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廣昌消失和露面背後有強大勢力 今日點擊(2400-1)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15 日訊】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我記得在今年夏天,特別是天津大爆炸之後,和這個大閱兵之後,我們一再強調呢,其實應對著一個時辰,就像我跟大家分享的似的,我說時間是個神這是自己師父教的。

到什麼時候辦什麼事,過了那個村沒有這個店,過了這個時辰就完了,這是其實在民間大家都認可的事情。

在9月分的時候我們曾經強調過,那如果在9月分,咱說句心裡話如果在9月分,在習近平出訪美國期間,我們曾經說過,那往往習近平在外訪的時候,特別是大的事情的時候,外訪大的事情的時候,國內出現了事情。

被砍殺的幾個人,乃至於包括這個那年夏天,上海的飛機亂飛,其實都在習近平外訪期間,都在習近平外訪期間。

那在9月底習近平外訪前,也就是正好應對了8月15那天,應對了2014到2015的血月那天,最後一次血月那天,那其實我後來能夠知道的,那如果那個時候真的讓蛤蟆出了鍋,那個時候讓蛤蟆出了鍋,今天就不會有這麼麻煩。

今天有什麼麻煩,軍改我們看到的沒有聲音,但我在節目曾經說過,我說現在它遇到了副部級、正局級、副局級、正處級,最掌控實權的。

而數量巨大的這批官員的一種心裡的不服氣,因為在反腐中都觸及到這些人的利益,因為再往上打沒別人了,除了江澤民就是曾慶紅,就他們倆,再打別的都沒勁了,那你不把他們摘了。

我們當時講過,斷了這些人的後路,斷了這些人的想法,因為這些人他為什麼要保著黨,黨是個屁他們也懂。但是呢有黨在,就能保住他們今天的官位和貪汙的錢,你不能夠把所有的官都殺了,這就是根,對不對!

金泳三病逝,那他最厲害的是,把兩個總統和自己的兒子都送到了監獄。所以在現實環境中,我們看到了非常紛亂的背景,但是這個紛亂的背景是一種表象,是在一個層面上,而更深的層面呢似乎還沒出事呢,還沒出手,還在等著呢!

郭廣昌現身公司年會,復星國際股價下跌

你看王岐山到現在他也不露面,BBC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郭廣昌現身公司年會,復星國際股價下跌。

那郭廣昌這個新聞呢,我們在前兩天呢上個週末的時候呢,報了很多了,因為他的身分,因為他的整個在國內的影響。而他整個一切都是來自於上海,所以才出現這種情況。

結果不曾想呢,結果人家露面了,對吧!你這是事實啊人家露面了。

文章介紹,上週失聯的復星集團董事長郭廣昌,星期一出現在年會上。在上星期五郭廣昌失聯之後呢,復星名下的復星國際和醫藥,相繼發布公告暫停了股票。

但是在星期一復盤的時候中午,復星國際和復星醫藥股票下跌10%,到收盤的時候,一個是下跌了9.4%,一個下跌了12%,老闆露面了,但股票跌停,下跌。

這是真正投資者,對他失蹤本身的一種明確的表達。

那他出現了,應該沒事了,但是投資者心裡不放心。那也就是說,從普眾的心理的角度來講,都認為郭廣昌失蹤,再次出現在年會,人們並不認為這件事了了,所以投資者來講,並不認為這件事情了了。

那也就變成了今天在反腐過程中,在有關調查的過程中,能夠讓郭廣昌驟然失蹤,然後讓郭廣昌再出現在年會,背後這個勢力本身在做什麼沒人清楚。

可是呢作為投資者的概念來講,說這是件麻煩事兒,他一定有麻煩,才會出現這種概念,對不對!有人做過比較,說露面並不代表郭廣昌沒事情,當年姚剛的時候也這麼曾經露面過,後來最終死了。

所以換個角度上說,今天按照羅宇說,習近平對江澤民之間的關係,讓江澤民露面,江澤民不敢不露面,讓江澤民不露面,江澤民就露面不了,這是羅宇當初形容在大閱兵時的狀況。

在我的眼睛裡就是他可能可惜的就是,他為什麼不了斷了?因為了斷了江澤民、曾慶紅,就了斷了今天現在,給你上面添麻煩的人的希望。就會更加的配合你,而並不是你認為可能會有危險。

你今天反腐之人,上至習近平,下至中紀委的這些人,我跟你講人人都在生死線上,你沒退路的,已經沒戲了。也就是說你今天走在這,這仗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沒別的路了。

你沒別的路,如果順天意的話,你為什麼不那麼做呢?

那另外一個非常轟動的,在網路上也轟動的事情就是浦志強,浦志強在北京中院受審,結果擇日宣判。我昨天看的消息,有說是判2年,緩期3年,看來這事就不是真的,所以說什麼的都有,但是現場比較混亂。

因為浦志強被審的這件事情,突然在這個時候出現呢,就顯得很詭異,我只能說顯得很詭異,可能人家有一系列的安排。

與此同時在有關司法的概念當中,高瑜我們知道她最後出來了,對不對!她就是監外執刑。而另外一個郭飛雄,原來是4年,結果被人家法官加了2年,導致包括高智晟都為此發出了聲音,因為郭飛雄跟高智晟關係非常好。

所以我說的說法就是你看到很混亂,很混亂的場面,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在北京受審,擇期宣判。

代表律師尚寶軍對BBC的記者講,浦志強的夫人獲准進入庭審,在庭上旁聽的沒有多少人,但是律師只認識浦志強夫人一個人,其他人都不認識。不少外國記者到了北京二中院外採訪,那10多名外交官,也試圖進入裡面去旁聽,結果沒有成行。

駐華大使館發表了一篇聲明說,美國對這件事情,以含糊不清的指控感到擔憂。

那像這樣的律師和公民社會的領袖,不應該被持續打壓,而應該獲准為建設繁榮,

與穩定的中國做出貢獻,那這就是我們現在看到的大概的故事。

所以場面當時是有些衝突的,包括美國駐華大使的一個政治部的副主任也到現場,而且當時發表了聲明。

所以因為這件事情沒有結果,而且過程中就會出現我說的,這是一種非常混亂的過程。這種過程在我看來是今天,主政的人當斷不斷,展現出後患的表現。

北京高院裁定谷開來、劉志軍減為無期徒刑

那另外一個很奇怪的事情,我只能用奇怪這詞了,因為原來沒聽說過,BBC這麼報的:北京高院裁定谷開來、劉志軍,減為無期徒刑。它沒有太多的解釋。

它講說高院網站披露,最高法院在12月11日做出裁定,劉志軍和谷開來,在死緩2年期間沒有故意犯罪,因此減刑為無期徒刑。

它說令人難以置信的是,有關減刑建議書的原稿中,卻出現了一個錯別字,建議將罪犯薄谷開來死刑,緩期2年執行的刑罰減為無期徒刑。2年執行的這個詞,在它的原稿中寫成了『而』年執行。

那這種事情法院的裁定書,來自於最高法院,那是非常嚴肅的,因為你是對一個人的直接的判定,對不對!所以BBC講說非常罕見的,竟然出現錯別字,它沒解釋,沒人能解釋為什麼。

對吧!在我的眼睛裡,這就是混亂的表現。握有實權的一些中間偏高的層面,出於個人的利益有些事情就會做出來的事情,就是你可以叫混淆視聽,可以叫這個,可以叫那個。

但這種事情出現,這種結果性的東西出現,無論你今天有多大權力,你改變不了它,你改變不了它。但是在社會的層面,會引起很大的反響,我相信朋友能理解我說的意思。

所以當斷不斷,必留後患,就這麼回事。那當然反過來咱們說了,這個那你12月分反正還有十幾天,過去的幾年,過去的2年裡面,關鍵的就是12月分。

折了周永康、李東生,折了令計劃,對吧!折了那你折的都是響噹噹的人物。那2014年的12月分折的是周永康和令計劃,那你比他們倆,今年再折,折誰?我跟你說了上頭沒人了,要折就折曾慶紅、江澤民。

所以當然這事會怎麼樣,是各自人的自己的理解。只能這麼說,而在現實的環境中,在我的眼睛裡,那真正你不做了斷,而出現的混亂的場面,已經就在過程中了。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