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醫治頭皮屑不只可這樣喝 還可這樣泡

中醫治頭皮屑不只可這樣喝 還可這樣泡

頭皮屑多、頭皮癢、髮質油性

頭皮屑多、頭皮癢與飲食、睡眠、生活作息有關。

成因與症狀

飲食方面,譬如烤炸的食物、燒餅油條、烤麵包、餅乾、炸炒花生,還有小朋友喜歡的麥當勞等速食產品,這些食物比較乾燥會影響到體內的水份、血液。頭皮屑多不一定會癢,《內經》七十四章〈至真要大論〉中的病機十九說「諸痛癢瘡皆屬於心火」,說明痛與癢都和心、火有絕對的關係。一般人說的火氣,多指食用到前述上火的東西。另外如龍眼、荔枝這類的水果也偏燥熱,有的人吃了不僅僅頭皮屑增加,頭皮也跟著癢,甚至出現很多過敏反應。所以這些飲食部分要特別禁忌。

睡眠方面,之前提過頭髮一切的狀況和血液的供應有絕對關係,另外談到腎主骨,其華在髮,血液供應至頭髮,頭髮才會茂盛有光澤。一樣的道理,我們必須有充分的血液循環至頭部,頭皮屑才不會多,頭皮也不會出現搔癢,頭皮的分泌物相對恢復正常。

此外,由於外在環境空氣的污染,有人即使每天洗頭頭皮屑還是多,頭髮油質還是嚴重,這樣不僅有礙觀瞻,還會感覺不舒適清爽,造成相當的困擾。

對治與養生

既然髮為血之餘,而且諸痛癢瘡皆屬於心火,我們就要選擇增強血液供應的處方與用藥,另一方面還要考量用比較涼性的藥物。性味苦寒與涼在程度上是有差別的,黃芩瀉肺火,黃連瀉胃火、瀉心火,黃柏瀉腎火,梔子瀉三焦火,這些是屬於大苦大寒的藥物,盡可能少用。我們可以想辦法用一些滋陰養陰補陰的藥物,如沙參、麥冬這類有養肺陰滋陰的作用,地黃、阿膠補血,石斛、天花粉養胃陰,至於滋養肝陰補養肝血的藥則非地黃、生地黃莫屬,不過台灣的氣候與土壤並不適合種植地黃,所以要拿到生地黃的可能性比較小,好在乾地黃、熟地黃也是養陰的藥,當歸也能補肝血,少量還有養肝陰的作用。一貫煎裡有當歸、地黃補肝血,沙參、麥冬補肺陰。

六味地黃丸中,地黃用來補腎陰,山茱萸補肝,山藥補脾胃。我們還會考慮玉女煎,因為裡面有地黃。瀉白散裡有地骨皮,可以治療有汗骨蒸、無汗骨蒸。桑白皮瀉肺火,因為肺主皮毛。六味地黃丸中的牡丹皮瀉血中伏火。

我們又可考慮用竹葉石膏湯,石膏性涼,雖不是滋陰之品,但有瀉胃熱的作用。有一方叫做麻杏甘石湯,就是用石膏瀉胃熱、瀉肺熱。另外元參又叫玄參,也是補腎陰滋陰的藥,與地黃同科,有色黑補水的效果,既然諸痛癢瘡皆屬於心火,火過盛就用水來涵養與制衡,所以我們用元參滋陰養陰補陰以達瀉火的效果。

文獻又記載云「頭為諸陽之會」,意指足太陽膀胱經、足陽明胃經、足少陽膽經、手陽明大腸經、手少陽三焦經、手太陽小腸經這六個陽經一定上升頭面,所以我們在竹葉石膏湯、玉女煎等處方中還需用到引經藥。引經的藥有桔梗,因為桔梗能引諸藥上行,在《本草備要》裡有提到桔梗為「諸藥之舟楫」,能引其他藥至至高之份。升麻也是引經藥,不過必須搭配滋陰的藥,因為它升提的藥性也會升散。

清末民初張錫純先生著有《醫學衷中參西錄》一書,他很喜歡用黃耆,黃耆有升提的作用,他用黃耆時常選擇兩味藥來制衡,其中一味是知母,在白虎湯、白虎加參湯中有知母,東垣先生在通關丸裡面也有知母。知母性味鹹寒,黃柏大苦大寒,兩味皆入腎。在使用知母、黃柏的同時加了肉桂,不過肉桂的劑量只有知母、黃柏的十或二十分之一做為反佐。另一味是用元參來制衡黃耆的升提。

現代有人推廣用黃耆、紅棗煮水名為安迪湯,做為飲料來增加我們的免疫功能。倡導用中藥增強免疫功能的出發點與善心是可以肯定的,不過一定要告訴社會大眾在什麼樣的情況下不適合服用。很多人認為中藥沒有副作用,這種論點是錯誤的,中藥還是有很多地方會有副作用。

頭皮屑、頭皮癢有外用的藥,包括藥粉藥膏,比如仁山利舒、美克能等,這類外洗方中應該含有精油類的藥物如薄荷、荊芥等使其觸感清涼,適量的使用無可厚非。不過因含有精油類的物質很容易有發散的作用,長久使用可能會使頭皮更乾,頭皮屑更多。所以我們在選擇外用藥時,應當瞭解其中的藥效成分。

我個人比較常用麻杏甘石湯做基礎,有時我們還需考慮頭皮屑、頭皮癢是不是有細菌病毒的寄生,所以還會選擇用苦參、黃柏、百部與連翹,這幾味藥有抑制細菌病毒成長的效果。我們先將這幾味藥煮水,把頭髮洗乾淨之後,整顆頭浸泡在煮好的藥汁裡,這樣頭皮屑、頭皮癢、頭皮出油的狀況就會改善了。

另外我們也可用豬膽汁調苦茶油外用,治療效果也相當好,甚至還能促進生髮。

和前面提到的一樣,我們還需同時注重睡眠的品質與時間。盡可能讓睡眠充足,讓人體生理的運作不受影響,這樣頭皮屑與髮質的修復就會得到完美的改善。

 

※本文摘自《張步桃美人方》遠流出版社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