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訪英 中國真相誰看清? 世事關心(353)

習近平訪英,帶來400億英鎊的大訂單,中英關係能否停留在「黃金時代」?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文昭:「雙方只要合作深入,基本制度的差異所造成的摩擦就會顯現出來。」

英國向中國示好,盟國如何看待?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Jason博士:「是有抵消美國用TPP的方式推動中國按國際遊戲規則(行事),這樣的一個潛在威脅。」

中英修好是否將改變未來的世界政治經濟格局?

蕭茗:各位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習近平訪問英國三天,中英雙方簽署了400億英鎊的訂單。而習近平也受到了英國政府和王室極大的禮遇。不過這次雙方修好的聲勢來得如此迅勐和強勁,以至於讓英國民間,美國政府,甚至全世界都感到應接不暇。中英聯合宣言形容習近平這次訪英是「開啟了持久、開放、共贏的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那麼,這個黃金時代能否維持下去?它對英國的堅定盟國又意味著什麼?對未來的世界政治經濟秩序是否會造成影響?這集的世事關心,我們一起來探討。

10月19日晚,習近平抵達倫敦開始了為期4天的國事訪問。英國政府對習的來訪做了細緻的安排,熱情接待。女王親自主持盛大的歡迎儀式。閱兵,21響禮炮,國宴,都是規定動作。習近平還在英國國會發表演說。

可以說,一個月前習近平訪問美國時也受到了相應的禮遇,但是訪英和訪美的氣氛大有不同。英國沒有提起中共的網路間諜活動,對於人權問題,英國首相卡梅隆表示,貿易和人權這兩者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兩方面英國都要和中方談,然而具體談的內容,卻語焉不詳。不過,在習近平訪英的過程中,抗議人群相當引人注目。英國王室成員在陪同習近平和夫人彭麗媛乘坐馬車出入白金漢宮時,在皇家大道兩旁和白金漢宮前,歡迎和抗議者交織在一起,相互搖旗吶喊。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法輪功學員的隊伍。他們舉著巨大的條幅,安靜的站立在路兩旁,有的在打坐煉功。愛丁堡公爵、查爾斯王子、威廉王子在路過時,微笑向法輪功學員招手。在習近平第一天的行程中,車隊在三次往返白金漢宮時,也都遇見了法輪功學員的橫幅和標語。

習近平這次訪英給英國帶來了大蛋糕,雙方簽署多項協議,總金額約400億英鎊。其中包括中國參與興建英國欣克利角核電站項目,該核電站投資額達180億英鎊,中方投資佔三分之一。在汽車領域,中資將進入倫敦低碳黑色計程車行業,並與英國豪華跑車品牌「阿斯頓-馬丁」簽署一系列合作協議。另外,中國房地產開發商「總部基地」(Advanced Business Park)將與中國的「中信集團」合作,共同開發一個位於倫敦東部的總投資額為17億英鎊的新金融區。在醫療衛生方面,英國政府宣布,英中兩國的公司、大學和組織簽署多項總價為20億英鎊的醫療貿易合同。

據BBC報導,中國過去10年在英國最主要的投資領域是房地產,這個動機非常明確,就是為了要獲利。中國認為英國的商業房地產是很好的投資選擇。因此,這也是中國資金大舉投入英國金融業的原因。排在第二位的是能源。

英國首相卡梅隆在事前好不隱晦的表示,他希望通過習近平的這次訪問鎖定英國作為中國最親密的西方盟友的地位。但是,英國的這個態度明顯引起了它的老牌盟友美國和其它西方國家的警惕,甚至不快。10月20日,金融時報在一篇報導中引述奧巴馬的前高級亞洲顧問,歐亞集團亞洲部的主Evan Medeiros的話說:「如果和中國的交往中有一條不言而喻的規則,那就是,如果你屈服於中國的壓力,將導致未來來自中國的更多壓力。」他還說:「倫敦正在玩一場危險的策略遊戲,希望以此獲得更大的經濟利益,它將導致未來更多問題。」

蕭茗:對於英國高調向中國示好,試圖開創和中國關係的「黃金時代」怎麼看?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這次中國和英國簽了40億英鎊的協議,中英聯合聲明中說習近平這次訪英是開啟了持久、開放、共贏的中英關係的『黃金時代』。你覺得這個黃金時代可以持久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文昭:「中英黃金十年」是個外交辭令,現在所有的協議都還沒有進入執行階段,誰又能看到十年以後的光景?能持續幾年,我看不容易。雙方只要深入合作,基本制度的差異所造成的摩擦就會顯現出來。現在英國主要是需要中國的資金,完成它的鐵路、核電廠的建設,以及改造它老化的基礎設施,重振英格蘭北部老工業基地。英國政府不想增加債務、不想加稅得罪選民,中國願意出錢它就高興、還能增加就業。在非洲、東南亞我們看到中國企業帶到當地的不僅是資金,還有國內的社會風氣。包括:投機取巧、剋扣勞工、破壞環境、官商勾結。中國企業正在英國大舉投資和收購,英國法律環境比較健全,也許以上情況會比在非洲、東南亞出現得少,但我覺得還是很難避免,因為中國企業必定帶有它的社會性格。還有亞投行,英國希望抓住「一帶一路」的商機,但中共的對外借貸經常出於政治動機,把貸款當作政治工具使用,有些小國誰支持中共,中共就給誰撒錢、甚至免除它們的債務,這種政治需要必然和英國金融界所要求的專業性和安全性有很大出入,所以亞投行真的運作起來摩擦不會少。」

蕭茗:這樣的態度會對英美關係,以及整個世界的政治經濟格局帶來什麼影響?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文昭:「英國政府現在和中共交好並不意味著在重要的國際事務上原則有什麼轉變,諸如敘利亞問題、伊朗核問題、與俄羅斯的關係等等,所以它和美國的盟友關係沒有受到直接觸動。但是這個趨勢是令人不安的,它向中國資本打開大門的同時,可能會使中共政權在英國國內的話語權上升,影響到英國的政治決策,便美英關係疏遠。比如:英國政府為了獲得中國的資金,對網路竊密避而不談,中共就可以藉此說,像英國等其它發達國家從來不提有來自中國的網路竊密,只有美國講,可見美國的說法不可靠。從而孤立美國,形不成一個國際上更大的壓力來制止網路竊密。中共也會利用英國的影響力作為自己的槓桿,比如希望利用英國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里的影響力來實現人民幣國際化的目標,這都間接作用於美中關係。這方面的效應雖然不是發上就會發生,對中共來講也不會一帆風順,但趨勢是值得關注的。」

蕭茗:在聯合記者會上,卡梅倫首相說,人權和貿易不是非此即彼的關係,他兩個都會和中國談,兩個都要。你覺得能做到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文昭:「從長遠和最終的結果講,做正確的事總會得到好報,但是眼下總是要做出一些犧牲。2012年就是因為卡梅倫首相會見了達賴喇嘛使中英關係掉進冰點,這次中共給你帶來了400億英鎊的大禮包,還會虛心地聽取你在人權方面的批評,不是自欺欺人嗎?中共談判從來都是所謂『原則先行』,你要不能做到同樣這點,只能是受制於它。正如有西方學者已經指出的,你屈從於中共的壓力,就會受到更多壓力。西方政界中一些人的犬儒化、唯利是圖的做法真的很令人失望,直接降低了國家在本國民眾心目中的道德高度,政界的自貶道德高度對民間的政治冷感、玩世不恭的風氣泛濫負有直接責任,這都是國家精神的流失,是對子孫後代的不負責。」

蕭茗:這次習近平到訪白金漢宮、與女王握手寒暄之前,雙方其實已經就擴大經貿合作有了熱絡的往來。或者可以說,習近平的到訪是從最高禮儀上確認兩國經濟關係蜜月期的開始。在中國經濟發展放緩、全世界都對中國前景充滿疑慮的時候,英國政府卻逆勢而上,主動與其接近,這其中的考量又是什麼呢?這一位,就是雙方經濟聯姻的大媒,英國財政大臣喬治-奧斯本。今年9月20日他抵達中國訪問,英國廣播公司BBC報導他抵達北京時說,英國必須成為中國「在西方最好的貿易夥伴」。他的目標是力爭到2025年的時候,讓中國成為英國第二大貿易夥伴。當然從中共的角度講,要做他的好夥伴是有條件的,排在第一位的條件就是,最起碼要降低在人權問題上批評它的調門。9月23日奧斯本抵達新疆訪問,體現出了對「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濃厚興趣。當被記者提到人權問題時,他避而不答。

記者:「財政大臣,我想請問您,中國應該釋放伊力哈木-土赫提嗎?」

9月24號這天,奧斯本在成都參觀了中國的「和諧號」動車組,在嶄新的「和諧號」列車上,他對媒體再度談到了人權問題,他的回答也是相當「和諧」的。

英國財政大臣George Osborne:「我認為人們意識到人權是重要的,(但是)這只是我們與這個人口佔世界1/5的國家的關係之一部分。為了我們的經濟我們需要中國,考慮到氣候變化,你也需要讓中國參與進來……」

英國《金融時報》將奧斯本稱為「外交舞台上的冒險者」,他、和與他有相同觀點的英國政府對中國「敞開懷抱」的太度,在另一些西方國家看來確實相當冒險,包括:允許中國的華為公司為英國的通訊網路提供敏感設備和服務、允許中國收購自來水公司和港口等重要的基礎設施、乃至讓中方投資修建一個離倫敦只有60英里的核電廠。而在這些方面美國、加拿大和澳大利亞都持相當謹慎小心的態度。

奧斯本的大膽冒險還體現在,中國股市剛剛發生股災,全世界投資者都對中國的A股市場充滿忌憚和懷疑的時候,他卻逆勢而上,期待著兩國股市能緊密相連,主張資金應該留在中國,不要撤出來。

英國財政大臣George Osborne:「我期望看到我們的股市,倫敦和上海能正式連接,英國公司能從中國融資、而中國公司則在英國上市。我特意選擇來到這裡,上海證交所,在今年夏天的金融市場波動之後,來說這番話,無論面對怎樣的挑戰,我們不應該從中國撤離,無論市場上下波動,都讓我們聯結在一起。」

在奧斯本拋出「讓我們緊密相聯」這個繡球之後一個月,習近平踏上了英倫三島,中國大陸有學者將其稱為「對英國政府積極對華政策的回應」。氣氛果然比9月份習近平的美國之行愉快了很多。

蕭茗:在西方各主要國家政府里,當前的英國政府對中國的前景似乎出奇地樂觀,這出於什麼考慮呢?聽下本台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看法。

蕭茗:這屆英國政府對中國經濟相當樂觀,哪怕是經歷了股災和今年前三個季度的中國經濟放緩。他們為什麼而樂觀,以及這種樂觀明智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其實他也不是樂觀,主要是說幾乎沒有選擇,因為歐洲本身的經濟非常的糟,美國經濟發展也是非常有限的,他感覺不管經濟數字真假,中國還是經濟發展比較快的地方。出於這點考慮,如果說世界還有哪個地方在高速發展,也就剩中國這個地方了。對於股市來說,他到覺得是個契機,因為這次股市遇到股災,中國股民損失慘重,中國股市進入蕭條的狀態,投資人對股市失去信心,在此時此刻英國天真的認為藉此和中國聯繫起來,主要目的還是想英國做為金融中心,比如前些時間阿里巴巴的上市利益都被紐約交易所拿到了,在紐約和倫敦競爭國際金融中心這個事情上,英國覺得自己敗給美國了。這種種情況下,如果和中國建立上海交所和倫敦交易所掛勾的機制,類似香港交易所和深圳、上海交易所掛勾的機制,他覺得在下一面中國公司進一步上市的時候能贏過紐約,使倫敦能夠鞏固它的金融中心的地位。當然這些想法是有問題的,因為我們可以看到香港和上證指數掛勾以後,其實並不是一路高歌的,也是非常緊密的和大陸跌宕起伏的股市聯繫起來了。

蕭茗:英國政府很期待與中國在金融上的合作,也讓中國投資英國的重要基礎設施,你認為這對英國有風險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我想這時候它看到的是更多的利益。比如它讓中國投資一些基礎建設項目的時候,它跟個多的考慮中國的資金可以解決英國相對來說比較老舊的基礎設施,使得英國的經濟有所振興。同時因為畢竟是在英國做這樣的投資,那麽工作的機會應該是英國得了,所以說對英國來說得了錢、得了工作,法律的規章制度也是英國來定,它不擔心利益全被中國拿走。此時它看到的是更多的利益,至於風險在我看來,在英國目前GDP增長只有百分之一點幾的情況下,它很可能有點兒顧不上的感覺。」

蕭茗:習近平的訪英剛好發生在12個國家簽署《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TPP之後、中國沒有被包括其中。對於極在乎面子的中共來說,英國張開雙臂和笑臉相迎多少彌補了一些由TPP帶來的失落感。那麼中英領導人所宣稱的「開啟黃金十年」能否對中共在國際貿易體制中被邊緣化的趨勢起到抵消作用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在歐洲,中美是如何角力的。

雪莉:謝謝蕭茗。美國想在世貿組織WTO之外重塑國際貿易規則體系,有兩張關鍵的牌,一張是「環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TPP,經過多年談判今年10月份達成了突破性的進展。另一張牌就是《環大西洋貿易投資夥伴關係協定》,簡稱TTIP,可以看作是TPP的一個姊妹協定。

由於美歐之間的關稅已經很低了,所以TTIP的重點是在解決非關稅壁壘,也就是在規則上讓跨大西洋地區協同一致。比起環太平洋戰略經濟伙半關係,TTIP看起來離中國要遠一些,但是它的影響是不容小看的。有西方學者說,TPP+TTIP=EBC,就是: Everyone but China,除中國以外的所有人。就是這兩個協定將奠定未來世界貿易的新規則,而中國達不到它們設定的標準,在未來的全球經濟中就會被邊緣化。今年7月份在布魯塞爾已經進行了TTIP的第十輪談判,雖然過程中也有障礙,但是TPP的突破性進展也讓TTIP看到了曙光。

中共當局對此是感到緊張的,今年9月奧斯本訪華期間,中英舉行財金對話,雙方研討了中歐自貿區的可行性。英國也很積極地為中國的自貿實驗區提供了建議。在歐洲國家裡,中國現在與冰島、瑞士有自由貿易協議,中英之間雖然還沒有這方面的協議,但看來雙方都有意朝這個方向發展。

蕭茗:謝謝雪莉。對於中英進入蜜月期的更大範圍的戰略意義,聽一下傑森博士的分析。

蕭茗:中英修好,你認為對中共在國際貿易體系里被邊緣化這個趨勢,會起到抵消作用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美國和日本、其它環太平洋國家建立的TTP協議,這個協議很明確的,是的美國有真對中國的這個意思,但是我不認為美國建立這個協議是為了徹底邊緣化中國,事實上TTP的想法是一旦建立TTP以後,其它國家可以陸陸續續加入,加入過程中,因為已經有章程,所以加入的時候只有認可的機會,沒有否認的機會,在我看來這也是給中國的一個契機,它很可能成為亞太地區經濟發展的推動劑,中國在加入的過程中對中國經濟會進一步促進,同時會使得中國經濟從法律上、勞工保障上、環境保護上跟國際接軌。英國這次跟中國示好,甚至鼓勵歐盟跟中國談雙邊協議等是有抵銷美國用TTP的方式推動中國按國際遊戲這樣一個潛在的威脅。從這點看,美國是對英國的這樣的方式不高興。那麽到底美國策略是對的,還是美國策略是對的,我們只能拭目以待,看看未來國際是如何發展的,同時我們也可以看中國未來是怎麽發展的,中國能不能正確的回應世界對他能按照世界規則做事的呼喚,如果真的能回應這個呼喚的話,美國、英國之間也就沒什麽矛盾了。都是大家廳的一份子而已。

蕭茗:中英之間的蜜月關係可能在別的西方國家裡得到複製嗎?

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在我看來可能性不大,因為我自己感覺主流的思潮還是美國帶領的,美國TTP的思維方式用於建立一個嶄新的世界規則,很少可以讓中國鑽漏洞的國際規則,然後讓中國加入的過程中,相對來說要求中國按國際規則辦事的過程,這很可能成為西方社會和中國交往的主流的方式。如果始終是英國給中國開放各種各樣的市場,讓中國到英國做各種各樣的投資,而中國拒絕對英國同等的開放各種市場,最終英國也會反省自己的做法。其實得到了一個同樣的結論,中國做為世界經濟大國,忽略迴避已經不可能了,只是怎樣讓它在國際大家廳中做事的方法,英國相對採取輕柔的辦法,美國相對用了謹慎的態度,歷史上你(中國)的做法上我不能信任,此時此刻我(美國)按新的遊戲規則來跟你(中國)做,看你(中國)能不能在我(美國)的新的遊戲規則下你(中國)能按規範來做。實際上是兩種不同的方式,我個人覺得兩種方式都有成功的可能性,最終還是看中國自己有什麽反應,中國的反饋是最根本的。」

蕭茗:有句俗話是:當局者迷、旁觀者清。還有個說法是: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但是對於中國的真相,對這個政權的未來,這兩種說法都不準確。不管是當局者還是旁邊者,都有人迷、也有人清。不管是身在廬山之中、還是在它之外,都有人識得它的真面目、也有人識不得。至於是誰迷、誰清,最終將由歷史為我們揭曉。謝謝收看這集《世事關心》,下個星期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