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產黨將用自己的方式拋棄共產黨 今日點擊(232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15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上週末在星期五的時候我們有一集節目,談到王岐山呢說了一番話,就是共產黨是中國人歷史的選擇。

他這番話 說實話就引起的反響太大,因為這麼長的時間很少有人這麼去說。而王岐山的身分比較特別,他特別就特別在於,在整個十八大成立的政治局常委當中,他與習近平顯得很突出,也就是說習近平做後盾,王岐山操刀。

砍殺的就是十八大的結果,產生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央委員,就被他卡卡,就這麼卡上了,沒聽見別的聲,聽見別的聲,對吧!

那在這種情況下王岐山講什麼話,他的代表性就顯得很直接很直白,而他所開的那個會呢,是中國共產黨與世界範圍的對話,從來沒聽說過。

根本沒必要開這會,而開這會是什麼時候開的?大閱兵之後開了這麼個會,歷史選擇了中國共產黨,然後現在他談的叫執政黨。

執政黨那都是在正常選舉中,選哪一個黨派為執政黨,4年之後重新選,沒準就不是他了,才出現執政黨的概念,有著民間普選的概念,才有著執政黨的概念,對不對 !

所以這中間這樣關鍵的東西,就出現非常特別的說法,歷史選擇了共產黨,並不代表今天的人民滿意這個所謂的,槍桿子裡出政權的執政黨。

可是中國共產黨,如果與世界範圍對話的話,扮演這個角色的人應該是劉雲山,不應該是王岐山,王岐山完全是對黨內的操手者、操刀者,劉雲山是黨對外宣傳者。

結果王岐山幹了劉雲山的活,BBC有一篇很長的採訪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王岐山就執政合法性談話新意不大。

2015年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會,在人民大會堂舉行,政治局常委現身講話引各方注意,提到了合法性這個詞。

一些國際媒體評論認為,在多達60多位中國國內和國際學者面前,可以代表中共最高意志的王岐山,論述中共執政的合法性,可謂突破性的政治動作。

在上個世紀80年來曾經擔任,天津經濟開發區主任的張煒博士,現在是劍橋大學的中國政治經濟問題專家。

他接受BBC採訪時提到,做為中共最高層代表人物的王岐山,敢討論執政合法性的問題,並使用了合法性這個詞是比較新鮮的,但是對於共產黨的執政合法性,本身的論述毫無新意。

這集節目一開始我講了,一定突破共產黨永遠執政的概念的觀念,你一定要突破共產黨灌輸的,槍桿子裡頭出政權,共產黨只能被槍桿子打倒的概念。

共產黨會被人性打倒的,你信不信?共產黨會被中國人恢復人的尊嚴的過程中而打倒,你信不信?

共產黨會被在中國人意識到,自己不是高級動物,而是應該人應有的道義,應有的準則,應有的社會氛圍的意念意識覺醒過程中,被剷除了,你信不信?

所以我才說,不要站在共產黨被灌輸的觀念,去討論共產黨的合法性。

張煒提到,毛澤東說過,鄧小平說過,胡耀邦也說過,但是都沒用,都是扯談的事。

它也講中國講的合法性是法律上的合法,而西方講的合法性,是包含著法律與法理,和政治上的兩重意思。所以執政合法性的概念,在中國和國際社會應該是有著區別的。

我跟大家講過,2015中國共產黨與世界對話,這是一個完全沒有必要的事情。

但它為什麼開,為王岐山說這段話,為什麼開,為王岐山說這段話。

大家記得當初習近平見國民黨新任的黨主席的時候,是習近平要見他,對不對!

而這個國民黨黨主席,卻並不會在這一次的中華民國競選中,去競選總統,習近平為什麼見他?

習近平要說話,不是見國民黨什麼事,兩回事。

那文章提到王岐山說的那段話,歷史選擇了中國共產黨,人心向背。我在上集節目談過了,所以這裡我們就不陳述了。

另外一個他談到,王岐山講這番話是否與習近平有共識,我個人覺得基本完全是,代表習近平在說話, 對吧!

我這集節目一開始講過了,它奇怪就奇怪在於,講這樣話的人,應該在政治局常委當中,是劉雲山 不該是王岐山,所以從某種程度上王岐山講這話,是有的放矢的。

針對不少國內人的分析人士所說,今天大力反腐的目的是推動改革,最終的目地是實現,更大的民主和分權的說法。

張煒不以為然,他說我不認為,我和我在大陸的很多朋友在這個問題上,看法都有分歧。

我認為第一這個說法無法證明,第二極權並不是推動改革的唯一做法。我個人的說法,極權是為了保命。

當初的集體領導,胡錦濤沒死在他們手裡頭,所以文化人就是文化人,還去弄什麼文字遊戲,極權吧! 不極權吧!集體領導吧!一直都是扯蛋的,一直都是扯蛋的,對不對!

永遠是有一個腦袋拿著軍隊去殺別人,但是相生相剋的道理。在上集節目當中,上個星期節目當中我一直說了,今天的握有權力在掌控拿過權力的人,還以共產黨為基礎的話,明天會遭到徹底的報應的,這是肯定的 。

所以我才說你不用談集權,你也不用談集體領導,今天是用共產黨的方式,拋棄共產黨本身,這就叫天意。

那其實上個週末有一個比較大的消息,宋林 華潤原董事長被雙開,移交司法,這是一個比較大的消息。

那宋林被移交司法的話,其實他所牽掛的人,上面所牽掛的人,今天還沒有完全被披露,這是個疑問、這是個問號,也就是說打宋林是假、是台階,打到上頭是誰,這是一個關鍵問題。

那我的看點一直跟大家講說,最終的結果今天已經,當打到郭伯雄、打到徐才厚、打到周永康的時候,再拿下誰已經意義不大了。

今天剩下的就是一隻蛤蟆,一隻螃蟹和共產黨本身了,所以這是前後的故事。

那在我的眼睛裡,我們就看將會發生什麼。

而自由亞洲電台在報導這件事情,它提到了另外一個人,在宋林被宣布雙開的同時,劉虎案被撤銷了。

曾經實名舉報宋林及多名官員的,廣州新快報記者劉虎,星期四獲得北京東城區檢察院,發出的不予以起訴的決定。

而第二天中紀委宣布對宋林立案 ,詭異的是在中國的互聯網上,前一天劉虎本人發出的被釋放的信息,媒體的相關報導以及網民的熱議,被全部刪除。

劉虎這事就不提了,但是人又放了;而宋林這事又被拿下了。所以在我的概念當中,而媒體上又說了整個都刪了,這是一個博弈的過程。

這個博弈的過程已經可以觸及到,像劉虎這樣的事情了,已經觸及到。其實像高瑜,像另外的某些維權律師的案子,我們看到都是一拖再拖,沒結果。

你記住,我跟大家講過,很多維權人士 維權律師,這些人的案子是被抓了,但是都沒結果,這是一個很特別的現象。

而他們被處理的方式,不太像當初高智晟,不太像當初胡佳、陳光誠,他們所面對的方式,周永康沒了,但是整個司法體系它留有很深刻的,周永康式的操手做法。

但是這個操手做法又帶有,現在時代的某種痕跡,什麼樣的痕跡,中國共產黨跟世界對話,應該是劉雲山主持、劉雲山說話 ,結果不是,是王岐山說話,這就是時代的標誌。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