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美行栗戰書鋒芒畢露 今日點擊(2333-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2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是中秋節,大家賞月的時候,我對不上號 這一天,在北京應該時間是怎麼樣?

可能看我們這一集節目的時候,中秋節已經過去了。但中秋節那一天27日到28日,正好應對了2014到2015的血月的最後一次。28日這一天,是猶太人的住棚節跟中國人的傳統的節日中秋節,是在一年當中僅次於過年的這麼個節日,傳統的節日。

我們注意到這都是傳統的節日,當它吻合在一起的時候,其實我認為都是對今天所有朋友一種啟示。就是一種思考,要突破自己的觀念的思考。

這一種思考,落在人上、落在這天地間的生命當中、落在自己的生命的另外一部分的靈魂中。就看每一個人的眼界有多大、眼界有多窄,完全取決於人。

每一個人都是擁有靈魂的,你今天用什麼樣的科學方法,去證明你靈魂的存在、 你靈魂的模樣,它張口說話嗎?它喝水嗎? 它呼吸嗎?它還要跟你逗哏,小樣嘛。

靈魂在你的生命中,小樣嘛,你證明不了它。而人卻非常堅信、自我膨脹、目空一切,認為自己是最明白的一個蠢蛋的看法、一個蠢蛋的說法,最大的敵人就是自己。

而今天的人卻是極端的自私,所以自己幹死自己、自己玩死自己、自己矇蔽自己、自己欺騙自己,在自己認為最真實的理解中、最實際的科技中,它扼殺了它的科技的一切跟肉身同在。

它的存在扼殺了人的靈魂,而肉身是死的、是個單行路 ,當爹媽把你帶到人間的時候,你就死路一條,人人如此。但靈魂卻是永生的,我不知道朋友能不能接受?

但是我剛才跟大家說的概念是今天並存的。所以作為人,它的取向、它的精神的取向,如果對了、順其天意了,他願意尊重自己靈魂的時候,也就是順天意而為之,怎麼做都成。

在現實的環境中,在今天的環境中,在我們不知道這兩天會發生什麼事情的過程中,海外媒體在報導 ,在習近平訪美期間報導的內容中,無形中把王岐山、栗戰書和習近平評價了一番。

這是在中共在今天主政者當中主要的三個人,最具實力的三個人,我們先看看對王岐山的評價。

王岐山重申反腐決心:子不教 父之過

這是來自於香港的東方日報,王岐山重申反腐的決心,子不教、父之過。它講內地反腐雷厲風行,中紀委王岐山在紀檢幹部監察會議上,重申打鐵還需自身硬。

直接指向紀委不是淨土,並以子不教、父之過來直接指幹部犯錯誤,組織有責任,那嚴管就是厚愛,清理自身的門戶,那這就王岐山的說法、王岐山做法。

給我的感覺就是紀委本身如果都不清淨,讓他下手很難的話,我就跟大家講:那今天被這樣反腐的概念,打擊的是利益集團,那誰是利益集團?

他曾經的紀委系統也是利益集團,所有在黨的體系當中被黨嚴控的,從上至下的機構就叫利益集團。

你為什麼要反腐呢?你反腐不就打擊的整體系統是利益集團。所以這是我跟大家講說:反腐沒有回頭路,這一點辦法都沒有,當他開了這個鍘子的時候,他就明確地把自己站在利益的對立中。

有人說他今天這一代領導人反腐是為了自身的利益,他來不及,來不及呀,對不對!當把這一批官都殺完的時候,他也退休了。

你說他掙不掙錢嘛這事,不好弄,對不對!誰稍微長腦袋明白點人都知道,如果為利益絕不能反腐,反腐只是口號,絕不能來真的,如果他來真的,那就另外一回事。

如果他來真的,反腐來真的就是跟黨作對。因為黨的20多年從上至下都是這個,有朋友就說了:那人家打著黨的旗號哪,沒錯!大旗一定打到底,然後掉過來, 喀嚓一插,死球。

因為他如果不把大旗反著插到地下,這個旗竿如果正著插,一定插在王岐山的身體上。所以我跟大家講過喔,王岐山退休前,共產黨倒台。

2015年6、7月分說的,我忘了,還是5月分說的。然後前兩天高智晟說:2017年他們全家要在北京相見,在沒有共產黨的情況下。

訪美行栗戰書鋒芒畢露

所以這就是王岐山,而在習近平出訪美國的時候,法廣登了一篇文章,談到了栗戰書,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栗戰書鋒芒畢露吸引了外界關注。

中央書記處書記兼中央辦公廳主任栗戰書的地位,在習近平訪美之行已經鋒芒畢露。華爾街日報引述外國官員和分析認為:栗戰書已經成為習近平最為寵信的左右手,甚至在對外事務上比一些資深的外交官更為吃重。

那外界也認為:今年年初派人去克里姆林宮舉行會談,而擔此重任者不是外交官而是栗戰書。當時說起來是栗戰書到克里姆林宮,王岐山要到美國,後來王岐山沒成行,對吧!王岐山沒成行。

2013年2014年的時候,栗戰書也去過克里姆林宮,而王岐山去了美國,談了什麼?談的是國家安全委員會。

文章提到栗戰書與習近平在西雅圖參加晚宴時,坐在同樣的桌子上,而他的旁邊是微軟的創辦人。

習近平已經徹底摧毀了江澤民控制的,當時放在胡錦濤腦袋上的集體領導的模式,改變了一個以他和少數親信顧問為中心的核心。它說這將會增加外國政府對北京誤判的可能,甚或對北京的行動感到意外。

栗戰書的官位相當於白宮的幕僚長,這種情況就會看到說:栗戰書跟習近平實際就變成了一個人。栗戰書和習近平在1970年代,在河北工作,習近平是正定縣的縣委書記,那栗戰書當時是無極縣的縣委書記。

栗戰書是中共政治局的25個委員當中的一個,憑藉著身分,栗戰書今年3月份曾經代表中國與普京進行會談,但到現在沒人知道他們談什麼,栗戰書當時去的時候也非常低調。

所以這是我們看到的整個真正一個概念,它在介紹栗戰書的位置和習近平之間的關係。

從文革浩劫中走出來的習近平

於此同時紐約時報寫了一篇非常長的習近平的文章,文章題目很特別。

文章寫得很長,我們只能跟大家分享一點點,從文革浩劫中走出來的習近平。

文革爆發時習近平13歲,說話溫和喜愛古詩詞,兩年後在武鬥成風的紅衛兵肆虐的北京城裡,漂浮過程中習近平變得堅強,成為了一個在逆境中的生存的鬥士。

習仲勛是個高官,但遭到清洗被抓,反覆被毆打,學生造反派清洗了他們的家,強迫習近平全家離開。習近平的一個姐姐在文革中死去,習近平自己成為現行的反革命分子,在眾人面要遭到自己的母親,齊心(口誤)的譴責,習近平自己差一點被關進少管所。

可能有些朋友很難明白,這就是說革命,共產黨講革命,革了所有人的命,讓你變成不是人。

習近平在文革之後曾經下鄉生活了7年,習近平是在八一學校上了初一,那是高幹的學校,後來八一學校停學了,他就轉到二十五中學了,而二十五中學當時,是對高官是老百姓的學校,是對高官的子女採取反對的態度。


而那時候的習近平很少上學,因為整個社會體系崩塌,他為了安全搬到了中央黨校。他自己說我們的成長過程是一個很不正常的環境,有共產黨存在一天,你就不是一個人的環境,是高級動物。

文章太長,我有機會在石濤評述中跟大家分享,習近平的生長過程。但我這裡只想跟大家說:今天是一個劃時代的年代,真正要走向尊重人的過程。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