緬甸大選在給中國巨變作鋪墊 今日點擊(2371-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12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這2天在節目當中呢,有些人還問到血月是怎麼回事兒!竟然昨天還有人說誰給科普一下,到底血月是怎麼回事兒,那如果連血月都不知道的話,那可真是剛來看我節目的。

我們簡單講,CNN曾經報導過:近500年來血月出現過3次血月,簡單說被稱為血月的,就是在2年的時間裡面連續出現4次,它連環出現4次月全食。

而這4次的月全食,卻令人非常不解的與猶太人的2個節日,逾越節和住棚節吻合在一起。逾越節講的是:我們知道傳統當中的,摩西帶領埃及人走出埃及記,當中羊血的故事。

那羊血的故事是指:猶太的神懲罰當時的暴政者,埃及統治者,那凡是有在門框上,那天夜裡門框上塗了羊血的,聽了摩西勸導的人家裡沒事。

而反過來埃及人,當時埃及自己有埃及的神,在這個背景之下,埃及人的範圍當中的胎生的頭胎,在那天晚上全都死了。

也就是猶太人的神,顯示出祂神的威嚴。那原因就是埃及統治者,奴役猶太人幾百年,所以這就是逾越節。

那住棚節是紀念,摩西帶領猶太人走出埃及的過程中,那這樣的故事,那這個節日本身呢,猶太人會湊在一起來歡慶給予食物。

因為那個在逃難的過程中很困境嘛,搭上大棚大家在一起吃飯,來紀念那樣神賜與了,在庇護猶太人賜與猶太人食物。

那也就是是猶太人在宗教信仰中,猶太人的生活當中,非常重要的3個節日當中的2個節日。

所以非常蹊蹺的就是過去500多年,500百年裡只連續出現了3次這樣的血月。

而超越500年的那個日子,大概是1492年是1493年,哥倫布發現新大陸那一年,哥倫布也是猶太人,而同那一年,是西班牙人在全國範圍內驅逐猶太人,那一年出現了血月。

而這500年出現的血月非常奇怪,在1948年猶太人建立政體,以色列國之後,第二年1949年到1950年出現了血月。就是1949年出現兩次,1950年出現兩次。

而卻非常奇妙的應對了共產黨,毛澤東在北京創立了,所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血月這一天。而到1967到1968,1967年1968年,出現這500年來第二次血月。

結果那一年我跟大家講過,是毛澤東以黨的中國共產黨主席的身分,殺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主席的劉少奇,黨吃了國家。

2014到2015出現了第3次血月,更奇妙的是2015年9月28日,中國人的中秋節應對了,因為有時差,卻與猶太人的住棚節吻合在一天,而在這一天裡面出現了血月,超大的血月。

那按照中國人的習慣,月全食也好日全蝕也好,中國人叫天狗吃月,必有大難、有大災的,所以非常應對著這個時間。

而跨越了這2年,2014到2015,共產黨習近平主政,經歷了三中全會、四中全會、五中全會。在這個過程中我們出現的是,看到的是習近平以國家的概念,在抗衡著江澤民黨的,中國共產黨的黨的整體體系,那不用再說了。

我跟大家講過:習近平見馬英九,從他披露出來的時間,是在中秋節之後,是在這血月之後,習近平無論今天他的佔有土地多少,他主動提出要求拜見中華民國總統。

這是毛澤東在1949年,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之後,第一次國家的概念,這不是國共合作的概念,拋掉共產黨,以國家的政體的概念,出現在全球的視野中。

而在這時間變化的背景之下,讓人們透顯出在整個中國大變化的背後,有著一隻無形的大手,無人能抗爭,這無形的大手在推動著時間在改變,而時間是個神。

昂山素季:民盟贏得大選多數選票

BBC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昂山素季,民盟贏得了大選的多數選票。

在緬甸舉行了歷史性的大選投票之後,那昂山素季首次接受BBC中文網採訪,她認為她領導的政黨,贏得了議會的多數席位。她說民盟大獲全勝,但緬甸官方還需要很多天,才能宣布正式結果,所以這是比較特別的。

這次選舉被認為緬甸25年以來,最民主的選舉。而昂山素季在向BBC的表示說:在選舉過程中並不公平,但基本上是自由的。

這裡不公平一個很大的原因,緬甸議會一共有664席,但是緬甸現在的軍政府,控制之下的憲法哪,規定有1/4的席位留給軍隊的議員,原軍政府的議員。

所以這本身就是不公平,對吧!他先佔了1/4,然後民盟要想獲得真正的執政權的話,她在議會當中的位置,席位要超過2/3,軍政府已經拿走了1/4,然後還迫使民盟要超過2/3。

昂山素季對BBC說:她的政黨已經超過了這個界線,贏得了大概75%的選票。那是不得了了,對吧!但是目前出現的狀況,政府有著故意拖延之嫌。

緬甸選舉委員會講說:緬甸下議院的440個席位當中,已經正式宣布了88個席位的結果。88個席位當中,民主聯盟已經獲得其中的78個席位。民盟的發言人指,政府故意拖延宣布正式結果,有作弊之企圖。

整個投票率高達80%,而緬甸有著合法選舉的居民是3千萬。她特別提到說:軍方支持的聯邦鞏固發展黨,從2011年開始執政,緬甸開始了從數十年的軍人統治,向文官政府執政過渡。

這裡說的就是吳登盛總統,那吳登盛他來自於軍方,他是一個退休的將軍,他來自於軍方,當他上任之後他逐漸改變。在以類似軍政府統治的,強烈統治的緬甸的國土和老百姓的背景之下,出現轉型。

所以我剛才跟大家講了一個很特別的概念:就是習近平應該從2012年,到現在見了3次到4次吳登盛。我們從他2012年見面的時候,我們就跟大家講過,那習近平恐怕有他的想法。

而作為昂山素季一個民主鬥士,從國際的範圍角度上說,她是獨裁的共產統治的敵人,但是那今天主政的人,曾經邀請她訪問北京。

所以她想知道昂山素季,訪問北京能夠給予今天主政人的建議,就是那對立方、反對方、今天權力者的鎮壓的一方,在這種大的社會變更中,在國家整個制度體制的變更過程中,他是怎麼想的,他是怎麼樣的想法和什麼樣的目的。

這是完全具有借鑑性的,因為昂山素季本身有個問題,她的孩子持有英國護照。所以按照現在的緬甸的憲法說,會禁止她出任總統的。

但是昂山素季已經明確表示:作為大選獲勝最大黨的領袖,她將領導這個國家,她會按照憲法規定,選舉一個總統人選。那也就變成了昂山素季,變成了幕後的一個人,對不對!實權人物。

她是這個黨的領導者,但她不能成為緬甸總統,但是我們就不知道在過後的時間裡,會不會來改變憲法。因為昂山素季所領導的民盟,佔有絕對的優勢,所以這就是我們看到的故事。

在我的概念當中,這樣的故事它延續下來,是給今天的中國的變更,做了一個非常明確的鋪墊。這種時間性的推移,給人們看到一切背後的力量,我個人認為是值得每一個人思考。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