛,結果拜四面佛的人,拜四面佛的人,都想從四面佛那兒得到好處。

說有兩個香港的女孩,在泰國旅遊已經結束了,在上飛機之前去四面佛那兒拜,說這樣的話肯定是為了求得好運嘛!結果死在那裡了。

我覺得這樣的對比說法,是值得每一個人深思的,值得每一個人深思的。

那至於說天津大爆炸隨著時間的推移,某些真相包括國內的媒體,也有著出人意表的表現。

天津大爆炸:神經毒氣已達頂值可致死

香港一家媒體引述了中央電視台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香港媒體在報導時呢,直接引用了央視的說法。

說央視首次承認神經毒氣,已達到頂值可以致死的,提醒大家注意它叫說,神經毒氣測量的值數達到頂值,也就是測試的儀表到了頂值,對吧!換個角度來講,那神經毒氣真正的數值,已經突破了儀器本身。

天津濱海新區化學品爆炸到第八天,那氰化鈉洩漏然後遇到大水,變成了有毒氣體氰化氫,那當地下了一場大雨在頭七的這一天,令人詭異的是在地面上,在街道地面上有很多白色的氣泡。

是,很多媒體都在報導這件事情,而在前線工作的記者稱呼大雨之後,感到面部和肩膀出現了被灼傷、被燒傷的那種感受。

焦點訪談首次證實,爆炸中心地區的山埃,也就是氰化鈉以及神經性毒氣的濃度已經達到頂值,一旦吸入神經性毒氣,可能導致心臟的猝停,也就是當時就死了。

那焦點訪談它測試的地方,是距離爆炸中心500米,車載的測試系統和手持測試系統同時發出警報,指出有害氣體已經超過儀器能夠測量的最高值。

在這個背景之下,我相信朋友們能夠意識到,這個地區的情況,在事情剛一出現的時候,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講,我說你看一看當年日本遭受這個海嘯之後,造成了核工業的著火,那個地區現在有沒有人住。

有人把它對比成切爾諾貝利核電站,而作為天津港是世界第四大港,在今天中國在降低匯率,想提高出口的產品的背景之下,大家想過這是什麼概念嗎?

有多少人在過去的時間裡面,在我的節目當中說,石濤你很久沒回國了吧!你回來看看!

我回去看什麼?就看這個!爆炸的前一分鐘,它還是大國崛起的代表;爆炸的後一分鐘,我們看到的一切都說是罪惡,而在我的眼睛裡一直是一樣的,自始至終都是罪惡的。

庫存三千噸危化品,近半炸藥

那提到化學品的問題,到底有多少化學品?香港的東方日報講,庫存真正的化學品大概有3千噸,有一半是炸藥,天津大爆炸的威力太大,外界質疑爆炸與軍火有關。

經過當局的數日調查,基本確定肇事的企業,瑞海集團庫存的狀況,除了700噸氰化鈉之外,還分別存有用於炸藥的800噸的硝酸銨,500噸的硝酸鉀,現場至少有40多種危險化學品,共合3千多噸。

基本上就是軍火庫,瑞海貨運,瑞海的物流集團。它的背景是誰?有人說它跳過了幾級,所以獲得了危險品的營業執照。

那我們知道國家安檢總局的局長被拿下,也是從天津上去的。那如果瑞海物流存有這麼多與軍火直接相關的東西,你知道瑞海的背後在替誰幹活啊?

別提軍火這事兒,太敏感了,開玩笑、開玩笑,這就是真實背後的故事,它能運軍火,它能運這些東西,它自然就有能力,跳過國家安檢的東西,獲得執照。

你記住一點,這是共產黨制度下的生活方式,碰上了算倒楣,碰上大事了叫倒血楣。被炸死的人連屍首都沒了,想倒血楣都不是了。

就這樣被綁票,所以這是我說被綁票了,被共產黨和黨文化的教育的思維方式,做事情的方式、處理的方式、思考的方式,一切方式的給綁了票。

有人說把你賣了還給人數錢呢,來不及數錢。今天不是賣人的概念,今天都是生與死的概念。

第十場記者會,黃興國終於露面,他說我有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這屬於叫倒血楣的人。

人家挖坑他跳進去了,然後自己弄兩挑桶,他該不該要承擔責任,當然應該,當然應該。但是這個過程它是一個過程,你不能否認這是個過程,對不對?

他為什麼不露面,他說一直在處理具體的事情,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說了,開記者會是北京軍區參謀長出席,天津市的市委沒人,沒有資格參與的,這是第一個。

第二個 我昨天有集節目當中提出來了,大爆炸的時候,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官在哪兒?從我們看到的資料,他搞不好就在當地,啊!陰謀論越來越像真的。

因為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環境下,你不相信嗎!

傳楊棟梁之子被帶走,董培軍與武長順交好

南華早報另外一篇報導,網傳楊棟梁之子被帶走調查,而董培軍與津門首虎武長順關係非常好。

那楊棟梁我們知道全國安檢局的局長從天津上去的,從上個世紀90年代一直到,是2012年、201幾年就一直在天津,任天津市副市長、國資委主任,那是非常掙錢的官,所以他兒子被帶走我覺得挺正常。

那另外一個呢就是這個董培軍,文章寫得很長,我在節目當中曾經提到過,我說最一開始爆炸的那個汽車,那是誰的?

有朋友提到說有3輛公安汽車在現場炸掉了,那武長順,武長順是被習近平點了名的人。而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天津在過去的官很邪惡的,中國最大的活摘器官的機構,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就在天津。

江澤民整體的集團,跟法輪功迫害法輪功直接相關,而這件事情的最一開始的挑起來,1999年4月25日在天津。

有朋友提醒這個問題,那我怕有些朋友接受不了,有的時候人們感情上接受不了。但是這是你無法迴避的事實啊!

文章提到說,瑞海國際隱形的股東之一,就是曾經的天津港的公安局局長,董培軍的兒子。董培軍2014年死了,他的兒子已經被警方控制,但是當年的董培軍,跟武長順關係極好

那不可能不好,武長順,天津市公安局局長,那董培軍是當時的,天津港的公安局局長,被稱為武爺的武長順,天津市公安局局長、政協副主席,在天津公安系統幹了14年,擔任天津市公安局副局長、交管局局長,和公安局局長長達11年。

習近平在中紀委的一次會議上,提到武長順時,說有個武爺,天津的停車場都成他們家的了,無法無天。

孟建柱在政法委會議上講,武長順白天是公安局長,晚上是董事長,這是他們自己說的,對不對?

但武長順在天津控制了極長的時間,這就是我跟大家講過的概念,共產黨存在一天,這樣的危險無處不在,這是非常自然的。因為各自都要保自己的命,在保命過程中,每個人會採取不同的方式。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