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力打力?習近平推動軍改有玄機 今日點擊(2384-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早在2013年三中全會之後,當他提出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時候,我們當時就其實已經看到了一個概念,那個時候栗戰書曾經去過俄羅斯。

那相應的一個機會呢,我印象中有人也去了美國,我忘了。現在我記不清了當時是,習近平自己去的還是怎麼樣,或者借助什麼樣的會議的時候,當時在美國探討過,有關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機構。

在對比俄羅斯、對比美國不同的有關安全機構,國家安全委員會的概念,在確立中國的概念。我們當時跟大家說過:這是要以機構的方式來確定國家的平台。

換個角度來講,在過去江澤民的這個中共的集體領導的概念,在強調政治局常委、強調黨領導一切。江澤民在強調黨領導一切的時候,強調的真正的是他垂簾聽政,真正是他對政治局常委的掌控。

那由李長春、周永康、曾慶紅這些人替他說話、替他把脈、替他掐死了胡錦濤、溫家寶,政令不出中南海,大概就是這麼個概念。

所以在這個前提之下,出現了習近平拿出來的國家安全委員會。國家安全委員會
它囊括的內容非常多,但2013年三中全會成立之後,國家安全委員會成立之後,
只有機構沒有任何人選,沒有人,什麼都沒有。

那如果想聽當時是怎麼解釋的,那朋友們就去看看2013、2014年,年初的時候我的節目。因為這麼說起來就太長了,現在2015都沒了,時間太快。

所以當時是比較強調的一點,就是以國家為平台,這其中很關鍵的問題就是軍隊的問題。那到了五中全會前夕很多人探討說:軍隊體制改革,軍隊這個、軍隊那個,原因就是那徐才厚跟郭伯雄死了,完蛋了,對不對!

那完蛋之後,軍隊應該怎麼做、什麼樣。其實我們曾經跟大家描述過,當大的體制變形的時候,軍隊就自然國家化了,軍隊就自然國家化了,他從來不會說軍隊應該國家化,但是軍隊會自然就會變成國家化。

那在這個五中全會的時候呢,在探討軍隊的體制改革的時候,各種說法不一。但曾經披露出所謂打亂現在的什麼,七大軍區、兵種、部委,曾經看過這樣的內容 對吧!這是有人披露過。

那這種做法,更像美國的軍事聯席會議的概念,就是美國的整個機構的概念。而我們當時曾經跟大家分享過,但是我個人覺得其實關鍵不在這兒,關鍵就是在他東西做完之後,他實際的行為成為了軍隊國家化。

實際的行為把軍隊裡的相應的,也就是由徐才厚和郭伯雄的鐵桿的部分,在這個過程中相應的被消除掉,只能說相應。因為人家為官時間太長、買官賣官時間太長,你不那樣裡頭沒人哪,這事就是個事啊!

軍隊改革啟動 軍區七改四 總部四改一

南華早報有篇報導,結果被一些媒體轉載,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軍隊改革啟動,
軍區七個改成四個,總部四個改成一個。

這據說是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在會議上決定的,已經正式拿出來了。

所以這裡要明白,這裡用的是國防和軍隊深化改革領導小組,這是2013年國家安全委員會和全國深化改革小組之中,分裂下來的其中一個主要小組。我們當時節目說了,這是要把江澤民牢牢掌控的,所有原來的機構都給廢掉。

但他不說那東西廢掉,他成立新的10個改革小組,包括這個改革小組。所以我們當時的節目就講:以後發出的命令都是改革小組,跟原來的機構沒關係,原來的機構吃閒飯。

就像現在政法委似的吃閒飯,當有一天走到那一步的時候,吃閒飯的一關門就完了。

文章提到在24日,那軍隊高級領導層被告知,軍隊改革啟動,七大軍區被整編成四大軍區。

那據說習近平和四總部、七大軍區、海軍、空軍、二炮、武警的頂級領導,都參加了這次會議。一位消息人士向南華早報披露:習近平要求這些軍隊將領,落實這個長期牽涉甚廣的重組計畫。

因為就全改了,這樣的改組的概念,會涉及到每一個人。他還提到說:這是基層官兵期待已久的改革方案,真正推動解放軍轉型一支,符合國際標準的現代軍隊。

文章特別提到說:但是其中有阻礙。因為部分高級軍官在改革中會淘汰,這就是為什麼習近平要求他們,要遵守紀律。

在這個消息披露之前,前一個消息我沒有用。政治局常委要求黨員必須嚴聽黨的要求,23日的消息,是一次政治局會議上提出來的,在報紙上登出來的。

第二天我們看到的是這個消息,所以你記住:政治局說話的時候,當用政治局或者政治局常委說話的時候,就祭起了殺人的大棒,打人的大棒。

這個棒子是以誰的名義呢?黨的名義。打誰呢?打不聽話的。但是他幹的什麼事呢?幹的是國家的事,不是黨的事。

中國人有個說法,叫說這個做會計的人喔,我們有個詞叫做賬,這個詞我覺得起得太準了,賬你就記賬就完了,多少錢就有多少錢了。不,那個詞叫做賬,賬是做出來的。

什麼叫假的?什麼叫真的?連鬼都不知道,中國人做買賣。

中證協報告指中信證券半年內虛增逾1萬億

BBC有篇報導這麼說的:中信證券半年內虛增值超過了1萬億元。

中國證券業協會24日公布報告說:中國最大券商中信證券,半年內累計虛增互換業務規模,高達1.06萬億人民幣。

報告講:10月分發現中信證券今年在4月至9月,報送的場外衍生品月報數據,
出現重大落差,造成期間該公司各月互換業務新增規模,乃至終止規模同時虛增,
高達超過1萬億元,但並未對每個月存量規模造成影響。

人都用很嚴謹的術語,我就是說那句話:就是做假賬。中信證券倒了血楣了,如果這東西都往上這麼說的話,這就血洗。

文章講:根據財新傳媒引用了業內人士的說法,虛增業務規模,可能是為了掩蓋資金的真實去處,為了規避融資融券的額度限額。

券商的資金如果與投資者,對特等股票的收益表現,及固定利率做現金流交換,
不涉及股票交割的話,就能更加靈活運用資金。

它沒那麼多錢,它靠做賬做出來錢。我想跟大家提醒:如果中信證券可以這麼玩,從某種角度上來講,這恐怕是國內很多的券商,很多保險業的通常的做法。

就像腐敗,誰不腐敗,不腐敗能上去嗎?對不對!養女人,誰不養女人,不養女人能上去嗎?掃黃,誰不掃黃,誰不像周永康那麼在中央電視台,那麼去摟著去掃黃,他能掃得了黃嗎?

掃黃是把黃的都掃我們家來,對不對!吃獨食。這事你得弄清楚,這東西也一樣,
所以說了半天就是造假賬。

那如果是說了半天造假賬的話,那你說到底中國今天的經濟,金融體系就是貨幣體系,到底有多健康,或者到底有多麻煩呢?

我相信老百姓知道,很多稍微有能力的朋友知道,為什麼?這錢往外跑的,可以把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新西蘭、法國、西班牙、英國的房地產市場給它頂起來。

那你說他能不知道這裡頭是假的嗎,誰都是假,知道它是假的,誰都在那裝傻,都想自個兒那一部分弄出來,這是黨教育下的很多中國人的品質。

所以我說了:人完了全完了,今天需要重新樹立的是做人基本的態度和基本的概念,真的!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