陸奇葩「扶老人險」出臺 全球獨家 熱點互動(138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07 日訊】觀眾朋友好,歡迎收看這一期的《熱點互動》直播節目。日前,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寶」平台推出「扶老人險」,持續引爆輿論,被稱是「最奇葩」的保險。許多人感嘆人心不古,但也有人支持這項保險,認為它減少了人們做好事時的顧慮,迄今已經有超過9萬人購買這項保險。

一個傳統上「敬老愛幼」的民族,出現了「扶老人險」,這個社會到底出了什麼問題?道德是用錢能買來的嗎?類似這樣的奇葩保險,您會買嗎?今晚我們請兩位資深評論員就這些問題討論。一位是在現場的時事評論員杰森博士,另一位是在線上的時事評論員趙培先生。謝謝二位。在節目的開始,先了解一下有關「扶老人險」的簡單情況。

這款保險產品是由中國華安財產保險公司開發設計,用戶只需在支付寶平台實名認證信息,並且支付3元,就可在「好心扶起受傷老人反而被訛」的狀況發生後,獲賠最高2萬元的法律訴訟費用賠償,保證期限為一年。

近年來,在中國,好心人扶跌倒老人被敲詐,以及跌倒老人沒人敢扶導致死亡事件頻頻發生。「支付寶」針對中國巿場推出的這款保險產品,引起輿論關注。

分析認為,這種用商業問題來解決道德問題的方式,很可能導致中國社會出現更嚴重的訛詐現象。

自2006年底南京彭宇案以來,民間有關「該不該扶摔倒老人」的討論不斷。有大陸媒體報導說,今年149起扶老人爭議中,扶人者被誣陷達84次。

主持人:觀眾朋友,今天節目討論的是大陸目前推出的「扶老人險」,歡迎您打電話發表您的觀點。杰森,我想先請問你,這項保險推出以後,確實被有些人稱為是「最奇葩」的保險。有的人在剛聽到的時候,堅決不相信大陸有這樣的保險。當你剛聽到有這項保險時是什麼反應?

杰森:我是說「中國人真聰明」。我感覺這家公司的這項保險可能掙錢不會掙很多。果然,9萬人投保二十多萬人民幣,應該不怎麼掙錢,但是這家公司確實是因此出了名,好在這件事情再一次讓大約百分之八十多的中國人焦慮的道德問題,又擺在了民眾的議題之中。

我覺得,直接討論這樣的話題是因為它牽扯到生活中你、我、任何一個人,是跟每個人切身相關的一個社會現象,值得中國人反覆考慮、考量。

主持人:所以你認為是好事?

杰森:我認為整體是好事。

主持人:如果是你,你會買嗎?

杰森:我會、我會。

主持人:你就屬於6成網友中的一個。

杰森:對。

主持人:我想也許很多人跟你的想法類似。趙培,我們知道這項保險推出以後,出乎很多人的意外,也可能是像我這樣的;不出乎杰森的意外。現在有超過9萬人已經購買了這項保險。你怎麼解讀?你怎麼看這項保險?

趙培:我最開始以為這項保險只是一個玩笑,但是我看到這麼多網友很認真去購買,我覺得可能在中國大陸的朋友覺得它不是一個玩笑,是他們切身的需要。既然有9萬人買這項保險,說明還有9萬人想去扶老人,這恰恰能表現這9萬人還有熱心、樂於助人。

這項保險倒是讓大家思考,中國社會怎麼到了這一步?扶老人都需要買個保險的地步!這或許是有法律的角度、社會養老、社會保障等一系列原因,都需要我們深刻探討中國社會怎麼變成今天這個結果。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我們還是先談談網友對這項保險的反應。當然你們二位說的都是比較正面、積極,但是確實有很多人看到這項保險出來之後,感嘆人心不古、道德敗壞。杰森,你看到的反饋中網友都怎麼評論?

杰森:他不是說這項保險人心不古,是說這個現象。就是說,做善事得要有保險才能去救助,讓人感到實在是太悲傷了!但是這是社會現實,不承認也不行。

中國有媒體討論,自從2006年彭宇案,那是真正第一起轟動全國的案件。之後,有人統計,「到底是助人為樂還是被訛」的相類似事件,在中國媒體上有報導的發生了149起。

主持人:好像是今年。

杰森:對。截至2015年10月份為止發生了149起,其中通過攝像頭、通過各種各樣的證實能查清的是80%,在這80%能查清的案子裡頭,真的有百分之七十多、84例真的是訛人,中間也有另外的百分之二十多接近30%是假助人為樂;真撞人,假助人為樂。

這種事情其實是滿複雜的一個社會現象,不是單一誰對、誰錯的問題,某種程度上講是普遍的人心不古,或是整個中國道德、誠信出現問題的綜合反映。我覺得單純把「扶老人險」拿出來談,也有網友提出,好像對整個中國老人群體不公,老人都成流氓了!老人都成了訛人的!

也有接近30%是假助人為樂,以公眾輿論混淆視聽。現在中國這種複雜、完全不可衡量的道德現狀,可能是「真奇葩」感嘆的來源。

主持人:確實是這樣的。剛才提到南京的彭宇案,很多觀眾朋友可能並不了解國內發生的事情。我想請問趙培,這幾年國內討論「老人跌倒了,該扶還是不該扶?」是不是從2006年彭宇案開始發生的?

趙培:是這樣的。關鍵在於彭宇案的一審判決書所用的常理,一審判決書的原文是這麼寫的:「如果被告是見義勇為做好事,更符合實際的做法應是抓住撞倒原告的人,而不僅僅是好心相扶;如果被告是做好事,根據社會情理,在原告的家人到達後,其完全可以在言明事實經過並讓原告的家人將原告送往醫院,然後自行離開,但被告未做此等選擇,其行為顯然與情理相悖。」

一審判決書的內容,我們換成最簡單的邏輯思維就是「不是你撞的,你扶他幹什麼?不是你撞的,你把他送到醫院幹什麼?」這個判決書一出,讓兩類人有空子可鑽,一類人就想訛別人的;另一類人就覺得:我不能再這麼做,不能見義勇為做好事,做好事有可能會被當成被告。

在這種情況下,看到老人跌倒不敢去扶,正是基於彭宇案理的判斷。所以「扶老人險」本身也是一項法律訴訟的保險。這真的是中國法律的恥辱。

杰森:對於彭宇案的判刑,法官最後在判刑書上的言論,事實上是把一個民間茶餘飯後的話題上升到了法律層面。民事訴訟,特別是輿論很關注的民事訴訟,法官的判決往往會左右整個社會的道德走向。剛才趙培已經念了法官對彭宇案下的定義,法官用自己較低的道德水準去判案,判案的結果就是把較低的道德水準變成了中國普世的道德準則。

主持人:所以很多人看了這個判決書就說:那誰還敢去做好事啊?!

杰森:在彭宇案上,至少這個中共官員負面影響中國整個的道德水準極大。

主持人:彭宇案只是一個例子,前、後還發生了很多,尤其之後又發生了很多案例。我想請問趙培,剛才你提到「出現這樣的事情是社會的恥辱」,中華民族的傳統是「尊老愛幼」,但是到了今天,連扶一個老人都得有了保險才敢去扶。為什麼這個社會到了這個份上呢?

趙培:大家都在說「道德敗壞」,那麼大家可以想一想,我們受這麼多年中共無神論體系的教育,它其實也在要我們注重道德,它可以畫了一堆道德規範,然後說教式地讓我們必須執行這些「道德」。我們可以從歷史看「道德」的由來,它並不是無根的浮萍,它下面其實是有完整的理論體系支撐的這麼一個標準。這個標準能讓人尊重、能讓人去遵行,是因為人們心中對有神論的信仰,有神論信仰的這個體系又支撐起了道德,在道德之上又支撐起了一個文化。

那麼有神論體系就相當於一個冰山下面的冰塊的這個部分,那麼上面我們看到的道德也好,我們看到的文化也好,這都是我們能看到的部分。那麼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把有神論信仰都給打擊光了,那麼上面的道德和文化上面的危機也就顯現出來,也就出現了這種道德敗壞的形象。

不信大家可以看一下我們自己思想中的任何道德觀念,其實都是佛、道、神這個體系的展現,比如說,我們說「大家不能殺人」,為什麼呢?我們可以從佛家這邊講,祂講有六道輪迴,殺人,你下一世會被別人殺,所以這就促成了我們民族當中的「善有善報,惡有惡報」的觀念,那麼在這種觀念情況下大家會約束自己不去殺人。

那麼中共把下面這個善惡有報、六道輪迴都說成是迷信之後,會造成什麼結果?人在沒有人看到的情況下,他就敢去做、就敢去殺人。所以我們光說道德不起作用,我們應該找到道德能依托的理論體系,而實踐證明當中確實可行的這個體系,我們要恢復這個,才能恢復上面的道德,其次才能恢復文化。

杰森:對,我同意趙培這個說法。事實上道德的最根本,人他事實上是要有一點心理約束的,中國古代的心理約束就是「三尺頭上有神靈」。其實現在中國人有的時候也在說「人在做,天在看」,這個概念在,但是因為確確實實中共在推行它那一套無神論,就是唯物主義理論的時候,確確實實隨手也就打掉了中國五千年傳統的這種信神,心中對神的敬仰這樣一個東西。

但是這個其結果就是,因為中共已經畢竟在中國執政了六十多年了,它幾乎已經培養了幾代心中無神這樣的中國人了。此時此刻,你就是說中國需要這樣的概念,這群人他的世界觀已經形成了,所以在這樣的一群人裡頭,你對他做任何的這種,就是簡單的說你要信神這樣的概念,幾乎已經是不可能了。

所以中國現在社會問題很複雜,很多問題你幾乎解決不了,根本問題也就是這樣,就是他背著人,只要是沒有第三隻眼睛看著,他認為他做任何事情其實都是可以的,這個觀點本身就已經造成了中國很多問題是非常棘手的。你就說這一百多例這樣的案子,它雙方面都有,這個道德層面的問題在哪個階層的人都有。

所以我自己感覺,剛才趙培談到了這樣的問題,但是在此時此刻,你沒有這樣子一個最基本的世界觀,一個中國完整的就是能讓中國五千年文化發揚光大的最基本的這種人生觀、世界觀,你已經被中共打掉了以後,在此時此刻,中國社會它只能出各種各樣奇葩的這種人中的解釋。 

包括就是這種「扶老人險」,也包括像中國的一些法律,比如說要尊敬老人的相應法律,不去看爸媽要法律制裁等等這樣的法律。中國過去也這麼說的,當你沒有道德的時候,法律才滋長,但是法律的出現其實已經是末世、末法的一個狀態。

主持人:我們線上有一位觀眾電話,我們先接一下觀眾電話,加州的丁先生,丁先生您好!

加州丁先生:方菲主播好!杰森好!趙培博士好!關於這個事情,奇葩「扶老人險」,也就是說現在在大陸很多地方就鼓勵大家去買這個險,因為好心沒好報的人太多了,你把老人扶起來,老人訛你說是你把他推倒的,到時候你找不到好律師,不可能像美國有這麼好的律師,你百口莫辯時怎麼辦?你渾身長滿了嘴也說不清怎麼辦?就買這個險。這個險很便宜的,3、5塊人民幣就可以買到了,很便宜。

這種險我是不會去買的,我情願被老人訛,我是敬老尊賢的,被老人訛了兩次,我也不想買這種險。你這樣等於對老人來說是一種污辱,不是每一個老人都喜歡去訛詐人家的,這種險是不尊敬老人的,我是不會買的。謝謝!

主持人:好,謝謝丁先生!趙培,我想問您一個事情,就是對丁先生剛剛講的這個,確實有相當一部分人認為這個「扶老人險」對老人這個群體是個污名化。因為,我想在今天的這個社會,是不是一個婦女倒地、或者小孩倒地,是不是也很多人不敢去扶他?

趙培:確實是這樣的。因為在中國有個特殊的現象叫「碰瓷」,大家都聽說過,就是他往車上撞,有些老人訛詐的情況也屬於「碰瓷」的一種。所以「扶老人險」是因為社會的媒體把這個事炒作出來,「扶老人險」才這麼出位,讓大家可以看得到,在中國其實「碰瓷」類似的東西很多。我覺得這個保險的出現不能說是對老人群體的不公,可以說是整個社會的恥辱。

我們大家都聽說過,美國紐約市長的例子,1935年美國紐約市長到一個貧民區去聽一個庭審,是一個老婦人為孫子偷麵包被罰了10美元。庭審結束後,市長脫下帽子放了10美元,然後說:「現在每個人繳50美分的罰金,為我們的冷漠付費,以處罰我們生活在一個要祖母去偷麵包餵養孫子的城市。」

那麼我們有沒有為這些老人想過?很多老人他是老無所養的,那麼在這個冷漠的社會,我們有無關心過這些老人的養老問題,還有他們一系列疾病的問題、保險的問題?其實我們為這個社會付出的還真是不夠多。所以我說即使老人出現了這個情況,我們應該捫心自問,是不是我們對於中共對百姓的壓榨或者是這個社會整體的不公,我們實在太冷漠了,才會導致老人去做這麼不道德的事情。

杰森:事實上是這樣子的,可以說中國的老人養老問題是個社會問題,這點我承認。但是在所有這些案例裡頭,如果說是70%的老人在訛人的情況的話,我倒覺得特別是彭宇案,他很多時候並不是真的需要你的錢,很多時候表現出來的他就是一個訛人。在這樣的情況下,比如說你很窮,但是本身在訛人的事情上,你承負的社會的背叛是極其罪惡的。如果他僅僅是因為善心,你把他訛了,其結果是造成整個社會相應的道德流失,它是巨大的,你帶來的罪惡是巨大的。

你看彭宇案,2006、2007年在中國炒得一大糊塗,很快,2009年就爆出二個案例。70歲的老人,一個是在汽車站,另外一個是在廣場摔倒無人救助,在快死之前,那個70歲的老人突然大喊:是我摔倒的,不關你們的事!這時候才有人敢扶。而且在歷史上過去新聞報導中,不下10例,不管是老人、小孩都出現了摔倒以後無人敢救助,最後現場死亡的事。

你可以看到當道德淪喪,當個別幾個老人因為他自己道德淪喪給整個社會造成災難性的後果,你不能簡單地說他家裡沒錢,或者社會相應的保證機制不存在,那個是另外一個話題,那個話題同樣是社會責任的問題,但是這個話題不能跟老人訛人併在一塊說。

主持人:我想請問一下趙培,剛才杰森講個別老人道德淪喪,在這方面我有一點不同的想法,因為我覺得之所以出現老人倒地訛詐,這其實是整個社會道德下滑所反應出來的現象,所以並不是個別的老人,而是社會道德下滑到一定程度。我想問一下趙培,在您看來,到底為什麼?能不能再詳細剖析一下,這個社會到了這種程度,在過去的幾十年中什麼東西被破壞了?什麼東西導致這樣的下滑?

趙培:我想杰森講得有道理的地方是他說了一個道德下滑才造成老人去訛人。但是我們看到最直接的原因是,彭宇案因為司法的不公才造成這個結果。如果我們把整個東西都剖析開,每一方面的原因我們都能談到的話,我們首先講一下能不能養老的問題。管仲說:「倉廩實則知禮節,衣食足則知榮辱」,我並不認為他講得完全對,但他講得確實是這樣,如果大家都有足夠的養老和治病機制的話,我想很多老人他絕對不會去訛人。

那麼我們在這麼多案例當中確實也看到了有一起老人到底是不是訛人出現了不斷地反復,是因為這個老人他自己有保險,他不想說是別人撞的,他想自己去報保險。所以老人其實並非一定要去訛人。

這就提到中國養老等方方面面問題。1980年,中共宣傳「計劃生育好,政府來養老」,到了今天,中共說「推遲退休好,政府來養老」,在這種情況下,中共是不是應該負起老人因為不能夠養老或者不能夠治病而訛人這部分的責任呢?這確實是中共的責任。從法律層面上講,彭宇案就是中共的法官不懂法、不知法所判下的一個惡果,直接造成老人訛人有法可依的情況。

再說道德問題。中國古代的道德建立是怎麼樣的情況呢?中國古代官員的晉升體系是依道德體系,大家都知道漢朝「舉孝廉」,首先道德好才能當官;中國古代又講「官為民役」,官員要為老百姓的道德做榜樣,我們舉個例子,清朝對於在職官員要求不能嫖娼,否則就開除,百姓不在其列。這表明是官員要給老百姓做出道德的表率。

如果一個朝廷的道德不行了,王朝就會滅亡,首先表現在官員的道德不行了,帶累百姓不得不為寇、為娼、為盜賊。東漢末年的盜賊是怎麼出現的?因為「查孝廉,父別居」才會造成盜賊現象。

不得不說中共官員的晉升是一個罪惡制度造成的。大家都知道薄熙來,薄熙來在文革的時候能踢斷他父親的肋骨,他能做到中共的政治局委員。到底是誰在鼓勵著大家去為惡、作惡呢?我認為是這三方面原因的實際運作造成今天的局面,不能單說全社會的道德淪喪,我們要找出是怎麼一步步淪喪到今天這個地步的。

主持人:現在線上有一位觀眾朋友,我們接聽加州王先生的電話。王先生您好。

加州王先生:現在所說的人心不古,那為什麼老人都要來做這種欺騙人的講話呢?那是因為習近平在天安門廣場都可以說假話,老人為什麼不可以說假話呢?它就是基於這樣,所以人心不古,連老人都要說假話了。

主持人:謝謝王先生。

杰森:趙培剛才談到一點我是同意的。每個社會時不時會出現一些標竿事件,往往成為塑造、更新價值體系的契機。比如彭宇案就是2006年、2007年中國發生的標竿事件,由於這起事件,不管是中共的司法體系或是輿論體系都起到把中國的道德水平急劇往下拉的作用。

剛才我們談了司法體系的問題,確確實實是那位法官的判決,把他的低道德標準變成了社會的普世價值。這是一個問題。另外,媒體也起了非常明顯的作用,當時四川有一個網站,歸人民網管,這個網站指稱,「彭宇案」彭宇的敗訴有積極意義,它至少告訴你,做所謂的活「雷峰」你也要注意保護自己;另外有相應其它媒體也談到,我們應該拋棄道德,就是談論具體的事情本身,道德在這事上不占任何成分。

這是最關鍵的問題。任何一個案例出現,必須要考慮道德問題。我們知道,在中國古代判案是非常看重案件對社會的影響,重判往往是因為案情對社會道德引發的負面影響,影響很大。

我同意趙培的說法。某種程度上講,中國的司法體系、輿論體系造成問題的根本,把中國道德往下滑。

但是還有另外一個問題,中共的所謂「維穩」的基本思維方式也是絕對問題。中國好多事情都是有開始、沒結論,包括有些案件。因為什麼?中共一旦發現是一個社會熱點,第一想法是把它壓下去,最終的結果使很多事情不了了之,不能有正確的結論。

不能有正確的結論,也造成中國人逐漸用人心惡的角度去考慮任何問題,同時落下「中國沒理說」的最基本結論,這也是直接造成社會問題的一個原因。

主持人:「扶老人險」的出現,會不會讓人更放心大膽去做好事呢?也就是說,道德問題能否用錢來解決?

杰森:道德問題不能用錢解決,這一點大家都非常知道。這項保險的噱頭因素更大一些。但是確實有一個概念,現在有55%的人明確說:看見老人摔倒,我毅然走去。

主持人:就走開。

杰森:只有5%的人說:我會毫不猶豫地衝上去扶。確實同時又有85%的人說「有道德焦慮」。什麼是道德焦慮?內心有掙扎。絕大多數人的中國傳統文明還在,老人摔倒了,他走開,事實上內心是有折磨的。出現這項保險,我是希望哪怕原來55%的人「毅然走開」變成50%的人「毅然走開」;原來5%的人「堅決去扶」變成10%的人「堅決去扶」,那我覺得這項保險都有正面的積極意義。

主持人:節目時間剩下不多,線上有位大陸的王先生,王先生您好。

大陸王先生:就像你們說的,中國今天社會風氣壞了、人心壞了,這就不是民主法制能夠解決的問題。在中國大陸土生土長的人我跟海外媒體報導的觀念不同,我們的切身體會,中國的社會風氣是從1980年代以後逐漸壞掉了,1990年代以後急劇惡化。1980年代以前主要是社會的意識形態,辨別是非這方面外面給影響的,但是社會道德風氣並沒像後來那樣。土生土長的大陸人我們是這麼感覺:中國的社會風氣是1980、1990年代以後壞掉的。

主持人:非常感謝王先生打來電話。趙培先生,在這個問題上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

趙培:我覺得大家只是談到中國法律體系造成這樣,其實大家應該看到,中共的整個法律並不是為了維持社會的道德,是為了鎮壓百姓而用,曾經導致上任大法官、最高法院的院長還是一個法盲,他只執行中共的政令而不去維護法律的尊嚴和公平。

杰森:對。1980年代、1990年代是大變化,我覺得最核心的就是「六.四」,然後是江澤民執政。事實上江澤民執政階段回歸歷史看,它是中國的轉折點。

主持人:非常感謝二位。我們今天的節目時間也到了,感謝您收看,下次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