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晉名醫王叔和

王叔和西晉名醫

王叔和,名熙,高平(今山東鄒縣,一說濟寧或山西高平)人,漢末至西晉年間名醫。王叔和曾做過曹操的專職侍醫,後來又當過王府侍醫、皇室侍醫,最後還升到太醫令。唐・甘伯宗《名醫傳》稱王叔和性格沉靜,博通醫經方書,精研脈學及診治疾病的技術,深刻懂得修身養生的道理。

王叔和在中國醫學史上的重要貢獻有兩項:第一是整理編輯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第二是撰寫中國醫學文獻中第一部專門講求脈法的著作《脈經》。

編整《傷寒》,有功千古

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是東漢時期的醫學巨著,由於當時的書都是寫在書簡上,加上連年戰爭,該書在成書不久后即毀於戰火。王叔和做太醫令時,花費了很長的時間四處收集整理《傷寒雜病論》的書籍原稿,最後終於把原書的大部分書稿(仍有部分殘缺不全)都收集完整,並着手進行編輯整理。在修復原書的過程中,王叔和根據自己的理解,將《傷寒雜病論》分為《傷寒論》和《金匱要略》兩部分,名為《金匱玉函經》。對此,後代醫家對其褒貶不一。

褒之者如宋・高保衡、孫奇、林億等校正《金匱玉函經》疏曰:“《金匱玉函經》與《傷寒論》同體而別名。……細考前後,乃王叔和撰次之書。……仲景之書,及今八百餘年,不墜於地者,皆其力也。”金・成無己《註解傷寒論・序》曰:“晉太醫令王叔和,以仲景之書撰次成敘,得為完秩。昔人以仲景方一部為眾方之祖,蓋能繼述先聖之所作,迄今千有餘年不墜於地者,又得王氏闡明之力也。”貶之者責其竄亂仲景原義,使後人無法得窺其原貌,如清・喻嘉言《尚論篇》曰:“仲景之道,人但知得叔和而明,孰知其因叔和而墜!”雖然各家對王叔和整理《傷寒雜病論》一書有不同的見解,但張仲景的《傷寒雜病論》在危急存亡之際仍然能夠保存下來,使後人能一窺仲景之學,延續中國傳統醫學的命脈,王叔和可謂“功莫大矣”。

發揚脈學,承先啟後

叔和自序

王叔和另一項偉大的成就是撰寫了《脈經》一書。王叔和認為(《脈經・序》):

“脈學的道理精細微妙,脈象難以辨別,如弦脈和緊脈,浮脈和芤脈,輾轉反覆,相互類似,‘在心易了,指下難明’。如果誤把沉脈當作伏脈,則處方施治就會永遠錯誤;如果誤把緩脈作為遲脈,則危險就會立刻到來,何況有幾種脈象同時出現,不同病證又有相同脈象的情況呢?

醫藥的作用,是生命所關的事情。醫和、扁鵲的醫術最為高超,有時還要倍加思考,張仲景對辨證極為高明,也要診察患者的形體和癥候,只要有絲毫的疑問,就考察核對以求驗證。所以對治療傷寒病有審慎使用承氣湯的告誡,對於嘔吐乾噦癥狀,急問其下焦是否通利。而前人留下的文獻含義深遠,歷代很少人能領會運用;古代經典中奧秘的論述,艱深難懂而不能廣泛傳播。於是使後世學醫的人,對脈理淵源蒙昧不清,反而指責它是些不正確的見解,各自炫耀自己的才能,致使輕微的病症變為不治之症。頑固的病症斷絕了治癒的希望,這確實是有原因的啊!

現在我彙集了從歧伯以來,直至華佗時代的有關脈學經典理論和辨脈的重要方法,總合為十卷,對各種疾病的病因病機分別按類依次排列,病人的聲音、色澤、證候、脈象無不具備。其中對王、阮、傅、載、吳、葛、呂、張諸家所傳的不同經驗,全部記載收錄。如果能夠認真地徹底研究、探討其中精微深奧之處,就可以趕上古代名醫,後世也就沒有早死枉死的情況了。”

宋臣評述

宋・高保衡、孫奇、林億等校定《脈經》,於序中對王叔和有極高的評價:“臣等人觀看了叔和這本書,它敘述陰陽表裡,辨別三部九候,分別以人迎、氣口、神門來分條敘述十二經脈、二十四經脈之氣、奇經八脈,以列舉五臟六腑、三焦、四時之病症,好像網繫於綱,有條不紊,使人通過觀察體表情況便知道體內病變,判斷疾病吉凶,極為詳細清楚,全部可以據以運用。它的文詞簡要,記錄事理詳細的情況為甚麼那樣突出呢?因為他著述的書,完全根據《黃帝內經》的原理,其中有疏忽省略不夠詳盡之處,用了扁鵲、仲景、華佗的方法作補充,若有個別異於尋常、有戾正道、不合經典之說,則一概不取。不是這樣憑甚麼能經曆數千百年仍流傳使用而且沒有絲毫的散失呢!

再從大略而言,因為脈理精細微妙,脈象很難辨別,同時又有幾種脈象同時出現、異病同脈,使人迷惑的複雜情況,所以只憑指下脈象,就不可能全部洞察不顯露的內容,於是就必須廣泛地論述形體證候的虛實,詳細地說明聲音、色澤與脈象之相生相剋關係。用這些來對比驗證,判別吉凶,所以能夠達到十分完美,無一過失的謬誤,的確是沒有疑問的。”

歷史影響

王叔和的脈法,宗《難經》“獨取寸口”方式,簡化了《黃帝內經》頭、手、足三部九候的診脈方式,將脈象、脈位更加系統化、標準化,使後人對各種脈象的指下感覺(如:浮脈,舉之有餘,按之不足;芤脈,浮大而軟,按之中央空,兩邊實)及脈位的臟腑定位(左寸屬心與小腸,左關屬肝與膽,左尺屬腎與膀胱,右寸屬肺與大腸,右關屬脾與胃,右尺屬命門與三焦。)有了基本的標準與依據。這種“寸口診脈法”確立后,為後世的醫家一直沿用至今,對中國傳統醫學有着深遠的影響。

王叔和《脈經》的影響不僅如此。如早在公元562年,脈學的知識就曾傳到朝鮮、日本。在阿拉伯醫學中被稱為“醫聖”的阿維森納(Avicenna,約公元980~1037年)在其名著《醫典》中也很重視脈診,書中記載有多至四十八種脈名,其中許多脈名與王叔和《脈經》之脈名相同,可見十世紀以前《脈經》一書已傳入阿拉伯。公元1313年,波斯宰相哈姆尼曾指示本國醫生編纂了一部中國醫藥百科全書,其中就將《脈經》譯出。至十七世紀為止,《脈經》已被譯為多種文字,在歐洲廣泛流傳。

結語

中國傳統醫學的發展,基本上至漢代為止已發展至頂峰,中國古代四大醫學經典《黃帝內經》、《難經》、《神農本草經》、《傷寒雜病論》的治病理論至今仍能指導臨床治療,而且療效顯著,歷久不衰。這些治病理論,源於上古醫學,是神傳醫學的一部分。王叔和將散佚的《傷寒雜病論》重新編整,使後人得以學習仲景之學,延續中醫學的發展,可謂功不可沒。中國古代醫學與現代醫學走的是不同的科學發展路線。中醫學對疾病的診斷強調“望、聞、問、切”四診合參,而切脈常為診斷疾病、決斷死生的依據,為歷代醫家所重視,這也是中國傳統醫學的獨到之處。王叔和的《脈經》系統地整理了古代醫學脈理的知識,裡面詳細地論述了各種脈象與形體、色澤、病症的關係,內容相當細膩而精確,為後世醫家對脈理知識的了解打下了堅實的基礎,甚至對世界醫學的發展產生了深遠的影響,足見中國古代醫學的進步。

 

 

(文章來源:正見網)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