揮別狐臭、口臭 找回清爽自信

告別狐臭 清爽又自信

告別狐臭 清爽又自信

 

對付狐臭最簡單的處理方式是用外用法,可以用生薑切片,在腋窩下塗抹刺激,據說可以讓分泌物減少,惡臭的味道就會逐漸消失。

 

另外,中藥材只要有香字的藥物,就代表它多能剋制不正之氣或去惡氣,譬如木香藿香香附甘松香等,而具有濃郁香氣的藥物,像山奈白芷細辛薄荷,再加一點三稜莪朮,將這些藥材打碎磨成粉,裝在絹布袋裡,置於腋窩下,可以用透氣膠布固定,久而久之,可以改變腺體分泌,自然臭味也會逐漸消失。

李時珍先生在《本草綱目》中也有介紹一味藥可以解狐臭,用密陀僧油調塗腋下,單此一味即可。

 

至於內服部分,我們身體的兩側屬於少陽,少陽的處方以小柴胡湯為主。或者是從小柴胡湯發展出來的逍遙散加味逍遙散,再加上蒲公英白芷細辛鬱金香附這類的藥物,先讓體質做個調整,慢慢的這種分泌物散發出的異味就可改善。

 

現在醫學的處理方式,就是把你的腺體---包括交感神經節---切除掉,切除之後症狀真的可以完全改善嗎?好像也不盡然。就像手汗症,交感神經節手術之後手上是不出汗了,卻轉移到胸前,或背部或腳下等地方,讓這些地方揮汗如雨,這似乎又是另一種困擾。

這種醫案,媒體新聞曾經報導過,我們也把它剪下來提供給那些想進行外科手術的病人做參考,所以將腋窩下的腺體切除掉未必是個好方法。

這種病例在臨床上不算多見,但因為通常有狐臭症的人,都會產生強烈的自卑感,對人際關係也影響甚大,一定要想辦法幫她解決。

早在隋朝《巢氏病源總論》、唐朝孫思邈的《千金要方》和晉朝葛洪的《肘後方》都有記載,只要用具有芳香、理氣活血、疏風燥濕的外用藥如蛤粉薄荷枯礬蜜陀僧麝香等,都有效用,但麝香價昂,與我畢生強調的「簡便廉效」原則有違,故不主張使用,內服方藥可以不必使用。

口臭方面,如果是胃不和引起的,我們可以考慮像甘露飲之類的處方,如果是牙周病所引起,你可以求助於牙科醫生。總之,不管任何因素引起的體味,我們都可以針對這些因素一一排除。

 

 

※本文摘自《張步桃美人方》遠流出版社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