納粹腐敗與反腐 折射中共現實?今日點擊(234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15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最近在我radio的節目當中呢,提到了一個比較多的,介紹一個人生感悟,人生不可能重來,就無法重來的一生。

那它其實是網上有朋友,我看起來是從台灣引述了很大段的,分著不同內容的探討人生的意義。其實他真正想追尋的,是一個正常人的生活,有點兒像心靈雞湯。

其實在我看來,為什麼稱為心靈雞湯,它只是出來了一種現狀,就是人們希望達到,做人現實生活中的狀況,但它沒能力告訴我們,每一個人如何能夠達到這樣的狀態,我覺得是有這問題的。

就像在節目當中我曾經提到過,一個小男孩8歲,死了母親,2個星期之後,自己卻買了幾百個小禮物,沿街在路上去送,送給陌生的人。

那一個男人西服革履,中年,當接到這個小禮物的時候,抱著小孩兒哭,為什麼?這個男人的成長的過程,就是對自己真正人性生命泯滅的過程,從某種程度上,小孩兒無所求。

自己的母親失去了2個星期,而幾年前自己已經沒了父親,但是他想看到人的現實中的人臉上的微笑,每一個人的微笑,用這樣的方式。這是遠遠超越於一個成年人能夠承載的那一份東西。

納粹腐敗與反腐,折射中共現實?

美國之音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納粹腐敗與反腐,折射了中共的現實。

我覺得這個說法就比較特別啦,把中共和納粹相對比,因為今天中共做過的一切,就是納粹曾經做過的一切。

德國歷史學家佛蘭克2001年出版一本書,「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論述了納粹如何通過腐敗來建構統治秩序,又如何通過反腐來緩解統治危機。那弗蘭克認為,腐敗是極權機器的生存策略,反腐是極權危機的公關方式,但這本書在今年7月分,卻由南京譯林出版社翻譯出版,得到了許多媒體的大力推薦,很快成為了熱門圖書。

那在腐敗與反腐問題上,中共與納粹有什麼相同或不同,我覺得那就比較特別了。那你在這個背景之下,在反腐的背景之下,出版了納粹的腐敗與反腐的這本書,那顯得很特別。

歷史學家章立凡認為,納粹黨出生在社會底層的一群人,他們獲得了政權和巨大的財富,暴發戶的心態就出來了,極權程度越高,對社會財富的這種聚斂,也就越貪婪。

那納粹式的腐敗,與君主體制的腐敗有所不同,一個皇族的腐敗,也到不了一個政黨腐敗的程度。政黨是集體的君主制,那人家是歷史學家啦,有過這樣歷史的對比。

這裡他特別提到納粹黨,出生在社會的底層,是個爆發戶。那你今天的中國,如果從這點上說,江澤民統治時期所營造的大國崛起,就是這個,對不對!一點沒走樣。

那今天反腐者打的是這個,這事,我們就事論事,人說的,那麼說的,章立凡先生是這麼解釋的。

納粹黨的腐敗是團體性的,效率特別高 規模特別大,社會公眾是看不到的,或者是被欺騙和蒙蔽的,它有自己一套宣傳機器,為的是他們的腐敗進行遮掩和修補,做各種廉潔、正義、反腐的宣傳。

希特勒就是這麼幹的,前蘇聯也是這麼幹的,中宣部也是這麼幹的,李長春就這麼幹的,劉雲山就這麼幹的,周永康就這麼發的財、搞的女人,對不對!

就是我說最簡單的,要過年了,今天又開始掃黃了。然後周永康就去了中央電視台,你說中央電視台有沒有周永康的臥房啊,我真的懷疑,真的懷疑。還是人家就地取材,這事咱們不知道。

但是周永康確確實實的,身體力行的做到了,把中央電視台變成窯子,然後透過7點鐘的宣傳,說我們一定要保持每一個家庭的和諧,女人一定要貞操,男人一定要愛老婆,那才真是,老何家嫁給老鄭家。

這段話說的,我跟你說就是正合適,老何家嫁給老鄭家,叫做正合適,那就一點都不找錢,一點都不找錢。

明鏡集團的總裁何頻先生說,反腐敗是腐敗的遮羞布,是腐敗的延伸,是腐敗的發展和蔓延。所以這就我說,當你反腐保黨的時候,你會被黨壓得體無完膚,體無完膚。

而這個過程中,把黨撕了,誰也保不了,把黨撕了是歷史的必然,因為人要恢復做人的概念。不用說尊嚴,人要恢復做人的概念,是從高級動物那兒重新恢復做人的概念。

你想反腐者想保黨,你會被歷史給淘汰的,因為黨不是人,而你在反腐中,用共產黨的方式去否定了共產黨,真正的堅守著自己人性的一面,那你就是中華民族當中的大寫的一個人,從新恢復做人的概念,才能談到懂得人的尊嚴。

所以在我看來,就是黨存在還是過程中最終把黨撕裂,這是人的概念;而歷史的概念,黨必然被撕裂。就是那一句話,無論人認為自己多了不起,你都不知道下一分鐘打不打嗝?你連自己都不知道。

章立凡先生講,現在整個體制內部的壓力非常大,需要減壓,腐敗是這個機器的潤滑劑,保持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也就是環球時報,胡錫進表達的觀點適度腐敗,這也算是,中共宣傳機器的發明了。

實際上這表達的是實情,反腐敗如果一桿子插到底,中共的政權可能要解體,沒錯!這裡我不得不說,保持國家機器的正常運轉,這是章立凡先生說的,但是我覺得這話,容易混淆中共與國家之間的關係,黨與國家之間的關係。

在其他任何國家這不是個問題,但在中國這就是個問題,對不對!所以一桿子插到底把政權解解體了,但國家還在。有軍隊、有憲法、有法院、有檢察院,有正常的國家機構,你說這國家能散嗎!

在這個特定的環境下,重新恢復做人的概念,這就是我跟大家講的,推背圖的第42個圖,箭扔在地,重新恢恢中華民族的傳統文化,把馬恩列斯毛給它扔掉,就這點事。

中共維權律師王宇之子被軟禁

那於此同時紐約時報報了一篇文章,實際報了一個消息,也就是王宇律師兒子的去向,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王宇律師的兒子被軟禁。

那這是來自於一個叫梁波的,深居在美國舊金山的一個人,跟紐約時報講的。他講說16歲的王宇之子,上週試圖透過緬甸,然後轉輾到美國,結果失敗沒有成功,那被內蒙古的警察,越境到了緬甸的裡面的小鎮,從酒店裡面旅館裡面,把王宇的兒子抓回去。

同時被抓還有另外二個人,那現在王宇律師的兒子,目前被軟禁在內蒙古,應該是呼和浩特外祖父母家。而梁波原來是計畫在舊金山,來幫助王宇的兒子,因為王宇的兒子的本身,已經獲得了簽證可以到美國讀書的。

所以這件事情本身並不是很複雜,是個很簡單的事情,但是為什麼被包括紐約時報,這樣的媒體連續報導追蹤,原因就是它內在的影響力,它背後的故事。

它整個這幾個事件的本身,它的影響力巨大,對吧!那連坐的方式是共產黨,在有關迫害那些維權人士,和迫害認為它值得迫害的人,採取一種最為非人道,高級動物式的做法,對吧!把兒子抓回去。

我做個比較,今天反腐斬草除根,都從兒子下手、從孫子下手,300多個兒子被關起來,一樣。共產黨的方式就這個,他們自己也品嚐到了,真正的非人道的做法。

所以有黨在,在黨的框架下沒有一個人會被人對待的,被當做人對待,儘管你今天認為是得菸抽的人,明天就像拍蒼蠅一樣拍死你。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