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城爆炸案嫌犯韋銀勇恨的是誰?今日點擊(233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03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新來的一些朋友給我留言,講說看您的節目一個月三個月,現在變成了我生活中的一部分。於此同時也有一些人說:你別老說中國不好,別老說共產黨不好,這共產黨沒了我們怎麼辦?

這個話就又說了,這個我覺得不用再提,我曾經舉過類似的例子,對不對!那一個人他知道不好,人被汙辱,一個女人被汙辱,她不去維護自己的尊嚴,她很懼怕丟失現實的利益。

這就是人格喪失之後,失去了人性的標準,喪失了人道義珍貴之後的苟且偷生的表現,這是共產黨摧毀人的一個直接的範例。那包括有些人在海外,能彼此知道看我的節目天天看,看完之後呢還保持他自己個人的自留地,退黨,有點害怕。

濤哥跟你碰個面、離你遠點,為什麼?怕共產黨給他照相。我有時候說的話就不好聽,就是那麼個說法,你是男人嗎?你是男人嗎?對吧!

人應有的氣節,士可殺不可辱。原來有句話: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今天打人都不打臉都去扒內褲,罵人專揭短,上至中共控制的媒體全都是汙辱人。

然後汙辱的成果被人們解讀成說:今天要沒共產黨國家就會亂。不打著你、不殺著你、不汙辱著你,你自個兒就活不了,因為會亂。

高級動物就會亂嗎?人不會亂。

1989六四的時候,那時候北京城出於無政府狀態,中央電視台、北京電視台自己播的,小偷罷偷,你經歷過嗎?那是作為北京新聞中央新聞播的。

在王府井大街、西單大街,小偷罷偷,不偷了。來支持學生,向共產黨說不,那時候還沒敢明目張膽向共產黨說不,所以喪失了對人的理解。

那廣西大爆炸應該說基本上有一個眉目了,是個人的報復,現在看起來不同的媒體彙總是這樣的結果。

中國警方稱柳城爆炸案嫌犯已被炸死

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柳城爆炸案的嫌疑犯已經被炸死。

它講說柳城縣大埔鎮的33歲男子韋銀勇,這是嫌疑人,應該在爆炸中已經死亡,
是透過DNA鑑定,這是新華社的說法。一共有18起爆炸,他自製了定時的爆炸裝置,通過自己投放和郵寄僱人郵寄的方式。

那造成了18起爆炸,10人死亡51人受傷,促成他所作所為的原因,是因為自己的採石場生產與附近的村民和相關單位產生矛盾,心生怨恨所致。

然後在報導當中提到說:BBC中文網的記者,在柳州公安的官方微博上,卻沒有看到任何消息的發布,而這個說法來自於新華社。

而在微博上有人拿出了這位嫌疑犯,一年前在微博上發表的內容,等到哪一天我變得瘋狂,請記得我單純時曾經被你們當傻子一樣耍。

今天所有在這個體制之下的人,所有的人,包括今天主政的人,都被共產黨當傻子耍。

如果你不被它當傻子耍,你怎麼會說出來沒有共產黨咱們就會亂。你好端端的一個人,你自己汙辱自己,你不被管著、不被殺著、不被威脅著、不被欺騙著,你就會亂,你管不了自己。

而說這番話的時候,是在2013年說的。正是因為這2013年說的,所以當地警方把他送監一年,那在微博上說:韋銀勇是採石場的炸藥管理員,實際上他是採石場的老闆之一。

我們看到一個照片的帖子,廣西省柳城縣的公安局河西派出所,2013年7月30日12點55分,韋銀勇因網民無奈的眼神,在騰訊微博上發布了消息,我殺人的時間快到了,是當地政府讓我走這條死路的。

今天他幹了,對吧!今天他幹了。我們看到的 他在哪天幹呢?他在9月30日,他仇恨的是誰呢?仇恨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中國共產黨。

我們記得曾經有一個人,在上海殺了幾個警察,那個人成為了一個英雄,民間的英雄,這是我們看到的。

我們也知道有一個小販,也是完全出於一種自衛的狀況,殺了戴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人,這就是現實,這是真實的生活。

在一集節目當中我們提到:我說這件事情最麻煩的就是,大江南北960萬平方公里上,你不知道哪裡會出第二個、第三個、第一百個、第一千個。

柳城爆炸案嫌犯家屬:採石場糾紛讓他無比懊喪

南華早報採訪了嫌疑人的親弟弟,題目說:採石場的糾紛讓他無比懊喪。

文章寫得非常長,大概的內容就是他有一個採石場,這個採石場是在自己的土地上,進行了這樣的買賣。而後來的岳父,他自己的岳父跟他配合在一起來經營採石場。

從銀行貸款了100萬,要擴大採石場的規模,結果這件事情造成了跟鄰居,周圍採石場的鄰居發生了衝突。因為它的爆炸聲,採石場嘛,它爆炸聲會很大,就影響到周圍人的生活。

在這個背景之下,周圍的人有一次實在忍不住了,就搗毀了他新買的採石的機器,這就民間發生了衝突。

這件事他就找到了政府,當地政府問他要了10萬塊,叫行政協調費,錢拿走了, 事沒辦,對吧!錢拿走了,事情沒辦。

所以在這個背景之下,到了今天出現這樣的事情,我們現在看到的,都是當時的一些文件和合同的紀錄。

文章最後說:這是爆炸嫌疑人的父親自己說,他有一個6歲的女兒和一個1歲的兒子,在爆炸前一天的星期二回家用餐,沒說什麼特別的話。

他是個老實的孩子,沒有壞想法。家屬們表示很難相信韋銀勇策劃了爆炸案,我們根本不能接受這樣指控的事實,因為沒有足夠的證據。

所以這裡面通篇我們看到的,是一個對社會的報復,民間的衝突,發展是硬道理的一個直接帶來的結果。很多朋友會說對人的汙辱,那是對他,這是個案。

最新的一個消息,劉虎,這是很有名的被關押的一個記者。被關346天重獲自由,劉虎陳述說:他遭到了警方的虐待和逼供。

美聯社10月1日報導:微博上實名舉報高官而被關押的346天的中國記者劉虎,上個月被檢察院不予以起訴,重新獲得自由之後,他講述了他在關押期間遭到警察的虐待和持續不斷的誘騙、逼供、不讓他見律師、家屬、不讓他睡覺。

警方還威逼說:若不坦白,他會被關更長的時間,他的老婆會拋棄他,同時利用同監室的犯人來套他的話,並且威逼他,讓他上電視。

廣西爆炸案的死去的嫌疑犯說什麼?他們把我當傻子耍。劉虎 警察把他當傻子耍。擁有權力的,戴著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徽的,把所有的人都當傻子耍,而他們自己就是傻子。

曾經被周永康當傻子耍,被他的所有的官當傻子耍,他們寧跟被這樣的耍,他們被耍的過程中,在尋找著自己的樂趣,去耍別人,人人吃人、人人騙人、人人毀人。

但是王岐山的學生任志強呢,他10月1日敢說一句話: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不存在的。

這集節目就到了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