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啓動軍方四總部大清洗 今日點擊(234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14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星期一宣布了要在26日到29日召開五中全會,同時宣布了李春城、蔣潔敏被拿下。而五中全會在此之前,我們看到探討比較多的,就是劉源的去向。

那我自己認為它依然反映出,在中共的中宣系統,和中共的軍隊系統當中,它不是穩定的。那包括劉源的好朋友張木生也明確講:在軍隊內是不穩定的,也就是說在砍死了郭伯雄、徐才厚之後,我們看到的是一種反饋。

那相關的內容已經跟大家介紹很多了,那與此同時提醒大家記住:在宣布五中全會召開的時間的時候,那320多名紅二代、官二代,就是兒子和孫子們,都被扣在了北京城。

我們並沒有看到任何消息說:兒子孫子們被放出來了,沒有,一點兒都沒看到。

那我們也知道那是被公安部、中紀委、中共中央辦公廳,三個部門同時給扣下兒子孫子們。

然後如果這些兒子孫子們被扣在那兒,然後扭過臉來說要開這個五中全會,大家要記住,裡面有曾慶紅的兒子、李長春的兒子、吳邦國的兒子、有劉雲山的兒子。

那與此同時政治局層面的和中央委員的,大概據說70多人,那剩下的200多人是省部級高官兒子孫子們。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說,五中全會召開的時候,能夠成為中央委員和中央後補委員的人,你說他占多大比重?

兒子成為人質被扣在另外一個地方,然後他們在北京的京西賓館開會,這個場面是非常有意思的。共產黨是黑幫,是黑幫他爹,黑幫的祖宗,它對自己的人絕不手軟。它為什麼不手軟,誰都不會手軟的,誰手軟誰死。

胡耀邦手軟,死了;趙紫陽手軟,死了。無毒不丈夫、量小非君子,所以鄧小平幹了這些事情之後,扭臉他死的時候他跟兒子說:把骨灰揚了,他都怕別人掘他的墳。

毛澤東死的時候誰都不信,最後信他老婆,對不對!據說要把當時要死的時候,伺候他24小時伺候他的另外一個女人,要扶植成政治局常委,是國家嗎?我問你是國家嗎?

所以這就是非常現實的場面,那這種現實的場面,只要黨存在,它在黨的氛圍下一定延續著。

習近平啟動軍方四總部大清洗

結果就在宣布五中全會,召開日子的前一天,國內披露出一個消息,中紀委和中央軍委紀委對四總部進行整肅巡查,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近平啟動了軍方四大總部的大清洗。

國內澎湃新聞11日報導,經中共軍委批准,9月28日到11月10日,中央軍委巡視組,對總裝備部黨委及其成員進行專項巡視。

這是繼中共對七大軍區,海軍、空軍、二砲、武警等進行大清洗之後,直接向四總部派出了清洗的人馬。四總部,對吧!總後勤部有一個劉源,但也有谷俊山,有劉源也有谷俊山。

所以軍隊的清洗真正是從總後勤部開始,而總政和總參,總政是徐才厚,總參是郭伯雄。2015年1月分五中全會,中紀委五中全會習近平發表訓話,最後訓話的時候是把總政、總參排除在主會場之外。

總政總參是習近平、王岐山根本不信任,是要被打的對象。我在昨天的節目當中,引述了張木生的說法,張木生作為劉源的好朋友,他明確講:軍隊裡有河南幫。河南幫的幫主江澤民的祕書,總政的副主任上將賈廷安,谷俊山也是河南的,包括被打下去的一些司令們都是河南的。

所以他說在軍委當中有個河南幫,但是從巡視組本身非常有趣,卻是從總裝備部開始的。而總裝備部是中共軍委四大總部機關之一,現任的部長是軍委委員張又俠上將。

張又俠跟習近平兩家示好,張又俠的父親跟習近平的父親習仲勛,曾經是在領著一支隊伍在一起,都是陝西的。張又俠實際是後來上來的,我們知道是後來上來的,對吧!

習近平動手先從張又俠腦袋上動手,你要記住:總裝備部是張又俠後來上來的地方,這是非常有趣的現象。大家都傳說習近平跟他好,但是先查他,先查他,堵住其他人的嘴。

文章它特別提到說:在未來軍隊的改革當中,四大總部很可能都不存在了,而其中總參的核心,作戰參謀部將改成聯合指揮部,直接歸軍委改。而總政改成了人事資源部,總裝備部和總後勤部將被取消。

如果變成了聯合指揮部的話,可能就跟美國的軍隊的概念差不多了。大家還記得在早前一直談到,中國的軍隊到底是黨衛軍,還是國家的軍隊,大家都認可是黨的軍隊,對吧!槍桿子裡頭出政權。

有人也提到有關軍隊國家化的概念,包括今天在中共最上層的上將,有人在文章當中也提出了軍隊國家化的問題。

那我個人的說法呢,今天的現實環境,如果它真的造成,它沒有任何退路,想保住自己的性命,真正想為國家做點事情,不使得國家陷入動盪的話,如果公務員、 如果國家主席,不向中國共產黨宣誓的話,軍隊同樣可以。

另外在上星期六呢出了另外一件事情,就是已經失蹤多日的維權律師王宇的兒子在緬甸失蹤。那這件事情呢就顯得比較大,在世界各大媒體當中都登了這件事情。

中國維權律師之子在緬甸失蹤

紐約時報當時報導的,文章題目是這麼說的:中國維權律師之子在緬甸失蹤。

被抓捕的維權律師的兒子在緬甸失蹤,此前曾經試圖從中國前往美國期間,他似乎在緬甸一座邊界的小鎮,遭到中國警方的抓捕。

一位參與逃亡計畫的民權人士,星期五是這麼描繪的:16歲的包卓軒是7月分在北京被抓捕的王宇的兒子,目前居住在舊金山的周鋒鎖說:星期二包卓軒被穿著制服的人,從鄰近中國邊界的小鎮的一個賓館當中被帶走。

現在我們能夠知道的消息就是,抓他的人呢應該是,很可能是內蒙古的國安啊、公安啊是這些人。那現在說呢,是他們穿著官衣進來的。緬甸他們當時停留在這個小鎮呢,是被緬甸的叛軍所佔據的,並不是緬甸政府能夠控制。

但是呢這個區域本身,是緬甸境內,這就表明中國的警察,進入了緬甸境內,去抓捕了王宇的兒子,同時被抓捕的還有另外兩個人。

那網上有著不同的說法了,第一 從中國的角度來講:這是違反了國際法,對不對!可是在真正的過程中,那王宇的兒子就陷入了一個非常麻煩的環境,因為他就變成了類似偷渡的概念,對吧!那這就罪名會扣在他的腦袋上。

所以說共產黨違法,它是法律的爹,有什麼違法和不違法,這東西就顯得很文化,我只能說顯得很文化。

那王宇的兒子,大概我們能夠知道的是,想透過緬甸然後轉到進入泰國,然後進入美國讀書,大概是這麼個概念。那他走的這條通道呢,就是通常我們看到,很多從中國跑出來的,最後落腳在泰國,聯合國的難民營。

以那裡,如果能夠證明你回中國,將會遭受迫害的話,聯合國的難民署呢,就會給予你難民身分,向世界各個正常的國家裡,來分配不同的名額。但是如果跑不成功的話呢,就會遭受這樣的迫害。

我個人的眼睛裡這些都是過程,很難來評述啦。因為它評述的根兒本身,就是沒有周永康的,周永康的共產黨的政法委的體系,今天在實際生活中還在運作著。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