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新的生機與出路 今日點擊(2351-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20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 石濤評述。這集節目是我們提前預錄的,原因是在這段期間裡,我因為個人的原因外出。

那預錄的節目呢,本身你會看到時間性稍微差一點,在這期間如果出現了什麼事情,那我會盡可能的以我自己能夠,製作的方式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

而在節目當中,其實我們明眼的人都明白,我個人做節目只是以現實的環境,新聞的事件做為我個人看待事情,和從人性的角度去分析一個平台。

為什麼這麼說,如果時間是個神,這是我師父教的,那發生的一切都是必然的。

就像人死一樣,哪時候該死他一定的,任何一件事情小到我們每一個人,大到一個國家乃至全球,任何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是時間的必然。

到那天它一定發生,到那天一定產生,到那天那個人就一定出現,其實就是這麼個概念。

每一個都會結婚生子,大多數人,大家都提到一個說法,民間的說法,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絕大多數的男人,娶了自己不想娶的女人,絕大多數的女人嫁了不想嫁的男人。

你別不高興我們都是泛泛的說,想娶的女人是自己在現實生活中,自己的觀念自己的想法促使著自己想要得到,你卻沒得到的那個人。人們去珍惜沒得到的感覺,人們容易遺忘已經是擁有的一切,問自己,這個道理是同理的,對不對!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今天娶妻,你今天嫁人,他是你前世乃至更前世的,這樣因緣的結果。說個笑話,唐玄宗跟楊貴妃如果靈魂不死的話,沒準今天還是夫妻呢!

當笑話聽,有些話唐玄宗說了,說完了就兌了現,想娶第二個女人,他轉生多少次他也娶不著。當笑話聽,當笑話聽,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

就像我朋友講說,石濤你講點中共的內鬥講得不錯,但是至於經濟文化這些東西你別講,你根本不懂。我跟你說句不好聽的話,你根本沒聽懂我講什麼。

我早就講過政治、經濟、文化,一切的一切在人的層面,都是以人為平台的。如果你能夠看懂人,那東西就那麼回事。

共產黨教育你的時候,有一句話叫提綱挈領,對不對!拿衣服你得拿領子,你拿袖子拖了一地,就是說你的基點不同,你對問題理解不同,你根本沒有擺脫中共。

在無神論、在進化論當中,對人的汙辱的灌輸,人不把自己當成人,冠冕堂皇的放在教科書裡面說,自己是高級動物。

上個週末的時候呢,到我居住的一個小鎮當中,因為是秋天了嘛,就是看完因為我做完節目挺累的,就隨便走。那個小鎮有一條街,這條街呢基本是歐洲的風格,那裡面呢有賣冰淇淋的,義大利冰淇淋的,叫什麼吉拉同。

它不一樣,義大利的餐館、法國的餐館,那歐洲這種小門簾式的這種商店,那在它的街上呢車輛比較少。大家自覺的不開車,然後有那些唱歌的有彈琴的。

有個老人跟2個另外的男人,這個老人70多了,那跟給大家演唱,不要錢的,你給他錢他不要的,老人穿戴很簡單,一看就是說很樸素,就是說很簡單生活,唱了一首老歌,1940年的德國歌曲,那圍著的很多呢!

有一些像我這個年齡的,更多的是年輕人,大家聽著這首歌。其實我個人非常感觸的,那已經是暮日也就是傍晚時分,在秋天的傍晚時分,一個老人唱著1940年的歌,給人們的感受是非常的生活,非常的人性、非常的自然。

他不為任何錢、財、利,他不為掌聲,什麼都不為,他只珍惜那一個時間的流失。

於此同時,美國的NBC報了一條新聞,我印象中是一個8歲的孩子 大概,他的父親在他2歲時病逝的,他的母親在他的8歲的時候病逝。

一個8歲的男孩,他幹了一件什麼事,他問他的監護人要了一筆錢,買了5百個玩具。他到街頭,陌生的人,無論男人女人老人,無論他是什麼,在8歲孩子眼睛裡,他沒有任何區別,他去把這個玩具送給陌生的成年人,他說為了得到一個微笑。

那NBC的記者為他的行為給打動了,那個記者在採訪他的時候自己哭了,8歲的孩子在失去了自己母親,2個星期之後,有這樣的舉動,他明確講人生活就應該是面對微笑的。

過去的都過去了,你讓人聽起來根本不是一個8歲的孩子,剛剛失去了自已母親的那麼一番對話。

那有一個成年男人西服革履,那他把這個東西給了,小玩具,就這麼點兒小玩具,給了這個男人之後,這個男人摟著他直哭。

那8歲的孩子,他什麼都不想過去,他只希望每一個人能夠有微笑。後來記者問他說,你到底想送多少,他說想送3萬3千個。

這就是我在節目當中要跟大家分享的,在現實的環境中,新聞無所謂,其實真的無所謂,那政治就我話,狗屁都不是,會把人毀了的。

在其中無論它的正面和反面,都可以給人帶來一種啟迪,帶來一種重新的認識。但這裡不得不說,我個人的認識就像我說的,樓外樓、山外山、天外天、人外人,我個人的認識可能連樓都沒出去,更不用說樓外樓了。

所以只是跟大家分享我個人的看法,那從這點上說新聞的概念,也就顯得很淡薄了,因為發生的一切是在時間的背景下,它一定會發生的。

在2個星期之前,在香港出現了香港大學在選副校長的時候,出現了震驚中外的中共勢力,對香港學術界、對香港文化界,對香港法治的獨立的本身的直接的傷害,它的傷害來自於這種邪惡的勢力。

那它直接碰及的是香港人,自己的自由和基本的權利,引起了巨大的轟動,所以這個事情到我做這集節目的時候還沒完。

牆外文摘:控制與掙脫的非常時期

德國之聲寫了一篇很長的文摘式的文章,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控制與掙脫的非常時機。

它講說北京對香港商界,與政壇的敲山震虎,而TPP讓台灣掙脫了中國模式,出現了一種生機。TPP擺脫了WTO,如果台灣加入了TPP,作為一個相對的自主的地區,那等於今天中共,對台灣的整體的控制,就變成了廢紙一張。

如果從某種程度上,國民黨政府我們只能這麼說,因為現在馬英九做總統,他們在今天在換他們的下一屆總統的競選人,因為這一屆的競選人,是被他們認可。

可是在她的言論當中,特別是在對待兩岸關係問題上,這位女競選人,有她自己獨立的看法。結果國民黨竟然在這個時候要換掉她,換成它黨的主席,來競選下一任的中華民國的總統。

這是任何一個簡單的,具有競爭性質的環境當中,都是大忌諱,對不對!踢球的正要踢球,把主教練給換了,正要踢球把10號隊員換了。

這事我跟你說,只能說環境迫不得已,環境讓這個球隊也好,讓這裡面有權勢的人,不能接受才去換,那一般說死路一條。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