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綿恆死黨被查 習近平還有後招 今日點擊(2384-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昨天晚上星期二,跟7、8個朋友一塊出去吃飯去,這邊剛開始下雪嘛,大家伙一塊吃火鍋去。

那星期二一般在北美地區呢,餐館都生意不好,那我們專挑這個時候去。結果吃完火鍋這個就這麼點時間,2小時吧,大概碰到了3、4撥人家認可石濤節目的,
而且跟我打招呼的都是老爺們。

我說的意思老爺們大家有自己的想法啦,男人總是有自己的想法啦!那在我節目當中我也跟大家講過,我說江澤民是蛤蟆,斬妖除魔這是我在節目當中說的,那誰能斬妖除魔,我們說的叫天意,大家就覺得摸不著邊了。

天意就像靈魂一樣,就像每一個人內心的感受一樣,你抓不著它;但它時時在。
每一個擁有良知的人都懂得,這東西時時在,非常有趣。

昨天 不信的這當笑話聽,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講過,我說栗戰書跟習近平的關係很特別,哥倆不分你我,是交心的朋友。

習近平沒有從福建、浙江找他的下屬,而找他能夠交心的朋友。1982年到1985年栗戰書在河北的無極縣,習近平在河北的正定縣任縣委書記,所以他跟栗戰書在3年時間裡面,有著交心的這種生命過程,對吧!

一生有一個知己,有一個哥兒們,男人啊有一個哥兒們就夠了,所以栗戰書才會到今天這個位置。因為栗戰書在前兩天受習近平授權,向黨政軍通風,栗戰書在人民日報上寫文章,能上能下,4種人必須下,他與習近平形成了這種一左一右的一個整體。

但栗戰書來自於無極縣,如果你查無極這兩個字什麼意思的時候,它告訴你,那是道家的一個境界。太極乃無極,可能有朋友就會講很多啦,你記住栗戰書來自於無極縣,無極代表道。

習近平來自於正定縣,正定兩個字如果從佛家的角度上說,它的梵文的意思是三昧,是在佛教中、佛家中非常關鍵的,這麼一個修行的概念。

修煉的概念叫正定,排除一切邪惡,正,一定做任何事情一定全心全力,在整個心目中把它定下來,固定下來,定。人家講的很多啦,那個佛家裡修煉的那個概念,解釋正定解釋得很多,我們就不解釋。

那我說的意思正好習近平站在了佛家的,正定縣是佛家的概念;無極縣是道家的概念。他們倆合在一起今天做了這事,我不相信誰能說過,但是呢我是偶然感興趣,無極跟正定什麼意思,這兩個縣名兒是這意思。

那江澤民呢是蛤蟆,你說是不是斬妖除魔!你說是不是天意!你可以信,你可以不信,但是今天佛與道合在一起,才能弄蛤蟆。

紐約時報有篇報導,我覺得非常的奇怪,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這篇報導實際我們早就用過,但是呢原因跟大家說是,它一直在紐約時報的排行榜當中,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第四個。所謂的長者傳奇,江澤民和蟆蛤文化所謂的長者傳奇。

「長者」傳奇」:江澤民和「膜蛤文化」

這篇文章我們在節目當中,我跟大家分享過,我不太贊同那篇文章的口吻和裡面的描繪。這是一天的熱門,如果你到一週的熱門,你會發覺它是名列榜首的,這是非常有趣的現象。

蛤蟆能是時事嗎?蛤蟆能是政治嗎?今天蛤蟆是時事、是政治,是被人們接受的。

在紐約時報選用的諸多照片當中,有這張照片,這是江澤民跟西班牙國王會面時的照片,這是極端出醜的照片啦!這就是它選用的照片,長者、蛤蟆、江澤民。

這張照片是江澤民當初罵香港的記者,是當時的照片。在當時的評論當中,我在做著其他節目當中,評論他是蛤蟆的時候,很多人不太接受,連朋友們都不太接受。

說你做的好好的節目,你問他叫什麼蛤蟆呢!這蛤蟆不是那麼回事的。今天大家都承認是那麼回事了,對吧!

你記住今天中國的問題不是政治問題,不是社會問題,今天的中國問題是斬妖除魔,恢復做人的基本尊嚴的問題,懂得真正人性的概念的問題。

在現實的環境中,栗戰書來自於無極縣,踩在了道這個位置上;習近平來自於正定縣,踩在了佛這個位置上,他們倆合而為一才行,斬妖除魔。

網上另外一篇報導來自於香港的,香港的前哨雜誌,上海或還有副市長要落馬,
案子就在習近平的手裡面。

在這個文章裡呢,他首先提到的是上海的首虎艾寶俊,他是上海市的常委和副市長。它提到,前哨雜誌在11月刊的文章當中講,艾寶俊是人所共知的,江澤民長子江綿恆的死黨。

在2014年9月分巡視組巡視上海時,就已經搜集到他的所有的貪腐證據,經王岐山批准之後,已經寫好了雙規的決定報告書,2015年年初就給了習近平。

在這個背景之下,江澤民一定感到非常震顫,因為還有另外一個副市長雙規的案子,就在習近平的案頭,但是到現在並沒有透露出,這個副市長是誰。

你在我的角度裡來看,是誰都無所謂,是誰都無所謂,是誰都是拍死這隻蛤蟆的一個墊腳石。

中國捐獻器官浪費嚴重?

那與此同時呢德國之聲報了一篇文章,這篇文章探討的內容,正是我一直跟大家說的,最終壓死中國共產黨的最後一棵稻草,就是活摘器官的真相。

非常有趣,有趣就在於呢,這件事情明白的人都知道,誰也不能碰,只要黨在誰也不能碰,碰了它黨就死。

結果有個人老碰,德國之聲的報導說,無數希望死在了路上,中國捐獻器官浪費嚴重。就是一個驢尾巴拴雞蛋瞎扯蛋的事,中國捐獻器官浪費嚴重,都避而不談,不敢碰,然後它碰,它突出了捐獻器官兩字。

我跟大家說個例子,每個看我節目的朋友,你的左鄰右舍,你的朋友、你的同學、你的同事,你聽過誰在生前簽署過捐獻自己器官的捐獻書?中國人沒這習慣,第一。

第二,這種習慣要想養成,它需要時間,沒錯吧!江山易改秉性難移,這是大家共知的道理,誰死的時候都希望一個全屍,中國人的風俗沒這個。

黃潔夫從年初的時候,他在鳳凰衛視做了一個訪談節目,有關活摘器官的問題。
黃潔夫明確說,你得問周永康啊,你別問我啊,這個酒囊飯袋的家伙,這個罪惡深重的家伙!

今天黃潔夫要找任何機會,要把自己洗乾淨,他怎麼洗?他越洗他就越髒,他就越洗越說明這件事情的真實性。標題這麼做就想給洗白,實際在證明活摘器官的真實性,所以黃潔夫最終會成為一個汙點證人。

但他成為汙點證人,也不能夠頂掉他犯下的彌天大罪,北京青年報引用中國器官捐獻移植委員會主任黃潔夫的話稱,今年有超過2千500人在身後捐獻器官,理論上可以進行2千500起心臟移植手術,和5千起肺臟移植手術。

胡說八道,對不對!一點都不浪費,這文章寫得就是有問題。然而目前為止只分別進行了,100多起心臟和肺移植手術,我跟大家說,背後有隻大手,要玩死黃潔夫。

這個消息可以不說,但為什麼說?就老讓有關器官移植和活摘器官這件事情,定期的在媒體曝光,有人讓提醒大家,活摘器官當真相揭示出來的時候,大家別吃驚,因為那不是人做的事情。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