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美的得失與是非 世事關心(350)

蕭茗(Host/ 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對美國的國事訪問是今年中共最重要的外交活動,從某種意義上甚至可以說是習近平上任以來最重要的出訪。習近平到訪期間恰逢梵蒂崗教宗方濟各在美訪問,習近平在美國民間和媒體的受關註程度遠不如教宗,但是在政府的角度,中美兩個大國元首見面,要談及若幹棘手的問題,政治重要性當然要遠高於教宗的精神之旅。那麼這次訪問到底收獲了什麼成果,又有什麼是非得失呢?這一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9月25日星期五,中共國家主席習近平終於站在了白宮南草坪上,接受奧巴馬總統為他舉辦的歡迎儀式,這個期待已久的儀式,不管從哪個角度來講都晚了一些。不僅因為習近平上任第一年就出訪了俄羅斯和非洲、第三年才到訪美國;而且因為他來美後第四天才到華府與奧巴馬會面。與其他國家元首對美國的國事訪問相比,甚至與同期訪美的梵蒂崗教宗方濟各相比,中共元首的國事訪問內容也明顯「幹貨」不足。沒有訪問國會、沒有大學演講、與美國民眾的互動也僅限於訪問西雅圖的林肯高中、以及與華僑見面。習近平最多的時間是在西雅圖與企業家們渡過的。

習近平來美之前,外界普遍預期雙方將就網路安全、南中國海等嚴重分歧的問題進行磋商。但是習近平僅僅是在24號晚上與奧巴總統、克裏國務卿、安全顧問賴斯等人共進了一頓工作晚餐;25日上午的歡迎儀式後舉行了短暫的會談。從時間安排上,似乎很難說有什麼深入的探討,也很難說這次會談有和它的禮儀相比同樣的份量。

中午時分,奧巴馬與習近平在白宮玫瑰園舉行聯合記者會,向外界介紹會談的成果,並接受記者提問。現場並沒有出現記者們踴躍舉手,向領導人提出尖銳問題的場面,提問的媒體都已經事先定好,由領導人現場點名,其他媒體都是陪坐。習近平的提問名額都留給了出訪自帶的中共官方媒體。

習奧會前盛傳的,美國政府要對中國黑客啟動的新制裁最終沒有在習近平訪美期間發生;《紐約時報》報導的、有望簽訂的《網路軍控協議》也沒有在習奧會上成為現實。被奧巴馬作為第一優先的網路安全問題,只是宣布達成了一個概念上的共識。

奧巴馬(美國總統):「我們一致同意,無論是美國還是中國政府,都不可以明知卻支援利用網路盜竊知識產權的行為,包括商業機密和其它出於商業利益的企業機密資訊。」

在華盛頓短暫停留一天後,習近平轉往此行的最後一站——紐約,他的最後一項重要活動是:在紐約的聯合國總部發表演說。

蕭茗(Host/ Simone Gao):習近平的這次訪問,美中雙方各有什麼得失呢?先聽一下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方大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網路安全是本次習奧會的重要議題之一,雙方也的確達成了協議。這樣說來,美國公司、政府和相關機構今後會感到更安全嗎?

方大為先生/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讓我這麼來說,至少從表面上來講,這個關於網路間諜的協議的價值很高,從表面上來講。如果你能確信中美政府都能夠忠實地執行協議條款,如果這點能保證,我覺得那是一個很大的成就。當然就像我剛才說的,這點是個很大的問號。在美國人民的心中絕對有懷疑,可能總統也有,美國政府和人民對這個的疑慮是基於中共過去的記錄,他們在過去的時間裡面違反了很多協議。但是如果這個協議能經得起時間的考驗,如果在未來那些美國政府所指出的那些不能容忍的行為變得越來越少,人們將把這個協議看成習奧會的一個偉大成就。但我覺得現在就下結論還為時過早,尤其是會談才剛剛開始。」

蕭茗(Host/ Simone Gao):「總體來說,你認為這次會談實現了分歧管理嗎?」

方大為先生/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從我個人的理解,在幾個重要的會議和發布會之後,看起來這是一個正面的會談。在很多問題上取得了進展,包括網路安全,另一個很重大的議題是全球氣候變化,中美達成了廣泛的一致,同樣在雙方軍隊接觸方面也達成了一些協定和協議。這些都表明這次會談很成功。」

蕭茗(Host/ 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認為這次訪問,習近平和奧巴馬誰的收獲大一些?」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次訪問雙方都沒有在實質內容上有太高的預期,相對來說習近平的收獲大一些。完成了對美國的國事訪問、受到禮遇、在聯合國大會發表演說,算是外交成就,拿回國內宣傳對於提高其聲譽、鞏固其地位有好處。除了向美國的商界輸送了一些利益,這次訪問中共談不上有什麼成本代價,在南海問題、在網路安全問題上,它的原則表述都沒有任何松動。習奧會達成的網路安全共識既是空洞、也不可靠的。說雙方都不會在明確知情的狀況下支持網路竊密行動,可實際上中共從來也沒有承認過它知情,所以這種共識並不對它增加任何新的約束力,還說制止網路竊密和攻擊,今後要靠兩國執法部門的合作,相當於還是把操縱事態的主動權交給中共,這些所謂共識在政治上是幼稚的。一種最好的情況是習奧會上達成一種默契,就是說,習奧會之後如果網攻事件立刻發生了,這是對美國政府公然的羞辱和愚弄,必然引起嚴重後果,這點上應該能建立起默契。所以會談後一段時間網路攻擊會減少,但事實上這個問題還在那裏,奧巴馬把解決問題的擔子主要留給了下一任總統。」

蕭茗(Host/ Simone Gao):對中共來講,除了美國政府,它眼中可以打交道的美國社會主要就是商界。習近平此行也是把與商界的互動作為重頭戲。有反諷意味的是,自鄧小平之後,自稱是無產階級代言人的共產黨,踏上美國的土地,反而把資本家當作自己的異國知己。

習近平來美以後的第一份大禮,送給了波音公司。300架飛機的訂單,是讓任何一家飛機製造商都眉開眼笑的大蛋糕。

Dennis Muilenburg(波音公司總裁):「習主席,我們熱誠地感謝您帶來的飛機訂單。」

習近平還為西雅圖帶來了「中美網際網路產業論壇」,美方有28家網際網路產業的CEO出席。其中包括在中國遭遇反壟斷調查的微軟、被中共媒體反復修理的蘋果、被長城防火墻屏蔽的臉書。今天他們再度成了中共盛會上的座上嘉賓。

習近平也入鄉隨俗,在對商界的講話裏引用美國的名人名言,來博得東道主的好感。

習近平:「馬丁-路德金先生也說過『做對的事,任何時機都是好時機。』」

而此時,法輪功學員正在會場外要求習近平做一件對的事,什麼是「對的事」,一些看到法輪功學員抗議的民眾也自有看法。

Greg Shtraks(國際關係學博士生):「那些在後面煉功的法輪功學員,解放人們的身心,給人以希望、給人以和平,在人類面臨極大挑戰的情況下,所以我希望法輪功能夠被允許回到中國。」

Janie Harding(田納西遊客):「我自己也要為你們發聲,告訴我的朋友和認識的人。」

美國的新聞博物館外也貼出了漢語條幅,請習近平做幾件對的事。23日,一段美聯社采訪被軟禁的維權律師高智晟的視頻出現在網際網路上,視頻中高律師再度講述了自己遭遇酷刑的經歷,在習奧會前使人權議題繼續升溫。

高智晟律師:「三次酷刑,非常嚴重的。用我的說法是,是他們的驚心動魄,不是我的驚心動魄。第三次酷刑,就是2007年9月21日對我實施酷刑的原班人馬,這是很讓我震驚的。因為當時他們對我實施酷刑我已經向外公布了,這種情況下這些人沒有受到任何處理。」

保障人權,在美國的價值觀裏從來都是「對的事」,但這部分「對的事」卻是中共領導人出訪時所要迴避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在中美關系中,什麼才是「對」的事,來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習近平這次給人印象比較深的一件事情就是引述了馬丁-路德金的話,『做對的事,任何時機都是好時機』。你認為在中美交往中,美國政府最應該做的對的事是什麼?」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對的事情,是經得起時間的檢驗,能在歷史上被記住的事情。隨著時間的推移,商業利益的重要性會被人淡忘,留在歷史中的,是當事人在道德是非問題上所做的選擇。兩三代人以後,人們不會問:這個總統在任期內賣出去了幾架飛機,而會問他在重大的道德問題上做出的選擇是什麼。政治人物有私德、也有公德。美國人兩個都看重,最重要的還是公德,就是他必須守護這個國家的良心,讓他的人民和子孫後代以此為傲、因此而自豪,這是國家強大的真正根源。正因為此,我對近幾屆美國政府在國際交往中越來越淡化人權議題感到失望。雖然普通民眾未必有那麼遠的眼光,他們看重投資機會、就業和廉價的商品,但有遠見的政治家應該領導和塑造民意、而不是簡單跟隨。中國有句古話,叫:楚國無以為寶,惟善以為寶。還有一句話叫「詩禮傳家」,對精神價值的重視程度往往是判斷一個文明有沒有延續力的標準。雖然很難要求每個政治人物都有此遠見,但是現實中有遠見、有道德擔當的領導人竟如此之少,實在是令人傷感。」

蕭茗(Host/ Simone Gao):類似問題,再聽一下方大為先生的觀點。

蕭茗(Host/ Simone Gao):「對於中美關係來說,下面幾方面中哪一個是應該被優先考慮的?經濟、安全、還是人權?

方大為先生/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讓我用幾種方式來回答這個問題,這就像問,『你想走路還是想嚼口香糖』。我們不僅能夠同時做到,我們也必須同時做到,在任何大國之間都是如此。中美雙邊關係在我眼裡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關係。很多人會贊同我的觀點。我要說的是,中美關係和美國民眾最相關的是經濟和貿易關係,這是沒有疑問的。這是因為雙邊經貿關係的規模和他們對雙方普通民眾的影響。從美國和美國人的角度講,中國的角色已經被重新定義了,它在美國的大選和更廣泛的政治中更加重要。以前,中國是個外交政策問題,在今天,即使聽起來很奇怪,從美國的政治角度講,中國已經不是一個外交政策問題。而更是一個內政問題。這個問題對美國本土的影響很大,因為不同的原因,譬如在經濟市場上的競爭,對資源的競爭,工作機會的流失,在清潔能源領域的競爭,在教育和教育領域的成就。這些都是內政的範圍,而不是外交的焦點。」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認為中共未來能繼續成功地讓美國商界成為他在美國社會的支持力量嗎?」

方大為先生/David J. Firestein(東西研究所副所長):「我覺得美國的經濟界一直堅定支持強大、健康的中美關係。但是在某種程度上,很多年以來都很清楚,大概從五、六年前,商界對中國的信心有所惡化,就是美國對中國經濟的信心。十到十五年前,當中國剛剛加入WTO的時候,大家都很樂觀。現在樂觀情緒要少得多了,對企業進入中國市場的限制很失望,還有對知識產權的侵佔,大家覺得管理層的執法尺度很模糊,有時候經濟政策對美國公司有打壓的傾向。從商業角度來講,在中國做成一件事情很難,難度甚至超過十年以前。但是同時這些都被這個基本事實所弱化,就是你必須要同中國打交道,長期來講,無論你失望與否,你都不能放棄這個市場。」

習近平訪美的支線劇情蘊含著重要潛大詞,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 Simone Gao):除了晚宴、歡迎儀式、領導人會談和記者會,習近平這次訪美還伴隨著一些支線劇情。這部分劇情雖然沒有聚光燈下的領導人握手那樣引人註意,其背後蘊藏的潛臺詞卻凸顯了中美關系裏另一部分重要的、現實的、卻又無法端上臺面的內容。先請雪莉為我們介紹一下這方面的情況。

雪莉:謝謝蕭茗。在習近平訪美之前和過程中,發生了一些支線劇情,雖然是支線,但可以說是相當有內涵。首先是習近平到訪之前,中共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作為特使,率領公安、安全、司法、網信等部門先行到訪。這個打頭站式的訪問,中美的媒體都只做了簡單報導,新華社對孟建柱使命的解釋是「就共同打擊網路犯罪開展執法合作」,也就是對於網路安全議題,在雙方領導人見面之前,先行與美方協調口徑。

但是很多分析人士把眼光放在了另一個沒有出現的名字上——令完成。因為早在今年上半年就盛傳王岐山將作為習近平的特使先行訪美,目的之一是引渡令計劃之弟令完成,這回特使由王岐王換成了孟建柱,自然人們士猜測孟建柱也接過了這個秘密任務。再加上《紐約時報》8月份對令完成冠以「中國華人民共和國歷史上最具破壞力的叛逃者」的頭銜,從而讓更多人相信,孟建柱此來不可能不談令完成。但是兩國政府都口風很緊,沒透露任何相關的情況。

另外有兩件事也值得關註。一是在習近平啟程訪美的同一天,中共外交部證,一名在中國的美國女子因為被懷疑從事間諜活動被調查。第二件事是,22日美國國防部證實,9月15日一架美國的電子偵察機在黃海上方的國際空域,又遭到了中方戰機不安全動作的攔截,這些支線劇情都為習近平的訪問增添了不和諧音。

蕭茗(Host/ Simone Gao):謝謝雪莉,如何解讀這些支線劇情背後的潛臺詞,先來聽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先說令完成,你認為他是孟建柱打頭站的一個主要目的嗎,中方有可能就引渡事宜和美方達成任何進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想是主要目的之一,現在看來美國政府把令完成交給中共的可能性不大,從政府的角度來講只要他提供的情報足夠重要,就要保護叛逃者,否則今後敵對國家就不會再有投誠到美國提供重要情報的人。另一方面,當年斯諾登逃到香港,中共也沒有和美國政府合作讓斯諾登回到美國,來而不往非禮也,既然沒有默契,美國政府也沒必要對中共提出的要求照單全收。現在還沒有消息,是否令完成已經提出了難民庇護申請,如果提出的話,決定權在法院,美國政府想配合中共方面也愛莫能助。對於令完成是不是已經泄露了關鍵機密,我猜中共當局也不完全確定,因為美國政府肯定也不會向中共交底從令完成那裏取得了什麼,否則中共最緊迫優先的事項就是控制情報不再擴散,還不是把令完成這個人抓回去,這一點上會是雙方互相揣測、博奕的內容。」

蕭茗(Host/ Simone Gao):「就在習近平已經出發訪美的時候,傳出了美國公民在中國以間諜嫌疑被捕、和美國飛機再被攔截的消息,為什麼會傳出這種不和諧的聲音?」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在中國的這名美國女子半年前就被當成間諜嫌疑人調查了,在習近平訪美之前她從監視居住被轉到了拘留所,這是一個實質性轉變,在習近平開始訪美的時候,中共的外交部門正式確認。這有兩種可能,一是對美國的陰陽、軟硬兩手。在習近平訪美前釋放了活動人士郭玉閃,做出友善姿態,但也抓一個美國公民,表示我仍然不好惹,別以為我會對你美國服軟。美國國防部發布偵察機在南海又被危險攔截的消息用意大體一致,就是給到訪的習近平增加壓力。關於美國女子在中國被拘捕的第二種可能,就是習的國內對手的小動作,行動的早期階段習未必知道,到習近平臨出發的時候才把行動升級,把這名美國人抓到拘留所,並且對外放出消息,給習近平的出訪製造不和諧音。如果是後一種情況,那說明中共內部一些人反習的動作一直都沒有停止。」

蕭茗(Host/ Simone Gao):習近平結束訪美回國,兩國政府都算了是鬆了一口氣。對中方來講是完成了一個重要的禮儀活動,得了面子。對美國政府來說也算管理了分歧。至於兩國未來的戰略關系,仍然是付之闕如。盤點習近平在美期間的全部講話和發言,最值得稱道的還是引用馬丁-路德金的那句話:「做對的事,任何時機都是好時機」。現今確實有很多對的事值得去做,只不過對於什麼是「對」的事,習近平需要先做出對的選擇。謝謝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