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檢官員猝死顯中共打鬥場面激烈 今日點擊(236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0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習馬會也叫馬習會,台灣叫馬習會,別人叫習馬會,所以都站在自己角度,把自個兒名字放前頭,管他是習馬 馬習無所謂。

那這件事情出現到現在,我們知道兩天了,但非常奇怪又在情理之中的,在海外諸多的中國問題專家,兩天沒出聲,有一些習慣性做一些評論節目的人,和一些媒體沒評論。

我相信他可能說要等著人家真正,習近平跟馬英九之說什麼再去評價,我相信是這麼說的。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個人以為他們公開說一些片湯兒話,真的他不說。

我跟大家提醒過:我說今天在大陸主政的人不說光幹,那在過程中,結果就在現在出這事兒的過程中,昨天廣西柳州市市長跳河自殺,跳了柳江。而進駐中海油的紀委的,是紀委書記是什麼的,在辦公室猝死。

農行行長據說被拿下點了燈,那中共官場的風聲鶴唳,伴隨著金融體系的開膛破腹,伴隨著習馬會的熱點,如火如荼的進行著。

本身在這個背景之下,有些朋友也提到說:濤哥 你有的數字說得不清楚。我們跟大家分享的某些數字呢,不是我編出來的,我們看到的公共媒體,比如像習馬會。

昨天跟大家講的消息,說的是20分鐘,那今天改了改1個小時了,這都是媒體報導的。昨天我們曾經提到說:習馬會在台灣受到80%的支持,有些朋友說我是台灣人根本不是,那是台灣陸委會說的,不是我說的。

我也沒在台灣我也沒做民調,對吧!所以大家看節目的時候,別帶太重的情感,你理智的看到在幹什麼,你理智一些看到我們現實的環境,事情來得很突然,大家有情感,完全能理解。

情理之中跟我個人一樣,有的時候也是看起來很波動。但是我跟大家說明的意思,在這種完全封閉極其嚴密的背景之下,出現了突發的事件,它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那真相披露出來,但過程中我們會看到它的過程。

最新的報導講,習近平跟馬英九將會談1個小時,吃一頓飯。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習馬會詳細流程已經曝光,閉門1個小時,公開5分鐘。

文章提到說:習馬會將在星期六下午3點進行,那習近平、馬英九各發言5分鐘。

之後,雙方各派7個人進行閉門會議,會談約1個小時,會談結束之後,各自舉行記者會。

晚上6點鐘再吃一頓飯,晚上8點鐘馬英九坐專機回台灣,我們可以看到整個流程的說法,應該是來自於台灣的總統府。

我提醒大家,他會談1個小時還是8個小時,裡面是習近平要跟馬英九說什麼。

馬英九是趕上那一波鹹帶魚,向著你說的喔!

他命好趕上這一波鹹帶魚,以中華民國總統的身分,天上掉下一個大餡餅,太大,一跟頭給他掉下來,砸腦袋給他砸矇了,樂壞了!所以在我看來其他的都無所謂了。

與此同時南華早報在報導時,突出了馬英九的一句話,馬英九說:中華民國該說會說,中華民國你說不說,他今天既成事實,他不是國民黨主席,所以我們現在再也看不到國共合作這個詞。

最一開始有,後來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說過,今天不是國共合作,不是共產黨總書記見國民黨主席,不是,要明白這道理,一定不要抱殘守缺的,固守著自己的想法。

中海油紀檢組長張健偉猝死

最新的消息,中海油紀檢組組長張健偉,昨天在辦公室猝逝。11月3日,財新網從多名知情者人士獲得,中海油總公司的黨組成員,紀檢組的組長張健偉,在當日的3日中午前後,在辦公室突然去世。

那記者目前不知道他大致的情況,他這個月過生日58歲。他的身分就顯得很特別,對吧!他是紀檢委主任,他是歸,從這個角度上說他是歸王岐山管的,結果死在辦公室裡頭,那怎麼死的,這事就不好說了。

因為我們也聽過,王岐山屢次遭到暗殺,我們也聽過紀檢成員有淹死的,對不對!突然淹死的。有這麼著的,有那麼著的。黨的鬥爭是你死我活的,但他這樣突然去世的層面,位置很高。

他是中海油的黨組成員嘛,應該是副部級的,而他的關係是跟王岐山的關係。

所以死去呢就顯得很激烈,在這個大的背景之下,場面很激烈。

廣西柳州市長墜河死亡

另外一個消息我就跟大家講了,就是柳州市市長,應該也是在3日這天,據說有人看到,一個人在當天晚上的9點多,到了柳江,應該是柳江經過柳州市啦,在柳江的水邊翻過柵欄跳過去,那有欄杆的。

我看到是大橋邊上是有欄杆的,翻過欄杆跳到水裡,死了,已經證實死了。那柳州市在這個廣西自治區而言哪,是個大市。那柳州市的市長,想來應該是廣西自治區的省委的人,因為他這個城市的,城市的它的級別夠了,那從陸地進水了,也死了。

所以我個人的說法只能說:不能不讓人懷疑,這是官場的風聲鶴唳,殘酷的現實的一種表現。但如果從信仰的角度來講,自殺是罪惡的。從信仰的角度來講,如果在人一生過程中,做了很多壞事,然後再自殺,罪加一等。

農行行長被祭旗 金融反腐漸高潮<

東方日報香港的登了一篇文章,文章這麼說的:農行行長被祭旗,金融反腐漸高潮。

有媒體稱:中國農行的行長張雲,已經被帶走協助調查,而農行是國有四大銀行之一,所以張雲被巡視組,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拿下,顯示出金融反腐進入高潮,好戲正不斷上演。

好戲不斷上演,這話聽起來挺殘酷的,有人說呢,張雲又被放出來了,不知道啦。

我覺得在整個這種過程中,這種事情就那麼回事啦!

文章裡提到:現在叫直搗黃龍,各界震撼,這裡說的直搗黃龍,實際講的是金融體系。

然後講說:金融作為整個經濟的制高點,銀行、股權投資、證券是財富的放大器。

中國近年來的金融改革,很多先行先試,最後都淪為特權家庭的腐敗特區,他們透過金融槓桿手段,獲得數千億的收益。

所以這裡呢它提到了戴相龍的女婿車峰,已經被調查,以及與車峰相關的權貴。它這裡提的是車峰,其實呢也就在同一天,媒體確認呢,是劉雲山的兒子劉樂飛,已經被雙規。

我跟大家講過:在處理劉樂飛這件事情的時候,跟當初處理周永康的兒子周斌,就是我們看到的做法,和郭伯雄的兒子有著類似之處,有著非常類似之處。

在這個文章裡主要介紹了車峰,一次買賣就賺了65億,它說雖然多次被舉報,但是當時的負責監管,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的馬建等人,幫助車峰把這事情擺平了。

這是它解釋啦,我個人認為呢,這都 關鍵的問題就是,當你對金融體系下手的時候,我們會看到一些頭面人物,對吧!江澤民家族、劉雲山家族,你其實包括像馬雲這樣的生意人。

他都是在融資、金融體系,一句話,直接在現金的範圍當內去玩,能夠參與其中的,就是黨和國家最高領導人級別的,活著的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是這種,政治局的可能都得面了一點,得跟政治局常委的人物,合在一起。

所以我們看到是他兩手啦,今天習近平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出現了兩手的概念。一手跟中華民國見面,另外一手直接對金融體系開膛剖腹。

對金融體系的開膛剖腹,觸及到整個中國最經濟的動脈,而掌控動脈的人,都是跟習近平等同的官位,直接打向大家族。

用北京的話這就是拆白黨,把誰拆了,把黨兩手各拽一條腿,喀,從中間劈了。有的朋友老不信這話,我跟你說現在劈得差不多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