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黎襲擊案對歐洲移民政策的影響 今日點擊(2376-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18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2015年有個電影好萊塢拍的,盟國奪寶隊,事情發生的時間二次大戰末期,而主要的地點巴黎。

而影片裡的男主角最著名的一句話,在我能理解我能知道的,最著名的一句話,希特勒想剝奪我們的文明、想剝奪我們的文化、想摧毀掉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不接受。

在當時的概念來講,是希特勒要把包括在巴黎、比利時的,那些著名的作品要匯集起來摧毀掉。

那後來的現實很特別,被希特勒摧毀的大多是19世紀以來,包括畢卡索在內的現代類的藝術品。而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品,相對的比較完整的保留下來,那是影片也透露出這一個歷史的史實。

這很怪啊很特別,但是呢我們那個不討論,我們討論就是這個電影,展現出來的是巴黎人的價值觀,法國人的價值觀。

結果在這一次出事情的時候,最快的時間的反應,包括法國總統的發言都明確講:
我們絕不改變我們的生活方式、我們絕不改變我們的文明的概念、那我們絕不改變作為一個人,應該有的價值觀念。

這就出現了一種捍衛人性的一面,所以這是我們看到了在2015年的年末,出現了一個誰都逃不脫的一種場面。這種場面其實完全考驗了人們的精神,這是我自己跟大家分享的一個概念。

而現實中呢我們看到了一些,非常緊迫、非常快捷的,一種不得不面對的現狀。

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真正的問題在於聖戰而非難民,那這個標題我認為談得就非常的準確。

德國福音教會的主席對媒體表示,這一次襲擊不應該被利用為,迫使難民政策轉變的工具。在有關襲擊以及難民的討論中,人始終應該占據核心地位,他強調巴黎襲擊並沒有改變一切。

那他這一番表態,與德國巴伐利亞州財長的表態針鋒相對。而這位政治人士認為:巴黎襲擊改變了一切,並要求徹底終結完全敞開大門之政策。

那德國在這一次的梅克爾在這一次的,歐洲二次大戰以來最大的難民潮中,主要來自於敘利亞。

她曾經頭一兩天竟然把大門完全打開,連身分都不查,呼呼就往裡走,那是震驚了全球。那不知道梅克爾是,人們可能不知道梅克爾是怎麼想。

我當時看到的場面,我唯一能理解,梅克爾是來自於原來的共產黨的,控制下的民主德國。

她在大學任教授,在她的親身的生命經歷中,她知道在一個她切身能感受過,在一個殘酷的獨裁的,這種殘暴的統治之下,人的內心的精神與心靈的摧殘。我相信可能這方面,個人內心的情感產生了相當大的作用。

科隆天主教區的紅衣大主教,呼籲大家保持清醒,他所提出的概念是:世界並非是按照宗教或者文化而劃分界線的,真正的區別在於自由或者不自由。

所以他呼籲巴黎遭襲之後,大家不應該做出沒有頭腦的、沒有尊嚴的反應。所以這個我們會看到這種分裂啦,就是在現實生活中的利益的衝突,與人本身的價值觀本身,價值理念的那種認可。

顯現在今天,它是一種衝突的場面、是一種不解的概念。所以記得有朋友曾經問過我,多次問我,說石濤你到底信仰什麼,我們應該選擇什麼樣的信仰。

我跟大家講過:當你今天很難選擇的時候,你拒絕魔鬼,對中國人而言,最簡單的,拒絕中國共產黨的一切組織,拒絕中國共產黨的一切組織,神佛必幫你,真正的神佛必幫你。

「真正的問題在於聖戰 而非難民」

而不是今天在人間繁雜的宗教,讓你無從下手,無法選擇的宗教。而德國的綠黨議員認為:公眾應該將討論的重點,放在來自歐洲本土的極端聖戰者身上,而不是難民。

這就是我們跟大家說過的,在歐洲本土的,土生土長的極端的聖戰者,那些隸屬於ISIS的那些人,你不知道他是誰,你找不著,對吧!

在法國今年兩次的,巴黎的襲擊過程中,都有法國本土人,這就是非常難了。而今天整個世界範圍內的經濟又不好,特別是像法國很多年輕人,他在工作上、在這個簡單的個人生活上,都有很大的難處,竟而容易走向極端。

而德國(口誤)總統高克在發表講話時,使用了戰爭一詞。他說我們生活在這樣一個時代,在這個時代下,我們為成為一個新形式,戰爭犧牲品的人們而惋惜。

如果是戰爭,那這場戰爭會不會真的延伸到歐洲本土、延伸到北美、延伸到英倫三島,這是一個非常大的事件。

所以在我看來就是說:在人們對生命真正認識的過程中,出現了過分地偏離之後,演化出今天的場面。

而最新的一篇報導是來自於,法國內政部長的,法國內政部長說:將解散宣傳仇恨的清真寺,這是非常具體的行為。

法國內政部長在接受法國電視二台採訪時,已經證實了一個消息,目前已經啟動程序以解散相關人員,而那些人在清真寺裡面在宣傳著仇恨。

他也明確表示說:他會在具體行動中分清具體的事情,在法國本土我不知道有多少清真寺,但是他們會對清真寺進行普查。

而這種普查的概念,那在西方的一種自由與尊嚴的角度上說,可能就帶有侮辱性、可能就帶有歧視性。所以很難預測說後面會發生什麼,但是現在這件事情直接觸及到,是整個歐洲的難民政策,包括北美的難民政策。

巴黎襲擊案對歐洲移民政策的影響 

BBC有篇報導這麼說的:BBC的首席記者在昨天,就登出了一篇報導,巴黎襲擊案對歐洲移民政策的影響。

所以這是非常直截了當的,而在巴黎被襲之後的第二天,波蘭關閉了自己的邊界,拒絕所有來自於敘利亞的難民。

那文章它說巴黎襲擊案,可能會對確保人員自由流動的,申根協議造成深遠的影響。而這個協議曾經被形容是,歐洲皇冠上的鑽石,那你如果歐盟各個國家的,關卡重新樹立起來,將面臨什麼樣的場面。

歐洲本來就已經脆弱的經濟本身,同樣會遭到更加沉重的打擊。此外它提到說:ISIS本身已經改變了它的策略,ISIS看來已經準備對任何加入打擊ISIS聯盟的國家,發動進攻,並通過戲劇化的行動來削弱歐洲公眾,向敘利亞動武的意願。

所以這就變成了非常特別的,一個完全國際範圍內的政策,各國將採取什麼樣的行動,這是巨大的考驗,對吧!

你記住:邪惡的勢力一定利用文明人的誠信,來打擊文明人,否則的話,你看不出它的邪惡。這就是在今天,我們講說共產黨跟ISIS有一比就在這兒。

共產黨摧毀人性的一面,就是以誠信作為欺騙的手段,小到家庭、大到國家,小到每一個人在現實日常生活中的具體的行為,大到這個政黨對老百姓的摧殘。

而在紐約時報的一篇,評論當中的文章直接講,巴黎襲擊事件加深歐洲反移民情緒。這種事情將會影響到,你比如說:像美國的紐約、舊金山、洛杉磯、美國南部的城市。來自於拉美地區的,像加拿大的多倫多、溫哥華,這都是聚集了很多人,很多移民的人。

我看到電視上看到一個場面,在加拿大的多倫多的一個,它的商業中心的廣場,也有這樣的紀念的活動,有這樣紀念的活動。

但我非常驚奇的看到,在紀念活動當中,有這樣的打出的旗子,是敘利亞的旗子,非常有趣,不是對,不是錯。

對同樣一件事情,每個人站在自己的角度,去理解的時候,當他人的利益的層面對人的靈魂,侵蝕過多的時候,人很難站在自己靈魂的角度去思考。

我不知道世界將面臨什麼,但個人我卻知道世界必須面對什麼。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