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尚未擺平的江派「政研系」 今日點擊(233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09 月 3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來這個studio拍節目的時呢,路上聽了一個廣播。

結果他聽廣播當中呢,是一個音樂台,他採訪了一個比較有名的那麼一個作家,剛剛寫完一個小說,也不是小說啦,他也有像一種人生思考啊或者咱們叫什麼心靈雞湯有點類似。

這個主持人跟他提了這麼個問題,他說你有房子、你有車、你有遊艇、你每年夏天可以到什麼澳大利亞,還是到哪兒度假到歐洲去度假,冬天你可以到滑雪,然後你每年可以如何如何如何,給他列了一個大單子。

然後他說你並不是今天在土耳其的地中海沿岸或在哪兒沿岸,那意思是指你並不是那些逃難者,你也不是那些像今天歐洲爆發的難民,難民潮難民的一位。你有什麼不滿的、你有什麼可抱怨的?向這個作者提了這麼個問題。

那個作者就說:聽來是個老頭兒啦,那他說,不錯!你說這些我都有。但是我在思考一個問題:我今年65歲了,那任何的每天某一分鐘,那意思他就死了,那隨時都會死的,他也可能再活20年,達到85歲。

但當他死了之後,他見到了神,他發現他真實的他自己,另外的他自己可能只有25歲。他在一個25歲的靈魂,在回復著自己80幾年或者60幾年的人生的過程,他可能滿意、他可能不滿意、他可能覺得他真正的生命一切是一種巨大的遺憾。

他的遺憾就是他所得到的一切並不一定是他的年輕的靈魂,只有25歲的年輕的靈魂所希望的。他說當然我今天所探討的這個問題,也不是一個年輕人願意探討的,因為他可能還從來沒有經歷過。

所以這是一個圈圈彎彎繞,對不對!他今天擁有了大多數,大學剛剛畢業的年輕人,為自己設定的人生的理想的目標。

原來台灣有五子登科 ,五子登科的說法,其實他都是人的層面,現實人的層面,在現實的世界環境中所獲得的一切,當擁有這些之後,能不能代表這個人是幸福的?

兩個星期前大概,我忘了是阿聯遒還是沙特的一個王子呢死了,只有30幾歲,那他活著的時候呢,曾經是一個騎馬的運動員還得過什麼運動會的獎,人非常漂亮、非常精神。

他為什麼死呢? 說心臟病猝死,那心臟猝死。那原因是說:縱慾過多,縱慾和酗酒造成的。那我覺得挺有趣的,30多歲縱慾酗酒,那對於他來講他依然是空虛的沒意思,概念是一樣的。

習近平尚未擺平的江派「政研系」

那現實中呢,動向雜誌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尚未擺平江派的政研系。

這是從來沒聽說過的,這是第一次被人提出這種說法。江派勢力除了軍方之外,還有政法體系、文宣體系和政研系一直對抗習近平。它說得很直接啊!一直對抗習近平。

政法體系最先倒台來自於周永康,已經被清洗。文宣體系目前攪局策略越來越隱晦,這個我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分享很多啦,文宣體系,對不對!

李長春、劉雲山整個中宣系統,它說第三個,這個神祕的政研系仍然有一定影響,可能婉轉著影響著輿論和外交。那政研系給我的感覺就有點這個瞎參謀爛幹式的感覺哦,那些高參們。

文章提了一些說法,它講說政法委體系周永康已倒,但是這個體系中的下層實力,並未受到致命損傷,各自為戰的分散抵抗狀態。

那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式的政法委式的做法,我們在這個節目當中已經跟大家講過了,在我的眼睛裡就是這麼回事,所以它今天處於一種膠著狀態。

文宣系統點名了李長春、劉雲山,一個在幕後、一個在台前多次攪局,那這個我覺得2014年的610香港白皮書,這個很清楚的哦。

然後從2014年7月21日22日,開始的股市的牛市,然後鼓勵大家伙玩股票,啊 !摔牌賣骰、砸鍋賣鐵。這原來搞大躍進的時候叫砸鍋賣鐵,所有的錢都壓在股票上,那都是文宣系統幹的。

然後反過來在今年6月分,在周永康一完了的時候,嘩 一塊做死他,這是整體的。所以我們跟大家講,而在作死股票過程中,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口誤),掌控著這個中信證券,啊 敢跟他們死磕。

所以這都是我們講過的啦,那這種死磕的概念呢,其實它就是一點,你敢不敢拆共產黨平台?你不拆共產黨平台,你就不敢動我,賭的都是這兒,賭的都是共產黨本身。

那文章裡提了一些相應的內容啦,它說文宣系統的攪局越來越隱晦,表面擁護習近平背後卻小動作不斷。對大閱兵的勞民傷財的解釋,實質是展現了高層內部有著強烈的反對聲。

罵美國到別的國家打仗的行為來說明中共大閱兵並沒有亮肌肉的意思,就是對習近平訪美進行提前的干擾。文宣系統還用奇文勸中下層官員,不要羨慕官二代提拔迅速,它說一旦生慕必然招致殺身之禍,這影射著郭伯雄的落馬是因為當年攻擊了習近平,是紅二代的身分。

然後它提到說:政研系的抵抗最不引人注目,它在婉轉著影響輿論進而影響外交政策。它說中共高層官場的消息人士不願意點明政研系的頭腦是何人,但據悉他參與了9月3日的大閱兵的設計,目前依然有一定影響。

那這就是動向雜誌披露出來,今天其實在權力爭奪過程中還沒有了然。而沒有了然的一件事情,今天是9月28日,去年的9月28日,張德江在發動的831人大常委決定針對香港,延到9月28日要求習近平在香港政府的門口,金鐘廣場開槍鎮壓,大家還記得那場面。

「雨傘運動」一週年紀念活動

蘋果日報寫了一篇報導,文章是這麼說的,它的題目就是:占領運動一週年,講雨傘運動。大概有1千人在金鐘政府的總部外面舉行紀念活動。

全民反政治打壓運動在今天開展,警察不久到現場開放了天馬道,兩行的車線。而占中三子和學生領袖先後發言,這是它講的紀念的活動,他們也是選在了9月28日這天。

去年的9月28日這天放了87顆催淚彈,87顆催淚彈,包括銅鑼灣在內,先是在其他4個地方放,把香港人打擊了,在傍晚時分10幾萬香港年輕人,大多數都在29歲以下,聚集到香港政府總部門前的金鐘廣場。

結果最後的3顆催淚彈,卻在金鐘廣場打的,打完之後在現場,軍人戴著防毒面具,沒人知道他是誰,拿著槍 ,等待著下命令,這就是當時的場面,當時的場面。

我們跟大家解釋很清楚,那梁振英,包括這個中聯辦的官員張曉明,再包括張德江,他們在鼓勵習近平下命令開槍,重演當年的1989六四,一年之後的9月28日,這是我們今天看到的現實的場面。

所以我個人的感觸還是那句話:時間是個神。

那從這點上說,在我們靈魂的角度來講,其實我們完全有理由,每一個人都有切身的感受能體會到,發生了很多事情,其實我們內心中有著某種預知、有著某種特別的感受,這一份感受只能自己欣賞、只能自己去體會。

那你讓我說呢,就是在現實的高級動物的教育之下,無神論的教育之下,對自的靈魂呢,它的高貴的一面汙辱之後,給人們造成了一種很混濁的狀態。

朦朦朧朧知道,但是如何去分辨呢,沒那個能力、也沒那個想法,甚至覺得呢反正都是猴變的也就那麼回事了,所以這是人的一份悲哀。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