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西賓館被攻陷 令計劃監聽高層 今日點擊(235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29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兩、三個星期前週末,有機會去了這個美西,在加州的海灘上呢當時在傍晚的時候,看到了一對年輕的白人夫婦也到海邊去。

那初秋的海邊上已經很冷了也有風,因為這年輕的夫婦呢男的抱了個孩子,孩子在我看來也就10幾天,10幾天的嬰兒,抱了嬰兒去看海,這個母親剛生了10幾天孩子的女人呢,也就那麼,倒是沒看到她下水但是很享受呢!

傍晚時分太平洋沿岸幕日的,和海水的那一份景色,我看過之後給我的感觸。其實就是那麼個道理,一方水土一方人,中國女人生孩子要坐月子,連澡都不能洗,如果坐月子沒做好,在坐月子期間坐了病了,治不好的。

能治好的就是再生一個孩子,然後再生這個孩子把她上次生孩子坐月時帶的病,著到的病給帶出去,帶走,中國的民間是這樣,一方水土一方人。

因為在過去的時間裡,前一段時間我們曾經跟大家描繪過,有關我個人對信仰的理解,那隨著現在很多朋友新來的,以也有朋友呢來問,詢問說如何,你如何理解現在的宗教和信仰?

我記得我跟大家分享過,如果以宗教之名殺人的,一定是邪的、一定是魔鬼。除此之外,一方水土一方人,那今天人們主要的信仰,除了殺人的之外啊,都是在2千5百年前左右,2千到2千5百年前左右在世界不同的地方,中國的老子、印度的釋迦牟尼佛,和這個西方的基督耶穌出現了。

而這三個地域,他們之間是被高山大海與沙漠割裂開的,2千多年前的人他們是無法跨越高山、大海和沙漠的,那他們針對的人、傳遞的人,正好在人的膚色上,出現了迥然不同的差異。

中國人是老子,黃膚色;印度人呢其實人說那時候有白種印度人,有現在這樣膚色的人,但是他也同樣不同於在這個基督耶穌,所傳教的所出生的地域人的膚色。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每一個神都把自己的,都教導自己的人說只有一個神,每一個都是這麼教導的。

那在2千多年之後生活在地球上的人,他自身的發展已經突破了,在神、佛、道出來傳他們的,能夠救人的和約束人道德規範的,這樣的經、這樣的理念的時候,已經超越了當時自然的環境。

今天的人超越了當時的自然環境,沙漠、海洋與高山,已經無法阻礙人們相互通婚、相互交往、相互賺錢,相互娶妻生子,突破了。也就是說神、佛、道在傳遞他們,影響到今天的這樣的經、這樣的法、這樣的道的時候,當時的環境對比今天的環境,已經迥然不同。

就像我們說,你看週末就是鬼節,西方很大的節日,在電影當中,我們看到的拍鬼的片子拍得相當到位。你讓今天的人拍神的片子,他拍不好,今天以錢衡量一切,錢會毀了所有的人。

因為當初出賣神,最後的晚餐原作在米蘭,最後的晚餐,那是神的貼身的弟子,因為錢而出賣了神。

京西賓館正在開五中全會,我們跟大家說了,現在從會場裡能傳出點什麼真東西,很難。但是我們也曾經提到過,五中全會在京西賓館開,京西賓館隸屬總參,是當年人家郭伯雄手裡的東西。

你說在裡面開會的人,他們說的話、打的嗝、放的屁,會不會被竊聽錄音?

令計劃被揭京西賓館竊聽政要

蘋果日報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勾結政治地標總經理,掌握高官的喜好。

令計劃被揭,在京西賓館竊聽政要。其實在我看來這是一種應景的消息啦,它提到呢京西賓館呢,昨天開始開會。北京媒體想藉助五中全會宣傳一下京西賓館的政治背景。

新京報京西賓館「五最」,文章被刪

結果在介紹京西賓館,這是指新京報,他說政治背景很深、神祕、很高檔,結果說了五個最,結果據說被刪了,

這篇報導被刪了,然後它講說,號稱中共最安全的開會地,早前已經爆出醜聞。

賓館總經理,解放軍總參大校劉存水和令計劃勾結,利用賓館對政要監控竊聽,用於私人目的,一直到令計劃倒台才被揭示出來。

我覺得這就,內容就比較,這麼一說就介紹很清楚了。也就是說換個角度講,京西賓館你在裡面打電話、說話喝茶,可能有專門的另外一個,要比京西賓館還要龐大多少倍的機構,一個自動的東西,全都給你收錄下來,對不對!

非常有可能的,其實包括在我的眼睛裡,如果今天主政的人也住在京西賓館的話,開會期間,同樣可能會被收錄的。那是以國家的角度,以任何的名義,他們都會這麼做的。

所以我剛才才說打個嗝、放個屁,搞不好都錄下來。剛才提到的新京報的那篇文章被斬殺了,它主要提到說京西賓館有5最,最難進、最安全、會議最多、規格最高、最神祕。

最難進,進去就出不來,進去就容易出事;最安全,就是最不安全,最安全就是最不安全;會議最多,那有些人像今天開會是人家理所當然的。那有些人為了能到京西賓館開會,是為了出來講身分、擺排場,說我爺、我姑奶奶,我在京西賓館開的會,小樣兒嘛!你知道嗎!

北京的人那德性出來,你知道嗎?你能進,我跟你說你連京西賓館裡廁所什麼樣,你見過嗎?你沒見過,我爺能在那開會,你今天不跟我做買賣,你想想,馬路邊淨這個。

規格最高、最神祕,那這樣的描繪裡面包含著,中國人內在的,在黨的體制之下的自卑的心理。就像叫紅二代、官二代、富二代的概念是一樣的,叫他們、罵他們、蔑視他們,是因為恨自己的爹沒本事。

所以這個文章對著是講說,在描繪著京西賓館,其實你不如在描繪著中共上層的那種殘酷性。

那法廣的另外一篇報導,有人認為自己有門道,披露出消息是這麼說的。我覺得挺逗哏,外媒傳聞韓正被換,胡春華被調往新疆,劉源會進入中央軍委。

文章講紐約時報引述分析指出,韓正或許被換下,劉源可能進入中央軍委。而另有報導講說,胡春華可能接管新疆。而紐約時報這個說法引述誰呢,是香港科技大的教授丁學良。
外媒引述的中國人的說法,而那個說這個胡春華要調到新疆去,把現在的新疆的給弄下來,是誰說的呢?是僑居在美國的中國人說的。

所以說了半天外媒,你往前一追,中國人自己幹的,中國人自己說的,這消息是真是假呢?裡面涉及到的3個人,劉源、韓正和胡春華。

其實在過往的報導當中,和過往我們看到那些流傳當中都被提過,什麼意思?看起來是從十八大裡面傳出的消息,我爺內部有人,實際是揚州炒飯。

前2天據說江澤民的家鄉,做了一個揚州炒飯。我不知道是多少,用了一個大瓷盆炒了揚州炒飯,要進這個世界吉尼斯紀錄。後來吉尼斯發表聲明,不承認它這個紀錄,他們這個飯炒完之後,把飯就都扔了。

那幹過那個事,所以炒飯都給扔了,放在這兒沒有別的意思,你別多想。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