昂山素季政黨預計將獲壓倒性勝利 今日點擊(2370-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1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中華民國總統府發言人,披露出習馬會這件事情之後,我大概前後做了十幾集節目,我跟大家勾勒出一個我眼睛中,它可能要出現的一個場面。

在現實的環境中,中國最怕的就是亂,社會亂。所以我們當時跟大家分析,從2012年分析過來,就是誰故意挑動中國社會環境,就是民間整體出現混亂,誰就是跟今天主政的人對著幹,一定的。

那挑起混亂的人是一定以黨的名義,包括香港、包括股災、包括反日抗日、包括所謂的披露出這家的財富和那家的財富,這樣的做法本身,我跟大家分析整個是江家系統人的,利用他曾經擁有的資料。

而今天主政的人唯一的殺手鐧,反腐,從上殺到下,他最開始的宗旨很簡單——保命。而在斬殺的過程中、保命的過程中,對他而言也是一個知道真相的過程。

2012年的習近平、王岐山,跟2015年的習近平、王岐山,肯定不是一個。我說不是一個的意思,他們在反腐中在搏殺保命過程中,他知道江澤民整個體系,對他們掩蓋的真相有多大。

他意識到今天走到的一切,絕非他們個人人力可以為之的,不是。而這過程本身,一定是各自出於各自的性命的需要、利益的需要、權力的需要表現出來。

在表現的過程中,背後我們都會感覺到有一張無形的大手,有一個不知有多深的力量,在推動著這件事情往前走,誰都身不由己,誰都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維護自己的利益和看待問題時,而整個大的圖像卻走向天滅中共。

稍明白的人都懂得誰也保不了它,即使被反腐的人,拿著錢紛紛外跑的人,不也都是承認共產黨將土崩瓦解嗎。

誰都不想這個屎盆子掉地下的時候,濺到自己一身屎咧!所以正方反方都有一個共識:共產黨死定了,不是我說的,是今天所有人說的,所有人的行為說出來的。

民族大業超越於政治範圍,民族大業當走到了每一個人都要選擇的時候,絕非政客能夠玩弄的。五中全會前地方不得妄議中央,五中全會後誰敢在網上胡說什麼,我可以判刑。

他就要封殺所有未來的,中國發生的事情討論的可能,他沒時間去討論,他要用他手中的權力,達到他想要達到的目的。只有順天意者才能做到,不順天意者他做不到,這是我們跟大家講過的。

這是其實在半年多前,甚至一年前,我們在節目當中已經暗含這種意思了,今天就看到這場面了,對吧!而這過程中我們一直說過:緬甸是一個非常特別的範例,今天的習近平很可能在模仿,當初緬甸的軍政府的總統。

昂山素季政黨預計將獲壓倒性勝利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這麼說的:昂山素季政黨預計將獲得壓倒性勝利。

緬甸大選的初步開票結果顯示,昂山素季所領導的全國民主聯盟,有望取得壓倒性勝利,該黨估計將贏得議會的七成議席。

昂山素季現在還不能成為緬甸總統,因為她家裡面有人是外國人。但是當她的政黨成為議會的壓倒性多數的時候,就會通過修改國家憲法,使得昂山蘇姬可以即刻成為緬甸的總統,第一任民選總統。

昂山素季和緬甸軍政府的總統,都受到過習近平的邀請,和受到習近平的特殊的關照。

所以在我看來,今天習近平要模仿的,很可能是緬甸走過的路。他來促使國內的,相對來講在這種大的變革中,你不叫他變革,在我的眼睛裡就是保命的過程中,能夠保住命。

台公布「習馬會」閉門會議馬英九發言內容

而就在今天,馬英九一方披露出他們談話的內容,BBC這麼報的:台灣公布了在習馬會當中,馬英九閉門會談時的內容。

馬英九在新加坡的公開場合裡稱,九二共識為一個中國的原則,在台灣遭到了強烈的質疑,因為這個立場是北京的立場。

馬英九在與習近平交談時,談到了九二共識的說法,談到了一個中國的原則。1992年11月達到的九二共識,內容海峽兩岸堅稱一個中國的原則,以口頭的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

我方講中華民國說:表示內容完全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與台灣獨立。因為這是中華民國憲法所不允許的,這樣的定位非常明確,也獲得台灣多數民意的共識。

這是馬英九跟習近平直接面談的,面談時有個插曲。大概馬英九發言3、4分鐘的時候,習近平咳嗽了一下,然後喝了口茶,這個時候在場的大陸的保安,把記者轟出去了,包括中國記者也轟出去了。

習近平不讓記者聽見,馬英九當他面去解釋這一中是中華民國,是中華民國的憲法,就這麼點事。為什麼?這在過程中,這個過程就像2014年馬英九低下身要見習近平,習近平不見。而一年之後習近平主動提出來,他要見中華民國總統一樣。

時間是個神,誰也跨越不了的。走到那兒你就得辦,走到那兒,你不辦叫逆天意,走到這兒你能辦,那叫順天意。

馬習會開場白內容折衝角力內幕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馬英九和習近平開場白,相互角力的內幕。

文章講說:習馬會歷史性的會面,會見之前的這種相互角力被披露出來,主要的問題圍繞在九二共識上。

九二共識要是提一中各表的話,它說那大陸就不贊成。如果馬英九堅持公開致詞時說一中各表的話,習近平可能不惜代價搬出一國兩制。

隨行的馬英九的主要的智囊,亞太和平基金會董事長趙春山證實:馬英九在公開致詞時,曾經確實要提各表,一中各表。

但是雙方在最後關頭決定,習近平、馬英九兩個人,都不在公開場合,說出任何刺激性的話。有看法不同的地方,都留在正式的閉門會議或者記者會,愛講什麼就講什麼,對吧!所以這個大家相互妥協了。

提到一個關鍵的問題:馬英九的專機到達新加坡,馬英九都不能確定,習近平到底要說什麼。所以馬英九的幕僚制訂的方案是,習近平如果硬,他也硬;如果習近平釋出善意的話,馬英九也會善意。

一直到7日中午已經到那兒了,台灣終於獲得習近平親口保證,會善意表達,而台灣的國安幕僚還是不安,不知道習近平是否遵守承諾。

所以當時的評估說:習近平會不會在開場白當中,提出來兩岸同屬一中,一個中國反對台獨,兩岸一家親等敏感詞彙。為防患於未然,幕僚人員為馬英九備妥了相應的說詞,保持彈性。

最後習近平完全沒有在公開致詞時,提到敏感詞彙,馬英九也就按照原計畫,只談兩岸共識。習近平發言在先,馬英九發言在後。

閉門一中各表,中華民國,中華民國的憲法各自都提到了。那這個事情大家,其實我跟大家分享這個故事就是說:這一切的一切是習近平國內的無法跨越的困境,和他將要在國內所操手做法的他的計畫,迫使他這麼做。馬英九撿一大便宜。

對這件事情呢,這兩天中文的媒體有些評價,南華早報的評價說:習馬會與習近平的歷史定位。

它的關鍵點就是說:習近平卡了一個時間,稍縱即逝的機會,沒錯!時間是個神,對吧!這是我跟大家說的。

而他們的歷史定位,這是肯定的,馬英九有、習近平有、習馬會同樣有。這個定位是什麼?這個歷史的定位,就是在他們的見面整個過程中,把共產黨三個字幹了,這是關鍵。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