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派常委曾堵王岐山家門阻反腐 今日點擊(2375-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1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很建議大家呢看一個韓國電影,殺人回憶。這個電影我相信大陸的朋友,海外的中國人都很多人都聽說過,很多人也都看過,這被譽為是韓國最著名的影片。

但它反映的時代是1986年前後,韓國從獨裁的殘酷的殘暴的統治當中,走向民主社會過程中的過程,這麼一段故事。那影片裡面具體的故事內容,我覺得包括他的電影手法,這都不用講了。

但它關鍵在我看來,裡面非常準確地展現了,在一個獨裁的體制,走向民主的社會過程中,具體的人、具體的家庭、具體這個人在現實生活中,他的理念、他的生命行為,生命行為的轉變,體現了整個殘暴的體制之下,滅絕人性的概念。

當影片最後結束的時候,10幾年之後2003年,那個凶手竟然也來到了,原來作案的那個環境,影片是那麼講。問題就出在這裡,那個凶手隨著韓國社會的轉型,從殘暴獨裁的體制,走向了人性的民主的社會。

那個凶手也不再殺人了,那個凶手也不再殺人了,這是一個關鍵的暗語。獨裁的體制扼殺了所有的人,很多悲劇,個人的悲劇是這個制度造成的、是這個環境造成的。

現在中國社會就是殺人回憶當中,我們看到的那個真實的場面,每一分、每一秒每一個地區、每一個家庭、每一個人,你都可以在那個電影中找到自己的身影。

所以我很建議大家看咧,那是一個時代的產物,但對今天的中國,卻有現實的借鑑和意義。那在這個過程中,我們看到中共上層的博弈,那動向雜誌最新一篇的報導,提到王岐山反腐所遭受到的阻力。

港媒:江派常委曾堵王岐山家門阻反腐

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江派常委曾經堵了王岐山的家門,阻礙反腐。

它引用的實際是香港爭鳴雜誌,爭鳴雜誌第十一期說:在五中全會前夕,王岐山在中紀委的常委會上,曾經直接拿出了政治問責。他公開了上任3年來,中共內部高層對他的施壓和關照。

2013年10月三中全會之前,曾慶紅、李長春、劉淇、回良玉等人,上王岐山家做說客。唯恐反腐繼續燃燒到自己身上,隨後王岐山在中紀委的常委會上,在中央政治局的會議上,表達生命不息戰鬥不止。

然後他還提到說:來自江澤民、曾慶紅、李長春、吳官正、賈慶林等人和江澤民透過曾慶紅、李長春、劉淇帶信,表達了阻止阻礙王岐山反腐的意見。

我覺得在我個人的角度來講,我覺得就不用什麼太多的解釋了。三中全會之前,作為江派的人知道習近平、王岐山要有動作,在三中全會。

但是呢那個時候他們還擁有實力,對不對!所以他們敢跟王岐山說話,但那個時候跟王岐山說的話-,成為今天習近平、王岐山打他們的最主要的藉口。

我跟大家描繪過一個故事,今天遭的麻煩,都是你昨天幹事幹的,帶來的報應。

那王岐山這個時候,把這樣的消息全都拿出來,啥意思?

從王岐山、習近平上台的那天,就與整個江家幫的勢力、就與20多年被江澤民培養起來的,中共整個的黨中央,勢不兩立。

大家能否接受這種說法,他一定是勢不兩立的,找他的人,李長春、曾慶紅、尤其、回良玉、賈慶林、吳官正,這些人合起來在過去的十年,那200多名中央委員,你說有多少人跟這幾個人沒關係,根本沒關係,他上得來嗎?

道理我就說明白了吧,有關係,他就脫不開關係;脫不開干係,脫不開干係,三中全會建立起來的機構,四中全會建立起來的說法,依法治國、依憲治國,那四中全會到五中全會,被他打擊的一定是黨的系統,黨的整體系統。

因為黨的整體系統是要吃死他們倆,還有一個栗戰書,有一次節目當中我提到了。

栗戰書跟習近平,是在兩個農村的地方任縣委書記,哥倆個是鄰居,那在當時的情況來講,兩人的官位是一樣的。

習近平後來陞官了,對不對!到福建、到浙江,而福建也好、浙江也好,有著他很多的人脈,但是那些人都不能成為栗戰書式的人物。所以我才說:今天真正在政治局當中,可能那個哥仨是綁在一起的。

港媒披露習馬會內幕江派常委試圖阻擾

那另外一件事情哪,披露出習馬會決定的內幕,那聽起來,可能跟我一開始跟大家判斷有差距。習馬會內幕,江派常委試圖阻擾,胡錦濤全力支持,消息來自於動向雜誌11月號。

說習馬會前,政治局常委曾經開過多次會議,從8月初到10月7日,常委會開了4次,討論過3次有關習馬會的問題。

它說從召開的7次中央高層會議看,內部的阻力相當大。在10月7日,政治局開會討論才決定習馬會,而江派的常委張德江、劉雲山,在通過習馬會專題後,還做了個人聲明,叫個人持保留意見。

那這是我們看到的大概的一個情況,然後還提到說:11月1日晚上中辦和國辦啟動召開,由栗戰書主持的內部通報會議,那來安排新加坡的會晤。那到了11月1日,我們可以看到這才對外公布。對吧!

11月3日總統府已經說出來了,也就變成了政治局以外的人都被封殺了,而討論這件事情它說是從8月分。那我個人提出的質疑:就是為什麼在8月分,在北戴河會議的時候就討論了,卻沒有任何聲音出來。

沒有任何聲音出來,這是非常蹊蹺的、這是不合常理的。我說不合常理的意思,他已經在政治局的層面討論這件事情,討論幾次,但是所有的媒體沒有任何聲音,這個我想提出質疑,保留的質疑在這裡。

這是跟我們過去看到的,所有的事情都不一樣。而透過總統府的角度,我們看到說他應該是在10月初,也就是中秋節之後,習近平這方才主動向對方提出要求。

而這過程中經歷了9月3日大閱兵、經歷了9月13日到15日,那300多個兒子孫子被抓、經歷了這樣的事情,這其中有著股災的整個救災的過程,和遭到那中信證券,把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給玩的故事,都在其中。

我說提出的質疑,中信證券那些玩票的人、嘍囉們,那個時候還敢玩王岐山、習近平,那也就是在他們的解讀當中,他們根本不把這些人加在眼裡,不把習近平加在眼裡。

也就是他背後的靠山,在他們的解讀當中,足以把今天主政的人吃掉,而這段時間已經在討論這麼大的事情,為什麼反而出不來聲音。

所以這是我個人認為:這裡面是有故事的。所以我堅持認為這件事情的本身,是習近平極端獨裁獨斷的做法,完全否定了中共政治局、政治局常委、中共中央。

在否定中國共產黨的系統中,這是一個非常具體直接兌現成功的過程,沒有那麼簡單的,誰保留意見和不保留意見。

這當然這是我個人的看法,所以我自己質疑質疑到這點,提出的問題就是:為什麼沒有透露出任何聲音。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