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破「七上八下」對下屆常委的影響 今日點擊(2385-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1 月 28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土耳其把俄羅斯的飛機打下來了,包括歐巴馬都講說,支持土耳其捍衛國家領土,證明那作為當時俄羅斯的戰機,確實進入了土耳其境內。

土耳其也拿出了他們當時,在警告俄國飛行員的錄音,但是生還的俄國飛行員和普京堅持說,沒有進入土耳其境內。俄羅斯說了,不會對土耳其報復也不會發生戰爭。

結果一支支援隊運輸隊被襲擊,被空襲是土耳其的,人到最後的到某種程度上,人們的失控,人們感覺的失控,就是一種具體的人以極端自私的方式,在表達自己的訴求和表達自己的希望。

昨天我們在節目當中提到說,提到這個無極和正定縣,有些朋友有感觸說確實沒想到。那如果從這個角度上說,你不得不引人思考,其實這是今天人,可能中國社會面臨的,它真正的事情是非常更大的事情,所以你看不到。

政論家們在面對今天中國的事情,發出他自己的高論了,因為超出這些政治家、中國問題專家,中國問題時事評論家的範圍,超越他的能力、超越了他的知識,發生的一切是那麼簡單。沒有鋪墊,直接了當,這麼自然,但它真的就發生了,這就是現在的中國。

七上八下官場規則被打破

太陽報有篇報導,這個報導寫得呢挺直接,今天主政的人,把當初江澤民所立下的七上八下的規矩給破了。文章題目這麼說的:七上八下官場的規矩被打破。

今天主政的人上台後不按常理出牌,在黨務、外交、軍隊、政法等領域,屢有驚人之舉。而近期的人事任命,打破了七上八下的潛規則,這對中共十九大的人事布局,產生深遠影響。

它用了一個詞,上台後不按常理出牌,這個常理是什麼?這個常理是共產黨的道理,對不對!這個常理是原來訂的規矩,對不對!

我在節目當中跟大家說了,你不要把共產黨當成萬歲,你不要認為那是規矩,那是你笨了,那是你跟不上潮流。

文章講說最近中央決定,馬俊清任吉林省委的副書記,李康任廣西的自治區的常委,而剛剛辭去江西省的副省長職務的朱鴻,首次以江西省常委祕書長身分,出席這個活動,但這3個人有個特點,這個3個人年齡都58歲了。

七上八下本來都應該下去,結果他們又都上去了。七上八下誰訂的規矩?江澤民訂的。

文章講,在十五大之上,江澤民為了喬石出常,就是從常委當中打出去,利用喬石將近73歲,與曾慶紅協商,拿出了政治局常委70歲退休的規矩,在薄一波的支持下,逼迫喬石離開,70歲由此成為中共政治局常委的年齡的紅線。

所以你看到了薄一波再次出現,薄一波、曾慶紅、江澤民狼狽為奸,橫掃當時中共的政壇,目的是讓薄熙來上台。

到了十六大時江澤民任了兩屆總書記,必須退休。當時政治局常委的李瑞環68歲,沒到70歲大限,在這種情況下,李瑞環應該留在政治局常委,這樣的話對江澤民不利。所以曾慶紅又出了個點子:七上八下。67歲可以再任常委,68歲必須退休,成功逼退李瑞環。

李瑞環下來,江澤民卸任,這是當時說的。2002年,當胡錦濤以為成的時候,結果張萬年逼宮,宮廷政變,張萬年以軍委副主席的身分,全軍要求江澤民同志留任軍委主席兩年,就把胡錦濤玩了,把李瑞環涮了。

所以我跟大家說過,曾慶紅、江澤民狼狽為奸,江澤民是狼、曾慶紅是狽,曾慶紅是不露面的。

文章講,不過70大限,七上八下,並非納入中共黨章的條例,就像常委不得立案調查一樣,僅僅屬於中共某次政治局常委的決議。

這文章寫到這就瞎掰了,對不對!為什麼叫瞎掰?什麼叫黨委的決定,什麼叫黨委的決定,當初曾慶紅出主意,江澤民這麼去說出來,李瑞環就不敢不退、喬石就不敢不退。

什麼叫黨委的決定,這文化人就是文化人,黨在他手裡頭,道理很簡單,今天同樣,對不對!地方不得妄議中央,先把條規拿出來,再開五中全會,誰敢說話打死你,誰是黨中央?這個東西。

你為什麼非要按照他那個套走?你記住今天共產黨,一定死在共產黨的一切規章制度下,死在共產黨手裡頭,一定死,就是這麼回事兒。

所以這是我說這是天滅中共的概念,就像我一直跟大家說,這個圈得畫圓囉,今天畫完了,今天在走向結束中。

活摘器官,昨天我節目當中提到這事兒。有朋友也提到說,他說濤哥挺有意思,你只要一談到有關器官移植,活摘器官的時候,五毛就出來了,這是最後一個要命的地方。

但有關活摘器官的事情,和器官移植的問題,從2012年開始,你到現在你沒看見第二個人,你只看見黃潔夫一個人在檯面上,這是非常邪門的事情。黃潔夫在檯面上說的所有的話,都是為了掩蓋活摘器官4個字。

他承認的、否認的、編出的瞎話,說出的實話,把責任推給了周永康,說一切都是周永康幹的。我只不過是拿刀子,而我這把刀,摘別人的肝的時候是周永康遞給我的,他一切的說法都是為了把自己摘出來,然後迴避活摘器官4個字。

其他的什麼東西都是假的,其他的都是瞎掰,狗熊掰棒子瞎掰。而我們在節目當中直接提到說,這是非常詭異的現象,黃潔夫現在就像被耍猴一樣,是隻猴。

在談中國的器官移植問題,在談中國的器官移植問題,對吧!它出現了一個什麼樣的客觀現象,從2006年活摘器官在美國被揭示出來,到了現在2015年,黃潔夫永遠到時間就出來提到說,中國的器官移植的合法性。

讓人們知道說活摘器官這件事情的真相,還沒有揭示出來,黃潔夫以反襯的方式,以自己類似汙點證人,要把自己洗淨的方式,在始終保持著活摘器官4個字,出現在世界的媒體上。

背後有隻大手玩他的,中國官員稱死囚捐器官之說被曲解,黃潔夫否認中國新的器官移植系統,允許從死囚犯上摘取器官,而他之前的評論明顯的存在著這種做法。

黃潔夫稱死囚捐器官之說被誤解

持續做下去的漏洞,那黃潔夫講這是人家曲解了他的說法,怎麼叫曲解呢?他說這種說法是一種撒謊,歪曲我的說法。在那個語境下,在那個說話的環境之下,我說的都是哲學層面上的。

人家有文化,不光能夠摘肝玩肝,把別人弄死了,人家有文化,人家是哲學家。

你別拿村長不當幹部,真的。你知道黨的官員都是有文化的,摘別人的肝都是在哲學的基礎上的。

作為醫生,我們不能拒絕囚犯的善意和良知,但是在實際操作的層面上,我們不能把他們歸為普通平民的捐獻,絕對是哲學的,絕對是哲學的。就像馬克斯的理論,馬克斯的辯證法一樣。

一位姓李的先生講,黃潔夫是在詭辯,中國要立法禁止使用囚犯器官,只有頒布新法規才能讓世界信服,他說只有頒布新法規才能讓世界信服。

那我們頒不頒布新法規我們放一邊,今天沒有人相信,黃潔夫代表中共中國共產黨,所描繪的有關中國的器官移植的現象。

我跟大家講了,他就是隻猴,他用反襯的方式在提醒著人,活摘器官是壓死中國共產黨的,最後一棵稻草。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