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暗示股市暴跌是自己人在砸盤 今日點擊(230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原來跟大家分享過一個概念,我說會進的不如會退的,今天我相信朋友們能理解我說這話。股票,在我昨天做節目的時候我還說,股票守住了3千200點。

我跟大家分享的概念,我說2014年7月20日,它啟動這一波往上走的這個基點,在3千050點到60點,結果一開盤一下打到3千點,在3千050點到60點徘徊了很長的時間。

那讓我個人非常感嘆啦,讓我個人非常感嘆啦!我感嘆的意思是說,就像昨天節目裡我強調的這個圈畫完了,這個圈畫圓了,那到了今天呢等到收盤的時候,跌了7%點多,然後2千900多點收盤。

而更令人驚奇的是除了日本,因為日圓的原因和股票的原因,伴隨著跌了3%點多,包括台灣、包括香港反而漲了3%點多,這啥意思哩?把大陸甩了。

大陸的市場在一開始的時候,是可以影響到全球範圍的,但是經過這樣的波動之後,人家沒事了,那出毛病的是你自己了。

這是在節目當中我一再跟大家說,昨天後來登了一篇文字,我強調的說2014大崩潰,整個的事情的發生在2、3年前,我們在節目當中一再勸大家,一再勸大家,當事情發生的時候全完了。

就像天津大爆炸的時候,當出來的時候,我做節目都沒鏡頭,我跟大家講過我說我很無奈,發生了,發生了,就完了。任何人,無論你是什麼樣的人,當發生了就全完了,就全完了。

BBC反應最快,BBC第一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股市繼續暴跌,上證指數跌破了3千點大關。

文章它提到上證指數跌了7.63%,暴2千965點收盤,跌破了3千點大關,星期一跌了8.5%,那星期二跌了7.6%,那整個放在一起我們知道回到了原點,回到了原點,整個這一圈完了。

這錢圈完了,一切東西走完了。無論你今天多有錢、你多有權,你多自以為是,天意的一切讓你那自以為是,讓你受過的教育、讓你掌握的金錢,讓你掌握的權力,比那個鴻毛還輕,連個毛都頂不上。

BBC另外一篇報導這麼講:實時播報,中國與環球股市的動盪。

昨天我們就跟大家分享過,那現在它看到在我做節目的時候,那我們看到道瓊斯那兒已經開盤了,開盤之後強力反彈,道瓊斯指數上漲了1.8%,標準普爾1.9,那斯達克3.5。

那也就是如果你注意一下你會發覺,包括亞洲盤,包括台灣、香港,包括歐洲盤,全都是2%點幾3%點幾,甚至到4%往回漲,唯一暴跌的就是中國。

那也就是說中國形成的股災,中國所形成的一切,那是不是意謂著整個國際市場,把中國甩了呢?

2014大崩潰,中國已經進入了經濟危機的概念,非常有可能的。

中國媒體談股災:強調基本面,狠批「自我砸盤」

那面對股災,BBC刊登了一些中國媒體的評論,強調基本面,狠批自我砸盤。

那基本面是指中國的基礎啦,文章講在這一次股災之後,這個報導是在星期一的股災之後,它說沒有重現著名的人民日報的社論,或者新華社的評論,最高的官媒幾乎都集中在鳥巢那兒。

甭管什麼鳥都到鳥巢那,閱兵和當天中國人大通過的特赦令,在第二天的報紙當中,只有經濟日報旗下的證券日報和經濟參考報,對外評論一些有關股市的情況。

從6月11日12日開始股市向下跌,第一波股災,人是承受不了的。但到了這一波的時候,大家已經習慣了,已經習慣了。

所以第一波,是從5千165點還是75點往下跌,那個時候人人都賺錢,突然沒錢了,人們會不接受的,對不對!

那現在不是,現在是窟窿大小的問題,但是窟窿本身已經無法掩蓋了,所以也就不管了。

所以我一直強調,經濟不是經濟,主政的人在談經濟問題的時候,他主要去談今天對社會的影響,就目前特別的階段,他只談對社會的影響。當社會不能夠,不會造成社會過大動盪時,他就不管它。

文章最後他提到一個關鍵的問題就是,狠批砸盤,再談維穩。

這是證券日報在一篇評論當中講說,一些機構幾乎放棄了對基本面的研究分析,轉而把心思放在了賺國家穩定資金的錢上邊。

認為他們的做法,成為傷害市場穩定的重要因素,那你沒資格埋怨他,你玩的就是錢,今天的上下價值觀都是錢。你不讓他掙錢,說為國家做貢獻,那國家是誰的?

曾經國家是周永康的,曾經國家是徐才厚的,是郭伯雄的、是令計劃的、是薄熙來的。結果人家發覺我為了國家,他把國家都變成他們家的了,那我為什麼要為國家?對不對!

這篇措辭嚴厲的評論說,如果自己人和外部力量合伙,攻擊市場的軟肋,與政府維穩行動對賭,那就涉嫌危害國家金融安全問題,應當對其採取果斷措施,這是威脅,對不對!這是警察國家的威脅。

對那些沒有相比之下,沒有你擁有權力的人的威脅,所以這是一種社會轉型的過程,那人被教育的價值觀,就是有錢就是爺就是姑奶奶,所以它自然是一個磨擦的過程。

那有錢賺你為什麼不讓我賺,你為什麼不讓我賺?你說我賺錢,你說你是要維護國家穩定,願賭服輸。中國股市就是大賭盤。

中國暫停干預股市,領導人認為成本太高

彭博社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暫停干預市場,領導人認為成本太高。

文章提到說本週為止,中國已經暫停了在股市上的干預,決策者正在衡量規模空前的救市措施的利弊。

一位知情者講,部分領導人認為市場規模,相對於整個經濟實體太小,同時認為救市施加成本會太高的。

那堅持救市一方認為,市場崩潰可能導致整個危機,因為整個行業的理財產品,流入股市的資金可能蒙受損失。財新網發表了一篇文章,提到政府對股市下跌的態度,變得更加的淡然。

我剛才跟大家講過了,對吧!那從股市最一開始的做空,在我的眼睛裡認為,就是原來的江家勢力,整個的江家勢力在金融體系的這些人,跟今天主政的人作對作對。

而這作對的手法,從去年720,7月20日形成牛市,是一條線上,是一個過程。

在去年720,在劉雲山以這個香港白皮書,香港610白皮書的角度,挑起香港事端的時候,他們就備了今天這一手。在香港沒做成,沒有逼得習近平下令在金鐘開槍。

然後演變到今天,在股市下手,股市下手,金融體系下手,這是魚死網破的。所以這種魚死網破的做法,從李克強的暴力救市的概念可以突顯出來。

那我剛才解釋了,當時是因為他非常懼怕社會的混亂。那現在蝨子多了不癢,債多了不愁,已經賠了,窟窿大小無所謂,所以它就失去了作用。

另外這個政體它的經濟已經出現危機,它不敢再印票子,直接換錢進入股市了,它已經沒那能力了。

因為我們看到了,它一而再再而三的降息,這頭降息是為了保住經濟;那頭你再印票子,印票子的數量趕不上你降息的影響度,你國家就完全崩潰了,完全崩潰了。

所以在星期二股市暴跌7.63%之後,再次宣布降息0.25%,才出現了國際市場的股市的暴漲,也就是說它要穩定通過降息穩定市場,就是世界市場的股票市場的穩定來減小這種蝴蝶效應,減小這種一波一波的蝴蝶效應,所以只是採取技術手法,而他更注重的就是他心目中要做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