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檢組長猝死疑他殺 高層秘密調查 今日點擊(2392-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07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今天早上來拍節目的時候,突然跟朋友們聊天,偶然說這麼一個概念,你我偶然的相遇,其實是千萬年的等待,千萬年的機緣。

那真的有可能,人們在頌揚生命的永遠的時候,人們在讚許感情的這種深厚的時候,人們都願意用這種很長的詞,很超越現實生命的詞去描繪。

超越現實的生命,這塊肉不到100年全沒了,對吧!那超越現實,我們從哪裡來的這種思考,從什麼地方來的這種認識,物質決定一切這是很多人說的,物質決定一切。

但在人的眼中,什麼東西是物質?什麼東西不是物質?侷限在有形的空間中的一切,與自己的身體直接相符的,有形的物體的一切,你的占有、你的擁有、你的追求、你的夢想、你的挑戰,你對成功的奢望、渴望、瞎想和遐想,放在一起,到頭來就是一個泡,對吧!

因為它建立在你今天,你這個人可能活90歲、89、84、73,你那個坎兒過不去的時候你就死了,你就死了。但人們為什麼在描繪這樣事情的時候,會用的很超越人之生命的詞彙呢?

因為我們的靈魂是不死的,那是真正物質決定的一切,這個物質不是人的眼睛看到的,這個物質卻是在我們生命中真實存在的,所以才會有這樣的描繪,對吧!

那面對現實的環境,我們跟大家講過,反腐當走到一定程度的時候,包括軍隊的改革,真正對上面產生打擊的、產生衝撞的,恐怕是在中層,因為太多了,局級、副部級、副局級,對吧!

以至於到正處級,這些人都是幹活的,就像帶兵打仗都是前面,連長、營長、團長,都是這個,這些人在前面玩命的,幹活的。

他內心中被灌輸到自私的心理,就是我剛才說的那種狹隘的心理,所以他吃不得一點虧。他表面上吃虧的時候,是為了占更大的便宜;但是當反腐觸及到這一層的時候,那個體人的選擇就多樣了,就容易帶來非常大的衝擊。

王岐山到現在沒露面,有人給算過,這一次他神隱的時間,超過了當初對徐才厚的時候。結果在他沒出現的時間裡,紀委系統卻連續出事。

第一個出的事情,法廣的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紀檢組組長猝死,被懷疑是他殺,高層祕密調查。

那這事情就變得很嚴峻了,這就變成了我們說過的,這就變成了真正是你死我活了。而這個層面的官,是在副部級和政局級的官,那這樣的被殺,這樣的真的是這樣的事情出現,其實很多,它不是觸及到整體集團的概念,它觸及到個人了。

那每個人,你又不是他肚子裡的蟲,你知道他什麼時候激動,什麼時候不激動,什麼時候失控,什麼時候玩命啊,這事不好說,對不對!這就是在我的眼睛裡,這就真正觸及到問題所在。

所以他為什麼這麼做?為什麼出現這種狀況?我跟大家講了,在共產黨的框架下,這釦你解不開,這釦永遠繫著。但是如果黨的平台沒了,那所有這些朋友的藉口也就沒了,大釦解開了,這事就好辦。

否則的話,這種事情是不解的釦,解不開的釦,老爺們繫的死釦。

紀檢組長猝死疑他殺 高層祕密調查

中國反腐主要戰場,中海油的反腐一把手,紀檢組組長張健偉,突然死亡事件驚動高層。是否是自然死亡,還是有人因為報復而造成他殺,官方正在祕密調查。

早前中央巡視組嚴批中海油,存在弄虛作假、違規提幹,違反迴避原則,各位領導帶頭吃裡扒外。那外界猜測,中海油內部一些腐敗勢力,擔心罪行曝光,殺人滅口,所以張健偉可能被暗算了。

這就是我們跟大家說的,當他觸及到這一層的時候,你還這麼做的時候,那你就會遇見麻煩。那這個麻煩是一種什麼標誌?在我的眼睛裡,這個麻煩就是你今天要扔掉共產黨的,要宣布扔掉共產黨的標誌。

因為只要這樣的消息出來,中海油有人殺了張健偉,那我們為什麼不幹呢?那我為什麼不能幹呢?因為你要逼死我咧,對不對!
我們看的一連串的跳樓的和這個自殺的,拿繩子拽脖子的,那與其拽了我自己,我不如先殺了你,因為橫豎我都是一死。

我今天要走不了,我沒護照,你讓我交的,真的假的護照你都讓我交,我因公出差你不讓我出去,我也跑不了,對不對!那我今天也五十多六十了,活該了就這麼著了。

因為他年齡到這兒,年齡不到這兒做不了這官,對不對!那你碰上仨活該的,就這麼硬幹了,這事就不好辦了,對不對!這事絕對不好辦。

那在今天的環境當中,你這種的官員太多了,對不對!就像那陰天要下雨的時候,你看有些土地上出來很多螞蟻,嘎哩嘎哩,就那樣那麼多,你說打誰不打誰,這是他沒辦法。

所以我才說這應該是今天主政的人如果明白,你就應該是一種標誌,宣布共產黨完蛋。

所以文章提到說,谷俊山曾經對劉源講,我下一個職務是總參第一副總長、上將,總參4個中央軍委中有我一個,你擋不了我的道,我也不擋你的道。

這話,這話古俊山是道上的人,劉源無論你爹是誰,你爹死了;無論你今天多橫,你記住,我不擋你道,你也不要擋我的道,你擋我道,我也跟你沒完。這是道上的話。

你要明白,這個話在今天的政治局常委,政治局、中央委員、生衛開會的時候,全是這話。這樣的人在這個社會制度下是成事的,他能做成事的。分得清,我不找你,你也別找我,你找我,我也跟你沒完,對不對!

他拎得清,但這是什麼?這不是一群土匪嗎!這不是國家、這不是政府,這是土匪,是不是這道理。

那今天谷俊山完了,那劉源也並沒有上來,道理就是這麼回事,對不對!那劉源氣不下這口氣,那殺了這群道上的人,那全是道上的,他不是道上的他上不來,他不是這條賊船、他不走這條賊道,他上不了這條賊船,這個道就是共產黨的賊道。

你廉什麼政呢!你有病,對不對!你有病嘛!這是我跟大家說共產黨必亡,因為它解不開這個釦,這是一個死釦。

中紀委清理門戶,晉巡視組長劉向東落馬

與此同時自由亞洲電台的另外一篇報導:中紀委清理門戶不留情,山西巡視組組長劉向東落馬。

山西省省委,省巡視組前組長劉向東,因為嚴重違紀遭開除黨籍公職。劉向東是18大以來,首個被雙開的省籍巡視組組長。那陸媒說顯示出中共中紀委,清理門戶不手軟。

我個人說這個不好說啦,你可以站在不同的角度來講,對吧!可以站在不同角度來說,但是呢整體的官員你只要在官員的層面,去成立你反腐的隊伍,有幾個人按照公司單兒吃飯的。

我就說這意思啦,從上到下,小科長、副科長,辦公室的辦公員、公務員,有幾個是靠著工資單兒吃飯的?

在這個背景之下,那省級的巡視組的組長出現這種事情,那有人說這是清理門戶,有人說這個,有人說那個。我的眼睛不是,我的眼睛是,今天的反腐遇到了真正的力量,真正的阻力,真正的力量。

因為當打掉郭伯雄、徐才厚,打到周永康的時候,天底下就那麼一個官,大家全高興,當打到局長、副局長,正處的時候,滿眼都是官,都是這官兒,那叫手榴蛋炸毛坑,激起民糞。

大家想一想習近平說30萬大裁軍,裡頭有17萬軍官,那我問你?全國各地、各省部門,各地方、各公司,你說它有多少局級、副局級、正處級、副處級的官兒,遍地都是。

當你今天打在這些人腦袋上的時候,他整體的存在,就是你反腐對抗的實力的一種標誌。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