辛灝年:誰在分裂中國(上)【透視中國】

【導讀】旅居美國的著名歷史學家辛灝年先生,應當地僑界的邀請,於兩零一一年十月二十九日在加拿大溫哥華發表了《中國分裂的危險》的演講,這是他繼 《民族主義的使命》演講之後的最新演講,也是他的「祖國在危險中」系列演講的第二講。 在演講中辛灝年先生發出了「誰分裂了中國」和「誰正在分裂中國」的詰問。他列舉大量事實,深入剖析了中共自建黨以來,特別是一九四九年中共建政以來對中國境內各族人民所施行的五大共同迫害。而這正是導致當前中國大陸民族矛盾尖銳、民族關係緊張和中國面臨四分五裂危險的根源。他呼籲中華各民族人民攜起手來共同面對這場危機。下面就請您欣賞辛灝年「祖國在危險中」系列演講的第二講《中國分裂的危險》的第一部分。

誰分裂了中國?

在這一講中,辛先生懷著對中華民族的深厚之情,和對中國民主統一的渴望之心,所講的第一個大問題,就是“誰分裂了中國?”

辛先生以辛亥革命以來重大的歷史事實為根據,對一九四九年前“誰曾分裂中國、誰不曾分裂中國”,做了簡要、明確的指證。他說,辛亥革命爆發時,連即將退位的滿清朝廷都沒有因為自身的覆亡而分裂過中國;辛亥革命爆發之後,即便袁世凱稱帝,張勛復辟滿清,大小軍閥混戰十一年,他們或是要復闢大一統的中華專制帝國,或是夢想武力統一中國,或是一心維持軍事割據,但都不是要分裂中國。

歷史的事實是,中華民國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直到辭世的那一天,都在為了中國的民主進步統一,就是大中華民國的統一,而艱難奮鬥未已,他留在人間的最後一句話,就是“和平奮鬥救中國”。而民族英雄蔣介石先生的一生,則為捍衛中國的進步統一,作出了無愧于中華五千年的犧牲和奮鬥。縱觀中國近一百年的歷史,唯有中國共產黨從前蘇俄為他建黨的那一天開始,就“認馬列為祖宗,蘇俄為祖國,斯大林為父親”,一心要為蘇俄分裂中國。辛先生用鐵一般的歷史事實,指證了中共出賣民族、分裂中國​​的歷史罪行,和他終於分裂了中國、製造了“兩岸兩制”和“兩岸兩國”的痛苦現狀。

在這一部分內容裡,辛先生用他自己的民族主義理論,論證了中共如何分裂了中國境內的每一個民族,使每一個民族都存在著兩個族群,一個就是馬列貴族統治集團,另一個則是被馬列集團統治的人民。漢族完全一樣。而今天中國社會的根本矛盾,就是中國各族人民遭遇馬列族群壓迫和摧殘的生死矛盾。這一切,當然都是由馬列和中共的惡性民族分裂,及其假的、壞的和倒退的民族主義所造成的惡果。

誰在分裂中國?

辛先生所講的第二個大問題,也是本次講演的主題,就是“誰在分裂中國?” 他開宗明義地說,不僅中共分裂了中國,而且自一九四九年他奪取中國大陸的政權之後,就立即對中國境內、特別是包括漢族在內的的各個民族,實行了“五大共同迫害” 。

中共對境內各民族的五大共同迫害 

第一,實行信仰專制,厲行宗教迫害

對這個問題,他首先是逐一揭開了馬克思、恩格斯和列寧奉行“信仰專制”的論述,指出馬列在他們的著作裡,既要“將無神論宣佈為強制性的信仰象徵”,還要用“革命”的辦法,來剷除“信仰自由的資產階級社會基礎”,並認為最後必須用“上斷頭台”辦法,來徹底消滅人類的宗教信仰。然後,他簡略地介紹了俄國共產革命後是怎樣用極其殘酷的手段來消滅信仰和迫害宗教的,並對中共如何實行信仰專制、如何堅持信仰專制及其罪惡的結果,做了令人痛苦的指證。特別是對以前蘇聯爲首的社會主義國家,尤其是共產黨的馬列中國,是怎樣從信仰專制和迫害宗教出發,為無數知識分子確立“思想罪、言論罪和反革命罪”的,作了簡要的陳述。

第二,製造階級鬥爭,厲行政治迫害

辛先生首先簡略地闡述了中國五千年文明歷史,不論是從政治思想的演變上,還是從實際統治的發展上,從來就沒有提​​倡過“階級鬥爭”,沒有“製造過階級鬥爭”,更沒有“實行過無產階級的專政”。

但是中共不僅從馬列那裡學來了階級鬥爭的理論、手段,甚至還在一九四九年前的民族戰爭中,製造階級鬥爭以打擊抗日的政府,調節階級鬥爭以不許他自己的軍隊參加衛國戰爭。直到在奪權建國之後,仍然迷信於階級鬥爭,以所謂的階級鬥爭為綱,發動一次又一次的政治運動,整治和迫害了無數的人民,包括他的同夥們,如劉少奇之流。

雖然在推行專制改良的後三十年中,中共不再公開地提倡和大抓階級鬥爭和階級專政了,但是由於中共的“姓名、主義、制度和黨性”全然未變,要對中國各民族人民實行一黨專政已經成為他永恆的夢想,因而,他的階級鬥爭的意識和製造階級鬥爭的膽略,調節階級鬥爭的本領和進行階級鬥爭的手段,特別是要對人民實行專政的本性,從未改變。

中共不再高喊階級鬥爭而實行對人民鬥爭,不再高喊無產階級專政而對人民施行專政。他們在馬列中國六十週年的慶典上推出“毛澤東思想方陣”,以祭奠“殺人越貨八千萬”的毛澤東時代,其一心懷念“中共大搞階級鬥爭盛世”之心,企圖復闢“中共實行階級鬥爭和無產階級專政惡世”之念,已然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在今日的中國大陸,在充滿血腥的紅色歌曲又在橫行人間之時,不少人心裏都有著“似乎又回到了文革時期”的恐怖感覺。至於2008年3月胡錦濤對西藏人民的又一次血腥迫害,2009年7月胡錦濤對新疆漢維兩族人民的又一次暴力鎮壓,和近年來中共警察可以隨意開槍殺害各族人民,中共層層“人民政府”信訪部門可以隨意整死、打死甚至“姦死”各民族痛苦訪民的不盡血債,俱是中共仍然在厲行“鬥爭和專政”的證明。

有人說:「共產黨、毛澤東不就是中國的皇帝嗎?中國歷朝歷代的專制帝制,不就是毛澤東曾經想要搞的那一套嗎?」辛灝年說:「大錯!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完全是蘇聯樣式翻版的再施行,是西方馬列主義邪惡的思想,被中化以後送到中國。」 
  
中國自古以來不講階級鬥爭。春秋戰國時期,講的是「親久族、和萬邦,人神共和」,講究一個「和」字;儒家思想強調「和為貴」,墨家講「兼愛、非攻」,管子講:「禮義廉恥,國之四維」。推崇嚴刑峻法的法家,講究「定份」、守份不爭。中國歷史上從來沒有講過階級鬥爭和階級專政。 
  
而共產黨人為劃分階級,甚麼「地富反壞右」、「貧下中農」、「貧下中牧」、「反動的農牧業主」。劃分階級後,階級鬥爭、殺人劫財,以抓階級鬥爭來進行政治迫害。「毛時代,中國掉了八千萬個腦袋,被處死、被害死、被逼自殺、被餓死的,一共八千萬,最保守的數字,六千五百萬。」

辛灝年認為,中國共產黨的統治完全是蘇聯在中國的樣版的再實行,中共的統治是西方馬列主義這個邪惡的思想被蘇化以後送到了中國。這就是為什麼毛澤東時代的三十年,中國被處死的、被害死的被逼自殺的 、被餓死的一共八千萬人。這就製造階級鬥爭,厲行政治迫害的產物。 (未完待續)

【結語】辛灝年先生在溫哥華的這一場講演,歷時兩小時十五分鐘。在整個演講過程中,辛灝年先生洋洋灑灑,揮灑自如,深深地吸引住了所有場下的聽眾,他的論述和觀點更是深入人心,得到了在場華僑的一致認同和讚賞。

值得一提的是,儘管中共官方學生組織多方阻撓,甚至威脅在加留學生不得參加此次演講會,但出於對祖國的愛與關心,以及對辛灝年先生本人的傾慕,仍有不少留學生,戴著帽子,豎起領子,以非常低的姿態,坐在會堂的最後,聽完整場演講方才離去。這裡我們要對他們的勇氣和對祖國的那份深深的愛,表示由衷的敬佩,正是由於有了像他們這樣真正關心著祖國的國民,華僑,和留學生,我們那正在通往民主統一道路上舉步維艱的祖國,才會有更多的希望,真正光明的一天也才會更早的到來。然而,在號稱世界民主自由之都的美國和加拿大,中共的淫威尚能如此肆無忌憚的滲透在華人社區的每個角落,那些身處大陸的十四億國民的處境,已是可想而知。當下,中華民族已經到了最危險的時候,為了我們那滿身瘡痍的祖國,為了我們那些正在遭受著馬列黨徒欺壓凌辱的同胞,中華兒女們,站起來,用我們的勇氣,用我們的怒吼,宣告中共末日的來臨,讓馬列邪教與它的子孫永遠滾出我們的祖國!

文稿來源:黃花崗雜誌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