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爆炸 同時中南海也爆炸了 今日點擊(230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2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 我們做了太多集節目了,其實在節目當中我們強調一點:就是最初爆炸時的真正的起因是什麼?
一直在被掩蓋著。

被人們探討的瑞海物流的背後老闆是誰,掩蓋了真實的原因。其實從某種程度上在我的感覺當中,真的是有陰謀論,瑞海物流的背後甭管他是多大的老闆,誰沒把它點著火,就那麼回事兒。

這是我在節目當中一直講的,你說誰不底下掙錢,誰不額外發財啊!不底下掙錢、不額外發財,那能過日子嗎?

這是我一再說:它本身不是問題,因為這個制度是問題,在這個大的黨的制度下,出現這種狀況是正常的,它跟共產黨的體制是吻合在一起的。

總有那些居心不良的人,去討論這些東西,去掩蓋真實的原因。真的!你別看他擲地有聲的,我們要抓貪官、要打老虎,我跟你說就是他,什麼呀,聽他白乎,就是他。

但是事情出來之後,有一種另外的怪的現象,就是中共最上層沒有聲音。而且在某些媒體,網上朋友也評論說:為什麼有的媒體在處理上,好像還敢說話了。

因為包括這個焦點訪談都提到說:這個神經性毒氣問題,對吧!提到這個問題。

這是它講的,爆了錶了。這是在原來,其實不太能夠想像去這麼講的。

另外一個就是它對後面的影響的問題,那也就我前兩集節目當中提到:陰謀論的問題。在我個人感覺:現在越來越彰顯出,天津爆炸背後的政治因素,真正的原因是什麼。

這種政治因素,你與其說叫天津爆炸,你不如說叫中南海爆炸。

應該是在昨天晚上啦,BBC竟然採訪到一個,從現場跑出來的救火隊員,現場的救火隊員。有照片、有聲音,那就顯得不一樣了。

專訪:受傷消防員談天津爆炸的現場經歷

BBC採訪的報導是這麼說的:受傷的消防員談天津爆炸的現場經歷。

BBC記者在醫院找到了一位,當時在現場被炸傷的消防隊員,天津港消防隊4中隊通訊班班長全力。

他回憶了當時火災初起時的情形,這就我跟大家說的:其實中共最上層一定圍繞著這件事情,展開了你死我活的搏殺。他們在找原因、真正的原因。如果他們不去找真正的原因的話,不會讓BBC的記者得手的。

全力2009年6月分參加消防隊,手下有幾個通訊兵,平時一起參加專業技術和體能訓練,一起檢查消防栓、道路、水源,接到火警時帶領消防車去現場找火源。

一個很有經驗的老的消防隊員,接受BBC記者採訪時首先說:以往發生火災時,消防隊通常問清燃燒物是什麼,然後決定如何滅火。

這一次不一樣,誰都不知道是什麼著火,要命的就在這,完蛋的也在這。誰都不知道,是什麼著的火。

所以他的一個不知道,就把這黑幕揭開了。而他作為現場被救出來的,最初進入火區的防火隊員,能夠接受BBC採訪,這是第二個要點。

全力的妻子張素梅是消防隊的炊事員,去年進入消防隊的,在12日的爆炸中遇難,10月分應該是他和妻子結婚的3週年。

全力和他的隊友一樣,都是合同制的消防員,不在正式編製內。但他認為自己和隊友們的專業相比,比編製內的並不差。

那這個專訪就這麼長,後面主要談了,全力自己對編制外,跟編制內角度的看法。他也就講說:作為消防隊員,我能救人就行了。作為消防隊員我能救人就行了,我家沒了、老婆也死了,渾身一身傷,這就是今天的全力。

所以我剛才提出質疑了:在這個背景之下,BBC竟然能夠採訪到他,這是特別的。

而他被採訪時,最主要的就這麼一句話,往常救火時是什麼東西燒起來了,他知道,但這一次他們不知道。

誰讓他們不知道?誰不想讓他們知道?誰造成他們不知道?從而讓他們把澆水的過程中,澆了氰化鈉,殺了他們,這可不是海瑞物流能夠承擔得起吧!

這就能解答,為什麼是北京軍區的參謀長,來主持記者會。這也就解釋了為什麼天津市委的人,沒有一個人敢出來說,因為都不許他們說,因為他們根本就什麼都不知道。

那對後面將會有什麼樣的影響?東方日報今天的報導:神經毒氣漫天津。這寫得有點令人瞠目結舌,害怕。它講說:內地官方電視已經在昨天披露出,在爆炸現場測出了氰化鈉,這是指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

而氰化鈉和衍生出來的神經毒氣,可以造成人心臟猝停而死。那因為持續在下雨,從頭七這天就下雨,然後到第八天也在下雨,所以造成了地表出現了異常的白泡。

它說官方否認發現了毒氣,或者與白泡有關,這是某些人猜測。但是聯合國人權專家組織批評:天津官方對有關事情本身的透明度不足,而死亡人數增加到128人。

那有沒有神經毒氣、有沒有這個、有沒有那個,現場記者在採訪時,已經有他們自身的切身感受。

而天津市環保局的總工程師,叫做包景嶺回應說:檢測神經性病毒,一般是由軍事部門負責,環保部門不清楚,這話說得有道理。

神經毒氣彈到底有多大的殺傷力?那東方日報講:天津洩漏出來的氰化鈉,在遇到水或者遇到鹼的時候,都可以產生神經性毒氣,而人體一旦吸入神經性毒氣,就會在神經細胞產生作用,使體內的脢失去活性,造成呼吸道系統,和心臟的驟停而猝死。

目前被外界了解最多的,神經性毒氣就是沙林毒氣,透過皮膚或者呼吸道,可以侵入到人體之內,通過阻礙神經系統,造成了麻痺呼吸系統肌肉,窒息而死。

那這些到底在天津有多大的影響力呢?到底影響到天津有多大範圍呢?

其實我還是說那句話:李克強到了現場,站在高架橋上、高架路上,遠遠的看過之後,就走了。

到現在所有政治局常委,政治局的人,沒人露面。你說有多大影響力?

那現在有人們,已經開始探討相關的損失了,BBC報導講:保險賠償數額可能遠遠超過官方預估。

瑞士一家銀行、瑞士信貸集團,根據中共官方披露的損失情況估計,賠償金額應該在,10億到15億美元之間。但是惠譽評級機構警告說:實際的賠償可能遠遠超過這個數字。

爆炸除了對附近機構和居民,造成個人損失外,一些當地的公司企業的財產,也遭受損失,生產受到影響。所以爆炸索賠可能涉及到一些,經濟表現所造成的影響。

那天津官方星期三否認了,爆炸所涉及到的小區、房屋回購傳聞。儘管當局承諾,將在簽訂結果後公布,推出進一步房屋修繕措施,但下午的發布會上,仍然有近百名業主抗議。

抗議,對不對?對!但是我覺得在其中有過這樣的悲哀。

有一集節目我們當中提到了:一個女人下跪要求政府回購房屋。毒氣遍布這個地區,每一個人的生命將受到,你在那兒多待一分鐘,就多受一分鐘傷害。

在任何西方的正常的社會當中,如果遇到這種事情,政府首先要把這些受災的人,安置到安全的地方。不可能在焦,中央電視台的焦點訪談中,已經明確測出:氰化鈉和神經性毒氣,它的指標爆錶,測試儀表已經頂到頭了。

在這個背景之下,這些人還在那兒抗議,為了要回房子錢,而不顧及自己的生命,這是很難想像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