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中全會平淡中的看點 世事關心(354)

中共第十八屆五中全會落幕,放棄一胎化政策搶眼登場,超越十三五規劃,成了外媒頭條。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第一是來得太晚,第二是不見得有效果,第三是目的不純。」

全會的延遲召開,讓一部分輿論對人事變動抱有預期,可結果卻平澹無奇。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習近平和江澤民的一個終極衝突是必然到來的,就是接班人的問題。」

在閉門召開五中全會的前後,中國證券金融業的風暴愈演愈烈,在「十三五」絢爛的口號光環之下,中國的政治和經濟的真實圖景到底是什麼?

蕭茗(Host/ 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中共於10月26日-29日在北京召開了第十八屆五中全會,全議的主要議題是審議中共中央對十三五規劃的建議。圍繞著五中全會,會前有若干猜測;從會前到會後也有一些故事在發展過程中。那麼猜測和實際的結果有多少是吻合的;一些正在進行中的事件和五中全會有何聯繫。中國的真實圖景像十三五規劃所描繪的那樣絢麗嗎?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經過四天在京西賓館的閉門會議,中共的第十八屆五中全會在29號結束了,新華社隨即刊發了會議公報。公報的大部分篇幅都在介紹所謂「十三五規劃」,並且把「十三五」提高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會決勝階段」的高度。儘管公報中承認「面臨諸多矛盾疊加,風險隱患增多的嚴峻挑戰」,可仍然對「十三五」提出了雄心勃勃的目標,包括:經濟保持中高速增長;2020年國內生產總值和城鄉居民人均收入比2010年翻一番;消費對經濟增長貢獻明顯加大;戶籍人口城鎮化率提高;現行標準下的農村貧困人口脫貧、貧困縣全部摘帽、保護生態環境等等。

中共中央對下一個五年規劃討論定桉之後,將在明年的人大會議上成為正式的「規劃綱要」。與遠在若干年之後的絢麗目標相比,近在眼前的實質改變更能引起媒體的注意。會議公報里的一句「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生育兩個孩子政策」,所吸引的目光超過了公報里剩下的6000多字。儘管這句話前面還有一句定語「堅持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完善人口發展戰略」,但是所謂「計劃生育」過去在中國事實就等於一胎化,所以全面實施一對夫婦可以生育兩個孩子,就等於廢止了已經實行了30多年的一胎化政策。《紐約時報》以《中國全面放開二孩政策》作為頭條標題,放在「五中全會閉幕」和「令計劃被開除黨籍」之上。《華爾街日報》和BBC等西方大媒體也把這條消息作為當天新聞的頭條。

儘管人們常說遲來的糾正總比不糾正要好,但是有專家指出,靠「兩孩政策」來應對即將來臨的老齡化社會為時已晚。在2013年11月,當局宣布允許一方是獨生子女的夫婦生第二胎,但沒想到這項政策的效果遠不如預期,到2015年5月底,全國1100多萬符合生二胎標準的夫妻僅有145萬申請再生育。

蕭茗(Host/ Simone Gao):對於「十三五規劃」當中涉及的內容,先來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解讀。

蕭茗(Host/ Simone Gao):「外媒對十三五規劃關注最多的一項內容就是中共宣布要放棄一胎化政策,您對這項政策的實施結果看好嗎?」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我想第一來的太晚;第二不見得有效果;第三目的不純。因為來的太晚,一胎化政策執行了36年,給中國造成了很大的災難,包括人口老齡化,還有單身漢劇增,失足家庭增多,家庭之痛,整個社會的負擔等等。中共大約在兩年前就開放「兩孩政策」,雙方任何一方為獨生子女可以要兩個孩子。事實上響應這寥寥,只有12%的人響應,近90%的人沒有響應。因為養第二胎的負擔太重,中國的社會成本太高,一個孩子的教育費用占整個家庭的15%-30%,如果兩個孩子佔60%,所以很多人放棄養第二個孩子。第三我說它目的不純,它的目的還是公益主義的、實用主義的,為了經濟發展,為了補充勞動力,為了減少老年人的社會負擔等等。事實上任何一個政府、任何一個集團它都沒有權利規定生育,生育是人類自然的事情,絕不可以拿來計劃,計劃生育是反人類、反人性、反人道、反人權的。只要是『計劃生育』不管是『一胎化』還是『兩胎化』都是最惡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十三五規劃的一個最關鍵目標就是到2020年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你認為這個目標現實嗎?」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全面建成小康社會,那要看它的標準是什麽,現在我們知道『十三五規劃』有兩個關鍵期,其中一個關鍵期就是叫『利弊中等收入陷阱』,也就是說一個國家進入中等收入的時候,有可能出現社會不穩定,出現各種矛盾多發。在制定『十三五規劃』的時候、在實現全面小康社會的時候,其實這裡面帶著很大的市俗性、公利性、目的性,就是為了保持社會穩定,為了保持政權的穩定,這樣做的話,全面小康的目標僅僅是物質的目標,在物質上做到脫貧、或者是增加收入、或者縮小貧富差距,這是在物質上的手段,在經濟上沒有跟進的手段。那人類對自身權利的要求、捍衛,這些並沒有內容,全面小康社會就是一個殘缺的社會,因為人類不同於其它動物,它不僅僅是吃飽穿足,他還需要自己的權利,如果沒有體現人精神的一面,我想全面小康社會是不全面的。」

蕭茗(Host/ 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你認為中國社會的現實圖景,和它發展的方向,與十三五規劃所描繪的圖景,吻合嗎?」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相當不吻合,這種不吻合不是從現在開始的,而是在之前的一、兩個五年計劃就存在了。自從中共提出建設『小康社會』的目標之後,貧富分化不是彌合,而是越來越嚴重,當今中國是世界上貧富分化最嚴重的國家之一。小康不僅意味著消除絕對貧困,還意味著縮小相對貧困、提升公平。也就是不僅不應該有餓死人的現象,更要縮小貧富差距,人們的幸福滿足感才能提搞,才稱得上安康富足。現實是不僅貧富差距拉大,而且是社會階級固化,富貴者靠關係可以封妻蔭子,在發展機會上也有優越地位,而貧窮者的子女也很難有機會改變人生,這個現實絕對與小康的內涵背道而馳。「十三五」提出的紙面目標有可能實現,什麼均民人均收入增長多少、貧困縣摘帽,只要政府增發貨幣,再提高工資水平和商品價格,這個數字上的目標就可以達成。但這不是小康社會的實質。」

中共的第十八屆五中全會的另一個看點是人事變動。在中共黨史上,如果重要的人事變動發生在兩屆黨代會之間,多數是發生在四中全會、或五中全會上。這次的五中全會,比起往屆的五中全會時間有所延遲;再加上兩年之內拿下了兩個前任軍委副主席,今年又提出了裁軍的目標,所以會前有媒體預期,五中全會上可能有較為引人注目的人事變動,比如增補中央軍委委員,習近平要打造一個他滿意的中央軍委班子。9月底《香港商報》透露,在將要推進的所謂軍隊改革中,軍委委員可能由原先的10人增加到15人。

但是這些猜想並沒有發生,會議公報所羅列的人事消息,僅僅是會前最保守的預測,也就是對之前在反腐運動中,已經被中央政治局做出處理的十名第十八屆中央委員會委員、候補中央委員給予開除黨籍的追認,分別是:令計劃、周本順、楊棟樑、朱明國、王敏、陳川平、仇和、楊衛澤、潘逸陽、和余遠輝。另外從候補中央委員里遞補了劉曉凱、陳志榮、金振吉三人為中央委員。

五中全會不僅在人事問題上平澹無奇,會議公報對於反腐鬥爭也很少著墨,只是在接近結尾的地方、在談到所謂「四個全面」戰略時有所提及。倒是在全會之前的那次中央政治局會議上,審議通過了兩份文件《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和《中國共產黨廉潔自律準則》,被一些媒體稱為「史上最嚴黨紀」,值得注意的是,在所謂的「負面清單」里,將「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破壞黨的集中統一」列入了「違反政治紀律」的範疇。

蕭茗(Host/ Simone Gao):除了經濟議題之外,中共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在人事和政治議題上透露出什麼信息,聽一下陳破空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 Simone Gao):「之前外界有人對「五中全會」的人事變動抱有預期,認為可能增補中央軍委委員,但結果只是對令計劃等十人追認開除黨籍、以及遞補了三名中央委員,沒有更多的變化。這個結果在您預料之中嗎?」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這個結果是令人失望的,一半的是意料之內。因為這次五中全會前,甚至在去年的四中全會前,就傳出了很多傳言說習近平想提拔他的親戚,比如說讓劉源進入國家軍委、讓張又俠當軍委副主席、他親密的左膀右臂王岐山超齡留任、甚至要換掉上海第一把手,所有這些對習近平有利的人事並沒有出現,這些傳言並不是外界的猜測,也不是空穴來風,是中共上層、習近平陣營放出來的風,但為什麽沒有實現呢?這說明(中共)黨內的權利機構非常的複雜,因為習近平仍然處於鞏固權利的階段,而且在相當程度上遭到江派的反撲,因為他要通過人事任命桉,首先要取得政治局常委七個人的同意,那麽江派差不多有四個,如果是表決,習近平這邊是3:4,那麽他的權利仍然受到更多老人的狙擊,受到其它派系的狙擊,這些政治老人還是相當的頑固的,是改革也好、前進也好的巨大阻力。所以我認為習近平的班子不走向民間、不合民間力量相結合,僅僅是黨內鬥爭很難打開局面。」

蕭茗(Host/ Simone Gao):「五中全會之前中共通過所謂「最嚴黨紀」、可全會公報又對反腐提得很少,您覺得這是為什麼?」

陳破空(海外時政評論家):「反腐和打虎本來是正面的事情,但是由於停留在中共黨內,他在黨內得罪了很多人,像王岐山超齡留任,那有人就出來反對,因為王岐山反腐打虎在黨內得罪了大批利益階層,我想習近平正確的做法,如果他有雄才大略的話,因該不是四面出擊,而是三面防守一面出擊,反腐、打虎、對政治老人的追繳放在主要目標,而在其它方面和民間修好,比如跟民間自由派的關係,跟周圍國家建立睦鄰關係,跟美國建立戰略有好關係,這些是非常關鍵的,這樣三面防守單面出擊才能成功。」

蕭茗(Host/ Simone Gao):再來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五中全會在人事上沒有出現外界預期的看點,你認為為什麼?」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我覺得習近平的當前的優先事項還是克服經濟困難,8月份的股災以後這個傾向比較明顯。說外界的預期,主要是海外媒體的預期,實際上中共的官方媒體並沒有給出暗示,當然海外媒體有其消息來源,這表示是有這樣一種考慮,代表著某些利益主體,但並非是決定。那是否這表示習近平對權力的掌握出現了問題呢,還不能這麼說,因為在五中全會之前,中共通過了兩份紀律文件,非常強勢地把妄議中央作為違紀行為。這是經過政治局會議通過的,這表示習近平在政治局裡的權威地位還是比較鞏固的,所以這次全會上沒有出現大的人事變動,我覺得主要是習近平出於對當前事務優先次序的考慮。」

蕭茗(Host/ Simone Gao):「沒有出現顯著的人事變化,是否意味著習近平和他的政治對手的矛盾是處於緩和狀態了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習近平和江澤民的一個終極衝突必然到來,就是下接班人的問題。一般來說這屆黨魁的第二個任期開始,接政人序列就要啟動。比如江澤民的第二個任期開始,胡錦濤就成了國家副主席、中央軍委副主席;胡錦濤的第二個任期,習近平也是這樣。那麼到了2017年中共的十九大上,習近平的接班人也要開始就位。所以江澤民一定不會放過這個機會,這也是他有生之年干政的最後一次機會了。江一定會提出自己的人選,在中共的法統上他是有優勢的。習近平現在很強勢,但在這個問題上會很為難,現在他完全沒有物色接班人的意思,但是江只要到時候還活著,一定會借中共的法統為靠山向他發難。除非習近平拋開中共,自己當民選的總統,就可以不受這個條規矩的限制。五中全會以後,還有六中全會、七中全會,就是中共的19大了,這個終極衝突其實是越來越近了。」

蕭茗(Host/ Simone Gao):就在中共召開十八屆五中全會的前夕和進程中,中國大陸的證券金融業地震頻傳,預示著當局可能對這個圈子下重手整治,這和五中全會又有何關聯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證券業大桉的最近情況。

雪莉:謝謝蕭茗。證券界上一次傳出大消息是在今年的8-9月,處在風暴眼核心的是中國證券業的龍頭老大「中信證券」。8月底中信證券有八人因為涉嫌違法從事交易活動被公安要求協助調查,其中包括三名高管。9月中旬中信證券的總經理程博明和另外兩人也被帶走。這樣到今年9月份,中信一共有11名骨幹被查,成為習、王發起反腐運動以來金融圈子裡的第一起「窩桉」。

10月份證券業的風暴又有擴大,而且傳出了更驚悚的消息。10月23日大陸媒體報導,國信證券總裁陳鴻橋在家裡上吊自殺身亡。《經濟參考報》列出了兩大疑點,一是他和9月份被免職的證監會前主席助理張育軍之間的關聯。在張育軍擔任深交所的總經理、黨委書記期間,陳鴻橋是副總經理。二是八月初的股災期間,國信證券被懷疑有大量開空單的異常交易行為,以及為客戶融券賣空提供便利,對股指的快速下跌起到了推動作用。雖然這些罪名還沒有被官方正式確認,但國信的總裁這回沒有裁掉別人、而是選擇自裁,顯然說明背後的故事非同小可,不過惹人遐想的是,他是真的自裁呢,還是被更大的老闆給裁了?

就在陳鴻橋傳出上吊消息的同一天,中信證券下屬的金石投資有限公司總經理祁曙光被公安帶走,使得「中信窩桉」的規模從9月份的11人,增加到了12人。陳鴻橋和祁曙光之間存在著一個聯結點,就是司度(上海)貿易有限公司。今年8月初,司度貿易公司因為頻繁申報和撤銷申報,惡意干擾證券交易價格被限制交易,是被揪出來的最引人注目的「空頭」之一。祁署光管理下的中信金石投資公司,就是司度貿易公司成立時的最大股東、而國信證券就是為司度貿易公司的賣空提供了便利。而且國信證券的5家股東里有4家和中信證券有關。

中信窩桉之所以受到外界的關注,除了因為中信是證券業老大之外,最重要的原因是: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劉雲山之子劉樂飛,就是中信證券的副董事長,香港《爭鳴》雜誌在十八屆五中全會之前披露,劉樂飛已經被內控,被要求交出旅行證件,不得出境。證券業追查「空頭」所引起的風暴已經到來,而且在「五中全會」前後還有愈發勐烈的態勢,接下來它會有多強的政治撼動力成為一個重要的看點。

蕭茗(Host/ Simone Gao):謝謝雪莉。中共的五中全會、和它在反腐領域的新動作之間有何聯繫,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 Simone Gao):「證券業抓『空頭』引起的風暴在五中全會前後有升級的跡象,而且在紀委10月23日公布了今年第三輪國企巡視名單,中信集團也赫然在列,你認為當局在五中全會的前後重點對證券業下手,這兩者之間的聯繫是什麼?」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這個聯繫可以說是:整頓金融市場秩序,是為了確保改革措施落實和實現「十三五」的目標。但問題的實質是,經過今年6月-8月的股災,這一屆中共執政集團想借股市作為經濟驅動引擎的設想是失敗了,而且不成功的救市嚴重損害了習中央的權威。因此後者必須要做出反擊,彌補受損害的權威,而反擊的武器就是反腐、股市抓空頭。這次股災做空的力量確實是有來頭,確實是以股市暴跌來出難題的。不把這股力量肅清,接下來『十三五規劃』的落實也不會順利,所以習近平一定要顯示出反擊的決心和力度。這也就是為什麼這邊在審議『十三五規劃』,那邊在下重手抓空頭。不過空頭在高層的根一時還動不了,就是儘力在執行層面查一批、抓一批。」

蕭茗(Host/ Simone Gao):「從各種跡像看,當局似乎有意把中信集團像中石油那樣,當作一個重點查處對象。這讓劉雲山之子劉樂飛成為關注焦點,你覺得這把火可能燒到劉雲山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首先問題是劉樂飛真的和中信證券的惡意做空有關聯?根據中共政商圈子的一般關係推測,可能性很大。那接下來習近平就有兩個選擇:一個是賴昌星模式。賴昌星在2011年底被引渡回國,當時的政治局常委賈慶林表面上沒受到牽連,但在十八大之前的權力鬥爭里,他的話語權降低了,很可能是胡錦濤已經利用了賴昌星這張牌,讓賈慶林服軟了。那麼也可以用同樣的方式以劉樂飛來鉗制劉雲山。第二個是周濱模式,就是以周濱的違法行為,指控周永康非法為家人謀取利益,把周永康打倒。因為現在離中共的十九大不過兩年,劉雲山到時候就要退下來了,觀察習近平目前的意圖,他可能認為沒有必要在這段時間內扳倒一個在任的政治局常委,製造太大的政治波動。這次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很多媒體之前預料的人事變動並沒有發生,顯示習近平恐怕還是把解決經濟困難放在第一位的。那麼看起來以借鑒賴昌星模式的可能性還是比較大。賴昌星畢竟還被判刑了,劉樂飛應該還走不到這一步,利用他這個把柄壓制住劉雲山的目的就達到了。」

蕭茗(Host/ Simone Gao):從中共的第十八屆三中全會。到今年的十八屆五中全會已經過去了整整兩年。三中全會所提出的60多項改革任務在這兩年里可以用「裹足不前」四個字來形容。僅僅一項「公務用車」制度改革,到今年9月只有四個省公布了方桉、備受矚目的農村土地市場化未見實施、金融市場化甚至是反其道而行之。可見靠中共的官僚體系來革除自身的弊病是如何之難,今年的五中全會,又提出了一攬子的宏偉目標。以中國現有的積弊和矛盾,還有幾個五年可以蹉跎呢,這恐怕是中共的領導人需要認真考慮的問題。感謝您收看這期的《世事關心》,我們下週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