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究竟跟哪個常委有關係?今日點擊(230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014到2015,其實我一直提醒大家一個說法,就是血月的說法,血月是個非常特別的天文現象。

CNN的報導當中提到在過去的500年當中,出現過3次這種奇特的天文現象。但是這3次奇特的天文現象,卻是猶太人在歷史上,第一次成立一個政體,成立國家之後發生的。

為什麼這500年裡面出現的3次血月,卻在猶太人成立國家之後,而緊接著是共產黨,成立了政權之後出現呢?1948年猶太人成立了以色列國,1949年到1950年,就出現了血月的天文現象。

可這血月的天文現象,卻與猶太人的3個主要的節日當中的,2個完全吻合。

而那節日本身卻與當初摩西帶領猶太人,走出埃及直接相關,住棚節講的是摩西向埃及人證明,猶太的神的力量。

而在西方的信仰當中也提到:未來的希望在東方,那在東方這裡指到的文明的古國,東方的真正特別的文化那就在中國。

天津大爆炸同常委有關係嗎

那至於說天津大爆炸背後,到底有什麼因素?劉夢熊, 香港很有名的人物,他有一番說法,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天津大爆炸責任未明 ,劉夢熊質疑,同中共常委是否有關?

有關天津大爆炸的記者會,到我做節目的時候已經舉行了10次。劉夢熊在他的節目當中質疑,涉嫌公司成立僅僅3年,得到了經營、 儲蓄運輸化學品的許可證,會不會官官相護而成呢?會不會跟現任和前任的,中共政治局常委相關呢?

在儲存運輸化學品的許可證當中,直接規定倉庫儲存氰化鈉,最大的限額上限為10噸,但現場存了700噸,誰有這樣的能力敢這麼幹?

我上集節目當中已經講了:裡面除了700噸的氰化鈉,還有硝酸氨、 硝酸鉀,加起來一共3千噸,那都是弄炸彈用的哦。所以如果人家公司有能力,上千噸的運輸這些東西,弄個許可證,不就像你上廁所找手紙一樣的容易嘛!想明白這事,一定想明白。

文章講:官方多次的記者招待會上,仍沒有得到滿意的答覆。現任中共的常務副總理,第一副總理張高麗,曾經在天津主政;而另外一位常委,前常委李瑞環,都與這家公司直接相關。所以劉夢熊認為:這家公司背後到底是誰?這是值得思考的。

那他也說了,他也沒說。對不對!我跟大家講過:大公司都這麼做買賣,大公司都這麼做買賣,小公司也這麼做買賣。其實劉夢熊先生如果跟國內做生意的話,我相信他也很熟悉。對不對!

我相信他也很熟悉,這活兒應該這麼幹,上上下下,連挖茅坑都這麼幹。對吧!

我記得跟大家講過:我說王府井,你別以為我開玩笑,王府井大街跟長安街把角那兒,那是我從小長大都知道,那一個非常大的公共廁所,非常大的公共廁所。在北京城的第一個麥當勞,就是把這個公共廁所給填了。我剛才說的,我沒跟你開玩笑,不跟你打哈哈喔。

公共廁所的後來的麥當勞的斜對面,就是北京城非常著名的長安俱樂部,你打聽打聽什麼人能進去?你上網上查查,長安俱樂部,什麼人能進去?

長安俱樂部是非常早的私家俱樂部,後來那個都屬於孫子輩的。李嘉誠要建東方廣場,那自然就跟麥當勞有衝突了,李嘉誠有本事,就楞把麥當勞給割了,麥當勞最後給他拆了。對不對!

把廁所讓給了李嘉誠了,而李嘉誠現在呢? 扯糊了,腳底下抹油全賣了,把買賣。

所以大家要明白跟誰打交道,當你跟魔鬼打交道,共產黨是魔鬼,你跟魔鬼打交道的時候,要不然你助紂為虐,要不然你跟它一刀兩斷。

你助紂為虐,那就是在我的眼睛裡,那就是地獄的門向你敞開;你跟它一刀兩斷,那在我的眼睛裡,就神佛在你的身後一定保著你。就看你要什麼?

你跟魔鬼打交道,你一定物慾橫流,你老婆要對你放心,你老婆是傻二、傻大姐;你老公對你放心,傻小子。這道理很簡單,你跟魔鬼一刀兩斷,跟共產黨一刀兩斷,你留下的是人的尊嚴。

剛才提到張高麗,法廣安檢總局局長被中紀委拿下。而安檢總局的局長,在他天津的仕途的,一步一步高升的過程中,與張高麗直接相關。

文章寫得很詳細啦,說濱海新區危險品爆炸,進入調查階段。國家安檢總局的局長楊棟梁,其實在過程中,他是主要負責調查天津爆炸事件的人,好像是陪著李克強還露面了,陪完之後他就歇菜了。

因為李克強16日17日去,18日他被幹下。那他今年是 61歲,在天津工作長達18年,任副市長11年,兼任2年的國資委主任,而他與張高麗在天津主政時,配合非常密切,會怎麼樣咱們不知道。

反正我們知道,今天反腐與抗爭反腐的人,不到政治局常委,你沒資格, 沒資格 。你記住石濤的話:打虎是真、 拍蒼蠅是假。

天津爆炸再度拷問中國政府的公信力

那相應的媒體,在這件事情出現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就開始討論性文章就出來,紐約時報挺梗,天津報炸再度拷問中國政府的公信力。

這我就說挺梗,化學品大爆炸,劃過了天津夜空,如末日之災來臨。23歲的周海森,當即開始準備離開此地,他的公寓距離爆炸現場6英里,他害怕有毒和有害氣體蔓延到家中。

而中國社交網上的帖子,更加加速了他的恐懼。他和父母逃到了,1個小時車程之外的祖母家。星期二其實應該是在頭七那天,天津下了大雨,天津的街道出現了泡沫,民眾說自己的嘴唇和手肘,有著燒灼的感覺。

周海森接受記者採訪時說:空氣的事情我們當然不會相信政府的,他們總是不願說真話,我才不想拿自己的命去賭他們的話,這就是他提到中國政府的公信力。

紐約時報的文章的特點就是非常詳細,我個人認為它無論多詳細,國內的朋友你看微信,我相信比它還要詳細。它這裡提到的關鍵問題,就是中國政府的公信力,那我跟大家答覆就是:共產黨消失之後才能談到公信力。

任何一件公共事情的發生,背後一定有黨的體制的因素,和這個制度之下的,社會價值觀的反應。那這一切的基礎,是共產黨的基礎,所以每發生一次,就等於共產黨往外被推出來一次。

而同時間要求活著的人,能夠認清共產黨的品質。不要談公信力,太文化,對吧!太文化。

要我說就是這樣的事情發生一次,老百姓對共產黨的憎恨增加一分。你要看他憎恨增加多少,而不是公信力的說法,已經不存在這個詞,去形容中共的體制和政權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