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戰書高調越位 莫非有人事變動 今日點擊(2379-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APEC會議結束有報導說,那習近平見了梁振英,但是隻字沒提香港的事,隻字都沒提,那現在香港相對呢有比較安靜,反正就這樣。

那與此同時,在過去的很長的時間裡面,我們看到了,包括一些長期被關押的維權人士,就是在大概去年或者今年長期被關押,但卻沒有任何法律結果的人,一而再再而三的延期。

那在社交網站上呢,偶爾我們還是可以看到,一些包括維權律師維權人士遭到騷擾,乃至被拘留被抓捕。但是呢它最大的特點,在過去一年多,包括今年最兇猛的,對維權律師的迫害的這個過程中,去年到今年,這些人都沒有再進入到法律程序,可是這些人依然被扣著。

在高智晟的最新的一個文章當中介紹,3個當地的警察闖入他的家。他本來是要去看牙的,不讓他看牙,闖入他的家。

那高智晟急了就質問他們,你幹嘛來的?3個警察說不出來,說到底為什麼來呢?我這給領導打個電話,給領導打完電話,領導也沒跟他說到底為什麼來,所以這3個人後來就又走了,不知道幹嘛來的。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現象,我記得跟大家解釋過,我說你看一看這個殺人回憶,韓國的影片。我認為殺人回憶的它當時的歷史背景,特別是當時的警察,那些警察辦案的方式。

在整個大的背景之下,我們能看出那是反映那個背景的真實,那裡沒有人性、沒有人權,沒有,什麼都沒有。他可以跟犯罪者,他認為的嫌疑犯坐在一個桌子上吃飯,扭臉就打他。

就像我們現在看到的,去抓那些維權律師的人。他也說得聽起來是個人話,但是呢扭臉就暴行,就這麼回事,啥意思?

下面這些做事的警察也好,就是原來的政法委的體系當中的人,他們得不到明確的指示,後面的方向應該怎麼做他們不知道。但是呢現實中他們也知道,原來周永康一套的做法是有問題的,因為那周永康都完了,那就是有問題了。

他不能隨便幹,可是誰也沒有膽子說,周永康原來執行的那一套,我們今天不應該執行了。沒有,誰也不敢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今天是官場風聲鶴唳的年代,所以他就會,他只能延續著原來的規矩去做,但是呢做到什麼程度,自己也不知道。

那些被抓的律師引起了整個全球的反響,那它為什麼沒有結果?是沒人敢承擔責任,沒人敢給予他們結果。

這個做法就像習近平見梁振英,梁振英見了習近平,習近平什麼事都不說,不給你梁振英任何的口實,不給你梁振英任何的藉口。那梁振英多賊啊!抓不著,也就是他對香港沒有指示,沒有說法、沒有肯定、沒有否定,那白不差啦沒個音信,就這麼點事兒。

為什麼出這種事情,因為走到今天,當習馬會出現之後,我個人認為,最上面的人將有著更大的手筆。那一個手筆如果結束了,我們說過簡單的道理,習近平見了中華民國總統,如果中國大陸認可中華民國,是這一國的話,香港問題還是問題嗎?

香港的衝突,它跟它的衝突是跟,中國共產黨和中國共產黨所謂創立的,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衝突。那如果人家認中華民國了,這個衝突就沒了,香港問題用解決嗎?根本不用,對吧!

如果黨的東西出現大的變化,沒黨什麼事兒,政法委就不存在了;那政法委不存在,以後整個司法的概念是另外一個概念,但現在他沒動,他下邊能說嗎?他不能說;他能辦嗎?他也辦不了。大家可能覺得你也太樂觀了啊!

昨天一集節目當中我們提到,栗戰書辦的那件事情,能上能下。給上下立規矩這件事情太大,代表習近平說話,他沒代表政治局常委說話。

栗戰書高調越位 莫非有人事變動 

結果香港的很多媒體在寫評論,東方日報有篇社論,文章題目這麼說的:栗戰書高調越位,莫非有人事變動。

習近平的核心幕僚栗戰書,從幕後走向台前。日前更高調越位,對幹部人事問題發表長篇大論,栗戰書這一系列的鋪墊,或許是為了下一輪人事變動發出信號。

還站在黨的基礎,就是黨不死,出現人事鬥爭、人事變動。我說這不是,他是把黨給整死了,所以這是一個根本的基點問題。

文章裡它也是提到,栗戰書在人民日報發表的那篇評論,他提了四種人,那四種人都得下去,能上能下。誰不能上啊!誰都能上;能幹不,什麼樣都能上,對不對!蛤蟆都能上,人還不能上嗎?全能上。

至於能下,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所以說的是能上能下,實際講的是誰要下,這就是這是共產黨的手法。

然後文章講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其中中共這部分,分工非常的明細,任何人都不能越雷池半步。栗戰書身為中辦系統,卻大談人事問題,相當不尋常。所以它說顯然得到高層的授意。

所以我剛才說了,文章一開始我就說了,他還站在黨的系統當中說的。你就沒想過,栗戰書是不能碰這地方,但他碰了。昨天節目我當中講了,當初胡錦濤都不敢碰,但他敢碰,誰碰的,習近平授權,對吧!

因為在此之前,動向雜誌就講了,習馬會是習近平授權,栗戰書代表黨中央,他不是說政治局常委決定的,由栗戰書傳達,兩碼事的。習近平授權代表黨中央,政治局常委通過,然後由栗戰書傳達。

你看這個鏡頭完全是兩回事,所以栗戰書出面打的是政治局,打的是政治局常委。

這裡文章它提到說,栗戰書老成持重,精細的辦事能力,一方面大刀闊斧的,幹掉了令計劃的掌控的這個中辦,說展開撥亂反正的工作。撥亂反正這都是共產黨文化的詞;另一方面,抓緊中樞機構的高效保密運作的中南海政務工作,立下汗馬功勞。

那其實最典型的,就是習馬會這件事情,沒有任何風聲出來。說明在整個中辦系統當中,在包括這個中共軍隊的這個,就是保衛中南海的這些人當中,那作為栗戰書清理得非常到位,也就把特務間諜全幹掉,基本就說這意思啦。

李克強:「你們心目中還有總理?

同一時間披露出另外一個消息,李克強再次大怒拍桌子,你們心目中還有總理嗎?這個是非常無奈的說法,這就像暴力救市一樣。

爭鳴雜誌講李克強,在任總理之後多次承認,自己的脾氣性格發生變化,變得急躁易動怒。原因是面對體制內一眾官僚,總是相互爭議不休,各種消極怠工層出不窮,那李克強備感壓力。

然後它就提到說,在一次金融專題會議上聽報告,涉及到問題時間,什麼數字都是模糊不清的。李克強多次追問警告,但是也沒有用,以致於在後來的會議中提到說,你們心目中還有總理嗎?各自搞多個中心,你們到底想搞什麼?

他什麼都不想搞,他不想擔責任,第一個;第二個,他們的官是黨的官,那在今天官場如此風聲鶴唳的時候,只想把責任推給你總理;第三個,你在這個體制之下,以你自己目前的狀況和你過來的整個這個歷史背景,你李克強沒辦法,就這麼回事。

有好事大家一定衝,有壞事一定推。而今天反腐之利劍放在腦門上,誰今天躲都躲不開,誰不推諉,誰是笨蛋。為什麼要承擔?當大家都去推諉的時候,責任就是你李克強。而這個整個的概念是這個制度的背景,共產黨的背景。

所以一些媒體在分析中,現在拿李克強說事。提到李克強,非要把他跟習近平拴在一起,對吧!

就像我說的,幾次在五中全會前,炒作張又俠跟劉源,說張又俠會上去,劉源上不去。張又俠上去關劉源屁事,劉源上去關張又俠屁事,為什麼給這倆一定對著說?

為什麼叫做壞蛋呢?什麼叫壞人呢?壞人你想讓他改他能改嗎?當他往死了走的時候,所以地獄不空,作為地獄的本身的存在,你說到底給誰準備的?

其實很多人都是自投羅網的,他願意,老太太喝麵粥好稀,對不對!她就好這口,你拉都拉不住,有些人要死你勸都勸不住,你拉都拉不住。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