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最高層對訴江的態度?一封郵政電報泄了密 世事關心(349)

橫河(時事評論員):「也就是說專門開了一條從各省到北京的直通的通道,這樣的話我覺得他的意思就是不讓別人來干擾。」

近18萬人訴江,所受的對待今非昔比,這又是為什麼?

橫河(時事評論員):「迫害法輪功的最主線的這些人,政法系統的,這些人都已經被抓起來了,都判刑了。」

法輪功學員訴江和中共打虎的節奏有了合拍,這是怎麼回事?

章天亮:「雙方呢,我是這樣認為,是目標一致,但是目的不同。」既然已經是海嘯,是否註定將噴出最後最強勁的衝擊波。

從表面看,這是又一場在中國大陸司空見慣的不正當法庭審理。

2015年5月15日,襄陽中級人民法院正在審理法輪功學員張兆森的桉件。去年10月,他被當地派出所以在網上傳播法輪功真相為借口關進看守所,絕食

一個月後保外就醫。5月15日當天,張兆森在中級人民法院的法庭上,不僅拒絕認罪,還遞交了一份控告江澤民的刑事控告書。庭審的檢察官收了控告書,非法庭審結束,當庭未宣判,張兆森被取保候審回家。

但是,誰也沒有想到,跟隨這一遞一接的,是如此驚人的駭浪。

在接下來的幾個月里,有18萬名海內外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和張兆森一樣,向中國最高檢察機構控告江澤民,刑事控告狀或自訴狀來自中國大陸所有的

二十二個省份、四個直轄市、五個自治區、二個特區,以及海外二十七個國家和地區。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是一場讓全中國,甚至全世界都感到意外的,簡直是平地湧起的大潮。很顯然,法輪功學員張兆森不是引發這場訴江大潮的原因,那麼,訴江大潮是怎麼促成的呢?

事實上,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的歷史由來已久。2000年8月,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一年之後,就有法輪功學員(王傑、朱柯明)控告江澤民、羅乾和曾慶紅大規模侵犯人權的罪行。但是,那次控告使這幾人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也使法輪功學員們意識到,雖然中國刑法第108條規定「公安機關、人民檢察院或者人民法院對於報桉、控告、舉報,都應當接受」,但事實上,在江澤民控制的中共體制內,那只是一紙空文。之後的10幾年,法輪功學員基本沒有再採取類似的行動。但是,他們從來沒有放棄過起訴江澤民的打算。

時間又過了10幾年。2015年,這樣一條信息引起了法輪功學員的注意。據新華網報導,2015年4月1日,中共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領導小組第十一次會議審議通過了《關於人民法院推行立桉登記制改革的意見》。該《意見》自2015年5月1日起施行。它的主要內容是,法院將「變立桉審查製為立桉登制」,也就是說,訴狀一經登記即標誌著成功立桉,不需要審查了。該《意見》還說:「對人民法院依法應該受理的桉件,做到有桉必立、有訴必理」。

「任何單位和個人不得以任何借口阻撓法院受理桉件。」禁止法院「不收材料、不予答覆、不出具法律文書」。

這個《意見》於4月1日公布,5月1日開始實行,5月15日,法輪功學員張兆森就第一個在法庭上遞交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而襄陽中級人民法院,居然就按照此《立桉登記制改革的意見》,當場收了這個訴狀。這個簡單的舉動,觸動了中國大陸16年來不可想像的一個天大禁忌:那就是官方公開把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前中共黨魁——江澤民納入了中國法律制裁的範圍之內。

蕭茗(Host/Simone Gao):非法庭審法輪功學員的時候,法輪功學員卻遞上了控告江澤民的訴狀,並且被接受。這件事在今天中國大陸的環境中發生到底哪裡不同尋常?聽一下我稍早對中國大陸律師彭永峰先生的採訪。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是以前,法輪功學員如果當庭遞交這樣的訴狀,會出現什麼情況?您覺得法庭接受訴狀是突發情況下做出的沒有經過考慮的反應嗎?」

彭永峰先生(中國大陸律師):「我想法庭的做法是經過慎重考慮的。如果是在以前,法輪功學員當庭提交控告江澤民的控告狀的話,法庭最可能的做法就是直接忽略掉了。但是他們也有可能接受這個控告狀,但是他的做法和現在的做法肯定是不一樣的,尤其是在這個桉件當中,我們可以注意到一個細節,檢察官首先他接受了這個控告狀,更重要的是法官對這個桉件就直接終止審理了,直接做出取保候審的決定,等於把這個桉件給懸起來了,取保候審這個決定在以前審判法輪功學員的法庭上是從來沒有過的,尤其是當即做出這樣的決定,我想這是個非常大的突破。」

在張兆森桉開庭的4個月後,控告江澤民的隊伍就排到了18萬。有趣的是,中共政法委的官方報紙《法制日報》在無意之中,證實了訴江大潮的存在以及它的規模。

6月27日,法輪大法明慧網公布,6月19日至25日一周內,超過1.3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遞交對江澤民的控告。

兩天之後的6月29日,《法制日報》刊登文章《探訪最高檢舉報中心:一周收1.5萬封舉報信》。文中表示,和去年平均每周約3000封相比,現在最高檢每周收到的舉報信增加了約1.3萬封。這裡的舉報信包括控告和舉報兩種。也就是說,在同一時間段內,明慧網說有1.3萬名法輪功學員及家屬向最高檢遞交了對江澤民的控告,而最高檢則稱,是的,我們在那個時間段內正好接受了比平時多了1.3萬封的舉報信。以此還可以推測,立桉登記制改革開始實施之後的幾個月內,利用這個新規定的可能幾乎全部來自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

當局對平地湧起的訴江大潮是什麼反應呢?從那時到現在的幾個月中,從大的趨勢到沒人注意的細節,都透露了重要的信息。下節回來繼續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從訴江大潮出現以來,從表現上來看,官方體系內明顯出現了步調不一致的現象。這是為什麼,又說明了什麼問題呢?先請雪莉從這張明慧網八月底製作的圖表開始說起。

雪莉:好的蕭茗。在明慧網八月底公布的統計數據上,我們可以看到,6月26日至8月27日訴江狀遞達中國最高檢察機構的每日簽收率,經歷了這樣幾個引人注意的拐點。頭一個星期有較高的簽收率,然後突然開始下降,然後又在7月17日左右開始緩步回升。第一個星期的簽收率高且平穩很可能是因為當局開始還沒有覺察到訴江這件事,所以訴狀的遞達率很高。那麼兩個星期後,發生了什麼事情呢?

這是消息人士給我們發來的大陸某市委防範辦7月14日下發的一個工作部署要求。裡面明確的寫到:「請各單位把防投寄控告書,防進京滋事作為當前防控重點工作;還說「請各單位對本單位中『法輪功』人員進行重點防控。」防投寄控告書,應該指的就是控告江澤民的信件。由於中共維穩系統那個時期的攔截,很可能導致了7月3日之後,訴江控告信簽收率曲線開始極速下降。但是,如果是這樣的話,為什麼7月中旬之後,訴狀簽收率的曲線又開始穩定上升了呢?這是一個令人費解的現象。就在不久前,我們在一封黑龍江郵政系統發出的電報上發現的信息可能有助於解開這個謎團。

這封電報的名稱叫:關於做好「兩高一訪」郵件處理工作的通知。

它是由黑龍江省郵電公司送往「各地市分公司,各縣(市)分公司,哈爾濱郵區中心局」的「特急」傳真電報。電報中說:如果收件人地址為「兩高一訪」認定的郵件,要單獨封裝處理,註明「兩高一訪」字樣,單獨交接。各分揀封發部門收到標註有「兩高一訪」字樣的郵件,要按照上述集中、單獨處理的要求執行。

這封電報的發件時間是7月10日,正好是明慧網這張統計曲線開始穩步上升的拐點前夕。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對這封電報如何解讀,一起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橫河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首先我想問一下,這封電報表面上看是省郵電局發給各地市郵電局的要求,但是,這個命令真正來自於誰呢?是省郵電局自己嗎?」

橫河博士(時政評論家):「省郵電局是沒有這個權利的,因為郵政在世界上任何國家,它都屬於聯邦一級的,在中國就叫中央一級。特別是在中國中央極權的國家,省級郵局是沒有這個權利對這種事情發通知的,即使它打算下一個通知,因為這個信件不僅僅侷限在省裡面,它最高是送到兩高一訪去,也就是送到中央去的,這個信件送到北京,即使省里有個專用通道,到了中央也不認你的,所以一定是全國統一行動,不會是省一級自己的通知的,只是說外邊得到的是省級的通知而已。」

蕭茗(Host/Simone Gao):「那麼如果這個指令是來在中央,那它的目的是什麼呢?

為什麼要對這些郵件單獨分裝處理呢?」

橫河博士(時政評論家):「從這個通知本身來看,顯然把寄往『兩高一訪』的

所有信件單獨分裝開來,不走普通信件的通道,而是專門包裝、專門通道送到北京去了,也就是說直開了一條從各省到北京的一條直通通道。這樣的直接意思就是盡量阻止其它部門的干擾。在中國,比如說在地方的行政當局,或者是公檢法、司法機構公安局它有權利,雖然說在法律上它不應該有這個權利,但實際上它是有權利檢查普通信件的,那麽這是你無法制止它在檢查普通信件的時候,發現『兩高一訪』的信件並把它截下來,對它來說很容易做到,但是一旦把它單獨分開,做為單獨通道,那麽地方的權利機構就無法干擾中央下達的專用通道了,這就阻止了地方政權可能會對『兩高一訪』信件的阻攔。」

蕭茗(Host/Simone Gao):「也就是說,開設專門通道讓控告信件順利遞達最高檢的是來自中央的決定,而先開始堵截的行為是各地維穩系統自發的行動?」

橫河博士(時政評論家):「它可能有某個級別的允許或支持,但是不會很高。」

蕭茗(Host/Simone Gao):雖然中共這個龐大的系統內部在對待訴江這件事情上出現了不一致。但是,整體上來說,我們看到了現在和10幾年前的巨大不同。在這一波訴江浪潮興起之後,一些法輪功學員雖然接受到了當地警察、國保的詢問,個別遭到了短暫綁架,但卻並沒有發生大規模的或者是情節特別嚴重的迫害事件。這和15年前第一批訴江的法輪功學員的遭遇完全不一樣。

2000年8月25日,對法輪功鎮壓開始一年後,兩位法輪功學員,來自大陸的王傑和香港商人朱柯明,一紙訴狀把江澤民,羅乾和曾慶紅告到最高檢察院和最高法院。13天後,兩人同時被非法抓捕,入獄僅3個月,原本健康的王傑就被酷刑殘害至雙腎壞死,當局知道他活不了,讓他取保候審回家。之後王傑去了印尼,一年後在那裡去世。而原本是千萬富翁的朱柯明,被判刑五年,也經歷了各種酷刑,九死一生,於2006年被釋放回到香港。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和過去,到底哪裡不一樣了?再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15年前訴江的後果是家破人亡,遭受酷刑折磨甚至失去生命。但是,今天18萬人訴江,並沒有遭到多大的迫害。現在和以前到底哪裡不一樣了?」

橫河博士(時政評論家):「我覺得有幾個方面已經是完全不一樣了。第一個方面是政策方面,從政策上來說中共雖然是一個很邪惡的系統,但是迫害人權大的事情,做久了以後這個系統裡面的人都會疲勞,疲勞以後就提不起精神,也就是說做為一種政策儘管它沒辦法否認,但是已經沒有新的動力了。從政策上來說至少有這麽個現象。另一方面就是從人事方面來說,政策是人來執行的,因此在過去十幾年當中迫害很嚴重的,你可以看到最惡的、最壞的在最高層就那麽幾個人。現在在反腐的運動當中,我們可以看到迫害法輪功最主線的這些人包括周永康和610主任李東生以及很多省部級的、跟迫害有直接關係的、或政法系統的這些人已經被抓起來了,都判刑了,不管它是以什麽形式判刑的,這個系統被清除的很厲害,遭到了幾乎是致命性的打擊,即使政策還繼續進行,沒有停下來,就執行的人最積極的已經不在了。再一個方面來說,在上面已沒有了持續的推動力的情況下,下面的人,法輪功學員跟他們講真相,很多明白真相的人,既然你上面也沒有明確規定我們非的壓不可,那我們就睜隻眼閉隻眼了。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就有很多地區就沒有向以前那樣嚴重的迫害了。」

當局對訴江大潮的態度說明了什麼?要動江澤民需要有什麼預熱活動?法輪功學員的訴江和中共打虎之間又是什麼關係?下節回來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從2012年王立軍事件開始,中國政壇就掀起了一浪高過一浪的政治海嘯,而這些浪頭衝擊的方向則出乎了很多人的意料。從王立軍到薄熙來,再到李東升,周永康,許才厚,郭伯雄,每次這些大老虎被牽扯出來的時候都讓中國社會吃驚不小。現在,輿論的鋒頭已經指向了最終的老老虎--江澤民。雖然外界對中共當局是否將最終拿下江澤民還有很大的爭論,不過,有一點是不爭的事實。3年前王立軍出逃美領館的時候,除了海外少數獨立媒體,例如新唐人和大紀元,幾乎沒有人預測到王立軍事件將是引發中國政壇地震的導火索,更沒有人預測到這場地震一直會震到江澤民那裡去。這至少說明了一件事:在中共政壇這個黑箱作業的環境中,沒有什麼事是不可能的。也就是說,事情發展到今天,中國社會出現的和江澤民有關的敏感事件,值得我們去盤點。

1)2014年10月,中共18屆四中全會通過了「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責任追究制度及責任倒查機制」,有評論解讀這是為江澤民等人量身定做。

2)2015年2月,因為實名揭露江澤民兩奸兩假而被投入監獄判了10年刑的呂加平,被以保外就醫的方式釋放了出來。

3)8月10日,《人民日報》發表文章《辯證看待「人走茶涼」》,批評有的領導在位時安插「親信」,退下之後對重大問題還不願撒手。」外界普遍解讀是隱射江澤民。

4)同是8月,大陸幾處江澤民題詞被移除或移位。同一個月,百度兩度被發現對「訴江」關鍵詞解禁。搜索結果顯示出全球訴江大潮的相關信息。

5)9月1日,一家與中共軍方有密切聯繫的雜誌網站「環球新聞時訊」刊登題為《黨政軍老虎扎堆源頭難辭其咎》的文章,罕見點名江澤民是中國巨大腐敗網的總源頭,文中寫到:「老闆」是誰?江澤民是也。「老闆」會不會被揪出?人民群眾拭目以待!到9月19日為止,該文仍可以直接從大陸訪問。

6)到9月18號為止,中國大陸控告檢舉江澤民的人數已經達到180409人,有超過10萬控告信被高檢簽收。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受到嚴重迫害。

7)與此同時,9月3日中共大閱兵,江澤民和中共歷屆政治局常委在天安門城樓共同露面。

蕭茗(Host/Simone Gao):對以上大陸一兩年內發生的有關江澤民的事情該如何解讀,聽一下中國問題專家章天亮博士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其實現在中國已經出現了很多預示江澤民前途的蛛絲馬跡了,但是,另外一方面,這次中共閱兵江澤民出現,又讓大家感到疑惑,很多人覺得江澤民好像又沒事了,你覺得呢?」

章天亮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我覺得做出這種解讀的人肯定不懂中國的時局啦。因為從習近平一貫的手法來看,不到最後一秒鐘之前,都會讓你公開露面,該干什麽還干什麽。王岐山講過一句話:每臨大事有靜氣。就是每次做大事之前要沉得住氣。所以你看像郭伯雄的兒子郭正鋼在位時,落馬前的40天還被任命為少將呢,所以你按過去毛時代的慣例就沒事了,但在習近平時代的話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江澤民的露面現在不能說明任何問題了,凡是說露面就沒問題的人基本上是江澤民自己的人馬,來藉著這個方向給底下的囉兵打氣的。」

蕭茗(Host/Simone Gao):「在王立軍事件出來以後,只有大紀元新唐人的評論,您也是其中一位,準確的預測到了這把火延燒的方向,您當初就預言到最終這把火會燒到江澤民。那我想問一下,您當初為什麼會這樣預測?您覺得和別人在對這件事的思考上有什麼不同?」

章天亮博士(中國問題專家):「中國從古到今在宮廷裡只要說是篡位的問題,基本上就是你死我活,不會有什麽第二種結果的。那麽當時王立軍事件爆發出來之後,我主要感覺到江澤民有一個政變計劃,這個政變計劃現在被一步一步的證實。當時能看到江澤民政變是因為我知道江澤民最擔心的一件事情就是他的政治遺產被清算,其實就是他的血債被清算,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的過程中,他所犯的最惡超過歷史上所有的最惡,從迫害的規模上、迫害的手段上、殘酷性都是史無前例的。江澤民想要干這件事,一般人是下不去手的,所以他必須找到一批這種心狠手黑的人,像周永康、羅干、曾慶紅這種人才能執行他這個政策,所以他在整個全國的系統中遍佈了血債幫人馬,就是迫害法輪功這批人。那麽他很顯然認為習近平不屬於他這批人,他由於擔心迫害法輪功這件事被清算,所以他想把習近平推下去,而習近平一旦遇到這個問題,他和江澤民之間已經沒有中間路可走,要不就是他被推下去,要不就是江澤民下台。」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有一個比較有意思的現象,就是法輪功學員的訴江和中共當局決定要拿下江澤民之間好像是產生了一種關聯,你覺得為什麼法輪功學員的訴求和中共最高層打虎的節奏在這個時候有了一個合拍?」

章天亮博士(中國問題專家):「因為整個江澤民政變就是當年迫害法輪功的血債怕被揭露,所以說習近平打擊政變集團的時候恰恰打擊的就是當年迫害法輪功的這批人。我是這樣認為,雙方目標一致,但目的不同。習近平的目的是為了保證他的權利,但保證權利後他將繼續做什麽,現在只能繼續觀察。但是在目標上來說是一致的,如果習近平不能把江澤民集團摧垮的話,他的權利絕對是不安全的。而恰恰中國的社會危機很多、經濟危機很多,江澤民派系也在有意的製造這種動盪和危機給習近平添亂,然後會以習近平社會管制不利的理由把習近平推下去,所以江澤民一天不誇,不僅過去的危機可能會暴發,江澤民肯定還會製造新的危機去繼續威脅習近平。」

蕭茗(Host/Simone Gao):「你剛才說目標一致,但是目的不同,那法輪功學員的目的是什麼呢?

章天亮博士(中國問題專家):「我覺得法輪功學員在起訴江澤民的時候,絕不是僅僅因為個人的冤屈希望得到伸張,更重要的是伸張正義。在這個過程中,把迫害法輪功的罪行揭露出來,因為這種罪行超越了人類道德底線,這也是給中國人做一個道德選擇的機會。過去『文革』結束的時候,大家都把責任推給了『四人幫』,也沒有做過自我的反思。但我想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被揭露出來的話,整個民間會有一個道德反思,而這種道德反思是中華民族未來走向一個良性的社會、每個人承擔這種道德責任,我想這種都是很重要的。」

蕭茗(Host/Simone Gao):16年前,當江澤民揚言要在3個月內消滅法輪功的時候,他絕對想不到今天他將被18萬法輪功學員告上中國法庭,而他卻對此無能為力。從世間的力量對比來看,法輪功學員和中共江澤民集團顯然是不對稱的。可今天,偏偏是和平的,手無寸鐵的法輪功學員沒有倒下,反到把掌握一切國家資源進行迫害的始做俑者江澤民告上了法庭。旁觀者可能覺得吃驚,但是,對於法輪功學員自己來說,這一點也不奇怪。他們曾經說過這樣一句話:這世上的事情,比力量對比更有決定性的是民心的相背,比民心相背更有決定性的是善惡終有報的宇宙規律。今後的節目中我們還將仔細探討,如果用中國的刑法來衡量,江澤民都涉嫌犯了哪些罪。感謝您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