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習馬會」延伸看習近平的外交 世事關心(356)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台灣和美國是盟友、和日本也關係友好,在這個地區有其獨特的位置,習近平用柔性手段改善外部環境,台灣是其中的一環。」

美國誓言在南海有爭議海域開展常規化巡航、習近平出訪越南,中共的外交姿態是否開始轉向?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呢中國海軍對於美國巡航沒有直接對抗,這其實是唯一的選擇。」

習氏外交的本來面目是否正在顯山露水?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今年秋天對中共領導人來講是個外事活動頻繁的季節。9月份習近平訪問了美國、10月份出訪英國。「十八屆五中全會」剛剛結束,習近平又開始了東南亞之旅。11月5日到訪越南,7日抵達新加坡與中華民國總統馬英九舉行了歷史性的會面,習馬會引起了廣泛的關注。密集出訪說明了對外關係在領導人的整體政治藍圖中有著舉足輕重的地位,結合中國周邊出現的新情況,以及中共當局應對舉措的一些微妙變化,是否可以推測出習近平外交策略的真實意圖呢?習馬會在這個時候突然而至,又有怎樣的背景和意義呢?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11月7日下午3點,新加坡香格里拉酒店,習近平和馬英九,兩個人的手握在了一起。這一次握手有多麼的難得,可以從握手的時間看得出來。習、馬兩人在鏡頭前握手長達兩分鐘,並且朝向不同的角度,好讓記者們攝像、拍照。

不少媒體將這一刻稱為「世紀握手」,因為跨過這一步用了66年。這是從1949年中共在大陸建政、國民政府遷往台灣開始算。而如果從1945年的重慶談判開始算,上一次國共兩黨的在任領導人會面已經是70年前的事了。

馬英九(台灣總統):「在我們手上的,是永續和平與繁榮的目標,此時此刻,海峽兩岸正大聲向全世界宣示鞏固台海和平的決心以及促進區域和平的訊息」。

兩岸領導人的會面主要是政治宣示的意義,並不會涉及太多的具體問題,但是在兩岸的政治和軍事敵對狀態沒有解除的情況下,馬英九還是很具體地表達了台灣方面首要關切的是安全與和平。在會面開始的時候,兩人都做了簡要的公開發言,馬英九提出了五點主張,排在前兩位的都事關台灣的安全。

馬英九(台灣總統):「今天,我願提出維繫兩岸和平繁榮現狀的五點主張。第一、鞏固『九二共識』,維持和平現狀。海峽兩岸在1992年11月就『一個中國』原則達成的共識,簡稱『九二共識』。第二、降低敵對狀態,和平處理爭端。兩岸目前不再處於過去的衝突對立,雙方應持續降低敵對狀態,並以和平方式解決爭端」。

相對於馬英九開宗明義地提出安全訴求,習近平的公開發言較為簡短,也更少涉及具體內容。但是在閉門會談之後,大陸「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在記者會上,轉述了習近平的四點意見,仍然特彆強調了「九二共識」的地位,稱之為「定海神珍」。

張志軍(大陸國務院台灣事務辦公室主任):「第一點意見是,堅持兩岸共同政治基礎不動搖,七年來兩岸關係能夠實現和平發展,關鍵確立了雙方堅持『九二共識』反對台獨的共同政治基礎,沒有這個『定海神針』和平發展之舟就會遭遇驚濤駭浪,甚至徹底傾覆。」

對於台灣民眾非常關注的,中共在福建沿海部署的瞄準台灣的導彈,馬英九在記者會上表示已經向習近平提出,但對方並沒有說可以撤除。

記者:「不曉得總統是否有很具地向習先生表達說,希望撤除飛彈的這個立場,謝謝。」

馬英九(台灣總統):「我剛才有提到。我剛才不是說嗎,他的回應就是說,他們的部署是整體性的,不是針對台灣人民。我想這恐怕是兩岸領導人之間第一次談這個問題。我至少把這個問題提出來,告訴他台灣民眾對這個有疑慮,希望他,請他能夠重視。」

雖然在反對台灣獨立、和不放棄對台武力威懾等問題上,中共領導人的口風沒有絲毫鬆動,但是習馬會上,習近平還是展示出了過去所沒有的彈性,比如:對台灣的國際空間受到打壓的問題,習近平表示對於民間團體可以酌情處理、給予方便。在禮儀上也體現了對等:領導人之間互稱「先生」,會談雙方是七人對七人,連晚宴都是AA制,各自買單,迴避了誰請客的問題。

蕭茗(Host/Simone Gao):習馬會實際將帶來哪些影響呢?先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傑森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各界普遍評論習馬會是歷史性的會面。但是台灣幾個月後就要舉行總統選舉,很有可能又發生政黨輪替,你認為這次習馬會,能在多大程度上影響後面的台灣領導人?」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如果說這次習馬會對台灣大選的影響微乎其微,因為畢竟現在民進黨蔡英文遙遙領先。如果說蔡英文當選以後,現在的習馬會對蔡英文未來執政有什麽影響呢?我感覺至少立了先例,大陸和台灣兩地領導人在第三方平等會面,這個事的意義在於開創了一個未來雙方領導人的平台,而不是急功近利的想影響近期的台灣大選。」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覺得這次習馬會,是否透露出習近平的對台策略會做重要的調整?」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習近平的對台策略在他執政的幾年還沒有完全展現,這次習馬會是第一次展現。以前中共延續毛澤東的思維方式,就是統一戰線的問題,事實上過分的玩政治手腕反到會失去民心。比如說中共在和國民黨交往的過程中盡量的排斥民進黨,甚至和國民黨的交互中從經濟上有黑箱作業,本身來說『服貿協議』對台灣的利益是好是壞是有爭議的,但是台灣人不吃(中共)這套,不吃你這種只管高層不管老百姓的觀感,只注意拉攏台灣精英人事、媒體政界、重要的商人,忽略台灣的民意,中共就扶植了台灣101大廈前手舉中共血旗、整天大罵台灣民眾、欺辱台灣民眾的那群地痞流氓,那就是台灣民眾對中共的最深刻、最生動的理解,這個過程其實使中共自已把自己搞的很臭。這次習近平和馬英九的會晤其實沒有延續歷史上中共走的統一戰線的概念,完全是按兩岸領導人的見面這樣的基本論調,跟政黨沒有任何關係。這是不是他思維的轉換?我倒不這麽認為,也許習近平一直有這樣的想法,可以看出習近平做為一個對中華民族有深厚感情的這樣的領導人,這點我是豪不質疑的,所以說習近平在這次講話中,重點談中華民族雪溶於水、重點談兩岸統一以後民族復興的意義,這一點是來自他的肺腑之言。」

蕭茗(Host/Simone Gao):從習近平的角度,這次與馬英九的會面,到底想獲得什麼呢?聽一下本台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習近平通過與馬英九的會談,最想收穫的是什麼呢?為此他需要克服哪些障礙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主要的目標還是趁台灣的政黨輪替還沒有到來,盡量打一些提前量、做些鋪墊,給兩岸領導人的直接往來開個頭,免得民進黨上台,雙方互不信任,民進黨那邊又有本土意識很強的民意推動,兩岸關係出現急劇逆轉。習近平有些話看似是對馬英九講的,其實是對蔡英文說的。比如習近平說:他把『九二共識』稱作是定海神針,失去了它兩岸關係就會遭遇驚濤駭浪、甚至傾覆。這都是向蔡英文喊話,其它方面習可以考慮做讓步,但是絕不接受蔡英文之前提出的『台灣共識』。就是習近平透露出以後將會修正對台政策,但對話的前提得是一個中國。習馬兩人會面,習近平是要突破一些共產黨的陳舊教條,就是把台灣作為中國的一個省,過去不願以對等的身份和台灣領導人見面,好像事關國體的事情。現在除了經濟上給好處,更多的考慮台灣的國際空間、以及作為一個主權主體的尊嚴。在這些方面要做出讓步,習近平要體現出更大的彈性才行。」

在中國與周邊的關係陰雲密布之時習馬會登場,是否有更大範圍的背景和更深遠的用意?下節繼續討論。

蕭茗(Host/Simone Gao):習馬會的登場正發生在中國周邊環境發生深刻變化之時,美國主導的環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TPP啟動;南海造島風波終於引發美國的介入。兩岸領導人在這樣的背景下會面,其影響勢必超出單純的兩岸關係,波及到更大的範圍。

作為一歷史性的會面,習馬會來得可以說太突然了一點。沒有像習近平9月份訪美一樣,早早地知會了社會各屆、更沒有安排特使為領導人的會面打前站。台灣的總統府是在11月3日星期二的晚上才宣布消息。而大陸的「國台辦」是在第二天才確認,11月4日才宣布確認習馬會的消息,幾乎沒有給社會輿論預熱的時間。

不僅媒體沒有被事先告知,而且台灣的盟友看來事先也不知情。白宮發言人在11月3日表達了「謹慎的歡迎」,同時也說「必須看到取得的結果是什麼」。日本官方雖然沒對習馬會正式表態,但是有日本媒體報導,日本政府一方面期待習馬會有緩和東亞緊張局勢的作用,但另一方面也採取警戒態度,唯恐兩岸會在釣魚島、靖國神社、慰安婦等問題上採取同一立場,共同反對日本。

東南亞國家媒體對習馬會也給予了高度關注。泰國主要的英文媒體《曼谷郵報》、越南的國營電視台、《青年報》、《勞動者報》等媒體都在第一時間和顯要位置報導了習馬會,會後國際社會的反應多數積極正面。會前幾天曾盛傳兩位領導人將談及南海問題,但馬英九予以否認。但是閉門會議後「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和馬英九各自舉行的記者會上,都沒有提到南海議題。

蕭茗(Host/Simone Gao):習馬會是否有特殊的國際關係背景的考量,聽一下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當前是中共在周邊國家當中比較孤立的時期,你認為這個時候習近平與馬英九會面,是否有這方面的考量,比如說緩解一下緊張的局面?」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是的,習馬會的大的背景是,習近平想改變中國大陸在周邊比較孤立的現狀,推動一帶一路這樣的對外經濟項目,用國際市場彌補國內產業升級和內需提升的緩慢,用海外項目讓國有企業撐幾年,不至於近期在國企又出現大的裁員潮,也就是打個時間差,為克服國內的經濟困難爭取時間。這就要求中國要改變國際上咄咄逼人的形象。一些國家即使不和南海、東海直接有關,但是他們與美國有很重要的關係,如果中美搞得太僵,這些國家也不得不考慮美國的感受,在一些事情上放緩和中國大陸的合作,對中共的整體對外戰略是有很不利的影響的,特別是需要國際市場這段時間。台灣和大陸畢竟是同一個民族,台灣和美國是盟友、和日本的關係也很友好,在地區有其獨特的位置,習近平用柔性手段改善外部環境,台灣是其中的一環,這是大的戰略背景和長遠的目標。」

蕭茗(Host/Simone Gao):「會前盛傳習馬會會談南海問題,但會後沒有這方面的內容傳出,你認為中共是否想在南海問題上尋求台灣的合作?」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長遠來說可能有這方面打算。其實大陸和台灣在有爭議的地區不是完全沒有共同利益。比如台灣也認為釣魚島是歸台灣宜蘭縣管轄的,台灣也有保釣運動。而且台灣也事實控制著南海的東沙群島和南沙的太平島。如果大陸和台灣的民間關係足夠融洽,自然能得到一些聲援。之前中共也私下提出過利用台灣掌控的太平島做些合作,但這方面的合作沒什麼現實的可能,原因是中國大陸提出的主張對現存秩序改變太大,台灣不願意冒這個風險得罪周邊國家,更不會因此而開罪美國,所以這不太可能成為習馬會的主要內容,即使大陸方面有意試探,馬英九也不會接招。」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覺得兩岸關係接下來的發展會對中美博奕產生什麼影響?」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美國的立場是維持現狀,既不希望台灣走向獨立,也不希望兩岸走得太近。台灣走向獨立一旦導致戰爭,美國將不得已要履行保護台灣的義務,而美國的領導人肯定是不希望捲入戰爭的。而台灣如果完全倒向中國大陸的話,美國將在第一島鏈失去一個重要盟友,它在西太平洋的政治影響力和軍事優勢都會打很大的折扣。對美國以亞太為重點的戰略肯定相當不利。兩岸關係接下來的發展可能是從馬英九現在的位置往回退,但是由於馬英九執政的8年,台灣產業已經嚴重空心化,台灣企業依賴大陸贏利,也造成了台灣的產業升級和國際競爭力已經落後於韓國了。台灣商界和普通民眾的利益已經出現了嚴重背離,要從馬英九的位置上往後退,利益的衝突、社會的割裂可能在一段時間內會加劇,為了避免台灣出現更劇烈的政治動蕩,美國可能需要改變現在消息無為的做法,在和台灣的經貿關係上、軍事安全上做更多的事。」

從習馬會延伸看中共最近的外交舉措,其目標和策略是否正在悄悄發生變化?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習馬會是今年秋天習近平一系列外事活動的高潮,但是在這段時間,還發生了其他一些不同尋常的事,中共的應對舉措也耐人尋味,這是否意味著近兩年帶有深刻民族主義印記的中共的外交方針正在發生轉變呢。先請雪莉介紹一下中共在外交上幾個值得注意的表現。

雪莉:謝謝蕭茗。習馬會確實是來得突然,不太尋常。可是從習馬會延伸來看,中共近期在另外幾件事上的反應也不太尋常。先是10月13日美國國防部長卡特在與澳大利亞國防部長舉行會議後放話:「美國將在國際法允許的任何地區飛行、航行及活動…南海現在不是、將來也不是例外」。17日中共中央軍委副主席范長龍在香山的一個論壇上對此回應:「即使涉及領土主權,也決不輕言動武」,突然下了一個矮樁,讓人大感意外,這與中共軍方之前的強硬好戰姿態判若兩人。

10月27號,美國軍艦真的來了,美國海軍「拉森號」導彈驅逐艦開到了南海的渚碧礁和美濟礁,兩個中方人造島礁的12海里範圍內。儘管美方早就大張旗鼓地宣布了,但中方採取的行動也僅僅是派出兩艘軍艦跟蹤和監視,沒有採取攔截動作,其反應遠沒有一些人預想的激烈。事後中方的外交部和國防部雖然提出了抗議,但是對於美國政府要把南海巡航常態化的表態,中方也沒有拿出進一步的對抗措施。

11月5日習近平訪問越南也多少有點意外,外交部在10月30日對媒體的吹風會上才宣布這個消息,提前不到一個星期。要知道就在一年以前,中越還因為南海石油鑽井平台的事鬧得極不愉快。外界普遍認為習近平訪越釋放出緩和的意向,這一系列舉動似乎顯示中共有意給南海問題降溫,蕭茗。

蕭茗(Host/Simone Gao):如果何解中共近期外交上的一些舉措,聽聽傑森博士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中共對美國軍艦南海巡航反應很克制、習近平訪越、再加上馬習會,你認為是否顯示習近平的外交策略已經發生變化?」

傑森博士(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中國海軍對於美國巡航沒有直接對抗,這其實是唯一的選擇,不是中國海軍另外的一個做法,好像對抗是一個可能性一樣。回過來回答這個問題,習近平是不是在前段時間在用民族主義概念統一中國,一個國家的領導人用民族主義情緒方式來領導國家不為過,只是在一些國際實務上不要被民族主義情緒牽著走,而且不要因為民族主義情緒做出不正義、不公道、違背世界普世價值的事情。其實真正能出動中國人的心的、能把中國人凝聚在一起的,還真是中國的傳統文化、中國的民族歸宿感,海峽兩岸的感情基礎是實實在在存在的,只要中國摒棄,中國大陸能和國際普世價值接軌,其實大陸和台灣走在一起是非常有希望的。」

蕭茗(Host/Simone Gao):聽一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是不是認為習近平的外交策略已經發生變化了能?」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是的,我認為這個變化正在發生。在中國與周邊的關係里,可能南海關係改變起來快一些,中日關係的改善難度會相對大些,進程也會放在後面。原因是中國與東南亞國家沒有歷史問題、只有現實的爭執。而中日之間有歷史糾葛,反日宣傳已經成了中共官方意識形態的一部分了,所以降溫的難度會大一些,但是對日本我想不會主動升級摩擦了。在外交方針上,我認為習近平經過一段時間的權衡,就是民族主義色彩濃厚的外交對他到底是利大於弊、還是弊大於利。現在情況肯定是弊大於利了,因為中國企業需要國際市場來克服國內需求不足的困難,同時有TPP帶來的壓力,必須對外交策略做出調整,以更友好的姿態面對世界。這裡有個很具體的問題,就是習近平通過軍隊的反腐和裁軍加強了對軍隊的控制,而軍隊是強勢民族主義外交的主要受益人,他們被削弱使習近平對外交方針能更順利地做出調整。」

蕭茗(Host/Simone Gao):今年的「多事之秋」在中共的外交活動上表現的非常明顯。人們常說外交是內政的延續,如果習近平主導下的對外策略正在悄然發生變化,是否中國的內政也在蘊釀著某些變化呢,這些變化是否也會突然而至呢?《世事關心》將持續觀察、深度報導。謝謝收看這期節目,下個星期再會。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