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髮技術再進化! 張宏嘉:新技術縮小疤痕

彭賢禮皮膚科醫師張宏嘉指出,現代人越來越注重外觀,連帶使得雄性基因禿的問題開始被注重,進而至門診求助。【圖/彭賢禮皮膚科提供】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29 日訊】根據國外媒體的調查,男性在外觀上最怕「禿頭」,因為禿頭較易被人發現,也容易因而成為笑柄;此外,由於濃密的頭髮帶給人英俊、活潑及敏銳的形象,而全禿卻較易給人難以接近的敵意。 

國際植髮醫學會手術專家(ISHRS workshop faculty)、彭賢禮皮膚科診所醫師張宏嘉指出,目前台灣有超過360萬人有禿髮的困擾,也讓醫界在近年來掀起一股「植髮熱」。 

踏入醫界已邁向第14年的張宏嘉表示,「植髮」是皮膚外科神祕的領域,很多醫師都會雄性基因禿頭的內科治療,但植髮手術卻因為幾乎都是「師徒制」,加上學習的難度較高,故國內真正能施作植髮的醫師可說是鳳毛麟角。 

張宏嘉強調,「要,就挑戰最難的」是他的座右銘,因此他專精於「植髮」技術的顯微摘取手術,來造福更多雄性禿頭的患者。此外,FUE毛囊單株摘取植髮技術在國內少有人全心全意投入在施作,而他也是少數專精者的其中之一。 

隨著時序進入資訊世代,越來越多人注重外觀,連帶使得雄性基因禿的問題開始被注重,甚至是前往門診求助。對此,張宏嘉指出,以往FUT(FUSS)的植髮技術大多是切取頭皮枕部皮瓣的手術方式,且往往在術後會留下一條線性的疤痕,就如同醫師在病人身上留下一輩子的簽名。 

隨著醫療的進步及越來越講求貼近患者需求,張宏嘉說明,目前植髮的中心概念已經是毛囊單位移植,並演進成不同的手術方式,讓植髮手術在進行時能輕鬆自在;例如,通過衛生署核可的FUE微創植髮技術,就能將疤痕飛梭化成點狀,讓頭皮的傷口縮小化,降低患者的疼痛感,並加快傷口癒合度。 

張宏嘉進一步補充,FUE的技術雖然能讓疤痕不明顯,但在手術前卻要剃掉一大片的頭髮,故有時會讓留長髮的患者難以接受;不過,現在若在術前經過評估,已可做到不剃髮也能接受FUE植髮手術,雖然難度提高,卻相對符合患者的需求,也使植髮技術邁入一個新的里程碑。 

然而,張宏嘉強調,新的技術對於醫師的體力是一大挑戰。如果是傳統的手術方式,術前術後的許多地方可依靠其他醫護人員或植髮機器人協助;但是,FUE的諸多瑣碎工作,卻大多得靠醫師一人自行操作,導致醫師的體力負擔增加數倍。 
對於台灣植髮未來的期許,張宏嘉說,由於植髮手術都是師徒相傳,所以有許多醫師即使花了大筆的費用到國外學習,卻仍無法抓要領;為此,他特別在台灣推動成立了CIT植髮教育中心,時常舉辦關於植髮的操作教學訓練,並分享他的手術經驗,讓想選擇不同方式植髮的病患有更多的選擇。 

「重溫故地而發現自己的改變,是一個非常特別的感受」,張宏嘉引用曼德拉的名言並感性的說,跨出植髮的那一步去啟動改變,就能夠體會重新迎回頂上榮光的感受,這也是他在患者身上得到的回饋。 

張宏嘉指出,雖然FUE目前在植髮醫師的領域裡,因為手術門檻高一直都是小眾市場,但因為更貼近病患的需求,散發不可忽視的手術魅力。 

「沒有最佳的手術方式,只有最適合患者的手術。」張宏嘉認為,越先進的手術治療,必須越貼近生活,科學,藝術的跨領域結合,FUE與FUT以及各自衍生出的各種手術方式,只有找尋專業醫師諮詢,才能選擇適合自己的植髮方式。 

此外,張宏嘉也提醒,若有雄性基因禿的問題,千萬不要錯過黃金治療時期,任何掉髮問題,應尋求專業醫師的協助,勿信坊間偏方;其次,進行植髮手術時,除找尋專業醫師進行詳細諮詢與溝通外,術後的護理也相當重要,建議可以定期配合養護療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

相關新聞

今日整點新聞

九評共產黨引發三退大潮

目前退出中共黨、團、隊總人數

隨處可看新唐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