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S殺害中國人質 習近平李克強發聲 今日點擊(2379-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ISIS在昨天證實殺了一個中國的人質,這個人是個北京人石景山的,地道北京人。

在2001年接受過白岩松的專訪,他原來是在中學做老師,然後後來呢做老師收入太低了,就下海做廣告,做廣告生意。網上也看到他年輕的照片,是他自己開的公司啦,他任公司的董事長。

那這個人被證實呢被殺了,這是我們看到的一個概念。那這就變成了今天呢,ISIS對所有的人都是敵人。為什麼他可以拋棄人間物質的一切,乃至身體來殺別人。

那中國民間有句話,說人要太壞會招鬼來,把鬼招來,這是民間說的。怎麼叫招鬼來?人惡到一個程度,魔鬼就會附體的啊!

習近平強烈譴責「伊斯蘭國」殺害中國人質

那ISIS這件事情非常大,德國之聲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中國確認伊斯蘭國殺害人質,習近平強烈譴責。

外交部已經承認被殺害的中國人質,就是來自北京市的樊京輝。國家主席習近平強烈譴責這一事件,稱恐怖分子在挑戰人類文明的底限,李克強則表示加強中國公民,及其機構的境外安保工作。

習近平在發表聲明時講:恐怖主義是人類公敵,中國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堅決打擊任何挑戰人類文明底限的暴恐犯罪活動,並且向遇害者表示慰問,堅決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

活摘器官,活摘器官以黨的利益的需要,以那些國民者需要移植器官的需要,市場需要為理由,在中國社會中一直延續著。那作為國家主席你又將如何面對呢?這是一個任何人都明白的,而且根本無法逃脫的事實。

那這件事情講的就比較詳細,文章講得比較詳細啦,但事情的發生就很自然。

那ISIS發表聲明說:所有協助法國空襲ISIS的,都是ISIS的敵人。

而與此同時,法國官方已經確認了,巴黎襲擊嫌疑主犯,已經在昨天的法國的110名軍警的突襲過程中被打死,那他的媳婦兒引爆了身上的炸彈,也死了。

而昨天的行動中,他們是襲擊了透過截聽電話,抓到了他們的線索,襲擊了巴黎郊外,另外一個城市的一個公寓,這100多警察呢,大概彼此開槍5千多發子彈。

我看CNN的報導說:這絕對是戰爭啦,這5千多發子彈,那不是一般的故事啦。

在這個過程中法國人已經確認了,作為這一次的主犯這個人死了,他是比利時人。

那這件事情哪,就變成了我們可以看到,它變成了一個結果,就得到了最終的一個結果。但是它的恐怖的概念就是:沒人知道下一個人,下一個人在哪兒,和下一件事情會不會出現。

法國總理警告說:法國可能面臨著生化恐怖襲擊,法國總理瓦爾斯對議員講,恐怖主義襲擊了法國,不是因為法國在伊拉克和敘利亞的行為所致,而是因為恐怖主義本身的性質決定的。

我個人以為:這話說得非常到位,外部的原因是外部的原因,恐怖主義的性質,它決定了這麼做。這就我跟大家說:你如果看看搏擊俱樂部,你就知道泰勒的他的性質就是這樣,他沒有出路,魔鬼就是魔鬼。

你怎麼讓魔鬼能成為人呢?那是不行的,那絕對是不行的。所以現實的環境,我們看到出現了這麼一個場面。

中國是否繼續依賴死囚器官移植?

紐約時報同一天有一篇報導,中國是否繼續依賴死囚器官移植?

從不承認死囚器官,從死刑犯上拿器官,到最後承認絕大多數,來自於死囚犯的器官。但它不說每年殺了多少死囚犯,它沒說,對吧!

中共沒給這個數字,黃潔夫沒給,但是多少的死刑犯,能夠跟幾十萬等待的,這個器官移植的這種血型、這種身體的配對,沒有。傻瓜都知道得這麼問,小學生都懂的事情,它不敢說。

而文章裡提到說:黃潔夫在京華時報講,有捐獻意願的死囚的器官,一旦納入我國統一的分配系統時,就屬於公民自願貢獻,這段話是黃潔夫講的。

他說可以看到一些外國醫生,對中國近期推動的移植體制改革,感到困惑的原因,這個體制長期依賴於從死囚犯上摘取器官,有捐獻意願的死囚的器官。

被判死刑的中國人,有多少人在死前說我願意捐獻、有多少人摁著手指頭以強奸的方式,表示願意捐獻。

有一張照片那個是個女的,五花大綁給綁在後頭,然後那個警察,拿著手印 在文件上,拿著她的手在按手印,這樣的照片有啊,對吧!

所以道理很簡單,黃潔夫講的這句話,在解釋著未來的,因為到了明年1月1日,停止使用死囚器官,在未來的器官的來源,和現在器官的來源,欲蓋彌彰,繼續進行著這地球上,從未有過的邪惡。

你習近平不是要反對,一切形式的恐怖主義嗎,你家裡頭、你家裡的門口、你管理的政體,無時無刻在發生著。

文章講:如果囚犯被重新歸類為公民,可以合法捐獻,那囚犯的器官,就可能沒有了紀錄,卻依然在通行、依然在流通。

世界醫學協會說:這違反了他們的道德準則,該協會反對這麼做,理由是無法得到囚犯的自由同意,沒錯!對吧!這是一個最關鍵的問題。

而華盛頓維權組織,反強摘器官協會,總幹事托斯滕,在一份電郵中明確表示說:獲取的途徑有些變化,以前的一些渠道現在關閉了,但其他的一些渠道繼續敞開。

囚犯在國家的控制之下,不像自由公民可以到黑市上,簽訂器官捐獻合同。所以我們只能假設,政策制定者、警察、獄警和軍方人員,至少部分了解和支持這種做法。

前兩天我們看到自殺的浪潮當中,有監獄的官、有地方的政法委書記,在吉林、在遼寧,對吧!這是我們跟大家分享的。

錦州市監獄裡面的,類似典獄長這樣的人,自殺了,而這個人的工作履歷,跟王立軍在錦州進行活摘試驗、活摘器官時是同一個時間。

而在文章裡引用了一位專家,這個專家叫陳靜瑜,他表示說:在我們停止使用死囚犯器官後,器官移植的數量,實際上非但沒有減少反而增加。

他接受採訪時說:不再使用囚犯器官,迫使我們國家、醫院、醫生、聯絡人員努力擴大器官捐獻。

黃潔夫領導的組織,他對器官捐獻應該有著嚴密的控制和統計,這個張三、李四、王五、何六,哪來的器官,他應該是有紀錄的,這一、兩年,對不對!

所以這個說法,是一個表面的說法,瞎話,任何一句瞎話,你一定要記住半年,這是我給所有說瞎話的人的一個勸導。

你一定記住半年你說了一句瞎話,而這句瞎話對你的老婆、孩子、老公、老爹, 都不能講。說我那天說句瞎話,你一定要繼續編著這個瞎話,才能圓這個場,否則的話,第二天就有人找你家門上,知道你是一個烏龜下的蛋。

因為這道理非常簡單,黃潔夫最後說:中國公民自願捐獻器官的,大氣候正在形成。

那我的最後說:習近平說了,中國堅決反對任何形式的恐怖主義,今天就在他們家,家門口發生著,將如何面對呢?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