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跡上海灘 郭廣昌日子不好過 今日點擊(2402-2)

大家好,歡迎大家來到今日點擊節目,我是石濤。在過往的節目當中,和有關中國一些富豪,如何賺錢的新聞當中,我們常聽到一個詞兒,這買賣做得越大這話說得越響。

我的買賣都是我自個兒幹的,我們跟政治沒關係,我們跟政治沒關係,我們真的跟政治沒關係。在中國呢說參與政治的,基本就是一個邪惡的,基本就是邪惡的。
你看給人掛罪名兒的時候,就是他有政治目的,罪名是這麼說的。

老百姓一聽,對,這人有問題。然後你知道共產黨說什麼,共產黨就得講政治,對啊!黨就得講政治。你說把人整得,跟你說跟個二傻差不多,這就是有病,大家聽懂我說的話,這是有病,對不對!

參與政治是錯誤,共產黨就得講政治,那你媳婦兒生孩子就得零指標,那是國家政策。如果你多生一個就是黑戶,你要有機會上上海灘你想撿垃圾,我跟你說搞不好馬路邊撿垃圾,能讓城管揍死你,你說那是政治還不是政治。

喔,您家買賣做了幾百億上千億,你說我跟政治沒有毛關係,你就是一個政治的本身。但是如果作為一個富翁一個富豪,他在公共場合去這麼說的時候,我跟你講他出事兒了。

郭廣昌事件:中國的商界生活就是這樣的!

法廣有篇報導,文章題目這麼說的:郭廣昌事件,中國的商界生活就是這樣的!
法國世界報講:中國的商界生活就是這樣的,中國的司法機器具有強烈的政治色彩,它不是強烈的政治色彩,它就是政治工具。

它可以讓那些對經濟有著重大影響力的人物,在幾天之內或者在幾個月之內消失,消失完了再出現,而這一切事後卻沒有任何解釋,這就對了。

這就是我說的:郭廣昌厲害不?練著太極拳,研究著儒家的東西,再回手拿著佛, 對不對!然後我今天呸死你,讓你不敢解釋,我今天讓你出來,你今天還是不敢說話。

文章講說:法國地中海俱樂部的業主老闆,浮出了水面,副標題講在消失了4天之後,中國復星集團的創始人兼老闆,郭廣昌重回企業,但對消失的原因卻沒有任何解釋。

復星集團擁有法國地中海俱樂部98%的股份,非常有趣,郭廣昌其實在過去的時間裡,大規模投資海外資產,投資海外資產那種行為,有點兒像某個香港大老闆,從大陸撤資的感覺。

他把錢往外挪,這是他唯一能做到的,你說郭廣昌跑,到這分兒上不大好跑,做到這分兒上。第一 :不太好跑。第二 :他到外面容易水土不服,對不對!長水痘兒怎麼辦啊,所以就說這個意思啦。

這些人當做到這分兒上的時候,我剛才說了,他已經沒能力急流湧退了,就像馬雲買南華早報似的。我跟你講:你不用把它看得多這個多那個,真的!

有一個當官的說話的時候,小馬子啊,你把那報紙給買了吧,反正主編也是咱的人哦,也好辦,這活好辦。

小馬子說:你等著明天這事辦了,這點小事您不用操心,為什麼這麼說?懂事。有很多看我節目的朋友,肯定心有神會,你別落淚。

我知道在家懂事的時候,光看賊吃肉,沒看賊挨打,誰難受、誰知道,這就是一群富翁,自己把自己禁錮在自己的事業中、仕途中,在糟蹋著自己靈魂的一面。

文章接著提到說:這篇文章登在了法國著名的世界報上,而是駐中國的記者寫的。
他講中國的商界生活就是這樣的,那司法機構具有強烈的這種政治色彩,所以像郭廣昌這樣的事情,現在在媒體上得到了很多的報導。

因為中國的商人,最近幾年增加了在海外的投資,所以像郭廣昌這樣的事件,
只是中共高層政治鬥爭的一個表現,三年來今天主政的人,為了安插自己的政治聯盟,在反腐的背景之下,對異己的網絡展開了清洗。

中國的商人或許是單純的被傳訊問話,或許會被判入監,他們成為政治鬥爭的犧牲品。我剛才說了,有些生意人說,我的生意跟政治沒有毛關係,我剛才講了,它本身就是政治。

所以你說它有一毛關係,還是沒有兩毛的關係,他所有的錢財,就是在政治的氛圍中產生的。

那郭廣昌沒了,又出來了,咱們這話不好聽,說郭廣昌被消失了,郭廣昌被露面了,而郭廣昌自己呼風喚雨,占據了上海灘的人,連個捏屁都沒敢放,對吧!

所以大家記得在郭廣昌復出的那一天,他自己在香港的股票暴跌10~12%,但他沒說話,他要沒事的話,爺們在那一站 ,爺們沒事,你放心吧!

你們作為投資者,你自己看著辦,我今天郭廣昌能站在這兒,我就是個爺們,你看這話要說出來得什麼樣。大家股票滋滋的往上盡噴,對不對!這回也是盡噴,
它往下噴,管子拿錯了。

龍吟大地:政商同盟靠不住

不是他的錯啊,我不能說是他的錯,也不能說是他的對,那是命。對不對!那是命,但這件事情反應太大,太陽報登的評論說:政商同盟靠不住。

政商同盟靠不住,其實在我的眼睛裡,包括香港的某些媒體,它們自己的老闆同樣是政商同盟。你別看我們在引用它們的某些內容,他在某些問題上,就跟那個燒雞大脖子似的,喀嚓!就把自己脖子給握了。他不敢出聲呢,他立刻轉向,咱到哪兒說哪吧!

文章講:郭廣昌被協助調查後,社交媒體流傳了一個說法,心嚮往巴菲特,奈何命歸胡雪巖。所以他就是一個紅頂商人,心理有想法,命就是這個命。

你說郭廣昌的日子,是好過或者是不好過,他有的是錢,70多億美金,人家就不用搶什麼burberry去排隊,人家能把burberry 給買了,對不對!

人開什麼車,玩什麼東西,人那東西都巴不得讓他買了,對不對!但是解決不了他的苦悶,這東西就這麼回事,為什麼?命。這命在哪?你生活在你發跡在上海灘,就決定了你今天的命。

文章講:郭廣昌雖然平安回家,但是沒有打消外界對他的種種謠言和疑惑,這個現象需要時間來注意。

每一個著名的企業家消失或者被抓的時候,總會從他的背後拿出一個落台的老虎,或者跟目前尚在台上的權貴聯繫在一起,而且看起來似乎是真的,這就不能不談中國目前曖昧的商業環境和政商結構。

這不是中國目前,這是大屁股崛起的結果,這是江澤民1989六四,踩著學生的血上來之後直接的表現。特別是1999年、1998年鄧小平死後,他把陳希同打下去之後,那我們看到的大屁股崛起的的過程。

所以這些有錢的人都在那個時候起來的,得意於江澤民時代的統治。它也提到說:
官員和商人結盟自古以來就存在,你別弄,所以我沒跟你說:題目說得挺好,
一扭臉就替某些人袒護。對不對!

那當然都存在 沒錯,但是一個是制度性,一個是個體性,這是根本的距離,一個是制度性,一個是個體性,如果你還聽不懂,強姦別人跟明媒正娶,它實際客觀行為是一樣的,但本質上那是邪惡,這聽得懂吧!

所以你別跟這扯在一塊,又跟中國傳統扯在一塊。那文章後面它提到說要促進中國的法治轉型,它說在這點上,精明的像郭廣昌,應該也很清楚,但對很多企業主和投資家來說未必明白。

或者有底氣和定力,去抵制外界的誘惑和內心的貪婪,權力沒辦法去掉,那作為企業家他要不斷的做大,創造價值和利潤,到最後不得不去建立,各種各樣的關係網和官商關係。

這就胡扯了,說生意人你要有定力別跟官打上關係,這就叫胡扯,對不對!這就叫胡扯。這給我的感覺這是寫這篇文章的人,掙工資咧,怎麼也得寫點東西咧!

今天的官都是生意人,今天的生意人都可以做官,大家是一體的,對不對!所以這是中共體制之下特有的東西。

這集節目就到這裡,謝謝大家,再見。

Facebook
馬上按讚 加入『新唐人亞太電視台粉絲團』