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經濟危機的最嚴重後果 今日點擊(230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8 月 28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幾年前那時候的節目,2012、2013年我們當時的節目,就那麼提的。

我們提的是說:以後中國面臨的經濟問題,就會面臨著一種問題,而這個問題是裡面包含著某種自然規律。是任何人無法抗爭、 無法迴避,也解決不了,只能等它爆發。只是爆發過程中呢你怎麼來協調,這是我們印象當中,我大概2、3年前我們就一直那麼講。

我當時這麼講起來的對比的概念,是對比當初1976年1977年,1976年毛澤東他們都死了之後,到了1977年鄧小平出來,他當時就做了一個辦法 :就是因為當時的中國已經吃不上飯了,很多人吃不上飯。

所以當時他改變了一個做法就是:讓農村包產到戶,那是已死去的萬里在安徽,是他先開的頭,那趙紫陽在四川。也就變成了農民種地的時候,你先留下口糧, 你先有飯吃,有飯吃、留下口糧,你剩下再往上交,那這個時候農民造反就沒了,就說這意思啦!我說是這麼個概念。

那城裡的人練攤,我們那時候叫練攤。就是擺小買賣,練攤。

最早練攤的人,都是從大獄裡上來的,就是被判過刑的,偷的、搶的啊、什麼流氓啊,打架呀這樣的人進了大獄了,就判了刑了。

而這些人出來之後不被社會接受,所以就變成了社會的不穩定因素,當時我也說不上它叫什麼詞。但是當他練攤,允許練攤的時候,這些人就去弄一些針頭線腦啊!從針織廠弄點什麼背心啊、 褲頭啊,在街頭一擺,5毛錢進來的褲頭賣2塊錢,商場賣2塊5,他2塊錢那就便宜嘛!

哎你就會在街頭出現了很多練攤,那時候在北京比較典型的就是西單,西單夜市晚上6點鐘開,開到9點多。大家弄一三輪啊,北京人叫排子車,拉點貨上那賣去。很興隆的。

而與此同時恢復高考,所以77級, 77級跟78級的大學生,中間只差了半年。

77呢是冬天,也就是這個毛澤東他們一死,冬天1976年死了嘛,沒了嘛,1977年他們就開始上大學,那1978年中間就差了半年,是改成夏天。

所以77級和78級差了半年,那所有人都能報考大學,經濟本身它已經沒有能力去解決了。但是呢它給這些人出路,農村和這個農村的人,和這個城市裡遊手好閒的人,和認為自己有能力,有發展想繼續讀書的人,都給了出路了、都給了機會了。

當有了機會的時候,社會就安穩了,它並沒有去直接解決,幾乎已經崩潰的中國經濟。因為他已經解決不了了,我印象中當時跟大家解釋的,就這麼解釋的。

今天中國社會面臨的是類似,當時是什麼都沒有,現在是什麼都有、都買不起;什麼都有、 都買不起,造成了這種同樣的場面。那如果經濟問題已經無法解決的時候,一定從社會層面。

那今天中國人的社會層面,你可以單純講人權啦、人的自由啦。因為在過去的30年裡面,他的物質積累、生活的積累,物質積累達到了一定程度。但反過來今天所人們抗爭的一切,都是在探索著人的尊嚴,探索著人的尊嚴。

經濟學家警告中國金融危機難以避免 

所以你必須恢復人性、恢復尊嚴,才能緩解今天的壓力,結果今天紐約時報寫一篇報導,直接講金融危機,中國的金融危機不可避免。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經濟學家警告中國金融危機難以避免。

羅格夫哈佛大學經濟學教授,他曾準確預測了歐元區的債務問題,多年來他一直向人們說:中國將給全球經濟帶來巨大的威脅,看來又說對了。

就經濟而言,所發生需要的時間比你認為得要長,但發生的速度卻比你認為得要快,這就是他直接提到的說法。

羅格夫自己認為:中國政府對市場的控制,數百萬的農民工進城,高達人均收入可以支配30%的,國內儲蓄率。他說這些都是人們認為,中國經濟不會嚴重衰退的理由。

但是他卻認為:今天中國的經濟,遇到了大麻煩,就是太大的債務。而這太大的債務的背景,是因為中國市場不透明。

他講2014年中期,中國的債務高達28萬億美金。那這個債務的規模,是中國GDP總值的282%,比例雖然處於可控範圍,但高於美國和德國。

說幾個因素令人擔憂,一半的貸款都和中國的,房地產直接掛鉤,不受監管的影子銀行,占了新貸款的將近一半,許多地方政府的債務缺乏可續性。

但是反過來,當今天中國的產品,中國的GDP66%都要依靠出口的時候,又變成這種折扣呢,這種可塑性哪,就是這種可比性哪又更強。

反過來意思就是說:因為太多的產品要仰仗海外,中國有14億人,13億人到14億人。結果這10幾億人的消費,卻趕不上美國的2億多人的消費,這是一個非常怪的現象。

文章也提到說:中國經濟和世界其他地區什麼樣的關聯,投資者在過去幾個星期裡面,我們可以看到,匯率貶值,試圖穩定股市大跌,但最終全都失敗了。

股市進一步惡化 ,這是債務造成的,他認為是債務造成的。借錢買股票、過度貸款,而今天使得他們被迫出售股票,形成惡性循環,那這是人從專家角度,那這麼講是那麼回事。

星期二降低利率,造成了歐洲股市的增長。結果上海股市還是跌。對吧!也就是說賣的人,太多的人要跑了,因為他已經受不了了。

因為他是借錢買股票,發財賭命,所以才形成了今天的情況,那這個情況就變成了金融危機了。

文章最後他也提到說:今天中國金融危機,會導致社會崩潰,從而導致政治危機,這才是最可怕的。

我覺得這就很簡單了,這是我們一直說的。所以金融危機導致社會崩潰,從而導致政治危機。

我在這集節目跟大家說的是什麼?從政治下手反著走,改弦易章,改朝換代,拋棄中共。

當你從這走的時候,因為經濟危機,最可怕會導致政治危機。而你首先從政治危機的角度下手,不讓它政治產生危機,而是迎著這個最終可怕的結果把它解掉,前頭就沒問題了。

政局不穩讓中國經濟發展面臨風險 

那紐約時報同時間的另外一篇文章:政局不穩讓中國經濟發展面臨風險。

這篇文章從反著的角度,去解釋今天中國情況。所以這是我剛才說的:如果政治風險太大,你就可以直接從政治角度去下手。解決社會層面,解決整個政體問題,反而金融問題就不是問題。

那這篇文章它提到說:上海股市已經暴跌22%,3天內暴跌22%,政府推出的新的措施,包括降低利息,但是沒有任何用。

從鼓勵借款購買股票,到承諾向國有銀行注入,數以10億美元計的資金,好讓它們為受到扶持的項目提供貸款。它這些做法,都讓人們感到中國本身是有問題的。

它的問題在於:中國經濟的治理揮之不去的,深層次的不信任,歷史上幾乎沒有任何證據證明,像這樣一個不民主的極權國家,能夠承諾對社會的責任。

因為它是翻譯過來的,其實就變成一種,政治上的不信任。 對吧!最終的結果,它是政治上的不信任,國際社會和國內的本身老百姓,對中共本身的不信任。

它直接講說:進一步的經濟改革,必會導致政治不穩定,這可沒辦法讓政府更加有動力,開展所謂的改革。

所以獨裁體制的本身下,所部署的資本和勞動力,粗獷式的經濟增長,但專制國家並不擅長培育創新,和創造能力。它們缺少言論自由、 思想自由的地方。

要經濟增長,不要示威遊行,似乎過去行得通,但是在中等收入的國家就行不通了。所以這就是剛才我們提到的:今天中國人所要求的概念,跟原來1976年時的概念不一樣。

1976年時只要有飯吃就行,所以萬里包產到戶,那練攤的和人們上學的。但今天人們更多的是要求,恢復人的尊嚴。當人們要求恢復人的尊嚴的時候,你必須從政治下手改變,這就是我說的改朝換代。

你不改朝換代,中國社會就像你現在看到的,大家看到的股市一樣,金融體系一樣,天大的本事你也沒用,瞬間就可以把你消失得無影無蹤。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