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數黨員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 熱點互動(1379)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0 月 31 日訊】多數黨員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上週四,《北京青年報》頭版不尋常的大標題《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引發輿論一片熱議,不少人表示「支持解散」,也有人推測此為「高級黑」。而引發該標題的中共新推出的所謂迄今「最嚴黨紀」,其中「妄議中央」可開除黨籍等條例也讓人覺得頗有所指。結合此前南方都市報整版黑事件,為何中共媒體現在多有敏感事件發生?為何民眾反映強烈?「妄議中央」等條例劍指何人?

主持人:觀眾朋友好,歡迎您收看這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的節目。上週四,《北京青年報》頭版不尋常的大標題《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引發了輿論,一片熱議,許多人支持說「應該解散」,但也有說「不宜過分解讀」。而引發這個標題的是中共最新出台的號稱為「最嚴黨紀」,其中「妄議中央」等條例也讓外界人頗多關注。

結合前一段時間《南方都市報》全版黑的事件,為何中國的媒體現近期似乎頻頻發生敏感事件?而民眾又反映強烈?「妄議中央」等條例劍指何人?今晚我們請來二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問題做一些解析和評論,一位是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橫河先生您好。

橫河:方菲您好。

主持人:一位是政論家陳破空先生,破空您好。

陳破空:主持人您好。

主持人:謝謝二位。我們還是按照慣例在節目的開始先來看一個新聞短片。

10月21日,北京當局印發了重新修訂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新增了「結黨營私、拉幫結派、對抗組織審查」等違紀條款。22日,《北京青年報》在頭版「習近平訪英」的大圖片上面,刊出醒目大標題「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對此,輿論熱議聲一片。

澎湃新聞記者韓雨亭感嘆:「北京青年報的標題很有震撼力……自黑風格讓我都驚呆了。」不少人質疑,這或許是解散中共的信號。 

大陸「權利運動」組織發起人胡軍表示,事實上,中共已不是嚴重違法違紀的問題了,而是一個大的犯罪集團。

習近平主政後大力反腐,僅省部級的落馬高官就有100多名。而除了當局公布的貪腐罪名,周永康等眾多江系官員還被外界披露涉嫌政變、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等罪惡。 

而「多數黨員嚴重違犯黨紀的黨組織,應當予以解散」的說法,早在2003年中共印發的《中共紀律處分條例》的第17條之中就有。 

新版《條例》中提到的「妄議中央大政方針、搞團團夥夥」等違紀條款。外界認為,是影射周永康、薄熙來、徐才厚、令計劃等人的罪行,也是習近平當局震懾江派殘餘勢力的信號。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我們是熱線直播節目,我們談論的是《北京青年報》不同尋常的標題,歡迎您打電話來發表您的觀點。

我想先請問橫河先生,我們剛看到新聞中的標題是很震撼,而且它下面配的是習近平在訪英期間撐傘的照片,二個搭在一起卻是讓人浮想聯翩。您怎麼解讀它的報導?您認為這是操作的失誤,還是有意為之?

橫河:我想操作的失誤這個可能性非常小。因為中國的媒體在中共統治下它有一個特點,這麼久以來,不管是在新聞媒體、還是在文學方面有一個影射,毛澤東時代最明顯,別人其實不是影射,他也把它看作是影射。所以在這方面,因為中共的媒體它就是喉舌嘛,所以它在這方面應該是非常非常嚴格的,除了重要版面有人審查以外,它們還要自查,在這種情況下犯這個錯誤的可能性非常小。

所以我覺得可能性很大的是有意這麼安排的,至於說為什麼要這樣安排?解讀的方法就不一樣了,有各種解讀,但是不管怎麼說,我相信這個是這樣一個問題,你這樣子去影射一個人,或者影射某一件事情的話,你得讓別人知道。

所以二個問題,一個是對被人影射的人會不會有傷害?被影射的團體有沒有傷害?第二個,大家能不能看得懂?如果大家都看不懂,又不能傷害別人,那怎麼辦呢?就自己發現!這也有可能的。所以我覺得這幾個可能性都有的,但是最小的一個可能性是事故。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解讀?

陳破空:這個很明顯,我覺得是有意為之。因為這個畫面分三部分,上面的部分是標題:《多數黨員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解散》,這是一個標題,但是下面的內容又不是它,下面還寫了小字:轉A4版,要到A4版去看共產黨處分條例。

結果這個標題下是習近平的一張相片,習近平在英國撐傘。那麼他是黨的總書記,上面說「嚴重違紀的黨組織應該解散」。那麼整個共產黨8千多萬黨員,多數黨員都腐敗,多數黨員在違紀,比如拉幫結伙、團團夥夥,按照這樣的推理下去,整個黨都應該解散。那麼習近平是總書記,要嘛在告誡總書記,要嘛是總書記在說這個話。

而習近平在英國就有一個聯想,因為他撐一把傘,英國跟香港有一個聯繫,我們就想聯想到香港的「占中運動」、「雨傘運動」,當時就把習近平撐傘的相片放在那裡,有一句話是一起撐,那麼那個極可能是諷刺、也可能是期待。那麼現在把習近平撐傘放在那裡,撐什麼呢?撐雨傘運動。

再下面還有一個標題很有意思,它圖下面有一個:北京前三季度GDP漲幅跌破7%,意思是說經濟都這麼差,那解散算了!經濟也搞不上去。所以整個畫面是非常有意思的,結構非常的完整。

主持人:我想大多數人好像都看懂了,所以都是這樣解讀。橫河,如果是您剛才說的有意為之,您認為它為什麼這麼做?

橫河:我覺得一個是放風。從《北京青年報》它要想創造一個什麼驚人的奇蹟的話可能性相對要小一些,可能它覺得有這個風聲,可能共產黨要解散,不管是民間的風聲也好、還是黨內的風聲也好,那它可能就用這種方式把它表達出來,這個可能性很大。

雖然有幾種不同的意見,有人認為肯定是要解散共產黨,因為共產黨絕大部分組織都已經嚴重違紀了;也有人說不要過分解讀,講的只是基層黨組織。其實這個肯定不是指基層黨組織。

主持人:為什麼呢?

橫河:它沒有說是什麼,就不必要是基層黨組織。如果它說基層黨組織的話,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是話又說回來,共產黨不就是基層黨組織組成的嗎?如果基層黨組織99%的都可以解散的話,那共產黨也可以解散。所以這二種觀點其實不矛盾,這二種觀點都承認絕大部分的黨組織,包括基層黨組織在內,是可以解散的。只是說解散到哪一個級別?解讀有一點差別。

主持人:破空,當然這二種觀點也可能不矛盾,但您怎麼看?一部分人一看就覺得這個黨應該解散,而有些人覺得說不宜過分解讀,還是比較謹慎的去看待這件情。

陳破空:如果我們謹慎的看待,有二個可能不要排除,剛才橫河講到可能是當局要釋放這個風。我倒是覺得《北京青年報》自己作為也有可能,因為中國的報紙有不同的作為,有很多報紙像《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新京報》都有自己的作為。《北京青年報》有自己的作為並不奇怪。它那個作為也許是說給習近平聽,說這個黨應該要解散了。

至於另外一種解讀,說指的是黨組織。這次共產黨的紀律條例裡面也說了,不僅要處理個人違紀的,而且要處理黨組織,就嚴重違紀的黨組織,要嘛是改組,要嘛解散,用了這個詞。所以它這時候說的有道理,用紀律條例,你也沒辦法處理它,有人要去處理《北京青年報》也處理不了,因為它是根據紀律條例來的,是可以解散。

但這個是這樣的,就像剛才橫河講的那樣,你所有的黨支部加在一起,加起來還是一個全黨解散!為什麼呢?共產黨的組織分黨支部、黨總支、黨委,再從中央機關到企事業單位、學校、基層、街道、軍隊、工廠,全都有黨組織,全有!

如果你具體到每個黨組織去看,它幾乎都是多數人嚴重違紀,為什麼呢?重則腐敗,輕則挪用公款,再一個是大吃大喝,還有一個是拉幫結伙、團團夥夥,這些都是違紀,還有個人作風問題,按照這個新的條例,全都是違紀!

如果這樣違紀算下去,按一個一個支部的算,就算你全國去清點,說現在中紀委去清點,挨個個支部的去清點,黨總支、黨委,甚至總支機關都清點,清點一個解散一個,最後還不是都解散!所以最後集中起來就可能是王岐山,或者習近平,或者他們的代理人在暗示,如果有一天我們宣布解散共產黨,大家不要奇怪,為什麼呢?我宣布解散共產黨是因為我們有紀律你自己不遵守,沒辦法了,我們就解散吧!

主持人:所以二位的分析非常有意思,這個會讓很多人聯想到前一段時間《南方都市報》它有一個整版全黑的事件,當時也是輿論一片、熱議、各種解讀,它後來有個說法出來。但是不管怎麼樣,似乎近期中國媒體敏感事情頻頻發生。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怎麼看這樣的現象?另外,為什麼每一次民眾的反應都非常的熱烈?

橫河:我想媒體,因為它不是一個正規的媒體,所以當有一個稍微出格一點的事情,或者覺得不應該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以後大家就會去解讀它背後的因素。

主持人:就是在中國的媒體。

橫河:對,中國的媒體它不是正規的媒體,它本來就是喉舌。雖然說像《南方都市報》實際上是打擦邊球,因為它還是掛在廣東省委南方集團下面的,所以並不是一個獨立的媒體,在中國實際上獨立媒體不存在!這也就是為什麼《北京青年報》出這個事情你不能簡單地說是一個事故,它沒有獨立媒體。既然別人會解讀,所以自然當它們遇到問題的時候,它也會用某種方式來表達。以前毛澤東時代是不會出錯的,那時就是全部封殺。

另外,在相對比較自由的1980年代,那時候就沒有錯誤可言,因為大家都作深度報導,挖掘很多新聞。問題就出在控制得很嚴,但是表面上好像又有一點機動餘地,這樣,別人會去挖掘一些東西,就跟監控和管制發生衝突。

最近一段時間衝突發生得比較多一些的原因,一是跟中國現在的形勢有關係。整個社會矛盾越尖銳,像經濟下滑等。社會矛盾越尖銳,報導的過程中觸及紅線的可能性就越大,而且媒體自我限制也沒有規則,不知道限制在什麼範圍之內,這樣的話,宣傳部門需要的和底下想表達的可能就會有衝突。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最近一段時間可能事情會比較多一些。

橫河:我補充一下有關《南方都市報》「全版黑」的問題。那一天是9月15日,是國際民主日。《南方都市報》、《南方周末》等廣州這些南方系列報紙,都是以打擦邊球、挑戰體制有名的,不管怎麼整頓、怎麼開除編輯、怎麼換人馬,最終都會出各種各樣的事件。早在2009年,奧巴馬來訪的時候,《南方周末》有一則專訪,但是共產黨中央不給登,它就打了兩版的空版,以「開天窗」表示抗議。民國時期就有「開天窗」。

這一次《南方都市報》的黑廣告實際上是開天窗,因為它事後的解釋說不通:整版黑,是在打黑芝麻糊的廣告,推薦一種黑色營養品。這說不過去。黑色東西太多了,黑油漆,你要給黑油漆做廣告,或者你在給某種黑色的材料做廣告,或者是給「黑妹牙膏」做廣告,都可以說。這說不過去,因為沒字,怎麼知道是給黑芝麻糊營養品做廣告呢?這是牽強附會的解釋。

主持人:它後來第二個週末好像又把這個廣告放上去了!

陳破空:我認為它真正的用意,就是在國際民主日諷刺中國沒有民主,天下一片黑暗。我認為出在《南方都市報》毫不奇怪,如果是出在別的報紙,那當然另當別論。

主持人:但是破空,我在想是不是也跟中國某種大環境相關?比如前一陣《中國青年報》和國內有名的地產大亨任志強隔空互嗆,關於共產主義有沒有欺騙中國?像這種事情怎麼解讀?特別是有關「共產黨解散」、「共產主義思想欺騙中國」最近幾乎頻頻被人提起。

陳破空:這件事情很有意思。團中央的機關報《中國青年報》發表文章,還要繼續走共產主義事業接班人,要重新提口號等如何如何。結果這位地產商任志強嗆聲:不要再騙了,這個口號騙了幾十年還騙誰呀?而且任志強還寫長篇博文「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

因為《共產黨宣言》最後就是這句話:「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但是現在你做的是什麼接班人?很簡單嘛,你們說共產主義是吧?你們做的是資產主義接班人、權貴主義的接班人、腐敗分子的接班人,整個都在搞腐敗,怎麼叫共產主義接班人呢?

任志強這句話「全世界無產者聯合起來」,共產者的初衷是講無產者聯合起來,不是講有產者。而現在誰聯合起來了?腐敗分子跟共產黨高官聯合起來了,官商勾結權、錢、業,資本家跟共產黨聯合起來,就是江澤民講的三講。這個時候任志強嗆聲得到網友一片喝采。

任志強嗆聲這件事情微妙在哪裡呢?如果是別人嗆聲,比如微博大V或一般的知識分子如賀衛方,恐怕就被抓了,但是任志強不僅沒被抓,還得到了一定的撐腰。

主持人:對,好像還不斷地在發聲。

陳破空:因為任志強也是高幹子弟,他也是紅二代、也是太子黨,他跟王岐山的關係匪淺。是不是王岐山授意他講的?因為現在有的媒體並不掌握在王岐山或者習近平的手上,比如《中國青年報》也好、《人民日報》、《環球時報》不見得掌握在他們手上,所以王岐山、中紀委要放風,通過他自己的媒體《財星》;習近平要放風,通過他自己的媒體《澎湃新聞》。現在看來在新聞界也有所謂的「路線鬥爭」。

連毛澤東當年那麼大的權威,他要發一篇文章,在北京都「針插不進,水潑不進」,他必須到上海去發。就看這黨內鬥爭的激烈!而毛澤東是那麼巨大的權力和威信,一人獨裁。到了現在這個時代,一點都不奇怪。任志強跟團員之間的互嗆也是一個信號,表示當中共高層正統機構出現漏洞時,也可能就在內部出現完全不同的聲音。

主持人:我們談一談中共最新推出的「黨紀」。橫河先生,它的大標題其實是要報導黨紀,號稱最新推出的黨紀是最嚴黨紀,其中說「妄議中央」、「團團伙伙」都會造成很壞的後果。您怎麼看?為什麼中共這時候要推出這樣的黨紀?是不是稱得上是最嚴的黨紀?

橫河:從時機來看,應該差不多就這時候。習近平和王岐山反腐過程當中,對方最強硬的如周永康以及他的派系以及令計劃等都打掉了,雖然打掉了,但是顯然下面阻力還是非常大。另外,從整體黨的組織來說,腐敗肯定是非常嚴重,我想它是針對性的,針對過去發生的事情和現在正在發生的事情。是有相對針對性的。

「妄議中央」肯定不是指的周永康,當時是9個常委各管一攤,周永康自己就是中央,所以不可能是指周永康。周永康那一批石油幫的和各個省那些被打下去的,當初他們可不是「妄議中央」,因為中央有人為他們撐腰,他不可能議,所以被打下去的來不及妄議。剩下什麼人呢?還沒有被打掉的人和漏網的,像周本順。周本順肯定是屬於周永康的人,可能因為他站隊站得快,就沒有把他跟周永康那一派系一齊打下去。

所以我認為可能都是在高層,至少針對的不會是基層,一定是在省部級以上,反沒有反到他,或者是反到他的集團、落網了,這些人妄議,可能會形成新的團伙,集中起來。

主持人:或者是對某些還在猶豫不定的人有震懾作用? 

橫河:就是怕「妄議」不制止會形成新的反對派或新的團伙。因為被打散了,打散了以後,如果其中有人提出很迷惑的觀點,可能就會有人聚集在他的旗幟之下。可能就是防止這個,所以不准妄議。其實毛澤東時代管得很嚴哪,住在中南海的中共高層領導互相之間不能訪問。

主持人:所以這個並不能稱得上是「最嚴黨紀」是嗎?因為過去可能比它嚴。

橫河:毛澤東時代肯定比這個嚴得多,但是相對在最近這些年,其實中共所列的那些條文、紀律都挺嚴格的,只是沒執行。現在為什麼人家當回事呢?是因為反腐以來,人家認為它會當真,可能真的就拿這個罪名來整你了。以前也有這些罪名,只是沒有拿這個罪名來整人,大部分就不用這個罪名了。這個情況。

其它都有針對性的,除了對周本順,還有老鄉會、團團伙伙,指的就是令計劃。中共黨內不允許有派系,沒有派系也不可能有某種政治觀點吸引人,怎麼辦呢?現在最多的就是在同一地方工作過的人、同一部門工作過的人或者一齊打過仗的人,這些人很可能形成就像令計劃的山西幫,完全是以地方作為基礎而聚集的。現在最有可能形成派系的就是這個。

主持人:破空,您怎麼看這個新的條例?到底有何所指?

陳破空:「妄議中央」在網上激起一片反諷和諷刺,其實普通網友都會錯意了,因為並不針對黨外。《環球時報》也解釋了,是針對黨員內部。其實它是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之一,當然是針對黨員。所以一般的民眾、一般的網友起鬨實際上是會錯意了。那麼針對黨員針對誰呢?要說是基礎的黨員或者中下級的那意義不大。

其實妄議中央,我認為首先不是黨外,而是黨內;其二,也不是國外,而是國內;其三,不是基層而是高層。為什麼呢?因為基層的話、嫌言碎語根本就傳不到那麼遠,而且也不可能到達「天聽」。

關鍵是上面,上面是誰妄議呢?除了地方省市或者是地方有山頭主義不服以外;當時胡錦濤時代就有陳良宇不服,後來把他端掉;習近平時代可能也有一些地方上的不服,包括河北省委書記等人,但是我覺得最容易妄議中央的是退下來的那些人,政治老人,就政治老人在妄議中央。比如說現在反腐了,這個打虎、反腐,打得很厲害,打的很多都是比如說江澤民和曾慶紅的人馬。

那麼他們就不滿了,他們在各種各樣的場合,據說他們都發脾氣,曾慶紅發脾氣說這樣反下去反到什麼時候!大大小小都反,一個都不放過,很惱火。別人都不敢答話。或者江澤民就盤踞上海,就老神在在的說一些話,這個做得太過分,如何如何,自己心情很難過,這兩年如何如何。等等這些東西歸結起來就「妄議中央」。

因為實際上這條出來之後,我認為習近平的用意是什麼呢?徹底斷絕老人干政的可能,徹底斷絕老人干政的任何藉口,你要干政,我就說你「妄議中央」,就這麼一條黨紀出來。

而且《環球日報》發聲明還說這麼句話,說「合則留,不合則去」,也就是作為黨員、作為領導幹部,你要是合得來你就留在黨內,你要合不來你可以退黨,你可以出去,沒關係,就你自己走人。也就是說暗示如果你要再「妄議中央」你就自己走人,至少就是你不要待在這個黨內了。所以我認為主要還是針對政治老人。

主持人:那它指的這個「大政方針」您如何解讀?

陳破空:「大政方針」那當然就是指的現政權的、現當局的,就是習近平當局的這些方針,那麼顯然就包括他的打虎、反腐這一類的東西,還有包括他所謂的「八條」啊,從嚴治黨、從嚴治軍,整到就是所謂的官不聊生吧,人心惶惶,有的人還不作為什麼的。

所以這些東西應該說層層節節的受到很多的抵抗,特別是政治老人的不滿,所以這個時候可能議論很多,就像有人說的,可能有很多人跑去抱怨,說這樣反腐不行啊,對共產黨形象不利,對共產不利,可能搞得習近平也很煩,最後就干脆來一條,不准「妄議中央」!尤其是這樣的「大政方針」,不要再說了,一刀切。

《三國演義》就一個嘛,孫權開始讓你說,就是曹操大兵壓境,是主戰、主合兩派互相說說。當孫權下定決定要抵抗的時候,跟周瑜和諸葛亮說了之後,這個孫權突然拿出寶劍把那個桌子一砍,一個桌子腳砍斷,說:從現在開始,誰再主合者命同此腳。就是砍頭,就不要再談合了,就是戰!然後把寶劍送給周瑜統領三軍準備迎戰。所以就是下了決心了,你不要再談了,就說不要再老人干政。

主持人:說到反腐我倒是有一個問題想問一下橫河先生,因為中共習近平上臺後,這個反腐就客觀上確實受到民眾的歡迎,但是您認為他反腐的這種努力有沒有可能使它免於解散或者被解散的命運呢?

橫河:中共反腐,從救中共這個角度來看的話,它是救不了中共的,因為這個腐敗它是來自權力,實際上跟反腐的這個權力來源是同一個來源,都是自上而下的權力,因此它不可能去反它,同一個來源你就不可能鬥過去。真正有效的反腐應該是自下而上的監督,這才可能做到。那這個反腐它想要救中共的話,它實際上是做不到的。因為在這之前,毛澤東也反腐,毛澤東剛開始的時候不就殺了……

主持人:對,什麼劉青山這些。

橫河:殺了張子善,後來還不是過了多少年以後還是腐敗開始了,它沒有一個制度來制約,所以沒有用。但是這個反腐它有它的作用,其實這個反腐一箭幾鵰,第一個,腐敗,那一定要殺一下,殺一下威風,那這是殺了;另外一個,這個腐敗最嚴重的是在這之前的政權,江澤民和江澤民垂簾聽政時期,是權力最大的人,他的權力不受任何約束,所以才可能腐敗到這個程度。

那麼反的是哪些人呢?你看周永康這一批下去,都是對習近平的政權提出挑戰的這批人。那麼再換一個角度來看,他們之所以有這個權力能夠對習近平政權形成挑戰,是因為在江澤民的時期它有一個政治正確,就是迫害法輪功的這個政治正確,所以一下子就是這一批人,其實同一批人。

所以習近平為了鞏固政權必須這樣打,不管用什麼藉口,哪怕是用反腐做藉口。實際上它起到的作用是把這批挑戰的人給打掉了。那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就是中國人都說壞人總是在做壞事,總是沒有人懲罰,現在你看,最大的,管政法的被政法系統給收拾了,因為最後是判刑嘛。

如果說在中國這批人壞事做盡,因為他迫害法輪功以後,它把整個迫害擴展到整個民眾,就是維穩系統嘛,那麼這個系統的最主要的骨幹挨個的被整下去了,那你說這個……

主持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

橫河:對,就是現世報嘛!就是報應,讓大家看到做壞事就是有報應的,而且現在就讓大家看到報應。從這點來看的話,對那些肆無忌憚不顧後果做壞事情的人,侵犯人權的人,就是一個警告。

主持人:是,確實是這樣。還有一點時間我想問一下破空,我們還有一個非常熱門的話題,今天沒有太多時間談,但就是現在正在召開的五中全會,那麼經濟、人事都是焦點,外面也很多點評,我不知道破空您怎麼來看它這個人事調動?

陳破空:對,五中全會談經濟,「十三五計畫」只是一個例行的公事,但最重要的事就是人事布局,人事布局的話現在根據傳言,包括《紐約時報》的報導,比如說張又俠有可能升任軍委副主席,劉源可能進軍委、也可能不進,因為習近平對他是有點防範的,劉源曾經跟薄熙來關係也不錯。

張又俠跟習近平的關係非常緊密、很忠誠,而且張又俠履歷、軍歷完整,而且他父親跟習近平父親是當年並肩戰鬥的戰友;還有一個就是王岐山可能「十九大」之後留任;還一個就是上海市委書記可能換人。

這個情況就可以看出來習近平在繼續的鞏固他的權力,五中全會是重要的一步,如果這些傳言達成的話,對習近平的鞏固權力和「十九大」大權在握是非常有利。可能中間還有些變數,還要看。

主持人:有關五中全會的話,我不知道橫河先生您有沒有什麼要補充的?就是您觀察。

橫河:我沒有特別要補充的,因為這個實際上有很多是追認的,就是在這之前已經處理的事情。

主持人:是要處理一大批?

橫河:對,五中全會會最後追認一下,那具體還要再處理新的東西的話,那也是在全會之間處理,然後下一個全會去追認。所以在人事安排上的話,我覺得不會有特別重大的變化會在五中全會上出現。

主持人:破空,您覺得它這樣的人事調整不會遇到什麼樣的阻力嗎?

陳破空:當然肯定有阻力,但是去年四中全會就已經傳聞張又俠當副主席,劉源要進中央軍委,結果沒有實現,當時認為是習近平的一個挫敗,就黨內有阻力。那麼現在又過了一年,究竟習近平在權政方面是否占了上風?這次是個檢驗。

如果說這些傳言實現的話,習近平可以說大上一個台階,習家軍全面上位;但是如果說不能的話,那恐怕是一個問題,還要繼續的鞏固他的權力。另外,這個黨紀裡面我覺得埋了一個釘子,就是黨組織說做得不好的話可以改組和解散,我認為是埋了一個伏筆。以前是處理個人,現在也可以處理組織。所以這個改組就聯想到甚至於改一個黨的名字,像那些東歐國家所做的,現在可能逐漸的浮上來一些水面。

主持人:好,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也感謝觀眾朋友的收看,希望您下次繼續參與,下次節目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