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改革軍隊:強軍攬權兩不誤 今日點擊(2387-2)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01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馬上11月就沒了,就剩12月分了,2015年就沒了。

我印象中從2011年年底12月分,在西方的電影頻道當中,電視的電影的頻道當中,每到這個時間就放那些災難片,那2012這個電影呢就顯得比較突出。

那除此之外包括什麼後天,包括這個綠色通道,就是類似這種人的精神的概念。包括肖申克的救贖,這種類似災難片,探索人們的靈魂和精神的影片呢,每到12月分呢就演,有時候災難片一個接著一個。

那給我的感覺就是:在西方的文化當中,他們意識到有這一天,2012這個電影一開始,就說這一天一定會來的。但沒人知道這一天什麼時候會來,那如何逃脫呢,就建立起現代的諾亞方舟。

可是影片裡非常有趣,他把最後的乘載地,就是最後能夠使人種留下來的地方,放在了西藏。現在的人就只能站在人的角度,去探討在他們心目中一定會來臨的災難。

但是我也認為:那一定是在東方,在中國出現了對人的靈魂的,一種重新的認識、重新的塑造。那可能就是希望,那絕對不是物質化的東西,絕對不是肉體的一切。

因為今天墮落的一切,造成那某一天一定來臨的一切,恰恰是與今天的科技與人的慾望、與人現實物質化的一切是等同的。所以他一定是反向的,走著物極必反的道理。

那在中國所變更的一切,在我看來正是這大的框架下,當中的一個表現過程,一個時間流失的過程,可能是,可能不是。

習近平改革軍隊:強軍攬權兩不誤

那軍改依然是最主要的內容,美國之音寫了一篇評論很長,但是他從兩個角度,確實觸及到軍改的概念,文章題目這麼說的:軍改:強軍攬權兩不誤。

那完全可以這麼說啦,它首先提到就是習近平,對軍隊的一次顛覆性改革,如果顛覆性就不叫改革。所以他叫改革是因為:我還是說那句話他叫改革,是在共產黨講,就是都是這問題,認為共產黨現實也確實存在,對吧!所以它就叫改革。

但是這種顛覆性的,已經否定了很多東西,那你冷眼看,你再稱為改革就是有問題,但它又承認這是一種純粹,是一種顛覆性的,對吧!我的說法革命性的。

它主要提到了這個軍區的概念,軍區改成戰區,原來的四總部全都撤掉,沒了,那改成了一種新的模式。所以基本上就是從間架結構,整個軍隊的管制的體制,原來的一切都被摧毀。

北京的國際時事軍事評論員吳戈認為:這一次軍隊改革,是歷史上一次重大的顛覆性的改革,這樣的力度涉及的範圍幾乎可以說是全面地推倒重來。

推倒了,舊的沒了,怎麼叫重來呢?重字就有重複的概念,這裡沒有。重組軍區設立戰區,那以美俄為師。

在我看來,其實今天普京走到今天和俄羅斯本身,從蘇聯蛻變過來,其實只能說更對比著,今天中國軍隊的相似性,而不是不同,對吧!

他只能吸取當共產黨在蘇聯沒了的時候,俄羅斯沒了的時候,完蛋的時候,那它在轉型過程中,它的整個國家安全體系當中的建立。

而美國的概念,是跟蘇聯的概念是對立的,完全是不一樣的。因為整個制度不同,對不對!一個民選的總統跟一個獨裁的體制,那就是兩個概念。

一個專保護自己國民的概念,民選的總統服務於自己國民的制度,和一個槍桿子裡頭出政權,管制它自己國民的概念,是完全反的,對不對!

所以這裡說,改革之後依然是黨的軍隊,他說這一次軍改,進一步加強黨對軍隊的絕對指揮,或者是說黨的總書記習近平對軍隊的牢牢掌控。

在現階段他其實真正的,是他強調個人,對吧!換句話說,他就要把江澤民掌控的軍隊的概念,整個理念內在的品質,全得改了,那必須得變成是他的,他沒別的招,對不對?沒別的招。

就像有朋友說:那你就得先強調軍隊國家化,強調這個、強調了很多東西,我覺得沒問題。但是有一個問題你怎麼解決,當我們在這個社會環境中,每一個人被以高級動物的方式,灌輸教育著我們內心的觀念,思想的時候,這東西怎麼改?

高級動物,一個人把自己確定認為是高級動物的時候,我問你,驟然來了一個所謂的自由的社會,大家能想像一個個體者把他所有大多數個體者,把自己當成是高級動物,然後來到一個完全自由社會的環境中,我覺得相當有難度,對吧!我覺得相當有難度。

就像我給大家舉的例子,在北美待了很長的時間,結果最近從大陸來的很多朋友,移民的。他來了之後,他立刻把,他不管人家原來的社會環境是什麼,他只顧及自己的環境,他會把周圍的一切都摧毀掉,對吧!

所以大家通常有個認識,這個街區只要搬進兩個大陸人,你看那個白人逐漸全搬走了。他不想把自己融於這個社會,他來的是革命的,他只想保留自己的東西。

有多少大陸人來到海外,根本不學英文,打黑工,到處都是。我說的這意思啦,就是說不想改變,根本不想改變,這是一個自由的社會,沒人強迫你去改變。

但是共產黨的高級動物教育的方式,摧毀了人性和對人的認知,這是可怕的。

吳戈認為:軍隊改革一石二鳥,他說軍隊改革的另外一層政治意義就是:在前一段的反腐當中,那現在中國政治整體如此微妙的情況下,軍隊本身成為了各方面,尤其是最高權力者的一個命脈。

是一個基本的保障,那肯定會存在一個領導權的問題。所以軍隊被抓在誰手裡頭,是軍隊忠於誰的問題,是這麼回事,那黨指揮槍,槍指揮黨的問題。

我覺得有一個說法,他說得挺到位就是:認為現在逐漸是用槍指揮黨,有這可能,但是是在奪槍的過程。

面臨巨大壓力成功與否很難預測,站在人的層面,站在我們現實利益的層面,就像人的嘴皮有上嘴唇有下嘴唇,對吧!那一定是對應的。

也就是說:你說他一定成,他一定有不成的在這邊,一定的。手心有多大手背有多大,這是早跟大家說的,對吧!

所以反過來可能是換個角度說,什麼叫順天意而為之?順應了你靈魂的生命,一定能成的。逆天意而為之,那反過來落在自己這塊肉的角度去看問題的時候,你死定了。因為人出生必死,就這麼簡單的自然現象。

曾慶紅妻姪女捲穗媒貪腐案

那另外一個消息來自於香港的東方日報:曾慶紅妻姪女捲入了廣州媒體貪腐案。

這是一個老事了這是一個老案子,原來的廣州日報的社長戴玉慶受賄案,準備在12月初可能在東莞市中級法院進行二審。那這件事情一直跟王曉玲,也就是曾慶紅妻子的姪女直接相關,而王曉玲當初是廣州市的常委。

所以這個案子一直認為:戴玉慶一直不服就是,他認為遭到了王曉玲的黑手。而日前王曉玲突然祼退,那現在的情況在戴玉慶這個案子二審的時候,一些國內的媒體人大概有60人,聯合寫信要求真相、尋找真相,所以這就是一個過程。

我覺得這就是一個過程,這是一個現實狀況中的表現。我還是說那句話:2013年12月分,周永康死了、李東生死了,揭開了真正的反腐。2014年12月分周永康明確完全死掉,令計劃明確死掉。

死了二個人,一個周永康政治局常委,一個令計劃中共中央辦公廳主任,大內總管,對吧!死的這二個人物是個人物,那2015年12月分,明天是12月1日,咱看怎麼著吧!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