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中共不敢打台灣 「一打就死」今日點擊(231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02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週末的時候看到兩個短新聞,一個報的是在法國那個列車上,遇到那恐怖分子的那件事情。

它講第一個站出來制止恐怖分子的人呢,實際是一個法國人,他等於身受重傷,在這件事情完結之後呢被送到了醫院。

另外一個在推特上貼的一張照片,在這個濱海新區這個地方,有些房子呢據說是政府免費來修理門窗啦。

當事故發生之後,很多人只能棄家而逃,結果他們發覺,不知道什麼人在什麼時間,進入了他們房間,翻找他們自己的家裡面的那些貴重,放一些貴重物品的東西,那樣的小櫃子都被翻找過,包括衣櫃也被翻找過。

那拍照片的想來應該是屋主啦,就講說這是第二次洗劫,那他要指責的對象是誰呢?你就很難講,是來修繕房屋的,還是原來另有他人,那我們不知道。

但是有一點我們可以知道,那一定也是冒著生命危險進入那個地區的。

那個地區你現在當官的去嗎?不去,對不對!有錢的人去嗎?不去;能冒著生命危險去的人,他生活也好不了哪去,第一個。

第二個,跑這些門窗被損的家庭去尋找這些,他認為值錢的人,你說他是小偷小摸,你說他什麼都可以。

我的眼睛裡,就是這個制度本身製造了大爆炸的事情。而這個制度本身就延續著一切,在圍繞著大爆炸所產生的人的行為,人壞了全壞了。

而在一個體制之下人要想生存,在這個環境中他的生存的理念就那樣,他生存的理念就那樣。

在一個正常的社會環境中,一個普通的人看到另外人有行為懷疑,他即刻去制止。

他的制止的概念很簡單,那如果對方得逞的話,對方是壞人的話,那將威脅到所有人的生命。

而在今天的中國環境當中,當誰受了災難而無法保護自己的時候,其他人會向這些遭受苦難的人進一步的掠奪,對吧!因為是有機可乘的,這形成了一種社會價值觀呢!

我說的意思,這是社會價值觀,兩件事情發生在施加者,都可以迴避的背景下。

那個法國老師可以不出手的,儘管現在他還沒有拿到法國的最高勳章。而做為那些放在網上的照片當中,翻人家衣櫃的人,他當然可以不出手,他本不該出手,這就是真實的一面,掃劫的不是錢財,掃劫的是做人的基本道義。

他不是人的行為,所以這是我在節目當中一直唾棄的,但它成為了生存的理念,你記住它成為了生存的理念,這是中國社會最悲哀的地方,這是共產黨體制當中最邪惡的地方,因為不是人是高級動物。

移動江澤民題詞巨石是為了行人安全?

那提到高級動物,結果有件事情成為了大新聞,BBC這麼報的,中央黨校官員親自解釋,為什麼把江澤民題詞的巨石給動了。

中央黨校政法部的常務副主任卓澤淵,在北京舉行有關抗戰70週年紀年會的記者會上,回答路透社提出的問題時,做出了上述表示。

BBC在報導時講說,包括上海空軍政治學院外面,江澤民的題詞被清除掉,在8月中旬,而中央黨校校址的巨石上的字,也是江澤民寫的。

這位先生也承認,然後他緊接著說,為什麼要移動把這塊石頭搬走,放在大門邊。

很多人到中央黨校大門口想去照相,照相最好的背景就是中央黨校的校名。

碑前就是交通要道,因為我們正對面就是頤和園的圍牆,中間隔著的是,到頤和園北宮門的交通要道,常常因為照相的人影響交通,也會影響照相人的生命安全,影響照相人的生命安全。

跟中央黨校的牌子照相你有生命安全,不開玩笑,話裡有話。他說基於這個原因,為了交通安全,為了照相人的人身安全,中央黨校統一安排裝修裝飾,把它移進了主樓前。

其實並不意謂著對江澤民同志的不尊重,我們一如既往地尊重他。完了,後頭這話可以不說,一說就完蛋了。

這塊石頭,我沒查過是哪年放那兒的,你可以往前推,我沒查過是哪年放那兒的。

在這段期間裡,你說因為照相的撞死多少人,出了多少交通事故,整個影響了多少交通流量?

人家提的是這麼說的,對不對!而那個時候,你咋就不敢為了照相人的人身安全,把那石頭移啊!北京人有個話,哏就在這兒,對吧!

聽話聽音,鑼鼓聽聲,這並不意謂著對江澤民同志的不尊重,你已經就不尊重了,這話都,中國人的話,北京人的話,北京胡同的話就是這麼回事兒。

就同樣這段話,你放在葛優嘴裡頭,你放在姜文嘴裡頭,你看什麼味兒。讓子彈飛裡頭來這麼一段話,你看什麼味兒!絕對的,絕對有味道,對不對!

我們真的尊重他,向毛保證,對不對!沒不想尊重他,我們一直很尊重他,真的!

《財經》王曉璐現身電視 媒體報導矛盾

另外一個比較蹊蹺的事情突然出現,8月31日,就是王曉璐,BBC報導時講,財經的王曉璐現身電視。

媒體報導矛盾,31日中央電視台播出了,已經被採取刑事強制措施的,中國媒體財經雜誌記者王曉璐的採訪畫面。

那王曉璐被拘押,和7月30日財經雜誌刊發的,證監會研究維穩資金退休方案有關,這是一篇文章,並指出受該報導影響,股市出現了異常波動。

當天證監會新聞發言人表示該報導不實,並強調有關媒體對市場有重大的影響報導,不與監管部門核實是不負責任的,這篇報導是當時王曉璐寫的。

而在中央電視台的畫面當中,王曉璐說我通過私下打聽到的,這種不正常渠道獲得了新聞素材,加上自己主觀判斷,撰寫了這篇新聞報導。我不應該在這種敏感時期發表,對市場有重大風險影響的報導,然後等等等等說了一番。

同為新聞媒體的媒體人,財經網的記者在中央電視台,在同為媒體的中央電視台認罪。

這是我一再在節目當中講的,這是共產黨非常邪惡的,侮辱人性的做法,摧殘人的靈魂的做法,完全都是以侮辱式的做法,來進行統治。

扼殺人們正常的思維和正常的想法,這是高級動物統治的方式,它不懂得尊重生命的。法廣在報導時直接講,王曉璐被迫央視認罪。

媒體人兔死狐悲,你可以看做這是打擊,股市波動當中的一個做法,但是採取的手段,就是我剛才說的,這是純共產黨侮辱人的做法。

共產黨存在一天的這種東西,就會正常的運作一天,正常的運作一天。

我們生活在這麼一個正常的環境中,那我個人的看法其實就像我剛才說的,想重新學會做人和尊重人,那他最大的前提就是拋棄高級動物,你不拋棄那個東西,你不可能恢復重新做人的基本的理念。

海外「民國派」學者辛灝年抵台演說

辛灝年,著名的中國現代的歷史學家,抵達台灣進行演講,這是昨天的事情。

文章報導講海外的民國派學者,辛灝年抵達台灣演講,他分析共產黨對台灣有兩個痛苦,一個是想統一卻統一不了;一個是想打又不敢打,要死了才敢打。

不過他也預言共產黨要死了,才敢打的形式逼近,因為中國人民希望共產黨垮台。

但共產黨一打台灣,就會引起中國人民的反彈,所以打了就死。

對於一個長期生活在海外,可是感情靈肉都離不開自己故土的人來說,當飛機剛剛降落在台北的機場時,降落的時候他說,我內心中有很複雜的情感,因為我感覺到我回國了,真正回到國家了,這才是我的祖國。

我用了30多年的時間,為它奔走的祖國,他接受的完全承認的是中華民國,完全承認的接受的是中華民國。

所以他唾棄的拋棄的,是共產黨槍桿子裡頭出政權的,強權式的政權。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