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閱兵對習近平是一個非常大的挑戰 今日點擊(231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03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有集節目我們提到這個,人家中央黨校的一個政治系的,什麼研究所的研究部門的,一個什麼什麼副主任。

結果是在70週年抗戰紀念會上,被路透社的記者問到這個問題,為什麼把江澤民的中央黨校的石頭,搬走了 換地方了?

然後回答了那個 那麼一個說法,是因為交通安全問題。然後特別強調呢非常尊重他,尊重那個寫字的那個江澤民,一直尊重他。

結果有朋友在Facebook上說:說當我看到這一段的時候,一下子趕快拖住自己的下巴,為什麼呢?這哥兒們就住那附近,就住頤和園附近,每天上下班從那兒過。

說因為交通安全問題,這朋友意思就是說:怕憋不住笑壞了把下巴給笑下來 ,給落地去了。北京人就這麼哏,北京人更哏的,你說就是回答問題的這個人,我就不知道現場怎麼會?

中國人民抗戰70週年紀念會上,有一個中共中央黨校政治部的,什麼什麼副主任。你的身分去回答中共偉大的,第三代領導人給中共中央黨校的題字,巨石題字挪了地方,用你的身分去回答這個問題,本身就是對那第三代的不尊重啊!

大家想過這個道理吧!你問問今天中央黨校校長是誰,黨校副校長是誰,常務副校長,那才有資格回答這問題,才顯得尊重。你現在嘴上說尊重,真的很尊重他!

就像我昨天節目說的:我這段話放在姜文的電影裡頭,擱在葛優的嘴裡頭,那絕對是有話。你要讓馮小剛再串一把戲,就這仨北京人,我跟你說誰要敢說不尊重他們仨,但誰要說他們仨說完這話之後,說是尊重的話,他們仨就樂了!

天下還有這麼大傻子啊!天下還有這樣傻到這樣的人,這就北京人 這就是北京人。這就是這塊石頭的被挪動的真實的原因,對吧!

你完全可以不答,完全可以說不知道,你別說尊重,你說尊重就死了,真的就死了。

中國金融市場之傷誰之過?

美國之音的報導:中國金融市場之傷誰之過?

你看來了吧!股市令人心驚膽戰,一路飆紅之後 接連下挫,何處是底, 無人可知。政府打出證監會 ,央行和公安部的組合拳救市,但未能避免過山車。

上週股市再次出現大跌,一些觀察人士,這些觀察人士真要了命了,我跟你講。一些觀察人士認為:中國證券市場大幅震動,暴露出中國體制的一個根本問題,那就是權力過於集中一人之手。

但也有人認為:中國股市失控並非一人之過,原因是中國政治制度的問題,權力過於集中一人之手。那2008年那個時候,出現暴跌的時候,那不賴中國, 賴外國人 對不對!

那2008年出現毒奶粉的時候,那叫集體領導。 那時候 對吧!這個胡錦濤自始至終不是第四代領導人,沒成為成代,因為他是被人垂簾聽政的。

那時候有專家裝成石頭子,寫了一個中國的集體領導,就是九頭鳥的政治局常委的集體領導。優越於歐巴馬的總統的選舉制度,那爺們現在還掙高工資呢!

你讓他現在再寫一篇,今天的主政人的做法遠遠超越於,過去的胡錦濤時代的政治局常委。

因為現在連政治局常委 連提都不提,你別看這邊中共中南海上頭變更了,寫那篇文章那哥們還吃香的喝辣的,這就是中國,這是今天的中國。不怕胡說就怕沒得說,這就是中國的專家、共產黨的專家,對吧!

一些觀察人士認為:中共的制度自鄧小平以來,可稱為叫集體領導。但習近平成為最高領導人之後,似乎回到了毛澤東時代的個人集權,還是有飯吃。

你讓我說,從來沒有過集體領導,鄧小平一個普通黨員,1989六四殺了學生,他能普通嗎?那叫集體領導嗎?腦袋有病, 對不對!

如果胡錦濤年代,叫做集體領導,今天還用那麼費勁,說這蛤蟆的事嗎?徐才厚死了,郭伯雄掛了,兩個軍委副主席替一隻蛤蟆看家。所以一些觀察人士,我覺得就是說:一定要明白在幹嘛呀!真的!別混飯吃。

美國的中國問題專家章家敦,在接受美國之音採訪時說:習近平其實將經濟大權獨攬,讓本應主管經濟的李克強退居第二線,但他表示,中國政治制度的原因更為根本,那是沒錯。

這個制度 ,不叫什麼集體領導的制度,對吧!這個制度當集體領導的說法,提出來的時候,是握有實權的人在玩花屁股,在玩花活兒。

他就是當有人強調集體領導的時候,中共黨內是最大分歧的時候,是有兩個中心的時候,就有人強調集體領導,這麼跟你說吧!

胡耀邦、趙紫陽任黨的總書記的時候,那時候叫集體領導,因為裡面有個鄧小平;胡錦濤被出現集體領導,因為那時候有個江澤民,黨中央有兩個,跟你說不扯蛋才怪啊!

章家敦認為中國經濟失敗的原因,是中共體制中本身造成的,這是體制的問題,這不是今天主政人的問題。而今天主政人試圖集中權力,但還沒有能夠成功,反而是在這一過程中樹敵太多,這是過程。

我覺得章家敦說得相對中肯。就像我跟大家分析的:今天進行大閱兵,這是對今天主政的人非常大的挑戰,閱兵那天會發生什麼?不會發生什麼?是否順利?
這是非常大的挑戰。

紅色的閱兵式 藍色的抗戰史

大閱兵成了各大媒體主要的內容,紐約時報寫了篇文章非常長,紅色的閱兵式 藍色的抗戰史。

這個挺哏,紅色的閱兵式講共產黨吧!藍色的抗戰史,真正抗戰的跟共產黨沒關係。

文章寫得非常長,他採訪了5個不同的學者,我們只摘選1、2個。它首要的問題是:中國為什麼選在9月3日,而並非傳統的國慶大慶閱兵,這次閱兵對內對外,中國領導人到底傳遞什樣的信息?

那有一位朋友叫陳永發他直接說:我觀看俄國慶祝二戰勝利的錄像時,就已經感覺到歷史相當諷刺了。二戰結束的時候沒有俄羅斯聯邦,也沒有中華人民共和國,2個全新的國家都是後來的歷史產物。

俄羅斯總統普京沒有蘇維埃共和國,與它競爭民族主義的招牌,所以只能採取史達林式的軍事貢獻的態度。而中共在民族主義方面,依然對台灣中華民國的競爭,所以我就不知道中共會不會讓穿著抗戰時期的國軍服裝出現呢?

而更有趣的是:在1941年之前,中共軍隊穿的都是國軍制服,都戴有青天白日旗。

你能把歷史真相拿出來,你現在拿出來就是,1945年日本投降,你放一個五星國旗 ,神經病!

章立凡他認為:共產黨看歷史從政治需要來看待,所以有它的隨意性,為什麼要閱兵就是政治需要。

他說因為9月3日是50年代就確定的事情,但是從來沒有閱兵過,但是習近平等不到2019年。因為他需要確立一個,毛鄧以來最具權威的軍事統帥的形象,這個還是出於一種政治需要,他迫切需要這樣一個閱兵,找這樣一個理由。

確定今天主政的人對內的權力的象徵,其他任何意義都沒有。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