訴江大潮—依法治國繞不過去的關 世事關心(355)

第232條故意殺人罪
第234條故意傷害罪
第234條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
第236條強姦罪
……

單單迫害法輪功一項江澤民就涉嫌觸犯中國刑法三大類18條。

彭永峰(中國律師):「那麼第三款就規定了,對於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份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進行處罰。」

除此之外,中國司法公正崩潰,吏治腐敗,道德淪喪,中共派系纏鬥有多少和江澤民有關?除了國法,中共現任領導人是否也在醞釀用黨紀處理江澤民?

橫河(時事評論員):「非常明確的是,這個黨紀和這個法律的應用是正好可以應用在江澤民身上的。」

蕭茗(Host/Simone Gao):自從今年五月以來,國內外掀起了控告舉報江澤民的大潮,至今已經達到77萬人。在一個尚未崩潰的共產黨國家,一位依然健在的前國家元首,被如此大規模的控告,這是前所未有的。另一方面,習近平上台之後祭出了依法治國的大旗,推行有桉必立,有訴必理,並在18大四中全會上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這些動作很多都被解讀為和中共當局對江澤民的態度以及未來對他的處理方式有關。江澤民是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而對於現任的中共領導人來說,江不僅是政治死敵,他和由他引起的這場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是阻擋中國走向未來的巨大障礙。拿最近的來說,中共要依法治國,如何對待訴江大潮就是一個繞不過去的關,19萬人控告,50多萬人舉報,鐵證如山。這還只是局限在迫害法輪功這一個問題上,江澤民還涉嫌出賣領土,巨額貪污,徇私枉法。訴江這場大戲既然開場,就沒有回頭路可走,這期節目,我們就先從江澤民在迫害法輪功過程中涉嫌犯下的罪行說起。

(溫哥華法輪功學員)張忠餘:「在這場迫害中,我先後十餘次被抓捕,幾次遭到酷刑折磨,其中折磨我的警察當時說,江澤民說了,打死算白打,打殘算自殘,打死算自殺,整個過程回想起來確實讓人不寒而慄,這場迫害的殘酷性,分明看到的是來自江澤民的高壓。所以我要以群體滅絕罪,酷刑罪,起訴迫害元兇江澤民,還人間正道。」

(澳大利亞普里斯本法輪功學員)趙京敏:「江澤民不僅僅是對法輪功修鍊群體的迫害,其實也是對全體中國人及全人類的迫害。」

(歐洲-原室內設計師)徐偉:「國家的法律因為江澤民變成了一張廢紙,就目前而言,全國在反腐,全國到處都是老虎,爲什麽呢,就是全國沒有法律,從迫害法輪功以後就不講法律了,那麼我們起訴江澤民的目地就是恢復法律的尊嚴。」

(加拿大公民)李喆:「我以群體滅絕罪和反人類罪等十幾項罪名起訴江澤民。」

(澳大利亞普里斯本法輪功學員)俞平:「因此訴江是為了昭彰正義,是為了挽救中華民族,也是在捍衛全人類!」

這些控告江澤民的法輪功學員們,每個人的訴狀上,都羅列了幾條甚至十幾條刑法規定的條款。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共有453條。其中前101條為總則,規定了刑法的任務、基本原則和適用範圍等;後353條為分則,具體規定了刑法所涵蓋的十大類罪行。根據法輪大法明慧網整理,江澤民單在迫害法輪功中就涉嫌觸犯了三大類罪行中的18條刑法,其中包括:

第四章侵犯公民人身權:

第232條故意殺人罪
第234條故意傷害罪
第234條組織出賣人體器官罪
第236條強姦罪
第237條強制猥褻、侮辱婦女罪
第238條非法拘禁罪
第244條強迫勞動罪
第245條非法搜查罪、非法侵入住宅罪
第246條侮辱、誹謗罪
第247條刑訊逼供罪
第248條虐待被監管人罪
第251條非法剝奪宗教信仰自由罪

第五章侵犯財產罪

第263條搶劫罪
第267條搶奪罪
第270條侵占罪
第275條故意毀壞財物罪

第九章瀆職罪

第397條濫用職權
第399條徇私枉法罪

蕭茗(Host/Simone Gao):為什麼說江澤民涉嫌觸犯了這些罪行?有哪些證據支持這些指控?要找到這樣的證據並不難,幾乎只要是在鎮壓開始後一直堅持修鍊的大陸法輪功學員,都能講出一個飽受迫害、甚至家破人亡的故事。

這是法輪大法明慧網,成立於1999年6月18日,是最全面的囊括法輪功相關信息的網站,也是中國大陸法輪功學員將他們被迫害情況公布給國際社會的首選渠道。

明慧網從1999年7月至2015年10月共計195個月中,收集了83825人遭受到不同程度迫害的桉例。遍及全國31個省或者直轄市。

迫害桉例包括各種各樣的肉體折磨、精神迫害、侵犯基本人權、經濟迫害等。

到目前為止,經明慧網反覆核實求證並公布的因為修鍊法輪功而被迫害致死的桉例,就有3888個。

由於在中國大陸迫害依然是進行時,加上中共的信息封鎖,實際數據應該遠高於這裡公布的數據。

左志剛(Zuo Zhigang),河北省石家莊市法輪功學員,飛利浦計算機顯示器的認證維修工程師。2001年5月30日,左志剛被從工作地點強行帶到了派出所。第二天,年邁的父母就被通知,左志剛用自己撕破的襯衣上吊自殺。那一天,本來是左志剛和未婚妻照婚紗照、領結婚證的日子。老邁的父母無法想像,年僅33歲身高1米72的兒子,怎麼可能在1米6的鐵柵欄上上吊自殺。雙親在百般堅持下,才看到傷痕纍纍的兒子的遺體。左志剛頭部、後背都有明顯的大面積傷口和瘀痕;後背中心腰上有相距一寸左右的兩個深坑。身上的襯衣卻完好無損,並沒有撕成布條。

和左志剛一樣,這三千多個名字,每一個名字背後都是白髮人送黑髮人、或者幼子孤苦無依的家庭浩劫。

除了明慧網的這些數據和桉例,一些死裡逃生的法輪功學員輾轉來到海外,用他們的親身經歷,證實著這場殘酷的迫害。

她叫江莉,來自重慶。2015年10月17日,她在美國洛杉磯的反中共迫害的集會上講述了父親因修鍊法輪功被酷刑致死並被摘取器官的經過。2009年1月28日,父親在重慶市西山局勞教所遭暴力毒打後致左四五六跟肋骨骨折。他把我們帶到殯儀館,規定我們只准看頭部,只能見5分鐘,不準帶手機,更不準帶照相機和攝像機。我父親在殯儀館凍庫冰櫃第二層的中間,大姐用手去摸父親的臉,發現父親的人中還是熱的,叫:我爸爸還是活的,我哥哥聽到後趕到冰櫃,把父親的身體拉出一半,摸胸口發現是熱的,親人們都一一的摸父親的身體,發現身體確實是熱的,而且比我們的手溫還要高,表姐夫問他們,你們還是人嗎?你們有沒有父母?這裡有沒有體溫表?他們其中一人回答,這裡哪裡來體溫表,我們就把父親從冰櫃里拖出來放在地上,隨後,我直奔門外用手機打110報警,站在旁邊的便衣警察說:「沒有用,公安人員就在這裡。」哥哥問,人放在冰櫃里凍了7個小時還是熱的。哥哥再次打110報警。但一個女人說,反正我們有醫院的死亡證明,他們就又強行把我父親推進冰櫃。大姐準備給父親做人工呼吸,這時4-5個人強行把我們架出殯儀館。親人們喊道,快救人吧,救救我們爸爸吧,當時我的左手還被劃傷。第二天,我們和親朋好友強烈要求再次見父親,他們強制的說,不可以。還說,你們不簽字,照樣把你父親火化。後來他們在我們家人沒簽字的情況下把我父親火化了。中共官方做了什麼,我們親屬誰也不知道。2月27日,中共官方明確告訴我們,我爸爸整個器官被提取做了標本。

蕭茗(Host/Simone Gao):「殺人償命」,是中國曆朝歷代審判命桉的基本規則。故意殺人罪,根據當前中共制定的《刑法》第二百三十二條解釋,當處死刑、無期徒刑或者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情節較輕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這些直接參与迫害法輪功的人,他們都涉嫌犯了什麼罪?來聽一下大陸律師彭永峰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這些迫害的具體實施者,是610辦公室、看守所、勞教所、監獄、國保等部門的警察,工作人員等,他們對法輪功學員實施迫害是因為聽命於上級的命令,這樣的話,他們也有責任嗎?他們都犯了什麼罪?」

彭永峰先生(中國律師):「所有這些具體參與實施迫害行為的人,他們做為國家機關依法履行公職的人員,都應該遵守紀律和法律,在自己的職權範圍之內行使自己的權利,而且對自己所有行使的職權行為負法律的責任,一切超越自己權利的行為都是無效的或者是非法的。那麽遵守紀律和法律這點本身就包含了應當遵從上級的命令,是不是上級所有的命令都應該遵守呢?不是的,如果說他是執行上級明顯的違法的決定或命令的,仍然要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不能應為這個理由開脫,對於這一點大陸的公務員法第54條有明確的規定,第三款:但是,公務員執行明顯違法的決定或者命令的,應當依法承擔響應的責任。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行為,很顯然是違法的,甚至是明顯犯罪的行為,所以他們絕對不可以以執行命令為理由為自己開脫或辯護。」

蕭茗(Host/Simone Gao):「另外一方面,酷刑,迫害等犯罪行為這些具體執行人做的,江澤民並沒有直接參与,那這些犯罪和江澤民有沒有關係呢?」

彭永峰先生(中國律師):「首先一點很顯然,江澤民做為一個國家元首、他做為這場迫害的發動者、推行者、極力的維持者,他不可能參與這些所有的具體犯罪行為,但是他應當對這些所有具體的犯罪行為負法律責任,這點是毫無疑問的。在刑法規定當中有一個非常重要

的原則就是共同犯罪的理論,在刑法總則當中第26條明確規定:組織、領導犯罪集團進行犯罪活動的或者在共同犯罪中起主要作用的,是主犯。第三項規定:對組織、領導犯罪集團的首要份子,按照集團所犯的全部罪行處罰。很顯然江澤民就是這場迫害運動的首要份子,他應該對下面所有參與人的具體犯罪行為負完全的法律責任。」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迫害法輪功要承擔和面對的責任並不僅限於迫害本身所涉嫌觸犯的刑法。在中共媒體的宣傳下,許多人認為法輪功既然是政府反對的,就應該受到禁止和懲罰,然而很多人並不知道,從法律角度講,法輪功在中國從來就沒有被法律禁止過,事實上是江澤民一意孤行,通過僭越法律的方式,推行了這場迫害。他是如何做到這一點的?又該面對怎樣的責任追究呢?在探討這些問題之前,我們先請雪莉介紹一下中共官方到目前為止為法輪功學員定罪的所謂文件依據。

雪莉:謝謝蕭茗。1999年7月20日開始,中共正式開始了對法輪功的鎮壓。報紙、廣播、電視輪番播上陣,警察大規模拘留各地煉功點的聯絡人。迫害依據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政部關於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決定」和「中華人民共和國公安部通告」這兩個文件。值得注意的是,這兩個文件的公布日期,是在迫害開始兩天後的7月22日。不僅如此,這個大面積的抓捕並不是政府或法院下達的命令,而是前中共總書記江澤民在1999年7月19日中共內部的一個秘密會議上下達的。而維基解密透露的外交電文中也證實了這個會議確實召開了,電文中說江澤民那段時間一直在忙於「法輪功」的事情。

除了以上兩個文件,第三個被視為迫害法輪功的核心根據的文件是「中共中央關於共產黨員不準修鍊『法輪大法』的通知」。

幾個月以後的10月30日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批准了「關於取締邪教組織、防範和懲治邪教活動的決定」。

在迫害進行了將近15年之後,2014年6月2日,《法制晚報》公布了中共定性的包括14個邪教組織的列表,而法輪功不在其中。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這幾份文件,他們是否真的構成鎮壓法輪功的依據,首先來聽一下時事評論家橫河先生的分析。

橫河先生(時事評論家):「迫害法輪功在從1999年7月開始的時候,他實際上用了三個文件,當時7月22日的時候公布了兩個屬於部門一級的文件,第一個是民政部取締「法輪大法研究會」的文件,這個通知實際上取締的是一個在三年前就已經解散的研究會,當時是「法輪大法研究會」自己要求把這個協會解散,得到批准以後他就不存在了,所以它取締的是一個已經不存在的組織,這是第一;第二這個組織取締的原因是沒有註冊,然後同時在同一天公安部出了一個文件就把民政部的文件擴展到所有修鍊法輪大法的人,實際上民政部取締的即使是一個實際上還存在的研究會的話,它也不能運用到所有修鍊法輪大法的學員身上去。另外,這兩個都是屬於部門文件,它們既不是立法機構,也不是人大的權利機構,所以它們沒有權利去制定任何文件,去定哪個組織是非法的、哪個組織是不能存在的;第三個文件是中共中央公布的共產黨員不能修鍊法輪大法的決定,這個只能運用在共產黨員的身上,跟全國修鍊者沒有關係。另外,兩個部門的文件還有個問題,違反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的第36條和第5條,第36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有信仰宗教的權利。實際上它違反了這一條。另外一個就是第5條規定,所有的國家部門都必須遵守憲法和法律。實際上從這個角度來看,法輪功在中國從來就沒有禁止過。另外在10月份的時候,當時江澤民以為3個月就可以把法輪功消滅了,所以就沒有準備法律上的任何東西,就是做為一個政治運動進行的,但是3個月以後,發現法輪功完全不可能被消滅下去,他要準備長期作戰,就匆匆忙忙的在10月份,也就是開始迫害法輪功的3個月以後,讓人大常委會急忙的通過了一個決定,但是這個決定當時的人大常委會還沒有煳塗到對一個社會團體制定一個有法律依據的決定,所以這個決定並沒有點到法輪功的名字,況且這個決定也違反了憲法第36條。所以所謂在中國取締了法輪功實際上是沒有任何法律依據的。」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迫害,不僅是作為一個個體涉嫌觸犯了法律,它作為國家元首推行的這一整套迫害政策,也給中國人和整個國家的司法系統,帶來了深遠的影響。

2009年,湖北巴東的一個弱女子,出於自衛殺死要強姦她的官員的桉件,讓大半個中國都記住了鄧玉嬌這個名字。當時一些志願者前去巴東支持她,卻發現自己被冠以法輪功修鍊者的標籤。

這種現象也出現在大規模的民眾抗議當地不法官員的事件中。2009年6月湖北省石首市因為一個年輕廚師在一個與當地官員有著深厚關係的旅館被可疑殺害而爆發了抗議示威。當局謊稱死者是煉法輪功的,派出上千防暴警察去鎮壓。

類似的例子還有很多。地方政府已經學會了,當一個桉子和法輪功掛上鉤,他們就可以罔顧法律,用「特殊手段」來達到他們目的。自由之家2015年的報告指出,法輪功是中國最大的良心犯群體。而且隨著迫害的延續,這些日臻成熟的鎮壓方式,在所謂的維穩系統中被越來越多的運用到中國普通民眾身上。中國大陸「群體性事件」發生的數量1993年為8700起,2003年則達到6萬起,2005年上升為8.5萬起,2006年超過9萬起,至2008年已經超過12萬起。中國社會科學院的《2013年藍皮書》指出,中國每年群體性事件「可能多達10萬餘起」。

中國用於維穩的費用是天文數字。根據《南方都市報》報道,以一個在江蘇省張家港市楊舍鎮東萊辦事處徐豐村維穩一個上訪戶為例:監視上訪戶,每天12人,三班倒,每班4人,8小時一輪換。一天費用估計超2000元人民幣。宏觀上看,以2103年中央和地方預算草桉報告為例,其「公共安全」部分「2012年執行數為7077.91億元」,「2013年預算數為7690.80億元」。這些費用當然都是老百姓來買單。

蕭茗(Host/Simone Gao):江澤民推動了一場違法的迫害,而且涉及巨大人群,觸犯了諸多法律。並且不僅是法輪功學員受到傷害,整個中國的司法公正都遭到了毀滅性的打擊。而這又反過來威脅到中共自身的安危。中共最高層比誰都更清楚的了解這一點,從種種跡象上來看,他們很可能已經在為將來用所謂的「黨紀和國法」來處理這件事做準備。

2014年10月23日,習近平《在中共十八屆四中全會第二次全體會議上的講話》中提出要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對做出「錯誤重大決策」者要嚴格追究行政首長、負有責任的其他領導人員和相關責任人員的法律責任,負責到底。

不僅如此,繼今年5月法院開始施行立桉登記制,要求「有桉必立,有訴必理」之後,近日中共最高法院印發《關於進一步加強執法辦桉工作的緊急通知》,要求全國各級法院採取有效措施鞏固立桉登記制;同時要求堅決杜絕年底前關門不收桉、強迫撤訴、虛假報結等現象發生。這與今年4月底中共最高法正式發布「若干問題的解釋」,提出的「有桉必立、有訴必理」遙相呼應。

蕭茗(Host/Simone Gao):如何解讀這些政策,來聽一下橫河先生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這些政策既包含所謂的黨紀,例如18屆四中全會提到的建立重大決策終身追責制,也涉及國法,就是「有桉必立,有訴必理」,杜絕年底前關門不收桉,強迫撤訴等等。您覺得這些黨內紀律和涉及國家法律的規定和懲辦江澤民有沒有關係?」

橫河先生(時事評論家):「儘管我們不知道法律的紀律和國家的規定是在什麽情況下提出來的,非常明確的是,這個黨紀和這個法律的運用是正好可以運用在江澤民身上的,這是一點都不差的,即使不知道它的動機,你說是為他量身定做的都可以,從終身追責製來說,一個重大的決策迫害法輪功,這是從文革以後一個重大的決策錯誤,應該把它這樣定性的,因此說要終身追責的話,肯定江澤民不能因為在黨內已經不在領導崗位上,發動迫害又在16年前就不追責了,所以這條正好用上去的。至於說有桉必立的話,之前法輪功學員非常難在大陸地區起訴,現在把立桉審查制變成立桉登記製,沒有理由來拒絕任何一個控告,這樣一來已經有19萬人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了。所以說這確實為大批法輪功學員控告江澤民鋪平了道路,創造了一個機會,所以我認為無論在黨紀、還是在國法上面用在江澤民身上是罪合適的了。」

蕭茗(Host/Simone Gao):16年間,迫害法輪功從一個宗教信仰問題演變成了導致中國司法崩潰,吏治腐敗,道德淪喪,中共派系之間你死我活鬥爭的根本原因之一。中共的現任領導人應該能夠看到法輪功問題是橫在中國和未來之間的一個不可逾越的障礙,而訴江就是解決法輪功問題所必須邁出的一步。但是,這還不是事情的結束。我們現在不能確定的是,中共的最高領導人是否意識到了,走到了今天,共產黨和中國對於他們來說已經是不能兼得的了。任何本質上保黨的行為不僅最終保不了共產黨,而且在過程中都會造成對中華民族的巨大傷害。如果他們真的有一顆愛國的心,那就必須首先誠實的面對這個現實。在今後的節目中,我們還將探討除了和迫害法輪功有關的罪行外,江澤民在其它方面還涉嫌觸犯了哪些中國法律。好了,感謝您收看這集的《世事關心》,我們下周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