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軍改,大變局的前奏? 世事關心(360)

【新唐人亞太台 2015 年 12 月 16 日訊】【世事關心】(360)軍改大變局的前奏:2015年歲末,中共軍隊改革的號聲終於吹響,這部龐大而又結構陳舊的軍事機器終於迎來了從裏到外的大翻新。軍隊是中共的生命線、是政權的基石,軍內急風驟雨式的改革,其影響是否將溢出、撼動整個官場?

蕭茗(Host/Simone Gao):大家好,這裡是《世事關心》,我是蕭茗。中國古代的「兵聖」孫武,在他的名著《兵法》十三篇裏開篇就說「兵者,國之大事,死生之地,存亡之道,不可不察」。「死生之地、存亡之道」這八個字對於信奉「槍桿子裏出政權」的中共來講,別有一層含義。孫武的原意是說:戰爭的勝敗決定著國家的生死、社稷的存亡。而對中共來講,即使沒有戰爭,軍隊的忠誠、軍權的歸屬也決定著黨、政權、乃至領導人個人的生死存亡。正因為是如此重大的事項,於今年歲末開始的中共軍隊改革才會不可避免地成為一件影響深遠大事。這次軍改包藏了怎樣的用意,又將帶來怎樣的結果,這集的《世事關心》讓我們來探討。

習近平:「我宣布,中國將裁減軍隊員額30萬!」

於2015年11月底啟動的中共軍隊改革可以說並不意外,自打習近平在9月3日的閱兵式上宣布將裁軍30萬開始,軍隊系統的全面震蕩就不可避免,剩下的懸念僅僅是時間來得早與遲的問題。但從另一個角度講,軍改的到來仍然是令人意外的,因為它涉及的深度和範圍之廣,是1949年以來所未見。中共的官方媒體經常用「深水區」來形容所謂改革在觸及關鍵環節時,面臨的復雜環境和巨大風險。那麼這次軍隊改革,可以說是在軍界、乃至更廣的範圍內投下了一枚「深水炸彈」。

視頻:「全面實施改革強軍戰略,著力解決制約國防和軍隊建設的體制性障礙。」

11月24—26日舉行的這次「中央軍委改革工作會議」可以說是習近平掌軍以來最重要的一次軍委會議。所謂「中央軍委深化國防和軍隊改革領導小組」自從2014年3月份成立以來,終於在此時,實質性地邁出了履行它的頭銜的第一步,即:深化改革。在這次會議上習近平提出了幾個主要的改革目標,在軍隊的指揮和管理體制上,要形成軍委總管、戰區主戰、軍種主建的格局。再具體一點講,就是調整軍委總部體制、實行軍委多部門制,組建陸軍領導機構,重新調整劃設戰區,組建戰區聯合作戰指揮機構,等等。除此之外,習近平還提出要組建新的軍紀委、軍隊審計署、軍隊政法委,通過另一條韁繩來牢牢地駕馭軍隊。

至於更具體的方案,在中共的官方媒體正式披露之前,就有海外媒體宣稱已經獲悉。12月初,有海外中文媒體曝料,調整後的中央軍委機關將採取「三委、六部、一辦、三局」的架構。「三委」分別是:中央軍委軍紀委、軍委政法委、軍委科技委。「六部」是:總參謀部、政治工作部、後勤保障部、裝備發展部、訓練管理部、國防動員部。「一辦」是軍委辦公廳。「三局」分別是:國際軍事合作局、機關事務管理局、審計局。

至於現有的「四總部」,只有總參謀部得以保留,其餘三部均被撤銷、合並入新建的軍委各部、局。外界預期,新組建的軍委機關數量增加了,但規格普遍降低,將成為直接聽命於軍委的辦事機構,而不是一個獨立的管理層級。

如果說軍改是場戲,除了劇情之外,最引人註意的當然就是劇中的角色、人物了。完整的劇透就應該同時包括這兩方面。在同一家海外媒體的曝料中,透露了新成立的陸軍總部的可能負責人選;同時稱現任的總參謀長可能換人,以及現任總後勤部政委劉源可能出任新的軍紀委書記。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軍改堪稱是雷厲風行。有海外媒體透露,中央軍委機關的交接工作已經在進行中,新機構從明年一月一日起就要運作,執行不力者會被撤職。習近平發力,對軍隊進行前所未有的大改組,其用意、目的何在?請聽一下時政評論家陳破空先生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關於軍改的具體機構設置和人事安排,海外媒體有陸續的爆料,你認為通過機構和人事改組,習近平要達到的目的是什麼?」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軍隊改革機構重組,主要目的還不是機構重組,主要是從新任命將軍,從新任命主將。通過任命的過程使習近平信任的人或支持習近平的人上去,因為從軍區改戰區之後,各戰區的司令、海陸空的司令員都要重組,重組的過程中就要任命新的將領,比如說習近平打算任命李做成(成都軍區司令員)為新的陸軍司令,統管160萬陸軍。李做成是在十八大前最後一個被提拔成軍區司令的人,而且是胡錦濤提拔的。李做成在他的軍旅生涯中曾經對江澤民非常不滿,李做成在他人將領的地方把江澤民的題詞牌給移開了,所以引起江澤民的不滿,後來他一度在軍中受挫,胡錦濤在卸任前將他提拔為上將和軍區司令員。那麼這次習近平重用李做成顯然在軍隊有針對江澤民的意思,就是把軍隊的主動權掌握在反江派的手中、掌握在習家軍的手中。」

蕭茗(Host/Simone Gao):「現在可以看出習近平想改革軍隊的意圖由來已久,從2014年3月就成立了所謂「中央軍委深改組」,今天才突然放出大招,在時機的選擇上有何考慮。」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軍改實際上是三部曲。第一步曲是軍中反腐。軍中反腐是為今天的軍改鋪平道路,讓反對軍改的力量消失。第二步就是軍改。軍事通過機構改組來從新人事任命。這一步完成就是第三步就是習近平真正掌握軍權,把軍隊掌握在自己手中。所以現在進行的是第二步,第二步也是習近平前段時間的在黨內受挫的情況下,因為他在去年的四中全會、今年的五中全會提出的軍委的人事變動都沒有被通過。比如他提出讓劉源進入中央軍委、讓張又俠他的親信當軍委副主席,但是都是被政治局常委會被否定了。而政治局常委會裡面有四位是江派的人,習近平這邊三個,甚至兩個,4:3或4;2通不過。在這樣的情況下,我想習近平經過一段時間的猶豫,後來痛下決心從軍隊改革入手,在軍隊中借改革之後把人事的企圖付諸實現。通過掌握軍權來掌握政權。」

蕭茗(Host/Simone Gao):軍改在習近平的整盤棋中居於何種地位,聽一下本臺評論員文昭的分析。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軍隊的改革是否是習近平更宏觀戰略構想中的一個組成部分?以及它在這個戰略中發揮何種作用?」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對改革這件事情,我們可以一窺習近平想要的改變在什麼樣的深度和層面上。軍改的意義是超出了中共之前的所謂的行政改革或者司法改革,可以說在軍隊的領域內重塑了官僚體系。現在可以明確看出習近平對軍隊高層的人事安排一開始就是不滿意的。因為這兩年我一直在說這件事,現在看來也確實是這樣。這幾年他經過先後拿下徐才厚、郭伯雄,抓了一批軍中的貪官,直到今天推出了一個全盤的軍改方案。這個軍改有個明確的目標就是掃除軍區和軍委機關裏阻礙習近平的勢力,可是江澤民掌軍十年,又通過郭伯雄、徐才厚代理掌軍這麼多年,他的勢力枝蔓從生,已經不是靠撤幾個人、抓幾個貪官就能清除他們影響的了,而且這樣進度也太慢,只有把整個體系拆散重組。那他是不是有更宏觀的戰略呢,我覺得很可能有的。因為在別的領域也有和軍隊類似的現實情況,所以習近平在別的領域裡也可能是類似的思路,從很多方面看他對政治局的人事構成也是一直不滿意的,所以他就通過各種小組架空了政治局常委會。習近平對很多地方的人事安排也是不滿意的,比如上海市長楊雄,他連中央候補委員都不是,還當上了上海市長,很明確當時是有人硬塞近來的。當把他的軍隊的基礎夯實之後,習近平有可能在官場的其它方面也施展拳腳,重塑官僚體系。

改組後的中共軍隊能否成為一支精銳之師?下節繼續探討。

中國近代史上的軍事改革發生過幾次,雖然直接目的都是經武強軍,但客觀上都成為了政治和社會變革的先聲。1894-1895年中日甲午戰爭,中方慘敗,促使當時的中國統治者決心進行軍事改革,建立近代化的軍事體制。主要結果有兩個:一是建立了「北洋新軍」,「北洋」出身的許多將領成了後來叱吒風雲的政治人物。二是各省編練的新軍裏,有相當一部分倒向革命,成了埋葬清王朝的掘墓人。

1927年秋,毛澤東發動的秋收暴動失敗,毛率殘部撤退到江西永新縣的三灣村,在這裡進行了部隊改編。他仿照蘇聯的做法,將黨支部建在連隊上,開啟了中共對軍隊絕對控制的先河。

對比近代的幾次軍事改革,習近平主導的軍改是唯一一次在沒有面臨戰敗、或外敵直接危脅的前提下進行的改革。而且摒棄了中共從自主建軍以來就延用的蘇聯模式,有媒體將這次軍改的基本特徵總結為「軍政」和「軍令」分開,也就是「養兵」和「用兵」兩個體系分離。作戰指揮權由下而上歸各戰鬥單位、戰區、聯合司令部、總參謀部、直至中央軍委這個體系。而除此之外的各項管理工作,則歸中央軍委垂直領導的辦事機構、和各軍兵種這個體系。從而擺脫了諸如:南海艦隊歸廣州軍區和海軍總部雙重領導、蘭州軍區導彈旅歸蘭州軍區和二炮總部雙重領導這樣的格局,這使得軍事指揮體系更加扁平化、命令體系更加單一。更向美軍的體制靠攏。

從中共建政以來就實行的軍區制,軍改之後也將宣布壽終正寢。取而代之的將是以方向劃分的四大戰區、或五大戰區。外媒猜測,七大軍區有的將被分拆,比如:成都軍區可能一分為二,分別並入西部戰區和南部戰區;有的則會被合並,比如:北京軍區和沈陽軍區合並為北部戰區;南京軍區和濟南軍區合並為東部戰區。一旦這些改革措施完成,中共軍隊將不同於已知的任何的一支共產黨軍隊,但是「黨指揮槍」這一前提不屬於改革的範疇,軍隊國家化仍然是禁區。

蕭茗(Host/Simone Gao):經過這次軍改,會讓中共軍隊有多少變化?聽一下本臺資深評論員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在黨指揮槍不變的前提下,軍改能讓中共軍隊質量和戰鬥力大大提升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其實軍隊的戰鬥力是由各種具體條件決定的,它和軍隊是屬於國家、黨、還是個人沒有必然的聯繫。二戰期間德國軍隊是受納粹控制的,但是它是一支戰鬥力很強的軍隊,因為德國有長達200年深厚的布魯士軍事傳統,有嚴謹的人才培養體制,參謀本部為骨幹的高素質的軍事幕僚隊伍,以及這個國家雄厚的工業基礎。但是在現實中中共對軍隊的奴化控制確實嚴重的制約了中國的軍事進步,因為它講對黨忠誠而不是對國家忠誠,很多人才就會因為思想不夠可靠而得不到晉升,腐敗也會使正直優秀的人才難以脫穎而出。中共早期是有一些能力很強的指揮員,因為那時中共還有意識形態的感召力,現在這個力量也喪失了。一支沒有精神凝聚力的軍隊它會怎麼樣呢。比如在中日甲午戰爭期間就經常發生這樣的事情,就是日軍和清軍遭遇的時候,清軍隔著老遠就用最快的速度把所有彈藥都打光,然後部隊就撤下來,讓友軍去頂上去。而日軍則恰恰相反,他們經常冒著清軍的砲火很堅定的推進到很近的距離,然後用準確密集的火力給清軍以重大的殺傷,再以堅定的刺刀衝鋒,終結清軍的抵抗。可以看出精神的差異體現到戰鬥力的差異有多大。經過軍改之後,中共的軍隊體制向美國靠攏,但是要鑄造一支部隊的靈魂需要的時間長的多,軍心和民心是相同的,如果民眾不信任共產黨的話,軍人也做不到,同樣都只能靠利益來收買,在要別人以命相搏的時候,花錢就不那麼管用了。」

蕭茗(Host/Simone Gao):「近代中國的幾次軍事改革,其後都發生了政治上的改變。你認為這次軍改能直接給政治環境帶來變化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由於黨指揮槍的前提不變,所以軍隊的職能和性質其實經過軍改沒有發生變化,但是要註意到經過這次軍改,它要完成的話,那中共的軍隊就不同於歷史上已知的共產黨的軍隊了,歷史證明變化總是孕育著更多的變化,往往不以當事人的主觀意識為轉移。比如說甲午戰爭清朝戰敗以後,它要編練新式陸軍,要廢除綠營,也是想要新軍成為忠誠朝廷的軍隊。但是改變了軍隊管理體制以後,原有的經驗用不上了,需要有新的人才,從而就有新人脫穎而出,由袁世凱在天津小站創建了北洋新軍,清朝為了培養基層軍官它又送了很多人去日本士官學校留學,結果這些年輕人在那裡受到同盟會的影響,後來成了革命的力量。這次中共軍改廢除了作戰單位受軍區和軍種單雙重指揮的體制,使命令體系更加單一,其實更接近戰時體制,相應來說軍事指揮官的權力更大了,他們能支配的戰爭資源能夠調度的資源更多了,這其實客觀上的要求政治上中立,否則一旦捲入派系鬥爭比較容易形成軍閥割據的局面。」

軍改背後有怎樣激烈的權力博奕,下節繼續探討。

蕭茗(Host/Simone Gao):槍桿子是安身立命的根本,這不僅是中共的信條,而且也是來來往往的中共掌權者的信條。因此軍改帶來的權力洗牌必然是激蕩中共官場的一件大事,這其中少不了阻礙、算計、權謀與博奕,少不了派系勢力的消長。先請雪莉介紹一下媒體對於這方面的報導。

雪莉:謝謝蕭茗。關於軍改遭遇到阻力的問題,從今年9月份習近平宣布要裁軍以後就不絕於耳。《南華早報》在9月上旬就報導說,軍改計劃將導致至少17萬名軍官被裁減。10月14日軍報發表署名文章《面對改革不可「葉公好龍」》,引用習近平的話指出「影響改革的許多思想障礙不是來自體制外,而是來自體制內,尤其是來自各種既得利益的羈絆」,等於公開承認了軍改有來自黨內軍內的強大阻力。

至於成為「羈絆」的有哪些人、哪些部門呢?軍報在11月30日的另一篇文章給出了提示,這篇名為《重塑我軍領導指揮體制是強軍興軍的必然選擇》的文章指出:現行的總部、軍區領導體制,集決策、執行、監督職能於一身。特別是四總部權力過於集中,事實上成了一個獨立領導層級,客觀上影響了軍委集中統一領導。這篇文章除了炮打「四總部」,還用「權力很大的一方諸侯」來形容各大軍區。12月8日《解放軍報》再發評論文章,稱「眾聲喧嘩之際,需把習主席決策部署作為定盤星」。

中共的喉舌媒體都公開承認有阻力,海外的媒體就有更細節、更勁爆的劇透了。有海外媒體透露,11月24號召開的戰區改革部署會議上,不少高級將領有意見,甚至連軍委第一副主席範長龍都有微辭。致使會議由原定的一天半延長到3天,習近平還在會上撂上狠話:誰反對軍改誰就下臺!

這些傳聞從一些角度似乎可以證明不是空穴來風。在新華社2014年3月份對「中央軍委深改小組」第一次會議的報導中,範長龍作為副組長,排名在另一個副組長許其亮之前。而在11月26日的「軍委改革工作會議」之後,官方披露的信息顯示,軍委第二副主席許其亮,排名越升到範長龍之前成為「軍委深改小組」的常務副組長。由於這次軍改是從中央軍委機關、到各個軍區的全面機構重組,所以軍中各派政治勢力將不可避免都受到觸及。

蕭茗(Host/Simone Gao):謝謝雪莉。關於軍改對中共現有權力體系的影響,聽一下陳破空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這次軍改之後,中共內部的勢力版圖和政治生態會發生什麼變化?」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很顯然原有的格局會被打亂。這次軍改找個理由說四總部權力太大架空了軍委,這個說法其實是不成立的,因為四總部的首長是軍委的成員,實際上是四總部的首長架空了軍委主席,架空了上一任軍委主席胡錦濤,就是江派的人馬架空了他。在這種情況下習近平吸取了胡錦濤的教訓,不能當胡錦濤第二被架空。另外他要開創自己的道路,就是要掌握軍權。習近平手上掌握了大量軍官、中層軍官和上層將軍貪腐的材料,誰要不服從軍改,他就用貪腐來問罪,這個軍中大洗牌之後,中共的實權是掌握在軍事上的,軍中的實權是掌握在習近平手上的時候,習近平進一步肯定要政治大洗牌,那麼他就要攜軍權制眾,在政治局、政治局常委會、中央委員會、人大、政協這些機構中從新組合,這因該是看的見的企圖。」

蕭茗(Host/Simone Gao):「你認為媒體所說的軍改的阻力是來自於誰,他們之間的鬥爭又會是什麼結果呢?」

陳破空先生(時政評論家):「軍中的阻力一方面來自於貪腐的軍官和將軍,另一方面更重要的是來於江澤民的勢力。因為江澤民的勢力很重要的一點是為什麼在胡錦濤時代架空胡錦濤,為什麼他掌控軍權,他掌握軍權的目的有兩個,一個是軍隊是最大的利益集團掌握在自己手上,要把軍費吃定,來為自己的親信買單。另一方面是掌握槍桿子,以槍桿子要脅政權,使任何執掌當上總書記國家主席的人不可能有變天的可能,現在習近平覺得不下決心不行了,因為他不下決心軍改的話,他要推行的人事佈局根本就不可能實現。就是說他不掌握軍權就不可能掌握政權。在這樣的情況下,掌握槍桿子、爭奪槍桿子是個生死之戰,成了習近平和江澤民派系的生死搏鬥。習近平現在把軍隊不僅進行重大的改組,而且他設置了新的三大機構,一個是軍紀委、一個是政法委、一個是審計署。軍紀委是要劉源去擔任軍紀委書記,用軍紀委這個刀把子看著軍隊的貪腐、掌握軍官。審計署表面上也是因為反彈涉及的。但軍中政法委本來是軍中多餘的機構,政法委是軍中的特務機構,通過監軍的作用來控制軍隊。江澤民雖然還有勢力,但他畢竟是退休的老人,在這種情況下跟掌握了一定權力的習近平較量顯然處於下風,習近平只要有堅定的決心按照他的佈局去進行,他的軍改掌握軍權的用意應該是能實現的。」

蕭茗(Host/Simone Gao):最後聽下文昭的看法。

蕭茗(Host/Simone Gao):「您認為接下來習近平會在別的領域,採取類似於軍改這樣的暴風驟雨式的手段來改革嗎?」

文昭(新唐人資深評論員):「可能性是有的。因為今年7月份中共印發了1份文件叫作「推進領導幹部能上能下的若幹規定」,栗戰書在11月份《人民日報》上發表文章說四類幹部必須下課走人,包括碌碌無為、延誤工作的、沒有擔當推諉扯皮的。也就是說習近平已經不滿足於僅僅通過反腐來整頓官場,僅僅通過反腐的效率也比較低。習近平可能越發感覺到現有的官僚系統是沒有辦法實現他的施政意圖的,從而有更大範圍內再造官場的想法。還有經過這幾年他因該也發現了,循著現有的體制按部就班的做事效率極其地下,所謂的深化改革推進起來舉步維艱,但是這種阻力首先還是來自於高層,執行層面的陽奉陰違也是牽連高層的抵制。現在中共權力鬥爭的路子還是先從外圍入手來剪出高層反對勢力的羽翼來孤立高層,這樣一個路子。所以我猜不管是貫徹幹部能上能下的名義,還是以機構改組的名義進行急風驟雨式的官場大換血,會直接出現在與官場反對勢力直接關聯的系統和地區,也就是江澤民勢力所盤踞的系統和地區。」

蕭茗(Host/Simone Gao):歷史是一個連續的因果鏈條,近代中國發生的幾次軍事改革,既是危機和社會變局所導致的,也引發了其他更重要的變化。人們常說,歷史總是在以不同的方式重演。今天中共所推行的軍改,是否也預示著更大的歷史變局將要到來呢?《世事關心》將持續關註。謝謝收看,下個星期再見。

(完)
=========

《世事關心》播出時間

美東:周二:21:30
週六:9:30am

美西:周二:21:30
週六:12:30pm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